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們晚上幾個人值班?」李平啃著麵包問。

「就我一個人。」張影淡淡道。

「哦,一個人好啊。」李平笑吟吟道。

「是嗎,一個人好什麼?」張影疑惑道。

李平本來想說「好寂寞」,但覺得做人不能這麼無恥,這句話說出來弄不好會把關係搞蹦,於是改口道:「好無聊啊。」

張影撇撇嘴:「你才好無聊呢。」

李平感受到了張影對自己態度的微妙變化,已經猜到了緣故,很快把那瓶奶茶拿出來遞給張影,笑道:

「這瓶奶茶算是我的治療費吧。」

張影露出淺笑,把奶茶接住說道:「你想得美,我的治療費哪有這麼便宜。」

「那你想怎麼收費?可不能太黑啊。」李平笑道。

「你又怎麼猜到我喜歡喝奶茶的?」

「美女們不都挺喜歡喝奶茶的嗎?」

這時候,有人沖護士站大喊:「護士,1022,快點過來換水啊。」

張影應了一聲,快步進入配藥室,很快拿著一瓶配好的點滴,兩腿生風的換水去了。

李平就坐在護士站,一個接一個地啃麵包,三五分鐘的時間把10個麵包啃完,「咕嘟咕嘟」灌了兩瓶可樂,才感覺飽了。

張影剛好給第二個病人換水回來,她坐在椅子上歇了片刻,美美的喝了幾口奶茶,說:「走吧,我給你療傷去。」

李平疑惑:「去哪裡?」

「當然是我們晚上睡覺的地方了。」張影理所當然地說道。

李平驚得眼都直了,難以置通道:「我們?睡覺?」

張影白潤的俏臉頓時紅到耳根,蹙眉嗔道:「呸,你想什麼呢?我說的是我們護士的休息室。」

李平厚著臉樂呵呵道:「好的,明白了,一開始你就這麼說我不早就明白了。」

張影咬著小虎牙,陰晴不定的望著李平:「怪我嘍!」

李平無辜地點點頭。

「來自張影的負面情緒值+230。」 張影帶著李平進入休息室,然後順手把門關了。

十幾平的休息室中,靠牆的位置擺著大學宿舍同款的上下鋪,上鋪堆放著雜物,下鋪鋪著白褥子和白被子。

褥子和被子的顏色有些泛黃,依稀有股84消毒器水的特有氣味。

門口的棗色的桌子上,碘伏,正骨水紗布之類的療傷用品已經就位。

李平心裡有些感動,原來張影早都把這些東西準備好了。

李平大方地坐在床上,坐了片刻直接躺下了。

張影看他自來熟的樣子笑了一下,開始準備療傷的東西。

李平忽然吐槽:「這床好硬啊,睡一夜估計會腰疼。你們醫院也真是摳門,也不給你們弄一張舒服的床墊。」

「知足吧,就這已經不錯了,有些新科室還沒有床呢。」張影拆著棉簽說道,「我們忙的時候跟打仗一樣,想坐一會都是奢侈的,就更別提睡覺了。」

李平嘶嘶地抽著涼氣,對張影說的這種狀況表示同情。

張影很快拿端著小筐走到床邊,提醒道:「起來了,我給你治傷。」

李平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笑眯眯道:「我背上現在很疼,先給我治背。」

「好,把衣服脫了吧。」張影迅速進入護士角色,對李平這個「病號」發號指令。

李平紅著臉道:「衣服就不用脫了吧,這很難為情的。」

張影沒好氣地瞪了李平一眼:「想什麼呢?我又不是讓你把衣服全脫了,你把外套脫了,針織衫撩起來就行了。」

「咳咳,哦。」

李平訕訕道,臊得老臉通紅。

按捺著心裡的激動和興奮,李平慢蹭蹭地脫了外套,慢慢地撩起貼身的針織衫。

張影真替他著急,取笑道:「一個大小夥子,怎麼比姑娘家的都害羞。

你放心,我是專業的,治療的時候可以不帶任何感情。」

李平索性趴倒在床上,露出多半個脊背,有些擔心道:「小姐姐,還請手下留情,點到為止就可以啊。」

他後背是真的疼,怕被張影一碰會更痛。

張影不說話,低頭開始給李平塗碘酒。

李平脊背上有條十幾厘米長的青紫色的傷痕,微微有些破皮,看得張影直皺眉。

「到底是誰把你打傷的,怎麼下這麼重的手。」張影忍不住問道,手下動作儘可能的輕盈,怕把李平弄疼了。

李平雲淡風輕地笑了笑,然後把他救黃思睿和晚上的事情纏在一起說了一遍,聽得張影心生敬佩,對他的好感又加了一分。

「我先塗了一遍碘伏消毒,現在開始抹紅花油了。」張影提示道。

李平愜意的「嗯」了一聲,然後提了一個要求:「紅花油你能不能直接用手給我抹,要是可能的話再給我輕輕按摩一下,這樣能讓藥效充分發揮,有利於傷勢恢復。」

張影愣了一下,沒想到李平會提這種要求,不過也合情合理,心裡已經同意,嘴上卻不情願道:「你要求可真多。」

李平正要還嘴,張影的手指已經摸在了他背上。

一瞬間,李平感覺好像觸電了一樣,酥酥麻麻的感覺迅速傳遍全身,很想舒坦地叫一聲。

李平覺得張影的手指很細膩,很滑,在他背上的動作也很輕柔。她指尖的溫度比自己要高一些,因為感覺背部明顯熱了起來。

不過,李平很快想到,這一切可能都是錯覺,因為很可能都是紅花油發揮的作用。

「瞧你這小身板瘦的,摸著都硌手,以後要加油吃飯才行啊。」張影又是嫌棄又是關心的說道。

「我最近幾天已經胖了快10斤了,你再給我10天,保證不會再硌手。」李平笑嘻嘻道。

約莫2分鐘之後,張影停下來說道:「已經好了,起來吧。」

李平哼哼唧唧地不想起來,因為張影按摩得實在太舒服了。

「你能不能再給來2分鐘的?」李平厚著臉皮說道。

張影直接拒絕:「不行,你當我是按摩師啊,趕緊起來。」

說著不輕不重地在李平背上拍了一下。

雖然挨了打,李平心裡卻甜絲絲的。

打情罵俏,影妹子剛才那一下子絕對符合這種情況。

李平緩緩地坐起來,穿了衣服,傻笑著望著張影也不說話,看得張影又羞澀了起來。

「你看我幹什麼?還有哪裡痛?」張影暼一眼李平道。

李平輕輕拍拍大腿道:「還有這裡。」

張影瞬間漲紅了臉:「呸,回家自己塗。」,她說著把葯筐收拾一下放回桌子。

李平挑挑眉毛:「好吧。」

接下來,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彼此沉默了快一分鐘,氣氛有些曖昧和尷尬。

李平暗想:「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門還是關著的,這遲早是要出事的。

出事吧,反正我又不會吃虧。

為今之計是我怎麼抓住天賜良機採取行動,取得一個實質性的突破。」

他抬頭望望張影,心裡快速地盤算起來。

張影神色平靜,但好像再積攢什麼勇氣一樣。

李平馬上想到,會不會是她正在努力鼓足勇氣想要對我說那些話?

行,趕緊來吧妹子,哥等著你呢,能被動的時候必須要被動啊。

張影忽然下定了決心,來到床邊坐下,刻意拉開跟李平的距離,望著李平道:「你能不能做我一個小時的男朋友?」

李平頓時懵掉,妹子這麼主動啊!

她的話什麼意思,信息量好大,腦子真轉不過圈了。

一個小時,就是一輩子也行啊。

李平羞答答地望著張影道:「這裡嗎?為什麼是一個小時呀?」

張影白皙的臉刷的紅了,厭惡道:「臭流氓!」

李平委屈,我怎麼就臭流氓了,我真比竇娥都冤啊。

話是你自己說的,怎麼我成臭流氓了?

委屈,還是委屈!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張影很快恢復了平靜,帶著歉意說道:「怪我沒有說清楚,這是我的不情之請,你要是不答應也行。」

李平真替她著急,急切地問:「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你倒是一次性說清啊,省得再弄出什麼誤會。」

張影點點頭,想了想說道:「是這樣的,我媽讓我明天去看我生重病的爺爺,說他有個心愿,就是希望能看到子孫滿堂,所以明天希望我能帶男朋友去。

我媽知道我最近正在談朋友……」

說著嬌羞地看了李平一眼。

李平喜滋滋地點點頭,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說道:「你哪個爺爺,你不是從小跟你媽一起長大,也沒有別的親人,怎麼突然冒出了個爺爺呢?」

張影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然後詳細地跟李平解釋了整個事情。

「我從小跟著我媽長大,從來沒有見過爸和其他親人。

小時候我問媽爸爸呢,每次她都很生氣地告訴我「你沒有爸,你是沖話費送的。」

直到大學畢業,我也沒能從我媽那裡知道我爸是誰。

可是,就在三天前,我媽忽然告訴我,我爸和爺爺「出現」了,他們希望能跟我團聚。

我媽說爺爺生了重病,希望能儘快見我一眼,更希望能帶著朋友去看他。

一開始我的心情很矛盾,我恨他們,為什麼從小就拋棄了我,但是我也很渴望能像別人一樣有自己的爸爸,我也希望能知道以前的事情。

我媽的態度很堅決,她不會跟她一起去。我能感覺出來她心裡怨恨可能一輩子都沒辦法消解。

我考慮了兩天的時間,最終決定要去看爺爺。可是自己一個人去有些難為情和膽怯,所以就想讓你陪我去,這樣也剛好滿足老人家的心愿。」

聽完張影的故事,李平心裡有些震撼和同情,心裡生出了極大的保護欲:我要保護我的女人。

空間小福女 張影說完堅強的笑了笑,抿著下嘴唇期待地看著李平,柔聲道:「所以,你能答應我這個不情之請嗎?」

李平露出了男人當擔的笑容:「我答應你!」 李平慢慢地向張影那邊挪動,張影並沒有站起來或表現出不悅。

李平於是放開膽子,忽然側過身,把一隻手放在張影頭頂,誇張地眨著眼問:「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個什麼獎勵呢?比如說,嘿嘿!」

「比如說什麼?」張影皺眉問道。

李平壞笑兩聲,鼓動著兩個腮幫子,瘋狂的對張影進行某種暗示。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張影學著他的樣子嘟起嘴唇左右搖動,樣子可愛極了。

聞著張影醉人的體香,看著她可愛呆萌的樣子,李平的獸血隱隱沸騰,腦子一熱,又向右猛移動一下,屁股離張影就剩下不足10厘米的距離,右手抓住鐵床的立柱,把張影圈在了胳膊里。

張影頓時像頭慌張的小鹿,臉色緋紅,想要突破李平的封鎖,可是又不主動觸碰李平的身體。

李平心裡狂喜,影妹子半推半就的樣子太迷人了,我是不是可以繼續下一步了?

他的心砰砰狂跳,緩緩的把腦袋向張影靠了過去。

10厘米,8厘米,6厘米……

張影掙扎了幾下,接著就不再動了,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只是她的白嫩的更加紅了,像熟透的蘋果誘人。

張影羞澀的低著頭,似乎是在等在李平的「進攻」。

就在李平快要得手的時候,外面忽然響起了一個焦急的叫喊:「張護士,你人在哪裡呢,快點給我們把點滴拔了吧,都快回血了。」

李平心裡暗罵:「媽蛋,誰啊,壞哥的好事,不早不晚的,就在快要得手的時候,也真會挑時候的。」

張影很快應了一聲,接著就要起來。

李平不甘心就這麼讓機會白白流走,就在張影要起身的瞬間,他一口親了下去。

這一下的感覺美妙的難以形容!

張影的臉嫩得像豆腐一樣,臉上的香味鑽入李平的鼻孔,鑽進他的心裡,滋潤他的五臟六腑。

那一刻,張影的身體靜止住了,身體因緊張和興奮而顫抖了一下。

史上最強重生者 美好的時刻總是短暫的。

2秒之後,李平「收手」坐正身體,雙眼飽含溫柔地望著張影。

張影抿一嘴唇,站了起來,看李平的目光更加柔情。

帝少的甜心寶貝 李平對張影笑了笑:「快去吧。」

「哦!」張影乖巧的應了一聲,甜甜的笑著出去了,留下李平一個人在屋裡回味剛才的美妙瞬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