•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439章威脅? 草暨不敵,重傷而逃,我追蹤而去,可霎那間鬼氣全消,整個鬼林彷彿恢復了平靜一樣,找不到一絲陰氣,明月高掛於空中,終於照亮了這個陰暗的林子。

可與太陽不同的是,月光生陰,但此時的鬼林已經沒有任何邪魅,全部桃之夭夭。

「這惡鬼受了重傷,絕無可能逃得這麼快,莫非…他死了?」我喃喃道。

他殺了這麼多陰人,被尋仇也正常,如今重傷,可能半途就被人給宰了,這樣也好,省了我不少事,如果他真出了這個鬼林,那我也已經無法追上。

我折返了回去,其他陰人已經全跑了,只有安馨還留在旁邊苦苦等我。

「你回來啦?你沒事吧?」她有些驚喜,可又覺得有些突兀,頓時不好意思的將表情收了回去。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這惡鬼雖然還算有點本事,但跟我以前的對手比起來,倒有點小巫見大巫了,收拾他還不在話下。

「對了,那大神沒事吧?」我轉頭看向了旁邊的一條渠溝,那是人體被震飛劃出來的裂縫,因為丁一是跟着樹一起飛走的,「破壞力」驚人。

之所以叫他大神,是因為我總不能叫他小丑吧?靈異界的普信男,稱他一句「大神」總不過分,挨過這次打如果沒死,不知道能不能長長記性,說他們是什麼新秀,其實只不過是溫室里長大的幼苗罷了。

「他有事,但死不去,宋嘉琪在那邊給他療傷,之前的事,對不起啊!」安馨有些內疚,道歉的時候都不敢抬起頭。

「無礙,我懶得跟他一般見識,走了。」我揮了揮手,準備告別,蘇雨還在那邊等着我呢,而且鬼林也開了,我沒時間在這裏扯犢子。

「等等,你還沒說你叫什麼名字呢,你救了我們兩次,來日我們找機會報答。」安馨連忙一瘸一拐的追着問道。

來日?這可不行!

「不用了,你們還是顧著自己吧,能不能出去還是一回事。我叫唐浩,有緣再相遇。」我向後揮着手,示意她別跟了。

安馨愣住了,好像有些震驚,她停下了腳步喃喃道:「不會是那個唐浩吧?」

我沒管她,頭都不回絕塵而去,殺個鬼對我來說,只是如魚飲水般簡單,可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卻如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我原路返回,可是之前呆過的地方根本就沒有蘇雨,周圍都是烏鴉的屍體,還有稻草人化成的飛灰和黑膿。

「蘇雨,我回來了,你在哪裏?」我連忙呼喊著,然後在周圍尋找,以她的本事,不可能被這些玩意殺掉,那人到底去哪了?

我臨走的時候叮囑過她,讓她在這裏等我別跑開,以蘇雨的性格絕對會在原地等我,她不在有可能是出了什麼事。

我轉悠了幾圈,突然在一棵殘樹上發現了一把小刀,小刀插在了樹上,而刀尖上有一張紙條。

我拔出刀然後撕下紙條一看,只見上面寫着一行小字:唐浩,很久不見啊,想念我嗎?想要你的未婚妻,來鬼城找我,我等你!——錢萌萌。

錢萌萌?她之前不是被張青抓走了嗎?難道沒死?現在也來了鬼林?

可是以她的本事,應該不足以抓走蘇雨吧?她的實力我見識過,別說蘇雨了,估計蘇晴都打不過。但這個雙馬尾少女很是狡詐,蘇雨單純善良,有可能是被她給騙走了。

我怎麼都想不到,錢萌萌居然也在這個鬼林中,而且還帶走了蘇雨,早知道那時候跟蘇雨一起走了。

我將紙條撕碎,然後獨身前往鬼城,遲了我怕那錢萌萌會對蘇雨不利。

鬼林現在已經正常,不止我,很多陰人都逃了出去,外面那些也進來了,紛紛沖向了鬼城,尋找傳說中的太初之井。

我一路不停歇,直接穿過了鬼林,出來后我看到了一座矮山,翻過矮山就是鬼城了,那是鬼王統治的地方,不過已經被人家佔領,他好像成了俘虜。

路上不停有三三兩兩的陰人經過,各門各派都有,好像去挖金礦一樣,全部前赴後繼,馬不停蹄的前往,生怕搶不到熱乎的,但這個太初之井到底是否那麼神奇,根本沒有人知道。

我爬上了矮山,然後不停翻越,陰人們的相處還是比較和諧的,基本沒有什麼搶奪和廝殺,不過我只有一個人,於是引來了許多奇怪的目光,因為來這種地方,大多成群結隊,我這是找死來了。

。轟隆隆!

萬道神雷憑空乍現,其色金黃,攜帶著惶惶天威,鋪天蓋地一般朝衝出來的九角妖龍轟去。

呼!呼!呼……

同一時間,九天罡風自虛空深處吹來,捲起無數個風刃,如刀似劍,鋒利無比,伴著惶惶天威,一併襲向九角妖龍。

轉瞬之間,天地風雷之力同時涌動,天雷轟鳴,風聲

《西遊,我體內有九隻金烏》五零四無量星砂 鎮江城下,賈雨村請史鼐吃飯,吃的是東鄉羊肉。

史鼐邊吃邊罵,賈雨村唾面自乾。還不住的勸史鼐幾句,不就是打輸了嗎,你也贏不了,生這氣幹什麼。來來來,再飲一杯,咱們明日再戰。

「戰你姥姥!老子就這麼點人,都被你殺了還行?」

賈雨村哎呀一聲:「一門雙侯的安西都護,就帶這些人?金陵朝廷這是有多少大才啊?怎麼讓您幹了總兵的活?」

史鼐悶頭不語,只管著吃喝。

他算知道賈雨村有多陰險了,自己領兵直奔鎮江,城門大開,府尹相迎。剛進了瓮城,府尹借口去安排犒勞三軍,溜之大吉。得虧自己反應的快,掉頭就跑出城,可還是留了千餘死屍在城內。

賈雨村這才在城頭現身,對自己又是賠禮又是請罪,說是真不知道是他來,這才下的殺手。下次再也不敢了,還請他再次入城。

史鼐嚇得趕緊退兵十里,實在不明白本該遠在海參崴的賈雨村為何到此。

試探的攻了幾次城,史鼐斷絕了拿回鎮江的想法,可又因為金陵要有大事發生,故此滯留此地,索性答應了賈雨村的邀請,城下一會。

「時飛,你我也是舊相識。你和我說說,你們的朝廷現在做什麼呢?」

賈雨村邊吃邊說:「我們不叫朝廷,叫做政府。沿用的唐時宰相府的官稱。現在是在整個華北推行土地新政,還得忙著搞建設,民心激奮大有可用。」

史鼐呸了一聲:「老夫在安西的時候,早就跟著李江流搞了這一套。我是問,你們怎麼不出兵征討江南?」

賈雨村忽然正色說道:「實不相瞞,真是沒空理你們。督帥將安西給了柳芳,柳安西就先把山西給收拾了一遍,然後兵分兩路,一路由陝進蜀,去收拾那位駙馬;另一路會和哈密和疏勒的兵,自西域進吐蕃,這可是一條天路,難行的很。」

史鼐點點頭,這個戰略計劃早就被李修提起過,現在是人家落實的時候了。

「中原呢?由你征討嗎?」

賈雨村和史鼐碰了一杯,一飲而盡:「中原留不下我賈雨村。解決了你們后,我揮師南洋,有佛朗機和英吉利人在那裡興風作浪,督帥命我盡取三十二諸國,立南洋都護府。」

史鼐這個氣啊,合著你來鎮江就是過路的,真是摟草打兔子兩不耽誤。

「李江流呢?我想找他有話說。」

賈雨村趕緊勸他:「您現在除了把金陵獻了以外,根本沒機會投降。督帥是不想中原元氣大傷,才沒對你們下死手罷了。等著吧,早晚就給你們剩一座孤城,讓你們守著一個城稱皇帝。這就叫反面教材,讓天下人都看看,為了當皇上,人們是有多不要臉。」

史鼐有心掀了桌子,他知道賈雨村說的都是實話,李修是真能幹的出來這事。等他慢慢蠶食完江南后,就給他們這些人留個金陵城,讓他們丟人現眼的做著皇帝夢。

那還是城嗎?整個是個大牢籠!

「誒,對了。林娘子不日就到揚州,她帶著一群不願回家過活的妃子們,送給你們同治朝。」

何其毒也!

史鼐被酒嗆得直咳嗽,這就是李修跟自己說過得後宮團。

甄應嘉才有幾個女人,質量上也比不過永正的後宮。

別以為她們都是大齡女,都是薛寶釵這個年紀的女人,有得連皇帝面還沒見著呢,皇家就沒了。那她們怎麼肯干,李修又不要她們,也不願回家「受苦」,於是每天的鬧來鬧去。

陸鳴實在是受不了了,才去求得黛玉,元首夫人自然有這個身份去收拾她們。

林黛玉想了三天,也做好了一應的準備,才去皇宮見了她們,直言一事,皇宮不日將向天下收費開放,你們在後宮裡安生點,衣服裙子別混曬混搭的,讓外人看見不好。

眾嬪妃大驚失色,不給包飛機讓我們回家么?我們過不慣沒人服侍的日子。

黛玉乘機提到穆家在金陵還有一支呢,論理還是你們的大伯子哥,要是願意的話,投奔他去吧,金陵也是有皇城的。

於是才有了這出。

史鼐是無語淚千行,死人送來了還不算,活人也給送了來,一旦這些人受了新寵,甄家內宅還能有安寧的時候嗎?

「嘿!這個林娘子,還真是…真是跟李江流是絕配。這法子她是怎麼想的?」

賈雨村嘿嘿直笑,這才是第一夫人的樣子,堂堂正正以理服人,都是你弟弟的女人,你要不要照顧你說了算,我只管著安全送過來就成。

「雨村,不日金陵大軍就要前來,能否幫愚兄一個忙?」

賈雨村眼珠一轉,明白了過來:「好說好說,你把帶隊的引到城下就行。」

史鼐這才滿意而歸。

回了城的賈雨村立即聯繫李修:督帥,史鼐欲奪兵權,恐金陵要生變故。

李修在采石磯的太白樓收到了這封電文,沉吟良久,回了賈雨村:計劃不變,攻心為上。無論是誰做皇上,都要困在金陵城裡。

李修這是聽了陸鳴的話,就是那一套善待前朝的理論,也算給天下有著皇帝情節的人一個交代。

自己想想也是這個道理,金陵城裡的皇宮改個名叫做功德林不就好了。遺老遺少一家大小全都塞進皇宮裡,有你們自己動手掙飯吃的時候。

李修怎麼跑這來了?

此地有個當塗縣,還有這裡,李青蓮終老之地采石磯。

而當塗縣下游有個羅河成礦帶,取了中江后自己殺了過來,佔地沒礦怎麼發展,這裡可是有名的馬鞍山,不要金陵也得把這佔了。

柳湘蓮上了樓來找李修:「督帥,怎麼留著一個小縣城不打了?」

「不打了,你帶兵去把礦山附近梳理一遍,主要是礦工,訴苦公審要一起搞!小小縣城跟我死犟,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農村包圍城市!」

「啥?」

李修懶得和柳湘蓮解釋,站起身下了太白樓登船,他要回趟揚州,黛玉快到了,這裡的事情只能先放手發動群眾,等著時機成熟之後,自己再過來把馬鞍山發展起來。

「老規矩,農會搞起來,武器留下來,再留百十號人在這附近打游擊。江南要處處煙火才行,我李修不去找你們,自有萬千百姓找你們算賬。」

柳湘蓮明白了意思,初到西域時,也是這樣,人少地方大,他們打起來是真累。李修就搞了一個廢除奴隸制的政策,瞬間點燃了西域的火焰,沒多久就把西域收進了手中。

如今在中原,督帥這是故技重施啊,那我老柳可是駕輕就熟。

離了采石磯,李修順流而下先回了儀征,再由陸路回了揚州城,等著林黛玉帶著後宮團而來。

這個消息也很快傳進了金陵城,薛寶釵的心就砰砰直跳,不能再等下去了,林丫頭來了揚州,我要是不去見她,她不定怎麼安排我呢。

真要是把我安排到最後一個拿她帖子的人,我可丟不起這個人。不行不行,我要趕緊脫身,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該是把史湘雲和襲人送進皇宮啦。

薛寶釵這是要金蟬脫殼,用的就是襲人這張皮。

先給甄四小姐遞了帖子,說道自己要進府一會。

再給史湘雲下帖子,讓她準備和自己一起進甄府。

最後找來襲人,精心給她打扮了一回,溫言軟語連聲稱謝的送她上了馬車。

等著她走了后,趕緊換身衣服就想出門。

不成想,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內侍帶著人堵住了大門,宣薛寶釵陛見。

寶釵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什麼意思?甄應嘉要見我?他見我要做什麼?

無奈之下,只好先答應了下來,說是請容她更衣,回了屋叫過同喜來:「你等我走後,速去鳳姐姐那裡,告訴她我被請進了皇宮,讓她無論如何把消息傳給李修。」交代完后,隨著內侍們進了皇宮。

甄應嘉此時正在金殿等她,李壬申他們用的是陽謀,明著以國禮見見薛寶釵,再和她談談生意。只要甄應嘉和薛寶釵見過了面,他們就要說動甄應嘉,納了薛寶釵進宮。

到時,父占兒媳就成了定局。

薛寶釵隱隱感到不妙,可事到臨頭需放膽,要想活著逃出金陵城,就不能半點退縮。

金陵皇宮內,薛寶釵沿著品級階,不急不緩的進了金殿,面對文武百官,衝上福了一禮,朗聲說道:「茜香國金匱城夫人薛寶釵,見過聖上。請恕我腹有身孕,不能見禮。」

語不驚人死不休!

薛寶釵在賭李修的名號管不管用,只要金殿上能糊弄過去他們,自己就逃出金陵城。

李壬申等人大吃一驚,你何時懷了孩子?

甄應嘉也愣了,他倒是真知道金陵薛家這個女兒的存在,可是卻沒見過。沒想到,今天不僅就這麼突兀的見到了,還是個懷著孩子的薛寶釵。

李壬申不肯相信:「你不是還沒和李修成親嗎?那你是怎麼懷的孩子?」

寶釵站穩了身子目視李壬申,說了一個秘密出來,讓金殿中的文武百官,驚疑不定。

「大膽!我夫君早在兩個月前就到了揚州,是你們閉耳塞聽罷了。」

李修來了?!

他還在揚州?

7017k 看著老紫的熔遁查克拉模式,鳴人有點羨慕……

自己也想要一個……

自己是風、土、火……

風火組成灼遁……

想到灼遁,鳴人腦海就蹦出了

灼遁光輪疾風漆黑矢零式!

人才老爸!

其他的嗎……

要不拿老紫換大野木的塵遁?

至於剩下風遁查克拉模式,火遁查克拉模式,土遁就算了,絕對土的掉渣……

鳴人覺得自己的覺醒說不定就是火遁查克拉模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