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七十二個銅錠!」 遲重笑了笑,道:「你不妨試試看!」

姬檀一氣呵成的連斬三劍,每一劍都使出了全力,沒有一絲的存留。

姬檀砍完三劍后,便停了下來,微微地喘著粗氣。

這時候一名劍童才敢上前去一一查驗劍痕,並高聲唱道:

「木劍,入木五分半,石劍,入石四分半,銅劍,入銅三分半!」

等待劍童唱驗完之後,整個劍市裡都熱鬧起來了。

不明就理的人,便認為七星鶴冠劍是最終的勝者。

「這沒想到啊,傲劍錄中的劍竟然不敵一把普通的平劍?」

「可不是嗎,看來傲劍錄榜上的劍也不足以全信,這些年傲劍錄榜上的排名也越來越沒落了,就像整個天子的權勢也大不如前了。」

「噓,禁聲,你不要腦袋了,這話你也敢說。不過話說回來,還真有幾分道理哩。」

「這次發大財了,我們趕緊找那個小丫頭去,我下的賭注就是七星鶴冠劍,果然沒有錯,我們趕緊去找她,別讓她給跑嘍。」

天下會坊。

「殷禾老弟,你看這次趁了君意吧,七星鶴冠劍勝了,我看是不是先把咱們的賭注給兌付了?」

韓藍端著酒樽在殷禾案幾前晃悠,心裡卻想著殷禾的賭注,他自從得知七星鶴冠劍勝了后,心裡就一門心思想著殷禾的財貨了。

他這次足足押注了六千銅布,雖然最後只能分得幾千財貨,但也比白來一趟要好。

經韓藍這麼一說,楚國雲夢商會的商主斗雲天也坐不住了。

「哎,我說邶風商主,現在門外的賭劍已經分出勝負了,之前我等可是說好的,認賭服輸,大家都要遵守規則,因此我建議大夥還是先將此次屬於我等的的財貨按比例分了吧。」

斗雲天十分奸詐,他先是要求殷禾遵守規則,認賭服輸,同時又將殷禾數萬財貨說成是已經屬於他們的財貨,這分明就是告訴其他人商主,大家分了殷禾的財貨是天經地義,再不分如果殷禾抵賴不認賬了,那時候就晚了。

經斗雲天這麼一撩撥,其他商主也趕緊起鬨,要殷禾償付賭資。

面對眾多商主的討要賭資,殷禾躲在案幾后,不知所措,心想這次完了,數萬財貨竟被自己被敗壞光了。

梨花這丫頭可是害死了自己,也怪自己信什麼不好,偏要信那什麼狗屁唇語術,這世間哪有什麼真正的唇語術,自己年近半百,竟然相信一個剛到及笄之年的小丫頭,自己真實蠢到家了。

天下會坊的商主姬川,看到各個商主爭先搶后的圍著殷禾討要財貨,局勢似乎有失控的趨勢。

就在大家準備將殷禾拉出來幫了時,姬川拍案而起,大聲道:「吵什麼吵,有啥好吵的,不是比劍還未結束么,邶風商主仍然沒有輸,反倒是你們,此刻應該自己會不會輸才對。

即便邶風商主是莊客,也即便你們全部壓了七星鶴冠劍勝,但此刻,七星鶴冠劍就算贏了相劍這一局,也才堪堪打了個平手,不是還有第三環斗劍么?

你看看你們,聽了個別人的挑唆,就跟著起鬨,現在成何體統,禮義皆忘乎?」

姬川聲厲俱下,頓時讓整個庭堂安靜了下來,更是趁機責備了斗雲天與韓藍之輩,而後者自知理虧也不敢反駁。

待各位商主歸位就坐后,蓬萊宣寶閣商主姜亭抱拳問姬川道:「老商主說的在理,我等還是等候最後一環,勝負與否,再做定論亦未遲也。」

這時候韓藍卻對中山國的商主不住暗示,而後者便抱拳問姬川道:「此番邶風商主賭資巨大,我等只是擔心殷禾商主無力償付,是以出此下策,想將殷禾商主留作人質,以防萬一。」

「混賬,豈有此理,不說邶風商團在大周疆內的仁義信譽,單憑邶風商團在天下所結交的朋友,哪一個不是一方巨擘,區區數萬財貨,你們就欲將人扣下,簡直豈有此理。」

姬川氣鼓鼓的怒罵中山商主,罵的對方不敢搭話。

姬川剛剛坐下喝了一盞茶,便又聽到另一位商主道:「老商主,您也知道,此番對賭,我等閑家,所出賭資已然存於老商主您這裡,可是邶風商主的財貨究竟存於何處,我等還未可知,此番想要綁了殷禾商主也是出於無奈之舉,還請老商主想個兩全之策。」

這位商主所言也是句句在理,這讓姬川一時間有些遲疑。

殷禾此刻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

而姬川喝了兩口茶,終於一咬老牙,道:「這兩全之策,便是邶風商主如若最後跑路,其所擔賭資,由老夫全數賠付!」

殷禾聽了姬川的話,瞬時間便老淚縱橫,心想老商主大恩,難以言謝,只有日後圖報了。

而太華商主姬衍與蓬萊宣寶閣商主都讚歎姬川仁義,只有韓藍與斗雲天二人憤恨姬川。

殷禾此刻面對的危局算是度過了,可殷梨花那邊遭遇的擠兌風潮卻讓她狼狽不堪。

這時殷梨花正在使勁的堵住邶風武坊的大門,她與五名僕人用身體死死堵住

大門,生怕眾人闖入進去搶了店鋪。

「我說你這丫頭,第二環節比劍,七星鶴冠劍已經勝了,你為何還不賠付我等賭注,莫非是要抵賴,認賭不服輸嗎?」

「誰要抵賴?誰要抵賴了,本姑娘會稀罕你們這區區數錢,再說了,哪個說那連人劍輸了?這第二環比劍不是還有最後一場試劍么,你們都瞪大了狗眼,給本姑娘看著,如果連人劍輸了,本姑娘願意雙倍賠付!

而且你們現在圍著本店,是要打砸搶燒本店么,你們可記住了,本姑娘身上可是有你們打賭下注的名冊的,如果賭局結束后,本姑娘發現我這邶風武坊少了一把銅劍,少了一兩銅渣,定要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殷梨花用連誘帶嚇的方法大聲阻止人群的衝撞,總算起到了一點效果,暫時穩住了人群。

可殷梨花此刻的心中是奔潰的,她可是第一次見這麼多人圍堵一間店鋪,而且就差點爆發了衝突。

在面對這麼多人時,她沒有叔父殷禾那般的沉著與淡定,此刻她簡直就像從水裡撈出來的水人一般,全身都汗透了。

她看著眼前的人群,心想,旁山風大人,旁山大爺,求你行行好吧,一定要贏,一定要贏,想我殷梨花一世芳名,千萬別在今日毀於一旦吶!」 隋聆驚訝的看著旁山風道:「你怎麼也會在此?」

旁山風的舉動,讓幾人覺得他是在刻意賣關子,尤其是殷梨花,她之前因為旁山風說武王滅商,頓時對他的觀感直線下跌。

這時候殷梨花見旁山風磨磨唧唧的,頓時發作道:「哎我說,這位旁山大人,您到底有沒有什麼好主意啊,別在這裡神神秘秘的故弄玄虛,本姑娘可沒那時間陪你耗著,有話就說,有屁趕緊放。」

殷梨花的話頓時讓旁山風的嘴角抽了幾抽,他沒想到這主是這麼粗獷,看起來聽可愛的一個人姑娘,咋就這樣呢。

旁山風這一次也顧不上其他人怎麼看殷梨花了,趕緊說道:「

阿風也不知道這個主意行與不行,只是覺得或可一試。」

「什麼?你也不知道行不行?那你還在這耽誤大家時間說有什麼好主意,算了,看你這傻頭傻腦的樣子,肯定也不想不出什麼好主意,算了算了,你還是退下吧,別再來嚇摻合,好嗎,旁山大人!」

殷梨花又是一陣猛噴,這讓旁山風尷尬的直摸額頭,他實在是想不通,他這是欠這位姑奶奶錢了還是招惹她了,也沒見自己怎麼招惹她啊,旁山風百思不得其解。

幸好還有殷禾在一旁鎮著這尊神:「梨花,你怎麼說話呢,旁山大人既然有主意,叔父自然相信大人不會是泛泛之言,還請大人萬萬不要見怪,老夫在這裡替她賠禮了。」

旁山風看著這父女倆,一個彬彬有禮,另一個卻是潑辣異常,他真的懷疑這父女倆是不是一口鍋里吃飯的。

想歸想,旁山風還是十分客氣的向殷禾還禮:「殷老先生不必介懷,梨花姑娘天性活潑,都是無心之言,我看嘛,也不失為一個妙人!」

旁山風話音剛落,頓時又惹得殷梨花吹頭髮瞪眼,幸好殷禾在一旁眉目射電,阻止了殷梨花又一次的發作。

旁山風看到殷梨花的表情,瞬時間又認慫了,趕緊扭頭不敢再看,只是對著有色延賓說:「銅盛坊還可以鍛鑄另一種東西,那便是惡金!」

「惡金??」

眾人一口同聲的問。

「對,正是惡金!」

旁山風肯定道。

「阿風啊,你可能有所不知,這惡金可不同美金青銅,我們先不說惡金鍛鑄之時的難易,光這惡金不祥的傳言,就已經嚇倒了所有人了,再說了,這惡金鍛鑄的劍賣給誰啊?」

有色延賓問出了其他人都想問的問題。

旁山風拿著手裡的劍比劃著,一會用指頭彈一下,一會又撫摸一下。

見有色延賓問道,便回道:「阿風並不想用惡金來鑄劍,而是用來鍛鑄器物。」

「即使不是用來鑄劍,用來鑄器物也沒人要,根本賣不出去!」

殷梨花終於說了一句不批駁旁山風的話。

旁山風看大家都看著自己,深吸了口氣,道:「阿風心中所想及所鑄的器物並不是一般的器物,而是一種犁。」

「犁?」

燕兒睜大了眼睛問道。

「正是!」

旁山風認真的點頭回到。

燕兒與旁山風的一問一答,頓時讓有色延賓以及殷氏父女感到莫名其妙,他們萬全不知道旁山風與燕兒說的是什麼。

「旁……旁山大人,能不能說的詳細一些,老夫對著所謂的犁卻一無所知,還請旁山大人明示。」

殷禾對旁山風的話不甚明了,但他憑藉數十年為商的經驗,覺得這個年輕的左相大人已經震驚了自己,光是這鍛鑄惡金就已經冒天下之大不韙,這等膽識與氣魄正不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該有的。

「殷老先生,是這樣的,這個犁……」

燕兒搶在旁山風前頭將關於旁山氏犁的主要情況都告訴了殷禾等人,當得知這個消息后,有色延賓倒還罷了,可殷禾與殷梨花已經瞪大了眼睛,他們被旁山風的神跡著實是給嚇到了。

「阿風,你的意思是想用惡金來鍛鑄旁山氏犁?用作農具?」

攤牌了我就是首富 有色延賓有些震驚的問道。

「是的,延賓兄,阿風想惡金做的農具定然會比那些石犁強上數倍不止,也肯定會大大提高耕地的效果。」

旁山風一臉誠懇認真的說。

「旁山大人啊,老夫本以為自己是這天下最為大膽之人,沒想到你才是那個最大膽的人。

旁山大人,你可真敢想啊!不過既然之前已經有了那種旁山氏犁,雖然是石質的,但我想要做成惡金犁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有件事一直讓老夫不解,還請旁山大人賜教!」

殷禾說完向旁山風施了一禮。

「還請商主直言,阿風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老夫想知道的是,既然這旁山氏犁功效如此之大,還有這牛畜的馴服之法,為何其他諸侯國俱無效仿?」

殷禾問了一個其他人想不到的關鍵問題。

……

旁山風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為他也不明白。

幾人陷入沉思之際,突然有色延賓跳了出來,大聲說他知道了。

「你?你知道了還不快說,是不是又想……趕緊說,本姑娘可沒那麼大耐心!」

殷梨花本想像之前批駁旁山風一樣,臭罵一頓有色延賓,可是她抬眼看了一眼旁山風后,便又改變了主意,因為旁山風不僅發明了旁山氏犁,而且他這個惡金鑄犁的主意還果真有幾分驚世駭俗!

日日與君好 有色延賓對上殷梨花還真有幾分怯意,後者對人家堂堂左相都一幅要踩在腳底摩擦的樣子,他區區一個沒落貴族的公子,人家又何必放在眼裡,總之惹不起,我躲得起!

有色延賓不敢搭殷梨花的腔,直接悄聲說:「會不會是城主把這消息給封起來了,我看最近圍著良城建起了很多外墎,外地的陌生人都很難進來。」

有色延賓的話也足夠驚世駭俗!

可是對於一向嗅覺敏銳的殷禾來說,他已經嗅出了有人刻意布局的味道,而能夠在良城一手遮天的人,除了城主姬虔,再無第二人!

「延賓公子此言有理,我等先假設,旁山大人所創的旁山氏犁與御牛之法果真有十足的效果,那麼作為城主的姬虔,他是否要重用旁山大人?

答案是是!老夫若是猜的不錯的話,旁山大人自從創作了這旁山氏犁后,肯定是平步青雲,節節高升,是以才能如此年輕便成為良城的左相!」

「是是是,殷老先生說的對,阿風哥確實是這樣的,先是在春播后,他便立刻被城主召來良城,隨即做了巡牧司下司長,掌管牛羊蓄,又因為前段時間良城鬧瘟疫,旁山風立了大功,寫了一個《治瘟策》,然後就被城主封為了左相,所以昨天我們才能來良城!」 鄭茹看著眼前之人,突然有些淚濕。

大漢說到劍分六品時,聲音很低,這讓燕兒一時興起,打斷了他問道:「是哪六品?」

燕兒說的時候聲音有點大,有色延賓立刻四周環視了一圈,讓燕兒注意噤聲。

秦叔看了一眼燕兒,頓時讓她哆嗦了一下,再也不敢插話。

「所為劍分兩類,其分六品,第一類人們俗稱凡俗之劍,也叫凡劍,分為平劍、寶劍、名劍三品,以品級論高低自然無需贅言。

一般人一輩子或許只能得到第一品級的劍,如木劍、石劍、玉劍等,就比如這聰明小子身上掛的劍便是。」

秦叔說到此,特意提了一下有色延賓的劍,這讓他羞得簡直無地自容。

「對於第二品級之寶劍,能夠切金斷玉便是,其無異於財貨,很多人將其視若珍寶,甚至用於傳宗接代,此乃愚蠢至極之舉,用財貨來衡量一把劍的價值,簡直是玷污一把劍真正的尊嚴與榮耀,這是我一直反對的做法。

凡劍第三品級,則為名劍,而名劍往往與身名地位聯繫,或者有什麼奇聞異事被人們廣為傳頌,通常人們用價值連城來判斷之,在我看來,很多人收藏名劍,俱是些沽名釣譽、附庸風雅之輩,言之無益。」

秦叔再評價劍的時候,都帶走非常明顯的好惡之情,但卻往往能夠鞭辟入裡,這讓旁山風三人對秦叔這個人更加的好奇。

秦叔喝了一口茶水繼續說:「而這第二類,俗稱雲上之劍,也稱雲劍,只因此種劍存世甚少,普通人又難以企及,猶如天上之雲彩,可遠觀而不可觸及也。

之前所言的靈劍便是出自於此類第一品級,

此劍之所以稱為靈劍,皆因其具有某些靈異的特性,神乎其神,匪夷所思,擁有強大的殺傷力,而能鍛鑄出靈劍的鑄劍師才是真正的鑄劍師,華夏大陸有多少鑄劍師,做夢也想鍛鑄出一柄靈劍,而更多的人便是窮其一生想要鍛鑄出一把靈劍來,對於普通人而言,靈劍是可遇不可求之物,甚至是不能染指之物。」

秦叔說到這裡,旁山風突然想起了姬虎大人臨終前對自己說的話,先藏劍,再藏形,之所以劍比他的命還重,正是因為那把含光劍的品級是靈劍級別,而且甚至比靈劍還高也說不定。

想到這,旁山風有些擔心藏在飛電洞中的含光劍是否安然無恙,他決定有時間一定要去看看,他才放心。

秦叔繼續說:「至於雲劍第二品,國劍,這是比第一品靈劍還要神秘和強大的劍,靈劍或許擁有強大的殺傷力,但這國劍擁有的卻是極強的毀滅力,說是舉手時滅國屠城,一念間屍橫遍野,殺伐后寸草不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種劍,往往是各個諸侯國誓死也要競相謀奪之物,草民無緣,大夫士無緣,王公貴族無緣,弱小的諸侯國無緣,如之不然,輕則身隕族滅,重則國破山河亡!」

秦叔說到此處神情則十分凝重,看來這國劍干係重到讓人膽寒的地步,旁山風、燕兒與有色延賓此刻聽得也是脊背發冷,他們不知道今日聽了這些秘辛是對還是錯。

「秦叔,你說這國劍都如此強大,那要是雲上之劍的第三品,那豈不是強大到九天之上了,誰要是拿到了這樣的劍,那華夏大陸還不得易主?」

有色延賓可真好說,這樣的話從來沒有人說,因而他話剛說完,就被秦叔捂住了嘴巴,幾人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好在並無甚人聽見。

「延賓小哥,你的膽子可真夠大的,這樣大逆不道話也敢說出口來,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秦叔有些責備有色延賓莽撞,不分場合。

「還請秦叔見諒,延賓一時情急,胡說八道,秦叔你就當什麼也沒聽見。」

「罷了罷了,少年心性,你跟這傻小子旁山風一樣,還是需要多加歷練才是。

對於這雲劍第三品,你們也別胡思亂想了,因為這三品雲劍,別稱叫做神劍!

前面兩品雲劍已經是鳳毛麟角的存在,而這神劍,從來就沒有任何人見過,也沒有任何記載。

本來是只有前面兩品雲劍,而這神劍,以我的看法,八成是先輩相劍師與鑄劍師私自添加的品級,這也是人們追求更高層次的表現。

如果這世間真有神劍,那麼華夏大陸斷然不是此刻諸侯林立的局面,更不會讓四方蠻夷害我疆土。」

我家愛妃超凶噠 秦叔說到這裡停下了,他的話讓三人對這鑄劍的世界有了全新的認識,而之前他們就像夏天的蟲子思考冰雪的歸宿一般無知,原本以前的對劍的認識只能局限在劍市中所有的平凡之劍。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