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也不是不知道芊芊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她若是要離開,我怎麼可能攔得下?攔了反而會得罪她吧?難道齊長老是想讓老身犯下大錯,好讓你們齊家的人又來接掌老身的職位?」丹長老略帶諷刺的說道。

「胡扯!我身為學院的長老,自然是要為學院的安全負責,丹長老難道沒有想過若是你不攔下她會有什麼後果么?難不成我們整個學院都要為了那個紀羽小兒陪葬不成?」

齊長老跟丹長老吵得面紅耳赤,但此時卻沒有其他長老敢站出來說話,因為這是屬於兩個派別的爭鬥了,齊長老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齊家的人,而丹長老則是院長一方的人,這些長老也是老而成精,知道不管自己幫誰都不會無意中得罪另一股勢力,最後自然是兩不相幫的好。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兩位長老說的都有道理!」這時,身為院長的離戰清也不得不站出來了,「這件事也不能怪誰,慕姑娘要離開,身上自然是有空間寶物的,別說丹長老了,就算是我也攔不下,況且就算攔下了,若是紀羽出事了,難道我們就能承受慕姑娘的怒火了?」

「當務之急不是討論誰對誰錯,而是想辦法好好接待那些人,慕姑娘雖然離開了,但以她的實力,誰又能傷她呢?等她自己回來了,那一切都好說。」離戰清緩緩說道。

他嘆了一口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又有些苦惱的搖了搖頭,真沒想到這樣的人物竟然也會到學院之中來,這簡直就是給了他們一個前所未有的壓力啊。

「對,院長說的不錯,我們不應該為了這件事情而挑起內亂。」

「恩,我們只要好好的接待他們就是了,等慕姑娘回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這時,一些遲遲沒有說話的長老也表態了,這不是一件小事,他們每個人都必須要小心翼翼的。

「好了,這件事情就說到這吧,那邊已經說了,我想他們等會就應該要來了,別亂說話,別說錯話。一旦為學院引來滅頂之災,那就是學院最大的罪人了。」離戰清站了起來,說完這句話之後便離開了。

玩家之上 在坐的長老們此時又深深的嘆了口氣,天葉學院,從未受到過如此重的壓力,誰又會想到,竟然有這麼一個可怕的勢力,會讓紫天大陸的最強勢力都心驚呢?

……

與此同時,慕芊芊也已經離開了天葉學院,要朝紀羽他們的方向趕去。

她知道,齊家要對紀羽動手了,紫家那邊定然也不會留情,紀羽要是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活著還能做什麼了。

慕芊芊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對紀羽產生感覺的……

一開始的時候,她只將紀羽當成一個大色狼,然後紀羽幾次用出的神奇手段讓她刮目相看,一次又一次的經歷,似乎才開始讓她慢慢沉淪。

「獃子,你可千萬不要出事!」慕芊芊抿了抿嘴,咬牙道。

她沒有辦法確定紀羽的位置,只有朝著大方向出發了。

一股熱感忽然從她的胸前傳來……

慕芊芊苦笑一聲,「他們也要來了么?」

將胸前的那塊玉佩取了出來,那玉佩還發出紅色的熱芒,一道意念的力量傳入慕芊芊的腦海當中。

「芊芊,我已經讓張煥去接你了,這一次你必須回來!」

那是父親的聲音,如此的熟悉,卻又異常的冷漠,讓慕芊芊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這一次,也許真的不能再逃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慕芊芊嘆了口氣,那絕美的容顏上顯露出來的,卻是一種揪心,一種猶豫,一種不甘與不舍。

「獃子,就讓我為你做好最後一件事情吧!」慕芊芊加快了速度,她要在那些人趕來之前將紀羽給救出來。

……

天葉學院,一派祥和。

學生們依舊在進行修鍊,感悟。

而一乾的長老們此時卻神色肅穆,他們站在學院大殿當中,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的到來。

離戰清站在最中央,一臉沉著。

此刻,空間一陣波動忽起,讓眾人神色微變。

「他們來了!」一個長老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空間的波動異常的強烈,一陣陣的波紋散發而出,使得一些守在大殿外的弟子感覺到陣陣眩暈,似乎隨時都要倒下去那般。

這是空間的力量,只有修為到達聖者級別的時候,才能使用出來,紫天大陸之上,能見到空間力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見到了,那一定會讓人興奮不已。

然而此時學院的長老們卻不然,他們神色複雜,感受著這股空間波動,像是受盡無盡折磨一般,他們心中緊張不已,若不是有著皇者的修為,雙腿都會顫動起來。

咔擦!咔擦!

幾個破裂的聲音傳來,眼前的空間竟然像是玻璃一般開始慢慢的出現了裂痕。

「咕嚕!」

「砰!」

破裂聲清脆無比,一股強橫無比的氣息瞬間席捲了整個大殿,傳遍了整個學院。

天葉學院中許多的強者都直皺眉頭,這股實力太恐怖了,到底是來自何方?除了一些學院的高層之外,沒有人知道學院今天是什麼人來了。

「大家安靜!院長在接待重要的客人,大家不需要慌張!」一些學生的導師們正在安慰著浮躁不已的學生們。

「好恐怖的氣息……好像比皇者更恐怖!」

「天吶,那些客人到底是什麼存在,怎麼會這麼恐怖?」

一些學生們感覺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恐怖的力量直壓他們的心頭,讓他們非常的難受,一些強大一些的學生甚至妄圖抵抗這股壓力,最後口中吐出鮮血,臉色倒是蒼白了不少。

「唉!那群傢伙到底還是來了啊!希望紀羽這小子能想開吧……」吳老頭臉色微變,嘆了口氣。

整個天乾城同時震動了,因為這股恐怖的力量的降臨。

四大家族的家主,諸王學院的高層,甚至那深宮之中的虛皇都動了,他們神色頗為複雜的看向天葉學院的方向。

那股氣息一般人是感覺不出那是什麼修為的,但他們卻非常清楚,那是聖者!那是他們夢寐以求的聖人級別的修為!是他們做夢都想要踏及的層次。

「聖人降臨天葉學院,到底是為了什麼……」許多的強者們心中都有著自己的狐疑。

「看來那小子身邊的丫頭已經被人發現了啊,只是可憐了那小子,我看得出來他跟那丫頭是兩情相悅!」

諸王學院之中,執法長老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紀羽拒絕了他的邀請,但他對紀羽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那個勢力太恐怖了,就算紀羽不願意,也沒有辦法啊!」有其他長老附和道。

天乾城,這一天,所有的強者都陷入了沉默。

天葉學院的大殿當中,幾個聲音已經慢慢的浮現而出了。

第一個站出來的是一個年輕人,年齡二十左右,身穿一身藍色華衣,頗有一副貴族的樣子,他的眸子顯得異常的森冷,有著屬於他的那種高傲,眼角之間帶有幾分藍色的條痕,又給人一種妖異的感覺。

那年輕人的修為更是異常的恐怖,皇者!二十多歲的皇者!

在場的長老無不倒吸一口涼氣,紫天大陸最年輕的天才,在二十歲的時候最多也就戰將吧,不愧是來自那個地方的人,走出來一個竟然就是皇者。

那青年身後,又一個老人一步踏出,這老人給人的感覺是虛浮的,像是真實的,又是虛假的,看上去不食煙火,身上的氣息又讓人不敢無視。

老者身後又陸續出現了一些跟班,都是皇級的修為。

一群皇者跟一個聖者出現了,儘管天葉學院的高層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但還是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皇者,在他們這個地方絕對是可以成為長老的存在,但顯然在他們那裡,只能做一個普通的侍衛跟班。

「恭迎大人降臨!」離戰清很快從那種震驚之中反應過來,恭敬的問候。

「恭迎大人降臨!」離戰清身後,諸多的長老亦是恭敬道。

那青年此時卻像是直接無視了眾人一般,眉頭微挑,朝著四周望去,似乎在尋找些什麼。

半響之後,他才開口,聲音有些陰冷,森然:「慕小姐呢?」

果然!該來的還是要來的!離戰清自然是看得出來,這個青年是為了尋找慕芊芊而來。

「慕姑娘有事,暫時離開了學院。」離戰清站出來說道。

轟!

恐怖的氣息頓時瀰漫了整個大殿,他們都看得出來,這個年輕人怒了。

皇者氣息瀰漫著,只見他一步走出,聲音更是陰沉:「你們說什麼!走了?難道你們忘記了我們是怎麼給你們交代的么?還是說,你們已經活膩了,敢違背我的命令了?」

被一個初入皇者的青年這樣呵斥,任誰都非常的不好受,更別說在場的都是紫天大陸的頂尖人物了,現在竟然被一個後輩呵斥,他們難受,但卻不敢發作,他們深深的知道這個青年的背景,隨便派出一個人,天葉學院都會不復存在。

「公子,這其實並不是我們的錯!慕小姐是因為一個男人才走的!」這時,天葉學院之中,一個長老忽然站出來了,正是齊長老!

丹長老臉色微變,有些怨恨的看了齊長老一眼,但卻不敢發作,沒想到這齊長老這個時候竟然敢說這種話。

「什麼!男人!」那青年一聽到慕芊芊因為一個男人而離開,他的心頓時就冷下來了,身上的殺氣更是瘋狂的側漏而出。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慕芊芊是他們張家內定的媳婦,是他張煥的哥哥張鐵看中的人,他怎麼可能容許慕芊芊因為一個男人離開?這不是在給他哥哥帶綠帽,在讓他們張家丟臉么?

所以他怒了,他一定要將那個男人撕成碎片,誅殺九族!

「是,是的!那個男人是我們學院的一個學生,慕,慕小姐是跟他一起來到學院的!」

齊長老咬了咬牙,站出來說道。

他此時心中已經是樂開了花,齊少爺要對付紀羽,但紀羽的天賦驚人,想要殺他自然是困難重重的,這一次如果能藉助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力量將紀羽斬殺了,那就算是學院,也不敢說什麼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切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樣,那個年輕男子真的怒了,一個學院的學生,怎麼配得上慕芊芊?

「那個學生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張煥問道,聲音冰冷而帶有殺氣。

不管是誰都聽得出,張煥對紀羽是真的起了殺心,哪怕是沒有見過。

離戰清此時也是恨極了這個齊長老,紀羽是誰?那可是他們學院難得出現的一個天才啊!那是比數十年前的天祿更厲害,更有天賦的天才啊,怎麼可以因為這齊長老的一句話就被殺了?

「那位學生名叫紀羽,他是我們學院最有天賦的一個學生,有望成聖!」不得已,離戰清只有自己站出來說話了,以免那齊長老將紀羽越抹越黑,那即使是他,也不可能保得下紀羽了。

「紀羽?」張煥聽著這個名字,不屑的冷哼一聲:「妄圖沾惹慕小姐的人,都要死!」

齊長老心中樂了,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

但離戰清卻不願意了,這種百年難得一遇的超級天才,要是死了,那可就是他們整個學院的損失了。

「公子,這紀羽是我們學院前所未有的一個天才……還請公子放他一條生路,我以院長的名譽保證,他絕對不會再招惹慕芊芊小姐!」離戰清站出來,說道。

但張煥哪裡又是這麼好說的人,聽到離戰清的話,他是更加的憤怒了。

「天才?再天才又如何?他能跟我們聖域的天才相比么?可笑之極!也就只有你們這些小的可憐的勢力才會將垃圾當寶的!我奉勸你一句,不要用天葉的安危,去換取一個學生的命!」

在張煥眼中,這些學院的學生,再天才也是有個限度的,畢竟這裡不是聖域,這裡的天地能量稀薄無比,是絕對不會,也不可能培養出什麼超級天才的。

「但他已經走上了天梯七十層了……」離戰清咬了咬牙,進一步說道,他真的不願意紀羽被殺了。

「什麼!七十層?他是什麼修為!」這一回,沒等張煥開口,張煥身後的那個老者臉色卻忽然變了。

天葉學院的三寶他是知道的,也研究過,甚至他想過要帶走,但卻沒有這個實力。天梯,那是測試潛力的一個瑰寶,哪怕是聖域都找不出這樣的寶物。

而能走上天梯七十層的學生,他自然是不得不重視的。

「稟聖者,他是天空戰師,今年十六歲。」離戰清還特地加重了天空戰師四個字。

若是超過了魂級,走上天梯七十層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聖域肯定有不少的天才能走,但在天空戰師這個級別就能走上七十層,那就很能說明問題了,這是天才,就算聖域,他也沒有聽說過有誰沒有成魂級強者就能走上七十層的,紀羽是獨家一份。

果然,那聖人老者陷入了沉思當中,走上七十層,十六歲,天空戰師……而且還是在紫天大陸!

這樣的修為,這樣的天賦,那絕對是一等一的天才,哪怕放在聖域也是超級天才了……

「哼!天空戰師?哈哈哈哈!別笑死我了,不過是一個天空戰師就妄圖跟我大哥搶女人?我只需要一隻手,就能將他捏死!」然而,張煥哪裡知道天梯的事情,他雖然聽說過,但卻沒有了解過,聽到紀羽的修為他就開始從心底鄙視起來了,天空戰師,在聖域連撿垃圾的都比他強。

「他叫紀羽?」那老者又問了一遍。

離戰清心中一喜,看到這老者的神情,似乎頗為重視這件事情,也許這一次紀羽還有救了,他急忙說道:「是的!」

老者陷入了沉思,紀羽,紀羽……

聖者的道心向來是穩固無比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動搖他們的心的幾乎是沒有的,但當他聽到紀羽兩個字的時候,他的心卻忽然狠狠的顫動了一下,似乎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扎了一下似的。

「將那個紀羽捉拿過來!」毫不猶豫的,這老者立即下令了。

「這……」離戰清最後的倚仗也沒了,要捉拿紀羽!這個聖人老者竟然也要捉拿紀羽!

他有些無力的後退了兩步,這樣,整個紫天大陸有誰能幫紀羽?那些人要對付紀羽,那天上地下都不會有紀羽的容身之處吧?

難道就要看著這個天才在他們面前隕落么?

離戰清忽然感覺自己的心空落落的。

「怎麼?你想違背我們的命令么?」那老者聲音冰冷的說道。

「哼!別以為自己是一個什麼院長就了不起了,在我們眼中,你們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張煥也冷笑一聲,捉拿紀羽,這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

離戰清已經沒有力氣了,他知道,天上地下不可能有人能將紀羽救下了……紀羽完了,天葉學院崛起的最大希望也沒有了。

「算了,這件事情還是我親自出手吧!我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哪個廢物這麼不長眼,只不過天空戰師的修為就想要染指我們的天之驕女?」張煥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他嘴角露出了幾分猙獰的微笑:「我會讓他看看,什麼是地獄!」

他覺得讓學院的人去捉拿紀羽實在是太浪費了,敢動他哥哥的女人,這種人他不親自出手都不能讓他泄憤。

不管是院長還是長老,天葉學院沒有誰敢再多說兩句話,這些人已經下了命令,他們也不可能有抵抗的可能性。

這讓他們感覺憋屈,天葉學院這種超級勢力,竟然也要受到這種脅迫,而且還無力反抗……他們只有在心中同情紀羽了。

「報!」

這時,大殿外一個聲音傳來。

「進來。」離戰清有些無力的說道。

一個學生模樣的人走了進來,看到這幅陣仗,他不由有些心驚肉跳。

壓制住這種衝動,他慢慢的走了上來,恭敬道:「諸王學院院長,四大家族家主,虛皇殿下求見!」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傳信的人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這些東方域的最強者,哪個不是風雲人物,竟然都要來求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看到這群陌生人,他又不敢亂說什麼,難道……這些人就是學院的客人?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不見!」張煥隨意揮了揮手,直接就說道。

他正準備出發去捉拿紀羽,哪裡有心情去見這些無足輕重的人?

那傳信的學生此時就像翻白眼了,這猖狂的年輕人是什麼來頭啊?你說不見就不見了?他們可都是東方域最頂尖的存在啊!

但見到院長都沒有說話,他哪裡敢亂說什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