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什麼事?」李適之意識到這才是聖上今日如此態度的關鍵。

「左相說,東主近日常與人飲酒,其中便有太子左庶子蘇晉,集賢院學士,太子賓客、銀青光祿大夫賀知章……」老者答道。

「這些事你為何現在才說!」李適之已經帶著火氣了。

「昨日執事的翰林一時也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也是今日朝會時才向我彙報的,那時東主已經進了大殿,我……」老者也很無奈。

「唉……這幫文人啊!寫詩作文的事倒是很擅長,對這些朝堂上的東西反應還是太遲鈍了!」李適之也是無奈的說道。

「那也沒辦法,咱們和內官的關係不好,高力士又是個油鹽不進的主,咱們能指望的只有這些聖上身邊的文士了。」老者說道。

「東主,在下不得不說一句了,東宮那些人,以後還是少來往一些吧!」老者苦口婆心的說道。

「唉……我也知道身為首相結交儲君的害處,只是咱們已經陷的太深了……」李適之無奈的說道。

李適之好酒,甚至到了嗜酒如命的地步,京城中好酒的人也不少,但是能和他坐在一起喝酒的卻不多,其中恰巧就有很多太子李亨身邊的人。 有不少心術不正的修鍊者會把夜魅當做禁臠。

「你不知道你住在哪兒,我要如何送你回去?」

顏溪胤應該知道夜魅一族住在那兒,但她現在不想和他說話。

「要不這樣,你暫時跟在我身邊,晚點我問問其他人看是否知道你的族群在哪兒。」

顏夫人也應該知道,一會兒去問問顏夫人。

夜魅瞟了眼唐蕊左手無名指的黑玉戒指,一臉的糾結,所有的情緒都表露在了臉上。

「你喜歡這個戒指?」唐蕊將黑玉戒指遞到夜魅的面前給她看。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不……不是。」夜魅急急忙忙的擺著雙手,有點兒嚇到了,「那個……那個,我感覺到這個戒指里的氣息很舒服,我就是順著這股氣息來的。」

「族人都說外面的修鍊者很壞,一看到我們夜魅一族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契約。」她的聲音越說越小,頭也越來越低,「他們還說,外面的修鍊者和鬼怪一樣可怕,看到一定要跑。」

唐蕊抬手按住直抽的眼角,她是真懷疑夜魅一族是如何教導年輕一代的,一棍打死一船人。

這種小白兔夜魅,隨隨便便來個修鍊者便能糊弄得她團團轉,真虧得她能找到這裡來。

「這樣,你先住在黑玉戒指里,平日不要出來。」她叮囑道,「雖說這外面壞人不多,但還是有不少壞人的。那些修鍊者見你是夜魅,會想方設法的契約你。等我找到你的族群了,便送你回去。」

「你不契約我嗎?」夜魅很是驚訝的抬頭望著唐蕊,「你是不是玩的欲擒故縱?」

唐蕊一臉的黑線,她現在是真的很想好好的和夜魅的族長談談人生,夜魅族群到底教的是什麼。

欲擒故縱都來了。

「我對夜魅沒多大的興趣,我比較喜歡實力強悍的龍族。我叫唐蕊,暫時住在這裡,在我回去前我會幫你找到你的族群的。」

夜魅感覺唐蕊沒有說謊,展露笑顏,驚艷了唐蕊,「我……我教清靈,謝謝你。」

唐蕊腹誹,她這副容貌已是絕色美人,但在夜魅的面前仍是黯然失色。特別是清靈容貌妖嬈,笑容卻是清純,簡直是視覺的極大衝擊啊。

不管是哪個男人,都會被清靈勾了魂的。

「好了,你先住在黑玉戒指里,平日有事和黑耀說,黑耀會轉達給我的。」

「嗯嗯嗯,我會乖乖聽話的。」這個修鍊者好好哦,一點兒也不像族裡那些人說的那般壞。

唐蕊一個意念,清靈便到了黑玉戒指里。

清靈十分喜歡黑玉戒指里的氣息,不禁飛來飛去,完全忘記了害怕,很是歡快。

黑耀看了一眼,又繼續閉眼修鍊。主人都不管,他也就懶得管了。只要不在黑玉戒指里鬧事,其它的都好說。

唐蕊掃了眼花園,決定繼續辣手摧花,說不定等會兒還能碰到一隻靈獸。

顏溪胤在唐蕊離開后,哀嚎一聲,趕忙來到了夏黛的院落。

求助。

「娘,出大事了。」他一揮手,屋裡伺候的下人行了一禮后全退了出去。

「你惹唐蕊生氣了?」夏黛微微眯起眼,板著一張臉,有種隨時收拾顏溪胤的意味。

顏溪胤頭皮一麻,心想早死總比晚死好,豁出去了,「這件事真不能怪我,爹當初也是有很多女人不顧一切的要成為爹的妾室或者嫁給爹。」

「我遇到和爹以前差不多的事。唐山打算用唐家的女兒引我上鉤,蕊兒得知后十分生氣,根本不理我。」

「別把你爹和你混為一談。」夏黛輕哼了一聲,顏溪胤頓時有幾分腿軟,「你爹向來潔身自好,哪像你,和那些女人扯不清楚,活該唐蕊不理你。」

顏溪胤輕扯了一下唇角,「……」

他也潔身自好的好不,娘這般維護爹,完全是不拿他當親兒子對待。

「唐蕊生氣,證明她在意你,你好好的努力,爭取早日抱得美人歸。」兒子好不容易有了喜歡的人,結果還要她這個當年的操心追媳婦的事,「唐蕊不理你,你不知道死纏爛打么?」

「追媳婦是絕對不能要臉面的,不然媳婦就是別人的。唐蕊是吃醋,等會兒她氣消了你再好好的和她解釋。我可警告你,若是你敢背著唐蕊胡來,我打斷你的雙腿,我們家可不興妾室或者平妻的。祖先和別的人家如何我管不著,我只負責管你爹和你。」

顏溪胤雙目微亮,娘說的對,死纏爛打,他就不信蕊兒不原諒他。

「娘是知道我的性子,我此生只會有蕊兒一個妻子。」

「唐家的事……」夏黛停頓了一下,「這件事你要和唐蕊好好商量,畢竟是她家的事,她應該是有所想法的。」

「娘的擔心我明白,蕊兒從不拿唐家當她的家族,她早有意在強大起來后滅了唐家。」

極品女總裁 夏黛明白的點了點頭,「好了,你回去陪唐蕊吧,早點兒把名分定下來。」

「好。」

顏溪胤一個瞬移回了自己的宅院,詢問下人後得知唐蕊在花園,便到了花園找她。

看到滿地的各色花瓣,花園一片慘敗,他的背脊一陣陣發麻。

好在是蕊兒是朝著鮮花發泄,若是朝著他發泄,他真不敢想象那後果。

只怕是他菊花殘了。

唐蕊是感知到顏溪胤的,回頭看了眼他,仍是一句話沒和他說,一個瞬移離開了。

她先去找顏夫人問問夜魅族群的事。

忽然,她停住腳步,轉身往自己住的方向走。

她可不能出去,顏溪胤的宅院外肯定有很多探子看著,她一不出去不就暴露自己了嗎。

先讓丫鬟請顏夫人過來一趟。

顏溪胤趕忙追了上去,走在唐蕊的右側,討好的說道,「蕊兒別生氣,小心氣壞了自己的身體,我任罵任打。」

「我可以發誓,天地良心,我只喜歡你一個,其她的女人我從未多看一眼。」

唐蕊的心情早在和夜魅清靈聊天時便全好了,之所以不理顏溪胤,是在看到時想起了唐山的謀算,心裡不舒服。

突然…… 三司的效率很快,畢竟是大朝會上定下的東西,三司的長官也當場聽見了聖上的旨意。

下朝之後,新任的御史中丞楊慎矜就同大理寺卿李道邃一同來到了門下省的屬衙,唐時御史台到了玄宗朝,御史大夫已經徹底成了虛職,只是用以給高官們加封的一個榮譽稱號。

因為如今的刑部尚書尚由左相李適之兼著,所以二人只好前來向其請示下午的案子到底該是個什麼章程。

李適之請二人入座后,楊慎矜便開口問道:「左相,下午的案子具體該怎麼審?」

作為再次投靠的第一把火,楊慎矜自然十分重視。

「本官悿為首相,門下省的事務繁忙,今天下午的案子本官就不參與了,你們去找下右侍郎蕭隱之吧。」李適之開口說道。

「這個……恐怕於禮不合吧?聖上要的可是三司會審啊!」楊慎矜驚了片刻后說道。

李適之這是怎麼了?認輸了嗎?這才剛交手一回合啊!刑部右侍郎蕭隱之也不是他的人啊!

李適之當然不是怯場了,只是在這件案子上他先機已失,即使湊上去也不見得有什麼好的結果。再者,從早上的事看,現如今聖上對他的態度已經算的上惡劣了,他必須趕緊做些什麼挽回自己在聖上面前的形象,而他恰恰知道有一件事只要干好了就一定能讓聖上開心。

揚長避短!你李林甫想從正面戰場戰敗我,那我只好另闢蹊徑,劍走偏鋒了。

「這個,楊中丞無需擔心!本官等會兒就去向聖上請示,三司會審那就三司去嘛!我這麼一個宰相去了,算個什麼事啊!」李適之說著說著笑了起來。

「那敢問左相,此案應在何處設堂審訊?」楊慎矜見李適之已經執意退卻,他也不好說什麼,只是為了保險起見,在哪個衙門過堂這件事上還是必須要爭一爭的。

結果顯而易見,已經放棄了大頭的李適之自然也不會在這些細枝末節上和他計較,李適之聞言后當即說道:「既然涉及到官員了,那還是放在御史台過堂吧,刑部和大理寺的人跟著去就行了。」

談話到此結束,楊、李二人各回本衙,中午的時候聖上的明旨便傳了下來。早上大朝會上皇帝的命令只是個人的口諭,只有經過中書草詔,門下堪核,最後皇帝用印再下發尚書六部或中央、地方衙門執行,這樣才算是正規合法的一道政府行政命令。

果然,三司會審中的刑部只來了個右侍郎蕭隱之。

接旨之後三人都不敢怠慢,聖上的旨意明白的寫著要從速審結,大理寺卿李道邃還有刑部右侍郎蕭隱之接過旨意后連忙趕到了御史台,三司匯合后就在御史台的正堂落座。大理寺卿的官銜本來是最高的,只是如今在御史台的地盤上過堂,加上李道邃早已打定主意此來只為了旁聽,絕不參與進審判。雖然貌似左相做出了一副投子認輸的模樣來,可是當了這麼多年官,他又不是傻子,還沒有傻到真的認為李適之會到任人宰割的地步。既然他們兩大神仙想要交手,那咱無門無派的小兵還是一旁呆著吧!

所以,大理寺卿李道邃自從一坐下來就開始眼觀鼻鼻觀心的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至於那個刑部右侍郎蕭隱之更是早就明白了自己的位子,乾脆就拿起紙筆干起了書吏記筆錄的差事。

「楊大人,原告我可給你帶來了啊!」從門口走進來的是一個中年漢子,正是花大。

此處不得不提一下內衛的規矩,內衛十個頭領只要還在花宅裡面,名字便只能是花大、花二……直到花十,只有從裡面走出來后才能用回自己的本名,所以每一代的內衛名字都是一樣的。

跟著花大進來的是唐遠之女唐雪玢,唐雪玢依舊一襲白衣,將自身的柔美襯托到極致。只是在場的都是多年的老吏,在這個嫖娼不犯法反而會被士林傳為美談的年代,這些人早就是花叢老手了。再者,在這個以女子豐腴為美的長安城,唐雪玢這麼一根瘦竹竿還真不符合他們的口味。所以除了第一下驚艷於少女精緻的面容外,片刻后眾人便失去了興趣。

花大將人帶到后,就找了個角落靠牆的位子坐下,聖上有旨,讓他旁聽,他自然也需要在場。

這個時候,豫章長史段璋也被帶了上來,段璋此時尚為戴罪之身自然沒有再穿官府,一身青衫倒也顯出幾分文士的儒雅之氣來。

沒有什麼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段子發生,二人內心都知道,這麼一場的爭鬥早就超過了他們之間的恩怨,現如今的他們不過是兩顆握在他人手中的棋子罷了。

見人已經到齊,坐在上首主位的御史中丞楊慎矜便開口說道:「人已到齊,諸位看,是否可以開始了?」

說完先看著大理寺卿李道邃,李道邃見狀連忙說了一句:「既然人都到了,那揚大人就開始吧!」

隨後看著刑部右侍郎蕭隱之,蕭隱之乾脆就舉起手中紙筆對著楊慎矜做了個隨意的手勢。

最後再看向遠處坐著的花大,只見花大竟已經閉上了雙眼,楊慎矜自不會傻到認為他真睡著了,既然都問了,自然不能漏掉這尊大神,問道:「花大人,你看?」

「啊?問我啊?那就開始吧!楊大人隨意,我就一旁聽的。」說完竟又背靠牆壁閉上了眼睛。

「那便開始了!」楊慎矜坐正了身子,對著堂下說道。

「原告唐氏,你有何冤情盡可說來!」雖然早已明知案情,但是這審案的程序卻一環都不能少,回頭上呈皇帝的卷宗也得按著今天的筆錄來。

「民女唐雪玢,狀告豫章長史段璋……」雖然早已知道自家的慘案,段璋只能算是個挑起的人,吳伯吳媽的死應該和段璋無關,只是到了現在,實話已經沒有父母的安危更加重要了。

唐雪玢將自家的慘案再次說了一遍,並適當的配上了幾滴眼淚,倒也有一份楚楚可憐的味道在裡面。

楊慎矜聽完唐雪玢的述說隨即又對著段璋問道:「段璋,對原告的控訴你可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回稟大人,有!」段璋說道。

「講來!」楊慎矜說道。

「下官的確派管家去過浮梁縣找唐遠定製一件瓷器,只是……」段璋開始反駁,只是不等他說下去,楊慎矜便打斷了他。

「為何要定製瓷器?」楊慎矜問道。

「這個……」段璋猶豫了。

「說!」楊慎矜敲了一下驚堂木,大聲喝道。

「為了做賀禮……」段璋也知道瞞不過去了,只好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

「給誰的賀禮?」楊慎矜卻依舊沒有放過他。

「給楊太真的賀禮!」段璋所幸放開了,實話實說。

「為何事賀?」楊慎矜依舊刨根問底,冊封楊玉環的事雖然傳的很兇,長安的官員們也多有自己的看法,可是畢竟朝廷沒有明發旨意,聖上也沒有當眾表態,所以依舊是處於言傳和意會階段,只是這一回,楊慎矜卻像個二愣子一樣非要將此事捅出來。

「下官聽聞楊太真將要冊封為貴妃,便想著提前備好一份賀禮。」段璋說道。

「你從何處得來的消息?」楊慎矜問道。

「禮部的一個員外郎在一次聚會上告訴下官的。」沒辦法了,段璋只好將好友給賣了。

「記下!」楊慎矜對著執筆的刑部右侍郎說道。

蕭隱之雖然已經驚呆,可手上的動作卻一直未停,心裡卻一直在念叨「這個楊慎矜到底想幹嘛啊!」

這也是堂上其他兩人想問的!大理寺卿李道邃盯著楊慎矜看了許久卻依舊不得其所,而閉眼裝睡的花大也睜開眼看了看他,隨即又若有所思的閉上了眼。

「好了,段璋,你接著說!」楊慎矜對著段璋說道。

「是,大人,下官雖然曾派過管家去浮梁縣找浮梁縣市令唐遠定製瓷器,但是唐遠拒絕為下官燒制瓷器后,下官的管家便受令返回,並未在浮梁縣停留。」段璋說道。

「可有人證?」楊慎矜問道。

「浮梁縣令可為證!」段璋想了想說道。

「還有呢?」楊慎矜回憶了片刻,說道。早上下朝後,李林甫身邊的幕僚錢益便來找了他一趟,將本案的前因後果還有右相的意思都跟他說了一遍。

「可是第二天下官的管家卻並沒有回府,後來下官得知管家竟在回來的路上被人殺害了!身上所帶下官的親筆書信也被人奪去。」段璋說道,適時的露出一副驚憤的表情。

「你從何處得來的管家遇害的消息?」楊慎矜問道。

「下官府上有一供奉,名為韋超,是他告訴下官的。」段璋答道。

「韋超現在何處?」楊慎矜問道。

「下官猜測對方殺害管家奪走書信為的必然是殺害唐遠一家后再誣陷於我,所以下官得知消息后便立刻派韋超前去保護唐遠一家,只是韋超至今下落不明。」段璋總算是把自己想說的話說了出來,沒有再被打斷。

「唐氏,你可有見過被告所說的韋超此人?」楊慎矜又轉頭對著唐雪玢問道。

「回大人的話,民女從未見過。」唐雪玢答道。

「那你父親唐遠現在何處?」楊慎矜又問道。

「民女不知!家父家母至今下落不明。」唐雪玢搖了搖頭說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