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世子妃這傷勢可不輕,我先把手臂的傷包紮上藥,腿上的箭我們得拔出來。」

蘇招娣點點頭,「無事,大夫儘管拔箭便好。」

那大夫詫異的看了蘇招娣一眼,作為女子,竟然有如此魄力,受了這樣的傷竟也還能從容面對敵人,真不愧是世子殿下看上的人。

大夫速度很快,幫蘇招娣把手臂的傷包紮好后,然後看向她的右腿。

「世子妃,我們要拔箭了。」

蘇招娣點點頭,看著大夫,面上沒有絲毫緊張跟畏懼。

南玉清扶著她讓她躺在床上,然後伸手把她右腿上的衣褲直接撕掉,大夫準備了止血,麻醉等藥物,然後看著蘇招娣道。

「可能會很疼,世子妃還是咬一塊布巾比較好。」

蘇招娣笑笑,「無事,大夫儘管拔就是。」

那大夫也不再多說,看了南玉清一眼,南玉清對他點頭,他便伸手慢慢的握住箭身。

南玉清觀察蘇招娣,見她眼中竟真沒有一絲畏懼,不由在心中嘆了口氣,再看那大夫,反而倒是比她這個中箭的當事人還要緊張。

夏蟬跟秋月死死的握著對方的手,臉色漲紅,屏住呼吸,她們也害怕,誰都知道,這箭拔出來肯定會特別的疼。

「世子妃,得罪了。」大夫話音落下,握著箭身的手掌猛的用力,一下子把那支箭從蘇招娣的小腿中拔了出來。

也就在箭離開蘇招娣身體的一瞬間,傷口處噴出大量的鮮血,那大夫雖然速度極快的用沾了止血藥的布巾壓住了傷口,可那血卻還是噴了他一身。。 教務處考核科內,幾位老師正在為陳玄和路小佳惋惜。

外面突然鬧哄哄的闖進來一伙人。

正當中一名略帶傲氣的男生說道:「各位老師,我是新生,申請考核【萬族通用語】。」

剛走了一個,又有新生來考核【萬族通用語】?

幾位老師都有些驚詫,老劉眉毛一皺:「你是來考核的,那其他幾人呢?這裡是考試重地,非考生不得隨意入內,更禁止喧嘩。」

楚高格連忙屏退楚流風等人:「表哥,學長們,你們先出去等我,等我斬獲學分,拿到機緣,晚上參天樓請客。」

楚流風道:「表弟,我提前祝你大獲成功。」

他們這幾日一直在盡心儘力、沒日沒夜的輔導楚高格,在短短三天內就將楚高格的萬族通用語水平提高到了滿意的地步,想來就算拿不到精通的成績,起碼及格是沒問題的。

三天通過一門課,這簡直是一個奇迹!

這個學習速度保持下去,一年就能拿500多學分,光靠課程分就能升級,都不用去做任務的。

當然那是不可能的,其他課程更難學習,而且也找不到精通各門課程的學長去輔導。

李老師將一張試卷丟給他,道:「先做題!」

就去一邊閉目養神去了。

楚高格就坐,開始做題,他拿過試卷,仔細掃了一遍,心中暗自驚喜,後面的大題他至少能答出一半多,好在前面選擇題多啊,連蒙帶猜,起碼能選對80%,前後加起來及格肯定是夠了。

於是他拿起筆,仔細寫了起來。

很快五分鐘過去了,一邊的老李瞅了楚高格一眼,發現楚高格的眉頭整個都擰了起來,滿臉的思索之色,下筆也是忐忐忑忑,還不時拿起橡皮反覆塗改。

跟剛才陳玄的一氣呵成簡直雲泥之別。

他瞬間就有點看不下去了,小聲交流道:「這個新生也太笨了吧?」

老劉道:「看樣子是沒好好學習課程啊。」

他們聲音雖然小,但楚高格聽得一清二楚,頓時一滯,心道這老師說話真刻薄。

雖然我做題的樣子有點彆扭,但這不是為了多答對幾題嗎?

我是新生,入學才三天就有勇氣來考核,還帶著及格的信心,這不是一個小小奇迹嗎?

試問,哪個新生能在幾天內完成一門課程的學習。

很快十分鐘過去了,老李開始不耐煩起來,嘀咕道:「都十分鐘了還沒寫完,這學生做題也太慢了吧,這得笨成啥樣了。」

陳玄不到三分鐘就全部寫完,還拿到了滿分,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頓時老李覺得楚高格的做題速度如蝸牛一般慢。

聽到他的嘀咕,楚高格腦門一黑,才十分鐘,老師就開始催著交卷了?

太荒謬了吧,十分鐘,我選擇題還沒做完啊!

這試卷上明明寫著考試時間為一個小時呢,急個啥,能不能讓人安心考試?

可感受到老劉的些許焦躁,楚高格也慌了起來,這一慌頓時有些知識點就想不起來了,他的筆在白紙上划來划去,塗改的次數也多了起來,冷汗直流。

一個小時的時間到了,楚高格掐著時間,顫顫巍巍的將試卷交了上去。

他人如同虛脫了一般,精神虧損很大。

本來還想著超水平發揮呢,結果反倒大受老李的影響,腦袋裡空空的,膽戰心驚的好不容易才把試卷做完。

老李一把搶過試卷,滿臉不悅道:「別人三分鐘就能搞定的試卷,你要一個小時才寫完,就這水平還來考核?就不能多學幾天再過來考核?」

楚高格滿臉的不信,三分鐘做完?就算你是老師,也不能胡扯啊。

這時老劉也等的不耐煩了,道:「口語考試,翻譯一下這句話。」

楚高格接過紙條:「看她一百遍,她不是你的;看書一百遍,知識就是你的;醒醒,我們的任務是征服萬族。」

是最難的排比句?

一百用萬族語應該怎麼說?

醒醒?用疊加字組?

這麼難的紙條,老師你是不是針對我?

本來還很有信心的楚高格,在被老李打擊之後,腦袋空蕩蕩的,瞬間就卡殼了。

但他不愧是大家族的子弟,強作冷靜下來,思索了好一會兒,道:「上思癟,比誇阿一,啊嗯呀?呃,不對,最後那句應該是哦啊呀,嘶~~恩呀呀?對恩呀呀!」

老劉笑了笑道:「我家的大黃的萬族語都比你說的標準!不是老師損你,同是新生,你怎麼就和陳玄差了那麼多?」

「陳玄?」楚高格一愣,心道,原來陳玄也是來考核的,而且考核的也是萬族語。

莫非他也是奔著機緣去的?

絕不能讓他搶先了。

可是,為什麼這老師對陳玄讚譽有加,難道他的萬族語水平很高?

想到這,楚高格有些著急了,道:「老師,成績出來了嗎?我有急用。」

老李將試卷拍到桌子上,道:「你要是能寫快點,成績早就給你出來了。你這後面答的一塌糊塗,但選擇題蒙的還挺准,選對了90%。比試總分50分一共拿到35分。」

老劉道:「口語這塊,太不標準了,50分我只能給一半。」

楚高格一愣,隨即喜道:「35加25等於60,我及格了!」

很快,楚高格一臉傲氣的走出教務處,楚流風立刻圍上來:「表弟,考的怎麼樣。」

楚高格兩腿一顫,臉上驚恐的神色一晃而過。

他咧開嘴笑道:「哈哈,當然及格了,只可惜,離精通還差那麼一點點。不說了,咱們快去圖書館,不然機緣就沒了。」

去圖書館的路上,楚高格旁敲側擊道:「表哥,咱們學府的老師很差勁嗎?」

楚流風奇怪道:「不會啊,老師們的風評還是很好的,好像考核科的那幾位老師,對那些準備不充分就來考核,浪費他們時間的差生不會給啥好臉色。」

來到圖書館,找到負責的兌換功法的一名男老師,楚高格道:「老師您好,我是新生,剛拿到學分,打算選修一門功法。」

男老師道:「新生只能兌換黃級功法,其中黃級下品功法兌換價格是5學分,中品功法30學分,上品功法為100學分。你要兌換哪種功法?需要先扣掉學分,我會給你一張功法兌換卡,你自去黃級功法區挑選功法即可。」

楚高格禮貌道:「我只有5學分,兌換黃級下品功法。」

男老師便接過學生證,扣掉了他的剛得到的5學分,隨即遞給他一張標註【黃級下品】的功法兌換卡。

楚高格接過兌換卡,但並沒有進入,而是微笑的看著這位老師。

頗為些耐人尋味的微笑。

「同學,你可以進去尋找功法了。」這位老師看楚高格賴著不走,似乎在等什麼,不由得提醒道。

「老師?您還有別的要交代的嗎?」楚高格道。

這老師怎麼就不上道呢,說好的機緣呢?館長早就說了,前幾位進圖書館的有驚喜。

這麼重要的事,你可別忘了。

「哦,你不說我還忘了!」男老師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的說道。

楚高格笑了起來,這老師終於上道了。

「為了方便同學們,圖書館內提供無線wifi,密碼六個八。」男老師貼心說道。

楚高格臉一黑,我問的是這個嗎?

我堂堂楚家核心子弟,用不起流量?還要蹭你的wifi?

我楚高格長這麼大就沒用過wifi。

「我聽說館長會給前幾名兌換功法新生一點驚喜。」既然如此,楚高格只好把話挑明。

男老師皺起眉頭,放低聲音道:「是有這麼回事,但同學你來晚了,前面已經來了幾位同學,沒名額了。」

「怎麼會這樣?」楚高格一愣,心中萬分無語。

他苦熬三天才拿到學分,結果竟然被人搶先了,這不是意味著他這三天的苦白受了。

他邁開大步進入功法區,他要看看是誰搶了他的機緣。

進入功法區,他一眼就看到陳玄,陳玄手裡捏著一張標註【地級下品】的功法兌換卡,正在一座書架前尋思著什麼,不遠處,似乎有幾個女孩子的聲音,多少有些熟悉。

這時,文逍兒突然從書架後面走了出來:「陳玄,你在找什麼功法。」

她手裡拿的是一張標註【黃級上品】的兌換卡。

瞬間,楚高格怒氣上涌。

「原來圖書館的機緣是把【黃級下品】的兌換卡提升為【地級下品】和【黃級上品】。可惡,陳玄,搶我機緣!」

【黃級上品】需要100學分,而【地級下品】兌換卡更昂貴,需要300學分才能兌換到一張。

只要支付5學分就能挑選價值300學分的功法,這個小驚喜還真是讓人眼饞。

雖然家族中多少也有些功法,但是怎麼也沒辦法和南瞻學府的圖書館相比的,在這裡,更容易挑選到適合自己修鍊之路的功法,有了合適的功法,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陳玄手中的這張【地級下品】兌換卡,就算自己不用,隨便拿出去賣也能賣到300學分,足夠升級到二年級的學分要求了。

楚高格的盯著陳玄和文逍兒,文逍兒柔弱無骨的白嫩小手輕輕拽著陳玄的衣袖,兩個人似乎可以在躲避著另外幾個女生,享受著靜謐的私人空間,兩個人眉來眼去的,身體差點就要貼在一起了。

機緣被他搶走,而自己傾慕的女神也和他形影不離。

就在剛剛,自己還在吹噓自己為翱翔九天的鴻鵠,嘲笑陳玄是泥溝里的泥鰍。

可一轉眼,機緣和校花都主動找上了陳玄。

而自己,忙碌一通,成為笑柄,好似喪家之犬。

一股深深的挫敗感襲上心頭。

onclick=”hui” 「…」

剛剛黑暗中趙明宇的注意力都在資料上,打開門他也沒關,反正是唐舞麟,然後燈被打開他覺得肚子上又什麼重物壓上了。

他居然還跟她閑扯了幾句,沒注意到細節。

「這位…可愛的女士?小姐?,能不能請你下來。」趙明宇表情還是很淡定的,只是話語有些斷斷續續而已。

「可愛!」唐舞麟聽到后,甜甜一笑。

隔著這麼長一句話你就聽到這兩個字,趙明宇在心中大吼。

趙明宇用雙手將她推到一邊,還好他對身體的掌控力還是不錯了,還好作天剛好修鍊完祖傳冷靜心決,基本無欲無求。

唐舞麟順勢就把燈關掉了,把趙明宇的一個手但枕頭靠著。

(不對,這樣我化妝就白費了啊。)唐舞麟心臟猛的一抽,感到胃疼。

趙明宇像是猜到她在想什麼:「放心吧,我看的見,只是晚上化妝真的好嗎?你平常就非常好看,可愛了舞麟。」

(這傢伙開竅了嗎?突然說這麼多好聽的話,明宇在多誇幾句。)唐舞麟心中開始得意起來。

「舞麟,我問一個事,你能接受重要的人離去嗎?」趙明宇問出一個沉重的話題。

唐舞麟愣了一下:「不行,我誰都不想失去,明宇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等以後有爸爸媽媽也在就更好不過來。」

「嗯,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你爸爸媽媽了。」趙明宇語氣充滿自信。

說實話唐舞麟睡在趙明宇旁邊,他感覺什麼自然,沒什麼排斥的,或許在小時候每天在一起修鍊,早就潛移默化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