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以後你要是想見可兒,你就自己來接!」我是絕對不會再把可兒交給欒曉萱了,她心裡變態,這是只是故意嚇我們,下次就不知道她會不會真的這麼幹了。

「好,我送你吧!」林東看著我說要送我回去。

我正想拒絕的時候,欒曉萱就開口了,「不行,我不准你送她!」欒曉萱死死的抓住林東的手,不讓他離開。

「我也沒打算讓他送,我走了,再見!」我看著兩個人,不想捲入他們的紛爭,抱著可兒就走了。

等我走了,林東一下就甩開了欒曉萱的手,不想理她就準備上樓去了。

「林東!」欒曉萱叫住了林東,然後走到他旁邊和他面對面的站著。

「不是不想讓我動她們嗎?那你給我一個孩子,給我一個孩子我就不動她們!」欒曉萱像是談條件一樣和林東講著,說到底她就是想讓一個保障而已。

但是她跟著林東這麼久了,還不知道林東是什麼人嗎?就算欒曉萱給他生了孩子,他也不會因此多看欒曉萱一眼。

林東只會在意自己想要的,他不想要的,和他再有聯繫,他也不會多看一眼。他就是這麼自私而又絕情,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

林東看了一眼欒曉萱,然後按住她的頭就吻了下去,但是這個吻卻絲毫不帶感情,粗魯而又無情。

回到家裡,我把可兒放回了她的床上,還好可兒沒有怎麼樣,不然我也不會放過欒曉萱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女人這麼可怕,明明長的那麼好看,心裡卻那麼醜陋。

第二天我就帶著可兒登上了回英國的飛機。

下了飛機我就去了醫院,病房很大,但是人也很多,大家都圍在病房裡陪著凱瑟琳。

「辛苦了!」我上前抓住凱瑟琳的手對著她說道,我們都是過來人,我知道這個過程會有多痛苦。

凱瑟琳用臉在我手上蹭了蹭,她現在氣色已經好了很多,之前視頻的時候,她看起來是那麼的無力。

過了一會兒,小傢伙就被推過來了,小傢伙長的和凱瑟琳比較像,我想以後一定會是一個漂亮的小美女的。

「起名字了嗎?」我用手去碰了碰小傢伙的手,她反應很迅速的就抓住了我的手指,真是讓人覺得神奇。

「叫雪莉爾!」凱瑟琳一臉慈愛的說道,雖然現在的小傢伙還沒有長開,但是對於媽媽來說她已經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寶寶了。

「真好聽的名字!」這個名字很好聽,很適合這個漂亮的小寶貝。

我在病房裡陪著凱瑟琳陪了很久,給她講了很多以前我帶希澤的經歷。可能是同樣身為媽媽,凱瑟琳聽的很是入迷。

不過凱瑟琳後面聽著聽著就睡著了,我悄悄的從房間出來,讓凱瑟琳好好睡覺,她現在很需要休息。

「好好照顧她,現在她可能精神和身體都比較脆弱,你得多讓著她知道嗎?」 冷帝的親親甜妻 出來以後,我就叮囑著威廉,女人生完孩子是非常需要呵護的,不然有可能會得產後抑鬱。

「你變得像我媽媽一樣,嘮嘮叨叨的。」威廉嫌棄的看著我說道。

「哼,我這還不是為了你和凱瑟琳!」忍不住白了一眼威廉,居然說我老了,不過確實這上了年紀就更愛嘮叨了,也慢慢能體會那些老年人的心情了。

「我知道,那是我老婆,我能不對她好嗎?放心,我肯定什麼都不讓她做,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還要給她講笑話!」

「這還差不多。」我相信威廉會做到的,他本來心思就比較細膩,這個時候就很慶幸他是心理醫生,會更懂得凱瑟琳的心理。而且威廉是一個有趣的人,我想凱瑟琳應該不會無聊。至於做什麼時候,威廉一大家子人,多的是人幫他們照顧寶寶的。

只是我比較操心,總覺得要多叮囑幾遍才行。

「上次你說鄖在新加坡出現了,我讓人出查了,沒有他的出入境記錄,我想可能是你朋友看錯了。」威廉有些可惜的對著我說道。

「那可能是真的看錯了吧!」我也忍不住有些失落,這麼久了,就一直沒有顧鄖的消息,這讓我很擔心。

「別擔心,我相信鄖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還有希澤,他們一定會過得很好的。」威廉看出來我的失落,拍著我的肩膀安慰著我。我也只能這麼希望著,希望他們過得好那就足夠了。

接下來我在醫院陪了凱瑟琳兩天,我們一起聊著孩子的未來,還說讓可兒和雪莉爾像我們一樣當閨蜜。然後如果可以,就讓希澤娶雪莉爾,這樣我們就又可以一起玩了。 和明晨他們合作的項目非常順利,產品一推出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歡迎,尤其是一些年輕的情侶。

為了慶祝,大家又決定開一個派對,地點就是明晨他們家。

明晨他們經過這一年的奮鬥,已經買了一棟別墅了,兩個人日子過得還是非常悠閑的。大家在院子里燒烤喝酒,開心了就一起跳舞。

這個日子還挺像我在澳大利亞的時候,經常和鄰居一起開派對的日子,我挺想念他們的。因為他們,在那裡的那段日子特別溫馨美好。

派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明晨突然拉著我到了房間裡面,神秘兮兮的讓人感覺好像有什麼大事一樣。

「安姐,我準備今晚求婚。」明晨看了看,他女朋友還在外面和他們一起玩,沒有注意到他。

「真的啊?那很好啊!」我都有些激動,這兩個人終於也要走向另一步了。

「所以等會我需要你的幫忙。」明晨笑著看著我,然後跟我說了他的計劃。

過了一會兒,我拿著一杯紅酒和一杯香檳朝著明晨女朋友走去。在快要走到她旁邊的時候,突然一個腳下不穩,手裡的酒杯就飛了出去,而且是朝著明晨女朋友飛過去的。

就聽到大家倒吸了一口涼氣,紅酒和香檳都灑在了明晨女朋友的衣服上,這件衣服我認識,是香奈兒的最新款連衣裙,一件就是幾萬呢,真是令人心疼。

明晨女朋友看著自己的新裙子就這樣被毀了有些難受,我只能抱歉又尷尬的看著她笑了笑,表示我不是故意的。

「我陪你去換身衣服吧!」我拉著明晨女朋友去了樓上換衣服,走的時候得意的對著明晨使了個眼神。

這就是我故意把酒潑在明晨女朋友身上的,為了讓她能夠給他們騰出時間去準備求婚的事情。

明晨女朋友也沒有懷疑,上去以後她隨便換了一件舒適的衣服被我否決了,又讓她再去換。

「哎呀,這個你說不好,那個你說不好,那你給我挑一個嘛!」連續幾套都被我否定以後,明晨女朋友有些不耐煩了,讓我去給她挑。

這個時候我就拿出了明晨提前準備好的裙子讓她換上,看到那裙子她還愣了一下,感覺自己好像沒有買過。我說肯定是她買的太多了,忘了自己有沒有買過了。

最後明晨女朋友如願的換上了明晨準備的裙子,明晨發信息說他已經準備好了,我告訴我這邊也可以了。

等明晨女朋友出來的時候,突然電就停了,她還嚇得叫了一聲,我告訴她停電了,然後帶著她打開手機閃光燈下去了。

等我們到院子里的時候發現院子里一個人都沒有了,而且還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趁著她不注意,我也躲了起來。

「哎,安姐你去哪了?你別嚇我啊!」明晨女朋友一下一個人在那被嚇到了,有些不知所措。

這時,旁邊突然升起了很多氣球,每個氣球上都在發亮,因為上面貼滿了熒光粉。然後前面的舞台突然亮了,一個個模特突然走上台,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束玫瑰花。他們從那一頭朝著明晨女朋友走來,然後把花遞給她,這些人都是他們的朋友和同事。

明晨女朋友被驚到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然後最後出場的就是明晨,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上了一身筆挺的西裝,抱著最大的一束花走了過來。

他牽著他女朋友走到了舞台中間,舞台上突然屏幕動了起來,這是一個短片,記錄了他們相識相知到相愛的過程。我站在旁邊看著那些,都很是感動。

「寶寶,我們認識兩年了,在一起也快兩年了。這兩年裡我們經歷了很多,有開心的有痛苦的,但不論怎麼樣你都陪在我身邊,和我一起分享快樂一起承擔痛苦。 入股男神要趁早 以後,我會給你更多的快樂,就算有困難,我也會和你一起抗。你說你想過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日子,那以後我就陪你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好不好?」明晨深情還白結束,一個無人機就帶著他的求婚戒指過來了,明晨從無人機上拿下來戒指,單膝跪地。

「寶寶嫁給我,好嗎?」

「好!」明晨女朋友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她已經被感動的一塌糊塗了,根本沒想到明晨會在今天求婚。

看著兩個人幸福的相擁在一起,我又想起顧鄖了,顧鄖,你在哪裡,你為什麼還不來找我?

「現在年輕人花招越來越多了!」孔菲在我旁邊感嘆道,兩年過去了,孔菲還是單身一人。

「你要不也去找個年輕人,浪漫一把吧!」我開她的玩笑,孔菲很享受現在的生活,好像也沒有再找的打算。

有時候我們都開玩笑隨你她要孤獨終老了,她說她不孤獨,她喜歡這樣的日子,無牽無掛。

從明晨家出來我們就各自回去了,今晚可兒放在了夢潔家,因為猜到了今晚可能會喝酒。

走到小區樓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後面好像有人跟著我一樣,我轉身卻一個人都沒有。

我想大概是我看錯了,就沒有多想上樓去了,回去洗漱都懶得洗,直接躺在床上就睡了。

「顧鄖!」半夜我突然驚醒,一下從床上彈了起來,因為剛才做了一個噩夢,夢到我看到顧鄖了,可是他看不到我,也聽不到我在跟他講話。無論我怎麼喊怎麼叫,他都完全不理我,這讓我很惶恐。

被嚇醒了我就睡不著了,起來乾脆就去洗了個澡,然後站在陽台上吹了吹風,風很冷,可是我的心更冷。

我站在陽台上想了很多以前的事情,那些事情都很清晰的記在我腦海里。可是我又想起了被顧長森綁架以後的事情,腦袋又開始痛了,整個人都很難受。

突然覺得自己很臟,如果顧鄖回來,他會嫌棄我嗎?他還會接受我嗎?還有可兒,要怎麼辦?說實話,如果我換成顧鄖,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原諒自己。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就躺在床上,感覺渾身難受,好像動都動不了了。

「你醒啦?」這時,孔菲端著好像是葯還是什麼的進來了。

我這才知道昨晚我發燒了,大概是在陽台上吹了太久的風所導致的。還是孔菲準備叫我起來才發現我發燒了,趕緊就去給我找了感冒藥。

「今天你就在家裡休息吧,晚點我找個阿姨過來,公司和可兒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給sam打過電話了,夢潔會好好照顧可兒的,公司的事情我和sam會處理,你就好好在家休息知道嗎?」

聽著孔菲一堆的叮囑,我感覺我好像看到了顧鄖,每次我生病的時候顧鄖也是這樣的啰嗦。 三個月後,顧南出來了。因為在裡面表現良好,所以提前出來了,顧長森去了監獄接他。

顧長森其實一直都在等顧南出來,即使顧氏再不行,他都在硬撐著,因為想留給顧南。

在這三個月里,我帶著可兒搬回了別墅,別墅之前被抵押了,我把它贖了回來。現在可兒走路已經很穩當了,每天在別墅里爬上爬下的。

今天搬家宴,我請了大家來家裡吃飯,余夢潔早早的就來了,帶著團團來給我們幫忙。從懷孕生孩子到坐月子,余夢潔有大半年沒有出門,所以現在只要有出門的機會她絕對不會呆在家裡,因為一直在家把她悶壞了。

「哎喲,我沒想到帶孩子比我做任務還累!」余夢潔忍不住跟我抱怨道,她說有時候半夜被孩子吵醒真是想直接把他從窗外扔出去,可是看到是自己辛苦生下來的,又忍住了。

「可是你不覺得他們很可愛嗎?」帶孩子是很累,但是看著他們一點一點的變化,還有他們可愛的樣子,完全就可以抵消那些勞累了。

「有時候吧,但是多半我都覺得他煩死了。」余夢潔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胖乎乎的兒子說道。還好余夢潔媽媽在幫她帶家裡還有保姆,不然她肯定早就瘋了。

也是,讓余夢潔這樣一個女生去帶孩子,確實來說是一種折磨,只是我沒想到她連自己的孩子都嫌棄。而sam每天都把他兒子掛在嘴邊,什麼今天我寶寶笑了,明天寶寶會眨眼睛了,後天又怎麼樣了,天天都在曬孩子。

「哈哈,那以後你會更覺得他煩了。」余夢潔生的是一個男孩,我想要是遺傳了余夢潔的基因,那長大了不得了。

「你可不能動手打他。」這時周行在旁邊淡淡的說道,他知道余夢潔什麼脾氣,爬她一個忍不住直接開打。

周行對自己這個小侄子還是非常喜歡的,不過很多時候他也是拿來玩的,把sam好幾次嚇的要和周行斷絕來往。

我聽到周行的話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確實我也擔心過這個問題,以余夢潔這個脾氣,我真的覺得她能幹出來。然後sam就一臉慈父相的在那心疼的攔著,想象著那個畫面我都要笑的不行了。

現在團團坐在院子里,就開始在扯地上的草往嘴裡塞,他面前的那塊地都要禿了。

這個搬家宴在大家的幫助下,很快就完成了,大家聚在一起吃飯聊天特別開心。一路走來,都有這些朋友,讓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余夢潔更是開心的攔都攔不住,喝了好多酒,把sam急的。但是我們都勸sam別攔了,余夢潔好不容易喝一次酒,就讓她喝去吧。這個媽媽因為孩子可憋壞了,就讓她放縱一次。

最後余夢潔果真就喝的爛醉,還是sam抗著上車的,然後還需要孔菲幫忙照顧團團。

把大家都送回家以後,我才開始收拾殘局,這種聚會完,大家都走了,一個人在那收拾的感覺真的挺不好的。莫名的覺得孤獨,要是這個時候顧鄖在就好了。

可是顧鄖沒有出現,出現的是另一個人。

「你怎麼來了?」我看著站在門口的林東問道,不知道他為什麼這個時候來了。

「我要結婚了。」這本來是個好消息,但是林東看起來好像並不開心的樣子,反而還很難過的樣子。

「恭喜你,不過婚禮我就不去了。」兩個人的婚禮我並不感興趣,也不想去參加。

「安若!」林*然叫著我,我看著他,然後他一把把我拉進了懷裡。

「我多想回到之前我們在澳大利亞的日子。」林東抱著我說道,我掙脫著,可是林東我越掙脫他抱的越緊。無奈之下,我狠狠的踩了林東一腳,他吃痛我這才從他懷裡逃出來。

「請你不要這樣做!」我生氣了,林東為什麼總是要這樣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我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觸,一點也不想。

想起這兩年我和林東之前的記憶,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噁心,我為什麼要和林東那樣,我為什麼不早點清醒?

所以我恨,恨林東不告訴,恨他讓我變成了一個笑話,天大的笑話。

「顧鄖不會回來了,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再像以前一樣生活好不好?」林東居然又提起了這個話題,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無論我說多少遍,他都不明白,我和他之間沒有可能?

「你要結婚了,你認清自己的身份好嗎?」

「我可以不結婚,只要你一句話!」

「不結婚我們之間也沒有可能了。」說完我就趕緊把門關上了,我怕林東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他這個極其不理智,尤其在這個時候。

林東一副受傷的樣子看著我,可是明明受傷的那個人是我,我告訴他不要再來找我了,然後我就走進去了,頭也不回的。

「那是林東嗎?」等我進去的時候,周行站在門口好奇的問著我,他才把可兒哄睡,下來就看到了我和林東。

「嗯!」

周行就這麼問了一句以後也沒有再繼續問了,我也太累了,就上樓休息去了。

看著房間里的大床,以前和顧鄖兩個人睡覺得剛好,現在一個人睡就覺得特別特別的大。

今天周末,我想帶著可兒出去轉一轉,結果剛準備出門就看到了門口站著的顧南,我趕緊叫周行把可兒帶了進去。

顧南遠遠的沖著我打了打招呼,我心裡納悶,他什麼時候出來了?三年已經到了嗎?他來這裡幹嘛?

「好久不見啊!」走到顧南面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他看起來好像還挺開心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剛放出來的人。

「是啊,好久不見,你看起來倒是胖了不少。」 寵妻成癮,總裁的清純小妻 女皇陛下的現代後宮 我看了看眼前的顧南,去了監獄里不僅沒瘦反而還胖了許多,看來他在裡面的生活也過得挺好的。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顧南指了指裡面說道,我想著可兒還在裡面,並不想讓顧南進去。如果讓顧南知道這些事情,他肯定會大作文章的。

「才搬回來,家裡有些亂,走吧,我請你喝咖啡!」不管顧南同不同意,我直接就先往前面走了,他愛來不來,我還不想跟他一起喝咖啡呢!當初是我讓他去的監獄,他肯定已經知道了,但是現在他一副笑臉相迎的樣子,讓我很不是滋味。

顧南不僅胖了很多,他身上還多了一些東西,感覺應該是在裡面學的更討厭了,一股混混的氣質,讓他看起來更加猥瑣了。

我們找了一個咖啡廳,坐下來各自點了一杯咖啡。

「你找我有事嗎?」我想顧南應該也是才出來,才出來他就來找我,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的。

這時,服務員端著我們的咖啡過來了,服務員身材不錯,顧南就猥瑣的上下打量著服務員。服務員彎腰給我們放咖啡的時候,我看到了顧南不安分的眼神朝著不該看的地方看。我正想讓服務員趕緊離開的時候,就聽到服務員一聲尖叫! 服務員捂著自己的屁股一臉震驚的看著顧南,看服務員捂住自己的屁股,我一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沒想到顧南居然變得這麼猥瑣,居然當眾調戲人家服務員,真是丟人又噁心。

「不好意思啊,它看起來太誘人就忍不住了。」顧南不僅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反而還很猥瑣的看著服務員說道。看到他那樣子,我真是火一下就上來了。

我端起面前的咖啡就往他臉上潑過去了,咖啡還是燙的,燙的顧南嘰嘰哇哇的大叫了起來。

「快跟人家道歉!」我看著顧南說道,還指望他進去能學的好一些,結果不僅沒學好,還學的更壞了。

「道歉,道什麼歉?明明是她在勾引我,幹嘛讓我道歉!自己長的一副騷樣,還在這裝什麼清純!」顧南一副不屑的說道,說完還瞪了那個服務員一眼。

「你!」服務員沒想到顧南還反咬一口,又氣又無奈!

「不好意思,他是個人渣!」我把服務員拉到我身後對著她說道,服務員沒有錯,錯的就是顧南這個噁心的人渣。

他也不想想他是因為什麼事情進的監獄,結果現在一出來就幹這種事情,真應該讓他在裡面多待一段時間。

「你說誰是人渣呢?」顧南生氣的看著我問道,聽到我罵他是人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