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不會是讀心神通吧?」他驚叫一聲,滿臉的怪異神色。

丁凡笑盈盈的點了點頭。

這一刻,無論戰羽,還是周忻愉或者阿依全都面色一緊,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丁凡雖然不善言語,可是心思卻敏感至極,看到三人的動作,她的臉上布滿了失落,同樣還有一些悲傷。

戰羽察覺到自己的行為不妥,連忙說道:「這種神通法世間少有,你以後可千萬不要輕易暴露了,不然一定會成為眾矢之的的!」

他說的一點也沒錯,擁有讀心神通的人能夠窺探到別人的想法,但是沒有人願意將自己心裡所想赤luoluo的展示出來。

所以,很少有人願意和擁有讀心神通的人打交道。

丁凡的臉色這才轉陰為晴,只見她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放心,我一般是不會對你們使用讀心神通的。」

戰羽乾笑兩聲,這丫頭雖然嘴裡這樣說,可剛剛才探查了他的想法。

不過,他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了,便對阿依說道:「去吧,先找五個原住民,將他們帶到那個土丘後面,我們在那等你!」

阿依面露難色,道:「我無法確定他們之中誰能施展神通法!」

戰羽想了想,說道:「不管了,隨便找五個人。」

說完,他們就分頭行事。

阿依朝著城門方向走去,而戰羽則帶著周忻愉和丁凡轉向了不遠處的土丘后。

此時,城門前依舊排著長長的隊,喧囂聲不時的傳向四周。

只見阿依慌慌張張的走到了隊伍的最後面,不知小聲對一個男子說了些什麼,只見那男子面色狂喜,然後又糾集了四個人,便朝著戰羽所在的方向快速跑了過來。

「戰羽,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打不過他們怎麼辦?」周忻愉問道。

戰羽愣了一下,他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放心,這些都是小魚小蝦,沒有什麼威脅!」他將胸脯拍的砰砰響。

周忻愉白了他一眼,剛準備諷刺幾句,可誰知阿依帶著那五個原住民已經走到了十丈之外。

「你們兩個去那邊吸引他們,我藏在那棵大樹後面!」戰羽不想動靜太大,一面引起他人注意,便讓周忻愉和丁凡充當誘餌。

兩個女子相視一眼,連忙離開了土丘。

而戰羽則施展剎那訣,眨眼間就消失在了不遠處的大樹後面。

十幾個呼吸之後,那些原住民就悄悄的翻過土丘,摸到了周忻愉和丁凡不遠處。

「身材一流,氣色極佳,十之八九就是外來者,兄弟們一起上,務必將她們全部活捉!」只見那帶頭之人長得又瘦又小,眸子之中閃爍著狠厲的光芒。

此時,看著突然出現的原住民,周忻愉和丁凡皆裝作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

只見她們兩人尖叫一聲,然後迅速轉身,朝著戰羽所在的地方飛奔而逃。

「追,可別讓煮熟的鴨子飛了!」那瘦小男子沉聲喝道。

他們獰笑著,像是大灰狼一樣,朝著小白兔撲了過去。

可誰知,在追到一棵大樹旁時,突然閃出了一頭攔路的『猛虎』。

此時,戰羽毫無預兆的殺出,直接催動乾域之威,同時又催動速度印記。

這一刻,他的速度、力量和掌控力都達到了最巔峰的狀態。

隨即,只聽慘叫聲不斷響起,五個原住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全部倒在地上昏厥了過去。 看到戰羽輕而易舉的制服了五個原住民,周忻愉說道:「看來這五個傢伙果真都是小角色,甚至很可能連神通都沒有!」

可是,阿依卻說道:「剛才在過來的路上,他們全都表示自己能夠施展神通法。」

就在這時,戰羽走到了其中一個原住民身邊,直接催動控神印記,只見神秘符號從他的眉心飛出,沒入了對方的腦海里。

隨後,他又催動水之印記,頃刻間,一股清涼的清水自虛空中凝聚而出,猛然噴洒在了那原住民臉上。

沒過多久,那原住民便悠悠轉醒,當看到戰羽時,他大驚失色,眼看就要施展神通法。

只見戰羽一聲沉喝,道:「安靜!」

對方的眼神瞬間迷茫,果真安靜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周忻愉和丁凡全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而阿依則是滿臉的悲傷,因為這個奇異能力原本是屬於她那心上人阿星的。

接下來,戰羽便用同樣的方法,將其餘四個原住民全都控制。

而在這五人之中,兩個人都是火之神通,兩個人是水之神通,剩下一人則是風之神通。

由此也可以看出,這三種天賦神通的確是最基本,最常見的。

「好了,你們就押著我們三個人進城吧!」戰羽吩咐道。

隨後,他又走到那瘦小男子身邊,低聲說道:「劉琛,這些東西交給你,馬上進城的時候交給那些衛兵!」

戰羽拿出了一個小木盒,裡面裝著一些從袁空手裡奪來的天材地寶。

他剛才觀察了一番,發現凡是進城的人都得給那些衛兵上交一些好處,不然根本無法順利進去。

隨即,戰羽又從乾坤袋之中拿出了三條繩子交給劉琛,說道:「現在將我們三個綁起來吧。」

就這樣,沒過多久,他們又出現在了城門前。

這一次,他們並未排隊,而是直接走到了城門之下。

看到有人插隊,後面的原住民全都義憤填膺,有些人甚至都忍不住準備動手了。

可是,在這關鍵時刻,劉琛將手中的木盒遞給了衛兵統領。

盒子里的天材地寶都是非常珍貴稀有的,那衛兵統領頓時眉開眼笑,只見他熟練的將木盒子交給了身邊的心腹手下,隨即朝著後面的吵鬧者吼了一聲,直到那些人安靜下來,才抬頭打量戰羽等人。

「嗯?他們是外來者!我說兄弟,你竟然抓住了外來者,這是天大的運氣和機緣啊!」衛兵統領滿臉驚訝,艷羨無比的對著劉琛說道。

戰羽偷偷瞟了一眼,發現衛兵統領正是那個瞳孔能夠變化之人。

只見劉琛呵呵一笑,然後問道:「我們現在能進去了嗎?」

衛兵統領朝著後面排成長蛇的隊伍看了一眼,然後說道:「當然可以,進去吧,城主有規定,凡是押解外來者的人都必須住在『九枚客棧』。」

隨後,他一聲令喝,眾衛兵便統統放行。

月城很大,城內的建築處處都顯露著古與舊。

為了避免引起旁人主意,戰羽一進城就讓劉琛解開了自己身上的繩索。

他朝著四周看了看,問道:「『九枚客棧』在哪裡?」

劉琛已經來過很多次月城了,對城內的建築位置十分熟悉,便說道:「在月城東北方,是個人流量很大的客棧,在這裡非常有名!」

戰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問道:「那個衛兵統領所言屬實嗎?城主真的規定押解外來者的人都必須住在『九枚客棧』?」

劉琛搖了搖,而其他幾個僕從也都紛紛表示沒有聽說過。

「走吧,去看看,說不了是剛剛頒布的法令,你們還沒有來得及聽說罷了!」戰羽說道。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丁凡低聲說道:「不是這樣的,那個衛兵在說謊,他準備帶人殺了劉琛和阿依幾個人,然後將我們三個抓起來送往王都!」

戰羽冷笑,他就知道,那個衛兵統領自恃擁有一些權威,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種大機緣從手裡溜走呢。

不過,他並不害怕,這些人都是為了一己之私,肯定不會大張旗鼓的鬧事,到時候最多帶幾個臭魚爛蝦過來,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而且戰羽總覺得那個衛兵統領擁有的就是六識神通之一的視之神通,這也是他極為感興趣的天賦神通,如果那傢伙真的敢帶人殺過來的話,那正合他意。

就在這時,他朝著劉琛問道:「剛才那衛兵統領擁有的是什麼神通?」

劉琛搖了搖頭,說道:「那種人平日里狠厲跋扈,我們躲都躲不及,根本沒有打聽過他的底細!」

雖然沒有得到準確的答案,可戰羽並未失望,隨即便說道:「走,既然他讓去九枚客棧,那我們就去瞧一瞧!」

眾人不解,既然已經知道那衛兵統領圖謀不軌,為何還是一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做派。

不過,現在根本沒有人質疑戰羽。

通過這些天的相處,周忻愉和丁凡很清楚,戰羽做的每個決定都有他的用意,所以她們識趣的沒有反對。

而其他人都被戰羽控制,成為了他的僕從,自然也不敢有絲毫違背的念頭。

九枚客棧雖然不是月城最大的客棧,可知名度卻很高。

客棧又高又大,不久前才經歷過翻修,只見它雕樑畫棟,與周圍的建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此時,客棧外的街道上行人絡繹不絕,這裡的繁華與城外的百里之地杳無人煙當真是天差地別,讓人恍惚之間總覺得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進入客棧之後,戰羽等人要了幾間中等房,然後就匆匆入住了。

時間過的很快,當夜色降臨之時,整個月城都沉寂了下來。

站在窗前,戰羽極目遠眺,將大半個城池都盡收眼底。

突然,十幾道人影在黑夜的遮掩之下,出現在不遠處的街角。

戰羽立刻發現了那些人的行蹤,他微微蹙眉,然後催動嗅之印記,鼻子微微抽動,片刻后,一股似曾相識的氣味湧入鼻腔之中。

「嘿~果然來了!」 夜,寂寥無聲。

漆黑的小巷,視線不清,人影模糊。

可是,夜色卻無法遮掩一個人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

看著那十幾條朦朧人影快速接近,戰羽冷笑連連。

此時,在另外兩個房間內,周忻愉、丁凡、阿依等人都沒有睡著,雖然他們房間里的燭火已經熄滅,可眾人皆睜著眼睛,靜靜的等待著敵襲。

聽到戰羽的低語聲,站在旁邊的劉琛面色一緊,他知道雖然戰羽很強,可他更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強者並非無敵者。

「去,將其他人全部帶到這個房間,一定要噤聲,莫要被人發現了!」戰羽低聲安排著。

片刻之後,周忻愉等人就全都聚集在了戰羽的房間。

「他們來了,現在你們都藏起來,小心被誤傷!」戰羽低聲說道,他也擔心那些人之中有四品以上的神通者,那樣的話難免會鬧出大動靜,到時候衝突一起恐怕不好控制局面。

許你一生一世緣 聞言,眾人皆緊張無比,這可是在月城啊,裡面的強者比比皆是,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蹦出來一個無力對抗的敵人呢。

不得不說,在得知危險將至后,他們變的一個比一個腿腳伶俐,很快就藏在了房間的角落裡,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眨眼間,房間內又是一片死寂。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很慢,很長,讓人倍受煎熬。

許久之後,客棧的大堂之中終於傳來了微弱的對話聲,然後就是雜亂不齊的輕微腳步聲。

戰羽躺在床榻上,他雙目微閉,身體狀態已經達到了頂峰,整個人都像是一柄即將出鞘的利劍,隨時準備著對敵人發出致命一擊。

片刻后,在房間外,八個身著黑衣的月城衛兵已經蓄勢待發,中間之人正是那衛兵統領。

只見其中一人雙耳微微抖動,兩個呼吸之後便對著衛兵統領附耳說道:「大哥,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他們全在這個房間內!」

衛兵統領眉頭緊鎖,隨後在一個身材高大的衛兵身上拍了拍。

只見那衛兵點頭會意,雙眸微閉,頃刻間就進入了冥想狀態,隨即,一道道無形的意識力從他的腦海之中擴散而出,很快就湧進了戰羽的房間之中。

房間內,戰羽原本還氣定神閑,可突然間一股異力就刺入了他的意識海之中。

頃刻間,他的腦子就變的昏昏沉沉,眼皮止不住的想要合到一起。

而房間內的其他人更是不堪,竟然全都噗通噗通的倒在了地上,有些人甚至發出了鼾聲。

接下來,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只見那些身著黑衣的衛兵全都走了進來。

很快,紅燭就被點燃,看著遍地的酣睡者,那衛兵統領不屑的說道:「看來我還是大題小做了,沒想到這些人竟是如此的廢物!」

「大哥,你平日里不總是對我們說小心駛得萬年船嗎,還是謹慎點好!咱們趕緊找到那三個外來者吧!」

「有些不對勁啊,這三個外來者不應該是被捆綁起來嗎,可看眼前的情形,這些人好像是一夥兒的!」只見一個衛兵驚訝的說道。

不得不說,總有一些人的觀察力非常敏銳,打眼就看出了最重要的問題。

話音剛落,眾衛兵就全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就無需再計較其他事情了。

「帶上那三個外來者離開這裡!」衛兵統領說道。

「其他人怎麼處置?」一個衛兵問道。

「殺了,然後讓老劉處理一下!這幾年間,他這九枚客棧在我們的照拂之下日漸鼎盛,那老小子也該為我們做些事情了!」

此時,戰羽經過了最初的眩暈,已經恢復了過來。

不得不說,他的吞噬印記實在太強悍,雖然品階不是很高,但是所散發出的規則之威卻可以自主壓制大多數低階神通。

只見他靜靜的躺在床上,準備伺機而動。

蜜愛成婚:甜妻乖乖就擒 當其中一個衛兵走到他身邊之時,他突然睜開了眼睛。

倏然間,乾域之威和吞噬神通頃刻爆發,在他的操縱之下全部湧向了眾敵人。

變化太突然,令人無法預料,防不勝防。

大多數衛兵甚至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失去了天賦印記,而且全都被乾域之威壓制的無法移動,無法開口,就連骨頭都快碎裂了。

只有那衛兵統領還在苦苦支撐,並未立刻失去天賦印記,「你……你沒有昏迷,看來我還是不夠小心!」

戰羽冷笑,一步走到了對方面前,直接催動控神印記,將其控制了起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