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到底是怎樣的深情,才能讓你放下我們幫你安排的一切,回到他的身邊來。」

冶伽抬起頭,見他低聲念叨,疑惑問:「你說什麼?」

「沒什麼!能在數百年後再次見到你,我很高興。不過,粦堊死了,蒼鯹醒來你打算怎麼辦呢?」

「贖罪唄!它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當時也不知道那是粦堊啊!」冶伽撇撇嘴,瞅著蒼鯹那小小的模樣,要是發起火來可咋辦?

熾皇無奈一笑:「粦堊是傾皇殺的?」

「我殺的!」

「你不用在我面前袒護他,我先出去了,你做好準備吧!」

在熾皇出來后,諸位國君敘舊也差不多了。熾皇再三向傾皇確認,是否真的要打開陣法。因為一旦打開,一切將會不可預料。

蒼鯹醒后,會做些什麼?誰也不知道。更何況,他們還做了會讓蒼鯹暴怒的事情。

「開始吧!」

眾人一齊施法,一道強光從大坑中直衝天際。陣法開始出現裂縫,隨後破碎。

他們可以出去了,但是在同時,蒼鯹也睜開了眼睛。

迷糊中,它看到了冶伽的影子,它醒來的第一句話是:「是誰把你傷成了這個樣子?」

冶伽猛地一怔,望著蒼鯹雙手緊握成拳,眼眶通紅:「蒼鯹!」

「本座這是睡了多少年!」蒼鯹從小檯子上起來,伸了伸四肢。

「數百年了,你還好嗎?」

蒼鯹冷哼一聲,瞧了冶伽一眼:「難怪你說等本座醒了,你是知道本座會沉睡的,但是卻沒有告訴本座。」

「我說過我會解釋的!我……」

「粦堊呢?」因為之前蒼鯹就偷聽到冶伽他們談論粦堊的事情。

冶伽抿抿薄唇,雙眼凝視著它。蒼鯹見后,便知道結果,它表面上沒什麼,可內心的震動可想而知:「誰做的?」

「是我!你看我這一身的傷就應該知道。」冶伽埋下頭,臉上露出自責,隨即又道:「我當時不知道它的身份,它攻擊我,我沒辦法。」

「粦堊沒有見過你,但是你……你真有這麼強的法力?可以殺的了它?」蒼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冶伽,它感受不到強大的法力。反而是在山洞外,倒是聚集了很多人似得。

「它想殺了我,我也是一世情急。在我來到你們那裡的時候,它就已經死了。所以當時我才在想救它的法子。」

蒼鯹從小檯子上跳下來,沒有理會冶伽,直徑往外走。

冶伽趕忙跟上去,一邊走一邊跟它解釋。但是蒼鯹根本就不願聽她胡扯。

粦堊死了,它絕不相信冶伽那點法力能夠殺得了它。既然不是冶伽,那它也就不必手下留情。

從暗門中出來,它掃了一眼大坑中的人,笑道:「呵!真是齊全!」

「你就算想報仇也報不了了,我們都已經死了。」伏帝瞥了蒼鯹一眼。

「是啊,你們都死了,但是本座還活著。」蒼鯹一副得意的神情看著諸位國君的靈。

熾皇看向站在蒼鯹身後的冶伽,稍稍沉了口氣:「我們該走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還是交給本座吧!趕緊走,別在這礙眼!」蒼鯹只是跺了一下腳,地面突然一陣震動。

「怎麼回事?」

「這麼強大的力量嗎?」

眾人有的扶著石壁,有的直接被摔在地上,簡直人仰馬翻。諸位國君的靈也全部消散,一個都沒剩下。

冶伽因為這震動,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蒼鯹的樣子,緊皺眉頭。這傢伙發起火來,可不是一般人能治得住的。

「蒼鯹,我們可以出去了!」她伸出手,一把抓住蒼鯹那條可愛的尾巴。

蒼鯹轉頭瞪了她一眼,然後看向大坑裡的其他人:「就憑你們的法力,想殺粦堊,怎麼可能!告訴本座,到底是誰殺了它!」

冶伽太了解傾皇了,所以趁著他沒開口,趕忙衝上去回答:「是我殺的,我跟你說過了,真的是我殺的。你看我身上的傷,如果它不是非要我的命,我不會下狠手的。」

「你躲開,到本座身後去。」蒼鯹抬抬腳,一道法力直接將冶伽給扇到了一邊兒去。

「影兒!」傾皇看冶伽被它扇倒,立即跑到她的面前將她扶起來,隨後將冶伽護到身後:「是本皇殺的!」

。 秋風蕭瑟,古樹搖曳,火雲山下,羅世信,納牙阿率領燕雲十八騎已等候多時。

戰馬嘶風,輕沙飛揚。

見楚帝從山道上走來,眾將士紛紛跪地施禮,面前擺放著帝星子,逆神殤和數十名元豐帝國士兵首級。

「稟陛下,元豐敵兵無一逃走,已經全部斬殺!」

楚帝輕輕頷首,目光從地面首級上劃過,出言道:「世信,你帶領燕雲十八騎將帝星子,逆神殤首級給獸皇送去,納牙阿隨朕一起返回獸皇城,朕準備返回神都洛陽。」

伴隨著帝星子和逆神殤的隕落,楚帝知道接下來元豐與獸人帝國的戰爭已經沒有懸念。

兩人首級送給獸皇,也算是一份豪華大禮,至於強國之戰,他心中已有定計,決定返回皇城洛陽,在十大元帥麾下大軍里也選拔出一支修為強橫的軍團。

楚帝眼下強將如雲,可士兵良莠不齊,如果遇上像比蒙軍團,帝星子麾下的神武軍團,這樣清一色都是武皇境修為的悍卒,楚軍根本沒有絲毫勝算。

四品帝國都擁有武皇境軍團,楚帝猜測超級帝國估計都會擁有武聖境軍團,這樣的軍團一旦出現沙場,那將是毀滅天地的存在,他們輕易可以排山倒海,已經超出普通士兵的沙場拼殺。

「陛下,返回神都洛陽,路途遙遠,還是讓燕雲十八騎留在陛下身邊,世信一人一騎,帶著首級送給獸皇便可!」

羅世信擔憂楚帝安危,拒絕帶領燕雲十八騎同去,抬手用黑布將兩人首級包裹,稟拳向楚帝躬身施禮后,折身躍上馬背,嘶風縱馬狂奔離去。

「上馬,出發,先往獸皇城!」

……………

兩日之後,獸皇城下,楚帝一行出現,煙塵飛揚,吞噬天穹。

鎮守獸皇城大軍見楚帝出現,他們自知楚帝身份,下令入城百姓全部退避。

「納牙阿,傳令所有人下馬,派對進城!」

一聲令下,眾人躍下馬背,緊攥韁繩,跟隨在百姓背後向城內走去。

百姓回首觀之,他們雖不知楚帝一行身份,可從他們衣著來看,加上守軍的態度,明顯非富即貴。

可他們卻沒有因為身份而持強凌弱,凌駕於百姓之上,瞬時,百姓對楚帝一行好感爆棚。

一個時辰后。

楚帝進入獸皇城內,率先帶眾人抵達公主府,得知妃靈兒前往獸皇宮,他隻身一人縱馬前往。

抵達獸皇宮,正值午時,宮闈禁軍知楚帝和獸皇一起前往火雲城,他突然返回,禁軍快速前去通報獨孤昭鳳。

鳳鳴宮內,得知楚帝返回的妃靈兒興奮不已,下令內侍趕緊讓楚帝前來。

「靈兒,矜持點,女孩子如此模樣,成何體統?」

「楚帝突然返回,你估計是要離開獸皇城了,記得返回洛陽城,要多體貼自己的男人,他乃一國之君,身邊美女環繞實屬正常。」

「記住母后的話,沒有魅力的女人,才會再回男人會有多少女人。」

獨孤昭鳳自詡看人很准,楚帝在獸皇城的一段時間裡,她便知道未來天下絕對有楚帝一席之地。

少時。

楚帝在內侍的帶領下來到鳳鳴宮,這裡本屬於宮闈深處,一般人是不允許進入的,楚帝身份特殊,所以可以光明正大進入。

鳳鳴宮內。

楚帝先向獨孤昭鳳請安,之後三人落座,開始暢談起來,獨孤昭鳳當然先是了解前線情況,接著便詢問楚帝準備何時離開獸皇城。

與此同時。

元江城下,獸人帝國大營外,羅世信一騎狂奔而來,本以為會在火龍城下和獸人帝國大軍相遇,沒想到他們長驅直入,披荊斬棘,短短一天時間就攻下火龍城。

「唰!」

軍營外,羅世信勒馬而立,縱身躍下馬背,稟拳讓士兵向獸皇通報。

妃胤得知羅世信一人前來,放下手中闊劍,眉宇微蹙,楚帝沒有出現竟讓他麾下將領前來,這讓妃胤有些疑惑。

「帶他進來!」

妃胤正在和眾將士商榷進攻元江城事宜,抬手將長劍放在城防圖上,拂袖落座,目光如炬,注視著大帳外。

羅世信手拎兩個包袱,闊步進入大帳中,妃胤對羅世信頗有印象,見其風塵僕僕而來,聲音雄渾詢問道。

「羅將軍,怎麼你一人前來,楚帝何在?」

妃胤從龍塔司,龍雷梟哪裡得知火雲山上發生的一切,他篤定楚帝可以全身而退,但他遲遲沒有路面,這讓妃胤有些不解。

「回獸皇,吾皇已經返回神都洛陽,這裡是吾皇讓某送來的禮物。」

羅世信聲如洪鐘,抬手將手中包袱放在地上,比蒙王和虎王起身上前。

「放肆!」

「大膽狂徒,敢對吾皇無禮!」

比蒙王和虎王同時怒喝,抬手腰間兵戈直指羅世信,妃胤不知兩人看到什麼,居然會如此動怒。

羅世信雖然憨厚,但他絕非善類,見兩人兵戈相向,移步上前抬手緊握兩人兵戈。

「別不識好歹,先看清楚再說,真是枉費吾皇一片心意!」

聞聲。

妃胤覺得奇怪,猛地騰起身影,移步來到大帳中央,看著地面揭開的包袱里竟是兩顆首級,臉上浮現一抹微怒之色,可當他反覆注視后,突然放聲大笑。

「哈哈~」

「楚帝讓羅將軍送來的,當真是一份豪禮,有了這兩顆頭顱,朕何愁無法攻破元豐帝國。」

大帳中。

諸將被妃胤的笑聲搞得一頭霧水,眾人紛紛起身觀看地面上兩顆首級,一位將領率先反應,錯愕之聲響起。

「他們是帝星子和逆神殤,元豐帝國最強的兩尊殺神!」

一語激起千層浪,整個大帳中徹底沸騰,帝星子和逆神殤是元豐雙惡,他們麾下神武,雄武兩大軍團可是元豐最強的存在。

神武,雄武兩軍團一直被妃胤視為心腹大患,現在統帥被殺,他們群龍無首,定會成為一盤散沙,何以與比蒙,虎王兩大軍團爭鋒。

「比蒙王,虎王,趕緊放下武器,來人帶羅將軍下去休息,好好招待。」

妃胤興奮之聲響起,羅世信鬆開手中兵戈,朗聲道:「不用了,某要返回獸皇城和吾皇匯合,這就離開軍營,只需一些乾糧!」

「乾糧!」

「馬上為羅將軍準備乾糧!」 那以前曾阿牛傷害那些無辜女性的時候,八爪魚又在幹嘛?

「不用了,我已經幫你收拾過了。是不是很感動?」

宋九月面帶微笑的回道。

感動?

八爪魚可不敢動,畢竟旁邊的慕斯爵,身上一直散發出若隱若現的殺氣。

「是啊,慕夫人你可真是助人為樂。他們兩個確實活該。你們放心,都是他們咎由自取,我們是絕對不會找兩位麻煩的。這件事情,就這麼兩清吧。」

八爪魚一邊說,一邊回頭,想要給老鼠使眼色,讓他想辦法通知組織其他的人。

誰知道一回頭,竟然沒有發現老鼠的身影。

整個保安休息室,除了他以外,並沒有別人。

「是在找你的另外一個同伴?」

宋九月剛才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窗戶邊上有一個賊眉鼠眼的男人。

「你怎麼知道?」

八爪魚臉色有些難看,這老鼠明明就在他後面啊,為什麼會突然不見了?

「你那個同伴會縮骨功,就在你看着我發獃的時候,他已經從窗戶那裏溜走了。」

這個保安休息室,就在一樓,從窗戶外面,可以通往百草藥業的後門。

「那你還讓他走?」

八爪魚有些不淡定了。

宋九月看見,慕斯爵肯定也看見啊,那麼多雙眼睛看着,他們就這麼輕易地放老鼠離開?

還有老鼠那個狗東西,居然會縮骨功,難怪外號叫老鼠了。

宋九月笑而不語,她總不能告訴八爪魚,她是故意放走老鼠,想要放長線釣大魚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