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什麼神秘不神秘的,只不過正如你們所說的……有些不甘心而已啊!」阿木里淡淡的笑道。

紀羽瞳孔微微一縮……不甘心?

「難道你是……」他忽然有種大膽的猜測,猜測這阿木里的身份。

阿木里朝著紀羽神秘的笑了笑,而後點了點頭:「與其猜測這些,難道你不想知道這扇大門之後到底有什麼么?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哦!」

紀羽雙眼微眯,阿木里這個態度,其實也就告訴了他,他的猜測並沒有錯。

「這扇大門來自何處?」看向那扇大門,紀羽緩緩問道。

一扇實在神秘的大門,身後究竟藏有什麼秘密?

「有很多很多的東西啊……當年那個世界毀滅了,這個世界初生,有著許多神奇的東西。」阿木里嘆了口氣,有些緬懷,而後又略作神秘的看了紀羽一眼:「或許……你也可以發現一些最初始的東西,比如那傳說中的體質。」

「丹天戰體?」

紀羽心中震驚,看向那扇大門,懸浮天地之間,充斥著無數的秘密,他一開始就在想,會不會丹天戰體也有秘密在其中,現在阿木里的話似乎就是在證實著他的想法,或許……是真的吧!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么?」紀羽沉住氣,問道。

「或許……是因為不甘心的緣故吧……」阿木里片刻之後方才答道。

不甘……的確如此吧!

誰難受誰知道 紀羽沉默,而後感激的看了一眼阿木里,這個人是可敬的。

「走吧,向兄,我們應該出發去尋找種子了!」紀羽回頭,對向蒙飛道。

向蒙飛如夢初醒,看著紀羽在對他說話,半響之後方才回過神來:「額……」

「雨計兄弟,你認識那個守門人嗎?」

「恩,在這個時代,曾經有過一面之緣。」

向蒙飛有些錯愕……兩人的身影慢慢消失,阿木里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不知他在想些什麼。

在知道了種子是進入那扇大門的關鍵的時候,所有人都瘋狂了,那扇大門像是有著無比巨大的吸引力那般,讓他們瘋狂,想要進入裡面。

轟!

「滾開!這種子是我先發現的!」

「是我!」

「都滾開!否則我殺掉你們!」

一個又一個的人在瘋狂的吼著,就因為一顆種子而斗個頭破血流,因為他們都是戰將級別,實力都在一個水平,一打起來便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仍然是你 「其他天才似乎並不在這裡。」紀羽跟向蒙飛走了一段時間,但卻沒有發現之前所見到的任何一個天才。

「恩,按照他們的進度,應該每一個人都融合了一顆種子了,現在應該已經進入了那扇大門。」向蒙飛點頭,原本他也應該已經融合了一顆種子的,只不過最後是被紀羽先一步成功了。

「這樣的話……我們也加快腳步吧,畢竟他們肯定不會是省油的燈。」紀羽點了點頭,旋即道。

都是天才,領悟能力比起普通人是要強大許多的,他們進入那扇大門的效果可會比普通的修士要好很多,在這裡沒有機會跟他們交鋒,但進去之後,多半是會碰面的,竟然不要被拉下太多才是。

紀羽心中有事,因為慕芊芊還是未曾找到,現在又多出了這麼寫瑣事,他也覺得有些煩,但卻沒有什麼辦法。

「那裡,有一顆種子!」忽然,紀羽停了下來,朝著不遠處的位置指去。

向蒙飛點頭,他也看到了,一道猥瑣的光芒綻放。

這道光芒看上去便是古怪無比,似乎就不應該在這個種子上出現。

土地之中,種子光芒微弱綻放,很難吸引人的注意。

紀羽跟向蒙飛第一步踏入,很快臉色就微微變化了……

因為從他們踏入的第一步開始,一切就發生了變化,黑暗,周圍瞬間便是一片黑暗!

原本的天空便已經是有些昏暗了,現在,又黑了幾分,真正成為了一陣黑暗。

「雨計兄,這顆種子……」向蒙飛有些震驚,因為黑暗是這顆種子引起的。

「這是黑暗種子,難怪光芒在他的身上竟然會如此微弱。」紀羽有些凝重的道。

黑暗種子,如其名,是因為黑暗而誕生的,所在之地,從外朝里看還是正常的,但一旦走進,卻會一片黑暗,像是到達了黑暗的禁域一般,慢慢的剝奪著闖入者的光芒,最後吸食闖入者的力量……

「向兄,這顆種子有些邪門,你要煉化么?」紀羽看向向蒙飛,而後問道。

一般來說,黑暗種子都是擁有巨大的黑暗力量,想要凈化是有些困難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黑暗種子就這麼擺在面前,對於向蒙飛來說,這也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選擇,到底要不要煉化?

紀羽看著向蒙飛,並未想著要插足,黑暗種子雖然號稱黑暗,然而也並不是真正的邪惡力量,畢竟這只是一顆種子罷了,是否真正的黑暗,其實只是取決於它的使用者而已,黑暗與光明……是對立的,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統一的,不能缺少其中任何一個。

很顯然,向蒙飛也陷入了兩難的選擇,到底要不要煉化這黑暗的種子……這讓他有些難做了。

畢竟黑暗種子蘊藏著的黑暗力量渾厚無比,要想凈化還是有些困難的,一旦凈化失敗,自己也將會被黑暗吞噬,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

然而這也是一種機遇,不可言喻的一個機遇。

「我……」

「嘿嘿嘿嘿,沒想到竟然會是黑暗種子,看來這一次我真的是非常走運啊!」

正當向蒙飛想要說話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黑暗之中傳來,充滿了奸詐,狡猾。

「有人來了,小心!」紀羽不敢大意,知道有人闖入,而且同樣是盯住了黑暗種子。

向蒙飛深呼了一口氣,氣息內斂,淡淡的戰氣又釋放了出來,做好了防範。

「嘿嘿,似乎還有兩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在這裡啊,你們還是趕緊滾吧,這黑暗種子只會屬於我的!」

黑暗之中,那個聲音飄飄乎的傳來,讓人摸不著方向,但卻充滿了無盡的殺意。

「隱藏在黑暗之中,難道是見不得人?」向蒙飛冷哼一聲,一道戰氣從手中發出,朝著其中一個方向打去,然而從回聲上來聽,應該是沒有擊中目標。

「嘿嘿嘿嘿,我當是誰,原來是玄天門的向蒙飛啊!我聽說其他勢力的天才們都是有帶上幾個守衛的,唯獨你沒有,看來你們玄天門也的確是沒落到了一定的程度啊!」

「休得胡言!出來受死!」向蒙飛臉色一變,一道火氣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這也是紀羽第一次見到向蒙飛如此動怒。

「嘿嘿,難道是我說錯了?自從你們玄天老祖坐化之後,玄天門一天不如一天,我真的是不知道,你們玄天門到底是怎麼支撐到現在而沒有被毀滅的啊!」黑暗之中,陰森的聲音傳來,充滿著冷笑與諷刺。

周圍視線一片漆黑,但紀羽還是感覺得出,向蒙飛雙手都在顫抖,他是憤怒到了極點,想要出手,卻苦於尋找不到敵人的蹤跡。

「向兄,別急。」這時,紀羽輕笑一聲,拍了拍向蒙飛的肩膀。

旋即他朝著周圍走了兩步,最後對準某個方向,冷冷一笑:「只懂得躲藏在黑暗之中的可憐蟲子,竟然也敢諷刺別人么?」

「恩?向蒙飛啊向蒙飛,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人願意跟你在一路啊,難道是因為不知你們玄天門沒落而被你欺騙了的一個蠢材?」黑暗中的聲音一怔,旋即又冷冷笑道。

「被一個黑暗中的蟲子罵成蠢材,說實話我的心情是不太好的……」紀羽依舊保持著那種淡定,緩緩開口。

旋即,一道極其微弱的火焰在他手上燃起,對準其中一個方向,他隨手一揮。

轟!的一聲,一道身影移動的身影傳入了他的耳邊。

「罵了我就想跑?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么?」紀羽冷笑一聲,隨意撿起一個石子,似乎早已經知道了黑暗中人的位置一般,隨意一扔,又傳來一陣撲哧的聲音。

「看來是打中了啊!那蟲子,你再跑啊!」紀羽笑著道。

但另外一邊的態度可就不太好了,黑暗中的那人顯然也是沒有想到,自己隱藏在黑暗之中,本不應該被任何人發現的,但現在竟然會有人感覺出自己的位置,而且還擊中了他!

「你是什麼人!」黑暗中的聲音顯然也變得陰森了不少,真的是有些動怒了,沒想到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攻擊中了。

陰陽乾坤顛 「打蟲子的人啊,不服你也出來打我唄!」紀羽又撿起一顆石頭,淡淡一笑,扔了出去。

身形移動的聲音不斷的傳來,顯然,那個人也是已經有些狼狽了,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能識別自己的位置。

「雨計兄,不用喊了,我想起他是何人了。」這時,向蒙飛忽然開口。

「哦?向兄知道此人?」

「恩,他應該是那個傳言之中的黑暗之子,寄居在黑暗之中,見過他真正面目的人幾乎是沒有,真正實力如何也不太清楚,他只會對一些實力跟他差不多,或者比他強不了多少的人下手。」向蒙飛點頭道。

黑暗之子,常年隱身在黑暗之中的人,無人見過其真正面目……紀羽心中暗自記下,但也沒有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還有這樣的人。

「原來還真的就是一個寄居在黑暗之中的蟲子啊,出來給小爺看看,看看你到底長成什麼鳥樣子吧?」紀羽朝著黑暗中喊了一下,他似乎就聽到了黑暗之中的冷哼,但卻未有人出現。

「別想了黑暗之子從來不會露面,這黑暗的種子想來應該是對他有無比重要的作用的。」向蒙飛搖了搖頭。

這也不奇怪,黑暗之子主修黑暗,黑暗種子對他的作用自然是非常的大的。

「向兄,你想要這個種子么?如果想要的話,我們奪它過來,讓這黑暗之子哭去吧。」紀羽看了看那黑暗種子,他知道,黑暗之子沖著黑暗種子來的,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離開,尤其是在他聽到了自己的話之後,一定會很快跟著出手的。

向蒙飛看了看那黑暗種子,想了想之後方才開口道:「黑暗種子蘊含了太過強大的黑暗之力,我所修鍊的火焰力量怕是難以凈化。」

紀羽無言……這向蒙飛,未免也太不夠聰明,太不會釣魚了吧?

他隱約聽到黑暗中的人鬆了口氣,之後他又笑了笑,道:「唉!真可惜,既然向兄你不需要這顆黑暗種子,那我就收下吧,我來煉化!」

他聽到黑暗中那呼吸聲一滯,顯然是有些緊張了。

「可是雨計兄你不是已經煉化了一個嗎?」向蒙飛拆台。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紀羽,「既然這樣,我得不到的話就毀掉,那總可以了吧!」他無奈啊,向蒙飛怎麼就像是個二愣子,愣是不知道他的意圖呢!

「你卑鄙!」這時,沒等向蒙飛說話,黑暗之子的聲音倒是先傳了出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還沒等紀羽下手,黑暗之子便傳來一陣急切的聲音。

紀羽面露淡笑,他自然是聽得出,黑暗之子真的是害怕他就這樣將這黑暗種子給毀滅了,可見這黑暗種子對他到底有多重要。

「怎麼我就卑鄙了?這東西在我面前放著,我不想要就毀了唄,你想要的話可以自己來拿呀。」

紀羽朝著黑暗笑道。

黑暗之中只傳來一聲冷哼。

向蒙飛怔了一下,不多時便明白紀羽的意思了,他一時有些窘迫,原來之前是自己不懂得配合。

「怎麼,真不出來?那我就要下手了哦!」紀羽又開口了。

黑暗之子並未馬上出來,但紀羽知道,他這是在掙扎,痛苦的掙扎,想要出來,但卻又擔心被抓到。

紀羽不作聲,手上一團小小的火焰慢慢的燃燒了起來,在黑暗中,火焰的亮度非常的濃郁,似乎隨時都要將種子點燃。

「你真的捨得將這種子燒了?」黑暗之子又開口了,似乎有些不願意相信紀羽會下手。

「怎麼我就不捨得了?反正我又不能煉化了,留下來就算給別人得到了也沒我的好處,這樣我還留下來做什麼?」

紀羽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這也的確,他已經融合了火焰種子,這黑暗種子是完全沒有必要再拿的了。

黑暗之子急了,這種子紀羽沒用,但對他可是有大用的,就這樣被毀掉的話他會心痛死的。

「別!你別下手!好……好!你厲害,你想怎麼樣就說吧!」

看來此人已經懂得恐懼這兩個字怎麼寫了……紀羽嘿嘿一笑,手上的火苗並未熄滅,他看了一眼向蒙飛。

這向蒙飛雖然在一些事情上頭腦轉動沒這麼快,但在應敵之上卻是非常聰明的。

他退開了兩步,與紀羽兩人互成掎角,可攻可守,顯然,紀羽也想將這黑暗之子給捉拿下來。

「我數三聲,若是再不出來的話我就不留情了哦……」紀羽跟向蒙飛交換了一個眼色,而後喊道。

黑暗之子那邊沒有任何的動靜。

「一……」

「二……」

兩聲過去,紀羽忽然笑了笑,他手上火焰直接便朝著那黑暗種子扔去。

「向兄,下手!」與此同時,他朝著向蒙飛喊了一聲。

一道黑影也在此時出現,直接朝著那種子的方向撲去。

紀羽周圍瞬間亮起了數道火焰,向蒙飛出來,強大的戰氣直接便朝著那黑影纏繞過去。

「你卑鄙!說好的三聲呢!」黑影自然便是黑暗之子,他想要趁紀羽數的時候換個方位偷襲,但卻沒想到紀羽竟然提前結束了,這讓他大呼吃虧。

「你又沒有答應我,所以這句話不算數啊。」紀羽笑道。

向蒙飛都覺得老臉有點紅了……說句不好聽的,他還真的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但此時黑暗之子已經出現了,他自然也不可能再將其放開。

「咦……這身形,有點像胖子啊,難道傳言中的那個來去不留名,瀟洒至極的黑暗之子,竟然只是一個胖子?」這時,紀羽輕咦一聲。

「呸!誰是胖子了,你才是胖子,你全家都胖子!」

似乎被戳中了痛處,那黑暗之子咬牙罵道。

「還跟你啰嗦這麼多幹嘛?既然你現身了,就別想再跑了!」

此時,紀羽也跟著出手了,一下子就截斷了黑暗之子要逃跑的路,一時間,黑暗之子便被紀羽跟向蒙飛圍了起來,進退不能。

「我看你怎麼跑,看看你長什麼樣子。」紀羽嘿嘿一笑。

眼前的黑暗之子的確是一個胖子,身寬體胖的,但動作卻非常的利落,只不過有風之奧義在聲的紀羽速度又比他快上了一點。

看來這黑暗之子還並不是什麼強者……紀羽心中暗自道。

「我來看看你什麼樣子!」向蒙飛之前就對著黑暗之子的言語有些憤怒,現在已經捉到手了,自然是不能隨便放過的。

然而此時……黑暗之子卻是笑了。

「哼哼!如果你們有這麼容易將我捉住了,我還叫什麼黑暗之子?」

說著,一個古怪的事情發生了,紀羽只覺得自己的面前,黑暗之子似乎融化了一般,融向了黑暗,最後又一次慢慢的消失不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