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不不不…」安德烈連忙雙手齊擺的表示拒絕,因為秋庭夕葉在說到「幫忙」兩字的時候朝著遠處正用於實驗當中的火炮看了一眼,毫無疑問的,要是自己傻乎乎的答應下來的話,想必下一刻城門就會被對方組織下轟垮崩塌后被『打開』了吧。

「我也不和你廢話了,立刻派人去組織犒勞我軍,同時還有對我軍需要的物資給予補充。」說完之後秋庭夕葉便取出了一份長長的物資清單捲軸扔給了對方,看著對方打開后還沒有看完三分之一便已經漆黑如墨的臉色,毫不在乎對方的反應看向那頭還沒有死透的地精巨人若點若止的說:「那傢伙真有活力啊~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死去,真怕它下一刻就會掙脫出來了呢。」

在城牆下的眾人當然聽得清清楚楚,雖然不是沒辦法登上城牆上頭去,只不過和秋庭夕葉那種氣勢滿滿的方式相比,徒手爬上去的話看上去有點墮了自己的威風,倒不如在下面列隊成陣來施加壓力好。

就在這個時候,翠出心領意會的列接過秋庭夕葉的話,大聲朝城牆上彙報說道:「會長,由於遠征軍的物資還有人員體力消耗遠超預期,已經失去了追擊潰逃山林的地精能力。如今之計,唯有退守,再做決斷!」

聽完翠的這番話后,安德烈真心想跳下去用手扯著對方衣領提起來質罵道:「你眼瞎了嗎!?這麼一群人生龍活虎的安營紮寨、準備炊事,你那隻眼中看到他們疲憊不堪!?」但不過還是強忍著賠笑說道:「應該的,應該的…但是城裡面的物資……」

秋庭夕葉可沒有聽對方解釋廢話的打算,輕輕一躍的躍下了城牆,將那份長長的『清單捲軸』留在對方的手中,一副「你自己看著辦!」的姿態帶著一大群人慢慢的離去。

「他們會答應下來嗎?」

面對翠的提問,秋庭夕葉笑笑說:「我想會的,要是他們敢不答應的話的那就走著瞧。」

「呵呵~不答應更好,那麼我們換著法子去對付他。」翠陰陰嘴的笑了笑,掰著手指的說:「反正有著各種各樣的試驗,有一隻名正言順的白老鼠不是挺好的么~比如就目前而言謀划的鐵路沿線的SIDE1至7衛星城建造,到底要如此設計才能更加合理的抵禦來自不同種類等級的怪物襲擊。」

「利用主和派的那群傢伙來提供防禦修築的技術,藉此來將其化作實驗場地?」少女思考了一下可行性后立刻回應:「不錯~這倒是一個好辦法,我可以預見他們肯定會插手過來的,但不過他們難道還會駐紮在這裡不成?」

翠「嗯嗯~」的點頭回應:「敵明我暗,就算他們防得了初一,難道還防得了十五?」

兩人談話的聲音並沒有特意壓低,只要是走在四周的冒險者和大地人們都能夠清楚地聽到她們兩人之間那危險的談話內容,這在某種程度的意義上就是對另一派的宣言。

發生了怪物襲擊?好!本公會為此事件負責。

什麼?發生了山洪暴發?好!本公會也為此事件負責。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什麼什麼?發生了瘟疫疾病?好!本公會繼續為此事件負責。

大致上就是這種感覺,不爽?驅逐我們?好,反正也沒什麼事可干,接下來我們繼續慢慢玩吧。

混在隊伍的人群當中有一名冒險者偷偷的放慢了腳步,逐漸的立刻了人群不知道幹什麼事情去了……

等到那群『瘟神』一樣的冒險者走遠之後,安德烈才「欺人太甚!」的咆哮著將手中的捲軸給摔在地上,並且抽出佩劍在城牆上一頓亂砍,等到將氣出完之後才再將地上的『清單捲軸』給重新撿起……

另一邊燈火通明的營地當中,正舉行著熱鬧非凡的慶功宴會。每個人都是有酒有肉的肆意狂歡著,完全看不出絲毫物資短缺的摸樣

「為了我等偉大的勝利與榮耀!乾杯!!!」

「乾杯——!!!」

秋庭夕葉作為集團軍的軍團長,站立在臨時搭建的高台高舉酒碗朝著眾人高呼並將碗里的酒一飲而盡作為宴會的開端。以此為信號,會場上的氣氛就如同被點燃的火藥桶一樣的爆發出陣陣狂熱的歡呼。

眾人或手持酒水、或手持果汁茶水,相互向周邊的同伴相互交杯碰撞或高高舉起后便同樣一飲而盡。

看著已經炒熱的氣氛,秋庭夕葉便轉過身去走下高台,返回到自己公會的圈子當中笑著說道:「為了秋葉原,更重要的是為了我們的荷包(錢包)乾杯~」

少女的話立刻引起了一陣笑聲,不過伽藍庭院的公會成員們可並不像外面的那些冒險者們那樣大鬧特鬧,雖然也是充滿了掩蓋不住的喜悅之情,但是更像一副按捺不住的等待更加勁爆的內部消息。

「說說看吧~到底勒索了多少財物?」

「這個嘛~」秋庭夕葉故作神秘的壓低聲音說道:「按照目前的市價來摺合的話,他們要是完全履行我所提出的條件,絕對不下於金幣700萬枚!但不過要生產這麼一批批種類繁多的物資,其中生產過程等一系列的開銷支出,即使估計為800萬枚也並不過分。」

眾人「噢噢!!」的一陣歡喜的驚呼。

不過亞萊卻有些擔憂的說:「要是他們不答應怎麼辦?」

傳說中的少女A聽到后便說:「而且我們也不是要和主和派的那就傢伙鬧的勢不兩立,這樣對我們也沒有好處啊。」

聽到了公會成員們的疑慮后,秋庭夕葉也解釋說:「正所謂談判嘛,那當然帶漫天要價、坐地還錢啦。反正我們始終保持一副尋死覓活的要挾姿態,就算他們要介入也討不了多少好處回去的。」

「而且這些物資金錢到手以後的最終流向可以說絕大部分都是三大生產公會的手中,稍加遊說的話也存在著爭取到盟友的可能性,就算不能也不會太過橫加干涉吧?要知道工業化的消耗吞吐可是非常驚人的,況且他們自身就有著多高消耗的項目,對於資源的渴求可不是我們這種小型公會可以比擬的。」

聽完了這番解釋之後,眾人才釋然起來。

畢竟真的玩崩了分.裂了的話誰也不會好過,但不過從現在看來,似乎自己的潛在盟友還挺多的嘛……

.

.

.

後記:E2啊!!!真TM的噁心啊,一直反覆地卡斬殺,卡著卡著的卡到第三十五回才成功斬掉,我E1E3E4加起來的回數也不過是二十六回而已啊!!!就一個E2卡了我將近兩萬五的油彈資源去ORZ這遊戲還能玩!?

目前E5穩步攻略中,雖然各種支出比較大,但看著進展順利的樣子還是稍微有點小開心。

另外攻擊島風GO的那些混蛋去死吧!!我不管你出於什麼目的,但別來干擾我玩遊戲!!!去死吧!!畜.生!!!!說起來容易,江暮雲若是想繼承陣法,還是有很多事情的。

朱雀大街,曾是盛唐時期長安城的中軸線。寬一百五十餘米。順著朱雀大街一直向南走,有個地名叫做明德門。此地雖說今日只是一個地方而已,然而明德門是長安城中軸線的主門,據說也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門。

盛唐時,長安城內有大小學習巷兩巷。供西域之人學習漢文與經文。今日西安城牆內有一大片回族聚居區,便是以這大學習巷為中心,向四周發散。而來源,則是一千三百……

《磨刀》第三百一十八章魔道之主江暮雲學習的很快,練氣士想控制陣法,只要有天賦,就不是狠難。

長安城的朱雀大陣,歷代以來,都是託付在皇家信任的人手裡。所以鹿老爺子,帶著江暮雲去了一趟皇宮,見到了當今天子李文劍。繼承大陣,明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可李文劍,只是笑著江暮雲一些家長里短。

什麼家中還有幾個人啊,什麼給她在長安城弄一棟宅子,還有問問她有沒有什麼親人。總之,江暮雲覺得李文劍不像是個九五至尊,反而像個普通的中年男……

《磨刀》第三百一十九章都是很好很好的姑娘桃源仙境,謝寶樹覺得陣法已經布置得差不多了。

他現在只需要好好的修鍊,悟得觀天境界,再去斬殺一隻地仙級別的妖物,便可以邁入地仙境界。第六境觀天境界,十分玄妙,跟第五境金丹境完全不同。

正好,通明神僧教會了謝寶樹一些凡俗的口訣。有一些凡人,就算沒有修行,也能預測天象,知道明天後面下不下雨。這些口訣看似無用,實則蘊含著世間大道理。

不怕初一陰,就怕初二下。久晴大霧必陰,久雨大霧必晴。十霧九晴……

《磨刀》第三百二十章觀天,悟道,斬龍 距離那場地精與冒險者大軍的『巔峰』對陣決戰已經過去了三天。

筑波城城外的土地上暗紅的色澤還沒有完全散去,正閑著沒事的冒險者們三三兩兩地在泥沼般的戰場範圍上遊逛,看看還有沒有在清理戰場時遺漏沒有撿起的物品。

看著城外這一支賴在這裡不走並要以各種理由前來索要(清單外)物資的軍隊,作為騎士團團長的安德烈也只好怒不敢言,因為稍有不從就會招來恫嚇以及報復性行動。

比如被捆綁的嚴嚴實實的地精巨人不知什麼時候恢復了大部分的力氣給掙脫了出來,幸好被『及時』的制止,不然的話筑波城的城牆可就要倒塌一段了。

看著營地當中堆放著的物資小山,再一次索取到大批財物的秋庭夕葉的心情非常的愉快,貓在宮河日向身上的她朝球磨改招起手說:「球球~球球~~你看到那傢伙青綠色的臉嗎?都可以不用上色就COS綠巨人了。」

「沒有氣到心肌梗塞死掉還真是可惜~」球磨改也笑著回應,接著話鋒一轉:「還有那個啊~不懂就不用亂說,韌帶可不是連接骨骼與肌肉的組織,其作用是支持穩固關節連接,切掉的話只是容易關節錯位附帶比較疼而已啊。」

「準確點來說我當時攻擊切斷的是對方的肌腱,當時李·耿恩跑過來問我的時候,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誰在哪裡胡說八道啊?人體解剖課老師會哭給你看啊!但卻沒想到原來是你啊!」

秋庭夕葉被吐槽后臉上微微的一紅,不過隨厚著臉皮即以「我本來就不是專業的,說錯了有什麼好奇怪的?」作為回應,並且快速的去轉換話題問:「對了,你們到底是用什麼辦法讓那傢伙恢復戰鬥能力的?」

說到這個之後,球磨改得意的翹起鼻子的說:「哼哼~~當然是對它進行手術治療啦,呀~真沒想到在尚且連大學畢業證都還沒有拿到就有了操刀的機會,而且還是先肢解后修復~~~」

秋庭夕葉以及在場的翠、冰、水產戰士蟹、傳說中的少女A、亞萊等人不由得紛紛感受到了一股堪比於來自西伯利亞寒流的寒意,就連平常泰山崩於前而不改色的宮河日向也流出了幾滴汗來。

「還有那個治癒魔法還真是便利啊,只要我們縫合好傷口后在對那個部位釋放,那癒合效率就簡直爆炸一般,比起直接釋放的恢復速度高出了不少……」

「誒——等等!」作為恢復系職業的亞萊聽到后便立刻提問:「那麼具體提升的效率呢?還有操作性到底如何?」

球磨改想了一下實驗中獲取到的數據說:「基本上二到五倍左右吧~外行人與專業人士所處理的效果會影響到治癒魔法的效果增幅。不過那傢伙實在是太過巨大了,所以一般人都能夠在指示下完成縫合的工作。但不過……」

看見球磨改停了下來,大家后好奇的問:「但不過?」

「那種粗暴的手法,我想說換成現實的話就是『你不用再讀下去了』或『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還有就是換成縮小到正常人的身材比例時,能有多少人具備這種精細操作的技巧?而且還必須是回復系職業的。」

「呃——」

眾人聽完之後只感覺這個發現完全就是一個雞肋,看上去很美,但到了真正操作起來卻是各種問題隨之而來,畢竟這是要用在人(冒險者)的身上啊,這可不是那些可以供你隨意肢解摸索,積累臨床實踐經驗的地精啊。

「嘛——不過嘛,除了那大塊頭外,我和另外幾個同樣是醫學系的冒險者們一同進山捕獲過幾隻普通的地精來進行過解剖。從這些地精的身體特徵上都非常的接近普通的人類,只要通過海量的消耗來用於練習提高熟練度的話倒也不是不行,而且還可以反覆的(治療)使用。」

不過在場上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去接話好,要說鼓勵吧…那樣也未免太『那個』了吧,但是又不應該去打擊專業人士的積極性。小說娃小說網

若果說直接一刀砍殺地精絕大部分冒險者(玩家)都是沒壓力,但是對其進行無數次的解剖、修復、解剖的重複循環直至玩壞為止什麼的……不是所有人都是有這麼『特殊』的愛好。

到這時,秋庭夕葉只好再次生硬的將話題轉向其他的方向。

「啊!對了~翠翠,那個地精巨人你們是怎麼樣指揮它乖乖去攻擊筑波城的?難道是摸索到了馴化呃方法了?」

面對秋庭夕葉的提問,翠用『搞那麼複雜幹什麼啊』的眼神看著她,慢悠悠的吐槽說:「將它身上的鋼索稍微鬆開后再將裝有鋼珠的火焰瓶箱子塞進它嘴裡爆破一次,它不就老實的追著爆破的那個人跑了么?」

「真的是一個簡單粗暴的方法…」

秋庭夕葉突然發現,貌似自己的公會中的危險因素(分子)非常的多啊……

雖然說自己也搗鼓出繞過這個世界法則的火器使用方法,還有一系列可以用於提高戰爭效率的工具與戰術應用出來,但不過和這兩人比起來卻是有的小巫見大巫了。

就在這邊摸魚的同時,另一邊由克拉斯提、艾扎克、宗次郎勢田三人出任軍團長的第二集團軍也初步對入侵到關東平原和房總半島的地精大軍進行了肅清,並且開始了朝越後山脈與阿武隈高地(冒險者們為圖方便使用了現實世界的名稱)方向進行了推進。

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秋庭夕葉再一次接收到了前往〈恆冰之古宮廷〉商議的邀請。

(唯有合縱連橫,方能以弱勝強。更可況贊同我想法的人絕對不在小數,只要先手將艾扎克的黑劍騎士團以及三大生產系公會爭取過來我就能立足於不敗之地。稍後只要再將那些非大型公會『散戶』冒險者們進行拉攏用於對那三個『代表』來進行施壓什麼的,不聽取民意還是代表么……對了!還有另外一個戰鬥型公會『誠信』,這個我記得是在大災變后才急速擴張成現有的規模,但從組織能力上來看去比不上『DDD』,也許可以嘗試一下進行滲透並進行內部施壓,但不過明目張胆的將手伸進人家的公會,這造成的負面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不妥不妥……)

和宮河日向兩人依靠在一起的秋庭夕葉,心不在焉的看著蒼翠秀麗的山川美景,實際上在內心當中正在盤算著如何實現達到利益最大化的目標……

…以及,如何把得罪了自己的齊利瓦侯爵往死里整。

.

.

.

後記:哇哈~這一次活動可以自由選擇難道真是太好啦,讓我第一次從頭到尾的全部打通。什麼聽說你要當甲魚?算了吧…我還是老老實實地當一條鹹魚就好,反正前面U511、51炮也拿了,後面只要將香取、天城拿到手就沒什麼遺憾的了。

目前的情況就是E6(撈船)中,雲龍雲龍快到碗里來~要是你來了我保證果斷更新!

消耗也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就是平均4萬鋼、彈,5萬油,326桶,鋁的話我沒想到只消耗了1萬不到,當初還害怕不夠用的去囤,現在看來還不如去囤鋼更好,現在到了撈船時鋼已經試過跌破5000的紅線了QAQ油彈還有富餘、鋁卻完全多餘的樣子……

Ps:還有感謝Shoneyu的吐槽指正,哎呦~反正我本來就是一個外行的啦,老師他才不會哭呢~(笑)水龍宗上下,鴉雀無聲。

那些年輕的弟子,都看著謝寶樹,像個野人一樣。把他們心中的神龍,論在手中四處亂砸。鱗片,鮮血,四濺。比起那條水龍,謝寶樹似乎更像是一頭上古凶獸。

至於水龍宗的長老,整個人已經傻了,待在一邊不敢說話。他在考慮謝寶樹剛才說的話,師父,哪個師父?他剛才說的,好像只有那位傳說中的斬龍者。

不過宋恆什麼時候收的弟子?

水龍宗上下,對宋恆可是關注的很,因為他們的宗門名為水龍宗……

《磨刀》第三百二十一章他入地仙境界了東醒獅州,謝府。

這裡的環境還是很優美,醒獅州的各方子弟,都喜歡來這裡遊玩。因為謝府的公子,實在是一個妙人。謝寶珍的爹娘都是劍仙,謝寶珍自己卻不修行。

他最喜歡詩詞歌賦,被人稱為「小詩仙」。

當歷史還沒有被後人「一刀兩半」地分成「歷史」和「傳說」的時候,「修鍊」是人生活內容中的一部份,不象普通人理解的是一個「附加」的概念。隨著人類和神的距離越來越大,思想逐漸對神排斥的時候,「修鍊」才從人……

《磨刀》第三百二十二章謝寶珍學佛 朝陽的曙光將黑暗驅散開來,讓人不由得相信接下來的一天里充滿了希望。

秋庭夕葉一行人已經來到了〈恆冰之古宮廷〉外的不遠處,但少女並不急著進城,而是在路上的一個山坡上眺望這座在陽光下冰封晶瑩的城堡,不由得的感慨:「一個好天氣,就像…前途一片光明的感覺。」

「是啊~秋葉原的發展也預定計劃的一樣,雖然立刻就遭受到了的反制阻撓,但不過並無大礙地達成了原訂目標。」

也許是站在茂密的樹陰底下,翠在說完話后的自信一笑反而顯得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也許是錯覺,明明在昏暗的樹陰底下,她的眼睛當中如同迎鷹眼一般銳利的閃過一道光芒。

但是在旁的公會成員們並不在意,倒是宮河日向從背後一把將少女抱入懷中帶著輕輕的轉移了十幾度的方向,用一種『教壞我家小孩的熊孩子』的母親的眼神看了翠一眼。

發現不知不覺中挨了一槍的翠當然不是看不懂空氣的人,只能夠唯有苦笑的裝作看風景地轉向了另一邊去,心中補充吐槽。

(喂喂…這也不太講道理了吧?明明基本上都是會長她一手策劃的,我也不過是進行補充和負責其中一部分的執行而已啊……)

至於其他的公會成員們也多是見怪不怪的樣子了,都是和比較相熟的成員有說有笑的,甚至亞萊與傳說中的少女A站到了一邊放閃光彈去了。

但不過對於某些人來說,即使眼前的風景多麼的陽光明媚,但卻也充滿了煩惱而只能是看見一片灰暗的景象。

比如返回到秋葉原當中的瑪莉艾兒,現在她正與伍德斯托克和一文字之介為『請願』的事情感到棘手與為難。因為他們三人分別都是屬於中小型公會代表而入席圓桌會議的公會會長。

因為根據『圓桌會議』成立時是說制定下來的『基本條文』其中有明確的寫著:當非圓桌會議席位持有公會成員的冒險者在當某件決議或事件當中持相同意願每超過一千人時,就必須有其中一席對其進行代表投票。

換句話說,就組成第三集團軍的冒險者們進行聯合簽名就已經達到了這一個條件。

目前的擺在『圓桌議會』上的提案便是否逼迫『自由都市同盟伊斯塔爾』簽訂有對齊利瓦侯爵帶有懲罰性的條約。

這裡的懲罰性條約可不是之前提到過私底下索要價值700萬枚金幣的物資,因為對方推三阻四妄想拖延時間的關係,已經被秋庭夕葉提升到了更高的高度,以『國家』為單位的高度之上。

此時秋葉原喧鬧的街道上多出了好幾群手持傳單並且拉著橫幅的冒險者,他們不斷的對行走在街道上的其他冒險者們派發傳單,講述各自(溫和派、激進派)聯名簽署的活動目標來拉攏不屬於圓桌會議席位持有公會的冒險者。

「雖然沒有任何的血腥與硝煙的味道,但卻是讓人感覺置身於戰場的一樣呢。」

「倒不如說一下那位『公主』許諾了多少好處給你?」

位於秋葉原中心的公會會館的有三人正有說有笑的鳥瞰著街道上正在發生的情況。小說娃小說網

卡拉辛聽完對方的話后「啊哈哈~」的笑著回應說:「討厭啦洛德立克,論獲得的好處你們『洛德立克商會』絕對不比我們『第八商店街』差吧?」

天台上的第三人開口調侃道:「哼——簡直就像在分贓的一樣,要是被下面的那些冒險者們看見你們現在這個樣子的話,恐怕會跌破眼鏡吧。」並走到邊緣上探查身子往下看去。

「呀啊~艾扎克先生其實你對那些『大玩具』也是很感興趣的吧?我可是知道的要,當目標達成之後會劃出一批物資來委託我們三大生產系公會來進行生產,並直接交付給你們『黑劍騎士團』的喲。」

「看情況我們三大生產系公會都已經被擺平了吧?」洛德立克推了推眼鏡,環視了一下在場的另外兩人繼續說道:「不得不說那位『公主』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通過聯名的方式從對面撬了一席過來,就目前而言我方還是有著不少優勢的,雖然『DDD』的當家比較傾向於城惠那邊,但是卻還沒有進行表態。至於『誠信』的那一邊都點搖擺不定的樣子。」

「席位6比4嗎?不過也不能因此掉以輕心,我可不想煮熟放到嘴邊的鴨子飛掉了哦。」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不過卡拉辛的臉上卻是充滿了笑容,完全沒有一絲擔憂的神色,並且說著自己心中的猜測:「其實克拉斯提他也是對那些『大玩具』感興趣的吧,不過倒是像他那樣家大業大的也用不著向我們發出委託,自己內部就也能夠完成了吧?。」

正在這邊互相通氣的幾位公會當家城惠當然不會不知道,但是他卻並沒有太大的理由去阻止對方的抉擇。

畢竟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該總不會說「我們要與大地人保持友好,不能這麼樣干。」就讓人放棄隨手可得的利益吧?尤其是對方(其中之一)弱小、甚至是已經主動的冒犯了己方的情況下以『道歉』的形式所用的財物。

(要是將克拉斯提與亞因斯站到這邊形成6比6的席位的話就能夠行使手中的附加票了,不過在已經在不少比較激進的冒險者當中留下了不好印象的齊利瓦侯爵,要是現在再進行過大的讓步的話,會被視作軟弱無能、進而打擊『圓桌會議』剛建立起的威望的吧?)

城惠心中所想的與秋庭夕葉心中盤算的相差並不遠,在如今事情已經在冒險者當中鬧大的情況下,除非當事人(被冒犯者)表示寬宏大量的不去計較,溫和派才能夠進行完美的收場。

但不過這明顯是不可能的,現在能做的唯有就是與激進派進行談判,希望將『索賠』的程度降低到一個所有人都能夠接受的範圍上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