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什麼?」老妖婆和帕棠同時下巴都掉了一地。

「不說了,我們現在必須離開此地。」想起老人的恐怖修為,唐怕就驚得渾身冷汗直冒。

老妖婆道:「我正好要離開此地,等出了燕都之後,我們再分道揚鑣。」

「好。」唐怕點頭表示同意,問帕棠道:「你呢。」

帕棠將視線從天空中轉回來。

深深地望了幾眼唐怕,道:「唐公子,你覺得你成功逃離的機率有多大?」

「很難說。」

帕棠沉思了一會,神色古怪,道:「唐公子,今晚一戰若沒有你的《乾坤劍聖》使我修為突飛猛進,恐怕我早已經死在太師手中了,加上你為了我殺了相國千金,得罪了強敵,又得罪了梵國,你對我的大恩大德,帕棠無以為報,唯有一命尚在。」

唐怕不語,這個變化實在有點化,令到他措手不及,略一沉思。

從帕棠的言辭和古怪行徑中似乎明白了什麼,道:「帕棠,你想說什麼?」

帕棠突然間跪了下來,感激萬分地道:「多謝你數次相救,從今天開始我帕棠的命便是你的,你去哪我便去哪。」

唐怕驚道:「你要做我的手下?」

「怎麼你不願意?」

唐怕凜然拒絕道:「不行。」

帕棠驚訝。

老妖婆震驚得下巴都掉了一地,帕棠雖然目前身受重傷,可畢竟是宗師級強者。

一個宗師級強者願意低下頭已是極其難得。

更何況他還願意做你的屬下,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已經開心到跳起來了,你居然拒絕?

宗師級強者雖然不算多稀少,可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強者,你居然絕對一個強者的請願?

這事換誰都覺得不可思議。

眾人不解,唐怕卻極認真地盯著帕棠道:「想成為我的手下,你還不夠資格,因為將來的我,必定會走上巔峰….」

帕棠低頭不語,神色慚愧。

唐怕道:「將來的我必定會執掌天下。」

彷彿是響應唐怕的話似的,遠方的天空中驚起一個悶雷。

轟!

天空剎那間亮如白晝。

帕棠低頭沉思,道:「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以你現在的狀態如何助我走向更高的天空?」

老妖婆不解,道:「唐公子,帕棠是宗師級強者。」

「那又如何?他走不出心中那一道線,在鬥氣一途如何能夠跨出那一步?」

老妖婆不解:「這跟助你一臂之力有什麼關係?如今的你不正是需要人幫助的時候嗎?」 「我是需要幫忙,可我不需要一個視死如歸之人的幫忙,人活著才能幫我,人死了如何幫我?」

呆萌嬌妻,腹黑總裁惹不起 「什麼意思?」

彷彿想到了什麼,老妖婆剎那間明白過來,驚道:「帕棠公子,莫非你是想以死謝恩?」

帕棠心如死灰一般苦笑,道:「居然瞞不過你,本想今晚在相國府內以死報恩,不想沒死成,被你給救了。」

「難怪,我說你為什麼硬生生為我擋了一刀,還不要命似的和太師是歸於盡,原來你是打的這樣的如意算盤。」

唐怕可不笨,若是想以死謝恩,倒是可以理解,可當他看到帕棠在醒轉過來時,那一絲絲沒死成的後悔之意。

轉眼間便明白了,帕棠想死的初衷,除了謝恩之外,還有一點,就是他哀莫大過於心死。

最重要的是他是想死而死,想通這點,唐怕問道:「你是真的想報答我的恩情,還是覺得生活無意義?」

老妖婆不解:「什麼意思?帕棠公子,難道你是想自殺?」

帕棠認真地點頭道:「沒錯。」

唐怕微微頷首,帕棠看似放蕩不羈,實際上是一個專一,痴情的種,可惜他專一的對象錯了。

相國千金如芸如此狠毒的女人,又怎麼會喜歡帕棠這種人?

他深知帕棠最近努力修鍊,其實不過是一個假象,不過是想用修鍊來麻木自己。

當一個人的感情長期得不到,突然間得到,最終發現原來是被對方利用時,這個傷疤不是輕易便能治好的。

唐怕道:「難道相國千金如芸死了,你就覺得你的人生完了嗎?你覺得這一切的一切值得嗎,若果你真的死了,才是真傻。」

帕棠不語,心中思潮起伏,想起自己喜歡一個女孩子十年,沒成想得到此種結局,又想起自己初生時被家族遺棄,還數次被別人欺負。

有一次差一點死在家族大少爺的手上,好不容易修鍊有成,成為東陽國賢能異士府的人。

雖不敢說萬人之上,卻也當屬一代人傑,生活好轉。

不想自己居然被喜歡的女人給騙了,想起種種不公的命運,他默默垂淚。

老妖婆不解,之前看帕棠努力修鍊還以為他把舊情給忘記了,難道都是假的?

她盯著帕棠的臉,問:「你之前還努力地修鍊乾坤劍聖來著,如今怎麼還沒有把舊情給忘了?相國府都沒了。」

唐怕有點恨鐵不成鋼道:「你還惦記著那個女人幹嘛?窩囊。」

帕棠道:「她就像我心裏面的一塊肉,無論如何都無法捨棄,我知道我窩囊,可我就是做不到真的把他忘記。」

看到他如此作賤自己,唐怕由他及已,憶起自己的女朋友清蕊。

即使明知希望渺茫,可為了心中那一點希望,自己明知上帝之城的兇險,依然決定走上一遭。

不為別的,只為了自己心中那一點希冀,他心裏面也清楚自己是時候重新找一個女朋友了。

可他也清楚,想要結束一段戀情的最好方法是時間,和一段新的戀情。

所以這件事,沒人幫得了帕棠,只有當他自己看開時,才會對新生活充滿希望。

他搖頭嘆息道:「我的手下必須是強者,窩囊之人配不上我的野心。」

這一刻老妖婆看著唐怕,不禁有一種莫名的悸動,心想:「說不定真會有那麼一天。」

帕棠道:「如今我最心愛的人已死,我已無家可歸,我死不足惜,可如今卻害得唐公子四處樹敵,有愧於唐公子,只怕這輩子無以為報,所以….」

「想死我不攔你。」唐怕打斷帕棠的話道:「看看這個天空,看看你所說的心愛之人,要死,先寫清楚遺書。」

這一下老妖婆愣住了,別人想死你不勸他,你丫的還叫他死?不過細想一下,也有道理,修鍊之人輕易活過漫長的歲月。

當一個人真的想死時,無人能攔得住。是以她對唐怕的表現很是狐疑,卻沒有勸阻。

帕棠一聲嘆息。

唐怕道:「如果你想死,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不必等到他們過來。」

「唐公子莫衝動。」老妖婆勸道。

唐怕道:「好好想清楚,如今的你最想要的是什麼,你死了倒是輕鬆,可你對得起生你的父母么。」

去鼓浪嶼的路上 帕棠若有所思。

唐怕繼續道:「愛情是你活下去的借口,可你是你父母活下去的證明。」

帕棠依然低著頭。

「近幾年你的修為一直沒能寸進,想來便是一個情字害了你,等到你何時看破這個情字時,你再過來做我的手下吧。」

唐怕對老妖婆和如芸道:「我們走吧。」

唐怕走了兩大步,回過頭來,沖帕棠道:「有情劍無情道,有情道無情劍,心無情,劍才無情,心有情,道才有情,生死不過一線間,可生難,死容易,當你悟透這句話時,我想你會明白我今天所說的話。」

帕棠喃喃自語:「有情劍無情道,有情道無情劍,心無情,劍才無情,心有情,道才有情,生死一線間……」

老妖婆是欲言又止,最終沒有說話,拉著如芸跟著唐怕出了破廟,離開。

帕棠遠遠地看著唐怕消失於眼前,一會兒之後,他跟著離開了,雖然數月時間已過,可在他的心裡,始終有一道身影揮之不去,今晚的唐突之舉。

不過是想找個解脫的借口罷了。

不過又被唐怕的話給點得心中如堵了一塊巨石般,難以搬開。

因為他不想死得不值當,不想死得那麼窩囊,反正都要死不如報答恩人而死。

沒想到被恩人給拒絕了。

他剛才見唐怕離開得如此決絕,便知道唐怕不讓自己跟著,所以他便沒再跟著,只好自己漫無目的地離開。

走了一會兒之後,老妖婆若有思地回味著唐怕剛才的話:「有情劍無情道,有情道無情劍,心無情,劍才無情,心有情,道才有情。」

等離得遠了,老妖婆道:「唐公子,你這是為何?如今的帕棠不正是需要安慰的時候嗎?」

諸天之主 唐怕蒙住臉,將身邊的國士府牌子別在腰間,表示著身份,一般的士兵看到,都沒有尋他們問話。

發現這樣做安全之後,才道:「一個喜歡了十多年的女孩子,嫣能說忘記就忘記?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這數月他不過是想用練功來麻醉自己而已。」

「這一點我也看得出來。」

「而且他這樣做不進反退,於已無益,看不破情之一字,他的修為定然無法寸進,而且他想為我死,但是又不希望我為此而慚愧,所以才出此下策做我手下。」

「這一點我可以理解,臣為君死,天經地義,他認你作老大,為老大而死,也屬英雄式死法。」 「正是因此,我才要攔住他,君子坦蕩蕩,人命貴如天,豈可說死就死?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他這樣做是安心了,可我一輩子都不會好過。」

「這…..那你說的那句無情道,有情劍是什麼意思?」

唐怕回憶起剛才那句話,自己之所以說那麼一句話,只是想點破一個情字而已,事實上他自己也不清楚如此說對修鍊有什麼好處。

剛才那樣說,不過是因為帕棠的有情,令他想起了四大名捕的無情而已。

由此推論出一些事情都是物極必反的,任何事要是太過了,必定是過了。

帕棠為情所困,太過了,所以他想到了有情的反義是無情,因此才說上那麼一句話。

回想起那句話,現在唐怕才發現自己裝逼裝大了。

老妖婆卻不是那樣想的,一直在回味著剛才那句話,突然間一拍腦門道:「妙,實在是妙,唐公子,看你修為不高,但是對於修鍊的見解,卻極其高明。」

唐怕想不到老妖婆會有如此反應,自己不過是隨口一說而已,哪有什麼高明啊。

老妖婆大加讚賞道:「唐公子,就你剛剛那一句無情有情的言論,我老妖婆聽來比之任何的修鍊功法都要高明。」

「哈?」

「我發覺困住我上百年的修為好像有了一絲明悟,多謝你的指點。」

「哈?」唐怕被她給弄糊塗了,自己說什麼了?就這樣的一句廢話,居然幫助老妖婆將多年不見的修為給提升了?

「唐公子你不必謙虛,自從我第一次見你就知道你絕非普通人士。」

「第一次見面,好像你從來就沒有高看過我吧。」

「哎,話不能這樣說。」老妖婆不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突然間一轉話鋒道:「唐公子,你對修鍊一途還有什麼高見?能不能一下子說出來給我聽聽?」

「我什麼都不懂,別問我。」唐怕細細沉思老妖婆對自己那句話的感受。

料想,老妖婆和帕棠可以說是兩個反方向的人物。

帕棠痴情,為情所困。

老妖婆是樹妖,跟人鮮有往來,情對於她來說是最陌生的字。

即使來到東陽國,由於脾氣古怪,人又老錢又沒,跟她往來的人不多。

所以這個傢伙沒有感情……因此她是無情的。

無情對有情,有情對無情,情之一字都不能太過,太過便過了。

似乎一下子想通了這一點,自己誤打誤撞的,點破了老妖婆修為長年沒突破的原因。

唐怕倏爾大笑起來:「哈哈。」

老妖婆問道:「你笑什麼?」

「沒什麼。」

兩個人邊說邊走,很快就來到了南城門。

唐怕抬頭望了一眼天空,天空漆黑如墨,皇城那邊斷斷續續地傳來戰鬥聲,輕道:「若果帕棠真的看破了情字,想必前途無量。」

「看他造化,反正我老妖婆好像明白了什麼。」

南城門很快便有士兵發現了唐怕等人,上前來望了望別在他們腰間的身份牌,行禮道:「見過賢能異士大人和國士大人。」

唐怕道:「開門。」

士兵猶豫了一下道:「請問國士大人是否得到了公主殿下的恩准?」

老妖婆問道:「怎麼回事?」

「回賢能異士大人,公主殿下有命,沒有特別恩准,所有人一律不準出城,還特別囑咐就連賢能異士府的人和國士府的人也不例外。」

「特別囑咐?」唐怕料想,定然是慕容紫嫣發現相國被殺,所以引起了她的重視,才下的這個命令。

當下瞧了一眼老妖婆,兩個人同時使了個眼色,決定硬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