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個卑鄙小人,我跟你拚啦。」唐春急速動轉起周天星辰訣以及施展起了入尊傳的保護魂神之法。

「就這小樣的護魂術有屁滴用。」人家泰冬陽境界高,狂笑著錐子一戳就把入尊傳的保護法給戳散了。

那傢伙狂笑著旋轉著狠狠戳向了唐春的魂神。而唐春的魂神因為境界低的緣故,按理講現在就嬰兒般大小。

因為,魂神也會隨著功力提升而成長。像泰冬陽的魂神就成長到了中年人的境地,比入尊的還要成熟一些。

「啊……怎麼是這樣子……怎麼是這樣子……怎麼會……」泰冬陽突然傳來一聲震天的慘叫。

唐春發現,自己在泥丸宮中央的魂神居住地被戳開后根本就沒有自己的魂神。而代替它的卻是一道彗星狀的紅色線條。

而在線條中央閃爍著12顆亮點,它代表著唐春的周天星辰訣突破到了星氣後期,所以,12顆亮點就是12個穴位丹田在閃爍。

而這條紅線樣東東就是唐春一直都沒琢磨透,因為,當時在華夏國就是看到天上一條紅色彗星拖出的紅線撞上了地球。

天曉得這東東一撞就把自己撞到了浩月大陸,而且,更詭異的就是這東東居然縮小后跑自己泥丸宮來了。

因為,泰冬陽精魄魂神化形成的尖錐就戳在了這紅色線狀物上,而尖錐一下子就給吞噬掉無影無蹤了。

好像這拖尾狀的彗星帶有著可怕的吞噬作用似的。至於自己的魂神哪去了,就是唐春也給搞蒙了。人家有而自己沒有,那自己成怪胎。

悄悄的,泰冬陽又恢復成了自己的模樣。不過,唐春發現,老傢伙的一部分魂神在自己的紅色線狀物里掙扎著,好像掉進了沸騰的鐵水中很痛苦的樣子。

「救命救命……」泰冬陽拚命的掙扎著大叫道。

「幹嘛,你不是要奪我的魂神再世為人么?」唐春冷冷哼道。

「不敢了不敢了,奴才我再也不敢了。求主人饒命。」泰冬陽在紅線里下跪打躬著,樣子極為可憐。

「可是我也不曉得怎麼回事啊,怎麼救你?」唐春故意說道。

「你用拜主術認下我就能解救我。」泰冬陽說道。

「嘿嘿,你剛才估計是分出了一大半的魂神出來吧?不然,怎麼會那般的強悍。」唐春乾笑了一聲。

「嗯嗯,我分出了七成魂神出來。」泰冬陽說道。

「七成,如果拜主術成功你豈不是要佔有融入我大半的魂神了。那樣子對我來講很危險。不成不成,我總不能救人來占我吧?」唐春冷笑道。 「我不要,認主成功后我退出一半出去。只融入你三成的魂神怎麼樣。這樣子對你勾不成什麼威脅。」泰冬陽說道。

「不成,聽說高手的魂神,特別是你這種氣通境高手的魂神對於我的魂神來講也是大補之物啊。」唐春說道。

「主公的意思是,不成不成,我不能再損失魂神了。那樣子我活不過五年。」泰冬陽差點跳將起來了,可惜的就是仙人球被手掌壓制著,而泥丸宮的魂神又被那詭異的紅線壓制著,根本就動不了。

「不損失的話你就呆裡面玩吧。」唐春冷笑。

「那主公想怎麼才肯放過我?」泰冬陽問道。

「你分一半出來融一成魂神於我的魂神中,而剩下的自行放鬆打散,進入我太陽穴中呆著。」唐春一臉正經。

「這個……這個……」泰冬陽在猶豫。

「不行就算啦。」唐春冷哼。

「我散!泰冬陽咬牙說道,唐春運轉起了周天星辰訣,發現那條紅帶子晃動了起來,而泰冬陽狠心的把魂神分了一半出來散於紅帶子外邊。

唐春天眼一張,打散的魂神被吸進了太陽穴中。頓時,傳來泰冬陽的慘叫道:「你幹了什麼,你好像把我的魂神吸收進去了。不是說好就呆裡面嗎?」不過,唐春也在痛苦的掙扎著。好久才停了下來。

「嘿嘿,我這天眼因為功力弱不怎麼好使。你的魂神給它大補了。現在好多了,居然一眼能看到這黑冰底下了。我看到了,下邊就是冰層的出口了。」唐春乾笑。

這廝心裡也是大喜,這魂神對於天眼簡直就是大補之物。天眼的感知效果一下子提高了n倍不止。因為,天眼就是精神力量的存在,的確是好東東。

「現在開始認主吧。」唐春陰笑道,泰冬陽無奈的執行著。最後完成了。

唐春發現,那仙人球狀的『還魂冬』居然一下子縮小到一半大小。原來大如排球,現在就剩下鵝蛋大小了。裡面估計就剩下泰冬陽三成魂神了。

「主公,休息一陣子想辦法破冰出去吧,我現在魂神受損太多,堅持不了多久了。希望你能實現承諾儘早解開武王之秘。」泰冬陽有氣無力的說道。

在泰冬陽的大力相助下唐春終於破開了冰層成功下到出口處到了外邊,才發現這裡距離寒勾子軍營已經遠去了十幾千米路程了。

一打聽,才曉得那天晚上自己等人的確對大元國的寒子勾糧草基地造成了巨大損失。

不過,唐春帶的黑騎軍高手以及雄霸派來的兩個六段位高手都死在了那裡。遠望著寒勾子,唐春還是相當的唏噓的。

「唐公子,泰冬陽估計活不了多久了。」這時,入尊突然說道。

「怎麼說?」唐春問道。

「在成功撤出前我發現那個叫『還魂冬』的仙人球就剩下蠶蟲大小了,估計泰冬陽的魂神所存不如鼎盛時的百之一二了。跟我的情況差不多。我就剩下一個月時間了,而他躲在還魂冬里最多還有二三年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你要解開武王的秘密並且成功去救他,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入尊說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早作準備免得到時受重創?」唐春問道。

「沒錯,不過,正如泰冬陽所講的,他如果魂神全消的話就代表著真正的死亡。

到時,肯定要到死亡界的,也就是六道輪迴。就怕到時你想躲也躲不開的。

雖說他的魂神融於你的泥丸宮僅有一成左右,但他的質量高。天曉得他有沒預留一手。

對於氣通境強者來講咱們有些秘術不能施展他們卻是能的。」入尊說道。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一定會爭取的。到時,總是有辦法。」唐春冷哼一聲,那股霸道之氣就是入尊這類曾經的高手都有些顫慄。

三天後,兩人匆匆趕回了惡山軍營。

不過,在門口卻是被人攔住了。而且,還嚇了守門的百夫長一跳。那傢伙臉色白了白把唐春是看了又看。

「現在都過去二三個月了,估計他們認為你死了。所以,你看,百夫長的臉色有些變樣了。」入尊笑道。

「嗎滴,我就是唐副千總,率領黑騎精英的。你馬上稟報田副千部,就說我唐春回來了。而且,我有急事稟報,誤事了的話你提頭來見。」唐春生氣了,吼道。

百夫長倒是給唐春的氣勢給嚇著了,趕緊親自跑進去稟報了。不久,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啊,真是唐兄弟啊,你真滴回來啦?」老遠就傳來田剛那傢伙那震驚外帶著驚喜的聲音。

「田哥,我回來啦。沒死,運氣好。」唐春叫道。

「好好,沒死就好,沒死就好啊。」田剛一個熱情擁抱,而且,還伸手指頭在唐春身上摸捏著。

田剛當然不是『玻璃』,自然是在摸一下看看唐春是不是有體溫,是不是殭屍或鬼魂之流。

「唉,你不曉得,雄霸將軍跟呼將軍都很想念你啊。咱們趕緊過去,他們在主帳中等著的。」田剛確定唐春不是『異類』后扯起唐春上馬就走。

不久到了呼將軍帳前。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屬下唐春參見呼延將軍、雄霸將軍……」唐春一個行禮。

不過,呼延將軍跟雄霸等將軍的面色有些怪異。

「起來吧。」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唐春起來后問道。

「你一走就是兩個月了,據探子來報。寒勾子糧草被燒毀了八成。而新運進來的火藥全給炸毀了。可是咱們沒見到一個黑騎軍手下回來。我們以為全軍被滅了。唉,這事,我們已經奏報朝庭。」呼延將軍說道。

「是啊,朝庭也是大震。因為,得到這消息后第二天我們帶兵全力猛攻,半個月後就把已經被大元國佔領了十幾年的橫州城奪了回來。

並且,滅敵三萬。因為,他們糧草補給嚴重不足,軍士連飯都吃不飽。朝庭一聽也是大悅。北都總督陳嘯東建議朝庭追認你為忠勇將軍,從五品。

不過,因為你以前發生的那件事還在影響著。兩相一抵,最後,朝庭決定追認你為忠勇將軍,從六品。

我們還幫你建了一個大墓。這下子倒是麻煩了,你居然還活著。」雄霸居然大笑了起來。

「我南都唐家人沒事吧?」唐春趕緊問道。

「暫時沒事。」呼延將軍說道。 「呼將軍,既然唐春活著回來了,這事,我們得馬上奏報北都總督陳嘯東大人才是。」雄霸說道。

「那是當然,不過,唐春,你先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呼延將軍說道。

唐春當然是扯了個謊說是受傷暈迷被一和尚救了直到幾天前才醒轉。爾後就趕回來了。這事又沒證據,幾位將軍倒沒人再講什麼。爾後回去洗澡,再爾後到了雄霸將軍帳營。

「鄭壽那傢伙最近有沒動靜?」唐春問道。

「還沒有,我想放長線釣大魚。這次要一舉將他拿下。」雄霸冷哼道。

「我倒有一計,鄭壽見我回來肯定心裡特別的憤怒。所以,不如引蛇出洞。」唐春說道。

「怎麼搞?」雄霸問道。

「假意再派下任務,比如,我因為熟悉寒勾子地理。所以,再次派我帶幾百兵馬深入寒勾子後方到時配合前方主力部隊夾擊譚猛。到時,沒準兒鄭壽會再次忍不住出手了。特別是那個手下楊才生,一抓一審就能出來。」唐春冷哼道。

「妙計啊,這事我去跟呼將軍商量一下。當然,先別告知真正的目的。

不然,呼將軍也得照顧著宮中那位的感受。這事一旦發生肯定會牽連上戶部那位柳主事的。

到時,豈不是打宮中那位的臉面嗎?呼將軍有顧慮,我雄霸沒必要顧忌。

到時,假戲真作就是了。這種賣國賊子不拿下還了得,這對於我們惡山軍營來講也是一個大隱患。

相信事後呼將軍也會諒解的,以國事為重。」雄霸說道。

「這事就太為難你了,就怕被宮中那位盯上你。我看是不是另外再想辦法?」唐春有些猶豫。

「不必了,只要是為國辦事,我雄霸此心可表天下。」雄霸一臉的愛國激情,倒是令得唐春相當的佩服。

這邊呼延將軍把這事往北都總督府北都總兵府以及朝庭分別奏報上去了。那邊唐春又整裝五百軍兵準備出發。

靠山宗一個院落里突然落下一隻傳信飛雕,三公主洛輕塵取下飛雕腳下書信,一看,頓時一愣,面色居然掛上了笑容。

「師妹,啥子事這麼高興喲,是不是情郞傳書來了?」這時,一個翠綠衫的漂亮女子緩步而來。

「師姐,你胡說什麼。」洛輕塵扭捏了一下,臉微微一紅。

「還不是,你看,臉兒都紅了。給師姐我說說。是哪家王公之子或者超強高手?」綠衫女子笑問道,掃了一眼那紙條。

「看吧,就是那個可惡的傢伙,居然還沒死,真是踩不死的螞蟻。」三公主憤憤然說道。

「怪了,你那麼恨他,好像他還活著你還驚喜似的。前段時間聽說那傢伙死在寒勾子我見你還悶悶不樂過的。難道你另有心思不成?」師姐笑道,眼神怪怪的看著三公主。

「呸呸呸,我會想他,一個色鬼,混蛋罷了。前段時間他死了我是再找不到機會折磨他了所以鬱悶。現在回來了我又可以想辦法折磨他了,我當然高興了。」三公主說道。

「是么?」師姐貌似不信。

「真是的,一個想玷污我的人我恨不得食之骨喝之血。」三公主哼哼道。

「從這紙條傳來的消息可以看出,據說北都總督跟惡山軍營的呼將軍兩人聯合奏報,認為唐春立下大功,功不可沒。現在既然活著回來了,建議朝庭正式確認他忠勇將軍職位,從六品。這下子可是麻煩了。」師姐皺了下眉頭。

「有啥麻煩的,就是從六品在我洛家王朝面前也只不過一可憐的螞蚱罷了。踩死他猶如踩死一隻螞蟻差不多。」三公主一臉不屑。

「那是當然,不過嘛,這小子陞官的速度堪稱一流。才幾個月時間就從一個戴罪立功的普通士兵升到了從六品將軍位置。

就怕以他的陞官速度三年內進入正五品將軍之列很有可能噢。而且,你看,才幾個月,就連呼將軍跟北都總督好像都頗為欣賞他的。

到時,即便是不能進入五品將軍行列這北都總督陳嘯東聯手呼將軍要力保他的話這份量可也不輕啊。」師姐怪怪的笑道,明擺著在打趣三公主。

「他們敢!」三公主臉一板,冷哼,「唐春是我三公主定罪之人,三年時間只不過讓他苟活三年罷了,那是因為我難消心頭之氣,我要狠狠折磨他才行。」

「其實,辦法不是沒有。他不是要提從六品了嗎?從六品是將軍的最低品階。要提將軍的話這武功考核可是第一關,也是最重要的一關。」師姐說道。

「那當然,大虞王朝鐵的規定。提從六品將軍必須讓身手達到六七段境界才行。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