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回來了?」

黑狗其實並沒有走遠,就在墨山腳下的一處樹林里,顯然早就知道于飛會回來找它。

于飛直接落在黑狗背上,如山的重壓,壓得黑狗四腳著地,跪在地上,口中發出不甘的怒叫。

「為什麼不告訴我前面有危險,害得我們白白犧牲了一人。」

于飛有些生氣,還好死的是少林大師,要是身邊的女人因此而死,他定會把這黑狗給活剮了。

「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辦到,可你答應我的承諾還沒有兌現,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那些?」

黑狗極力掙扎,卻越陷越深,口中發出了哀嚎。

于飛輕哼一聲,從它背上落下,待黑狗恢復之後,才問起了中心區域的情況。

黑狗不甘的瞪了于飛幾眼,隨後簡單講述了一下它所了解的情況。

五山環繞是第一道防線,巨木森林乃無聲世界,屬於第二道防線。

繼續前進,還有第三防線、第四防線,而三大絕地則是最後一道防線。

「獸王守護著最後一道防線,那還怎麼通過啊?」

黑狗哼道:「只要你能闖過四道防線,就能達到禁湖。獸王一般都在沉睡,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蘇醒一次。除非你活膩了非要去打擾它,否則獸王是不會醒來的。當然,你們運氣也不太好,前幾天三大獸王之一的金毛獅王不知何故突然醒了,其餘兩頭獸王則還在沉睡中。」

于飛質疑道:「只要避開金毛獅王,就能順利達到禁湖,找到傳送陣?」

「你先到達禁湖再說吧,等你兌現了承諾,我就告訴你後面需要注意的情況。」

黑狗並不妥協,顯然有點信不過於飛。

「要想得到墨玉果其實不難,只要我們能設法把血翼蝠王引開。眼下飛天虎被徐天陽降服了,外部區域還有不少六重天境界的巨獸,若能把它們引到墨山,我們就可以調虎離山。」

黑狗想了想,哼道:「你以為六重天境界的巨獸那麼傻,會跑去找血翼蝠王的麻煩?」

于飛笑道:「平白無故,它們自然不會去,可只要我們稍加引導,機會還是很大的。現在你去幫我尋找三頭黃金狼與劍犀的下落,我有辦法把它們引入墨山。」

黑狗半信半疑道:「你真有辦法?」

于飛瞪了它一眼,黑狗便乖乖動身,從地道鑽出去了。

于飛返回竹林,將情況告訴了鐵拳大師與秋雨。

「黑狗沒說怎麼穿過巨木森林嗎?」

面對秋雨的質問,于飛給出了一個不算滿意的回答。

「巨木森林是第二道防線,呈環形分佈,有五個斷點。每個斷點都有六重天境界的巨獸守護,硬闖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以我們現在的情況,就算能闖過去,只怕也會犧牲很大。我提議先按兵不動,讓其他人去打頭陣,為我們探探虛實情況。」

鐵拳大師沉吟道:「我們進入此島已經九天了,才闖過外圍第一道防線,就已經犧牲了四人。照這種形勢發展下去,兩個月的時間都不一定能離開啊。」

秋雨苦澀道:「能離開還好,就怕到最後非但不能離開,人數反而越來越少。」

于飛安慰道:「大家先不要氣餒,我們一定有辦法離開的。現在我先去四周打探一下情況,在我沒有回來之前,除非緊急情況,否則不要輕舉妄動或是離開。」

飛身出了竹林,于飛自西向東,在巨木森林與五山之間的環形地帶頻頻現身,一邊收集奇珍異草,一邊打探四周的地形情況,了解野獸、凶獸、巨獸的生存狀況。

島嶼中心區域的靈氣與外部區域要濃郁不少,這裡珍貴的藥草很多,靈藥卻依舊稀少。

百花爭春圖一直在源源不斷的吸取靈氣,充實百花園與百草園。

于飛花了整整三天時間,圍繞著巨木森林外沿轉了一圈,收集了上千株珍貴藥草,使得百草園中的奇珍異草數量已經達到二千四百株以上。

此外,于飛在這一區域還發現了六十餘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于飛暫時沒有去驚擾它們,準備等自己進入四重天境界之後,再來逐一斬殺。

這三天,眾人一直呆在竹林里修鍊,秋雨從五重天境界的中前期慢慢步入中後期,這是上島十多天來不懈努力的結果,這讓她高興極了。

一木和尚與另外兩位五重天境界的少林高手,實力也有了很大提高。

進展最為神速的要數西門瑞雪,她因為紫玉果與紫霞劍的關係,很快就從四重天初期步入了四重天後期,把許楓都甩在了後面。

許楓如今是四重天中期境界,提升速度也算良好。 「叱——」

厚實的鐵尺子與岩壁摩擦出一道火線。

我趴在幾乎是完全豎直的岩壁上,一路向下急速地墜滑,感覺速度越來越快。

那下墜的速度雖然不抵垂直下墜的速度快,但是,也已經是達到了風馳電掣一般。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手心被石壁摩擦地火辣辣的,身上的衣服也滾燙的,似乎要燒著了一般。

就這麼一直向下滑,中途只拐過了兩個小彎,然後就感覺整個人腳下一空,整個人「嗖——」一聲飛出了洞口,接著就繼續急速地向下滑落了下去。

我就是賣豬肉的 我扭頭四下看著,想要找尋一點可以辨認的影跡,但是卻只看到一片無盡的黑暗,四周什麼都看不到。

當時,見到這種狀況,我就在心裡暗想,看來這下我是完蛋了。

以這麼快的速度向下墜落,相信不摔個粉身碎骨,那也至少是個死挺,絕對是不會有什麼僥倖生還的可能了。

這時候,我心裡想起了二子,想起了他鬆手墜落時,那種苦笑的表情。

相信,他在鬆手的時候,心裡也是一種非常不甘心,但是又非常自嘲的心情吧。

二子不知道有沒有死,不過我相信他應該是已經死了。他是為了我才死的,這一點,我心裡非常清楚。

二子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他表面上對我一直不是很關心,甚至一開始還偷偷地教訓過我,但是,把我失手摔到懸崖下面之後,他愣是半夜抹黑跑下來尋找,雖然他是個膽小鬼,看到我執意要去古墓的深處,他雖然不是很樂意,但是依舊陪同我走了下來。

他甚至在墜崖的時候,都沒有罵我一句,不罵人,那簡直就不是他的性格。

他就那麼走了,沒來及和我道別,就掉下去了。

不過,我猜他可能不會孤單太久,因為,現在,我也來陪他了。

這個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很沒用,我本來是來救姥爺的,但是,到現在為止,我不但連姥爺的面都沒有見到,還搭上了二子的性命。一時間,我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罪大惡極。我開始後悔自己不聽二子的話,一直那麼堅持。要不然的話,我相信,至少,我們都不會死。

一般來說,每個人都是害怕死亡的,但是現在我卻並不怎麼害怕了,因為,我突然感覺好累,好累,好想閉眼睡一會,什麼都不去管,什麼都不去看,任由一切天昏地暗,就讓我睡個天荒地老。

不過,就在我的這種想法還沒有想完的時候,我就猛然覺察腳下一軟,接著「噗通」一聲悶響,我由於巨大的下墜衝擊力,掉進了一堆鬆軟的東西之中。

那東西極為鬆軟,竟然是如同海綿一般延緩了我下墜的速度,讓我愣是沒有摔死掉。

不過,就在我正在慶幸的時候,卻猛然嗅到了一股刺鼻的惡臭傳來,接著我自己由於下墜的速度太快,嘴巴自然地張開,嘴巴裡面也被自然地塞進了一大口惡臭腥苦的東西。

「咳咳,呸呸!」我用雙臂護住腦袋,在那堆腥臭的軟泥裡面鑽騰了半天,接著就手腳並用,拚命地往外爬。

好在我砸下來的時候留下的那道陷坑還在,所以我很容易就找到了路,一路爬到了地面上,接著我一邊抖動身體,把身上的臭泥抖掉,一邊擦臉吐口水,同時側目四下看去,卻發現四周是一大片磷光茫茫的地面。

同時,我身邊也傳來一陣簌簌的響聲,我借著那些磷光低頭一看,赫然發現四周的地面上,匍匐著無數支老鼠。

這些老鼠顯然被我驚動了,這時候正潮水般地四散逃跑,有的還吱吱尖叫著。

這些老鼠一散開,地面上的狀況就看得更清晰了。

我低頭仔細看了一下,接著又用腳踩了踩,再捏下身上的臟泥看了看,這才明白那些磷光的來源。

原來此時我腳下所踩的地方,正是一層厚厚的老鼠屎。

老鼠屎和蝙蝠糞,在民間中藥中,一直有「夜明砂」的稱謂,其原因,就是因為這種糞便,在空氣中放置久了之後,會磷化自燃,散發出微光。

我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腳下所踩的土層居然都是厚實的夜明砂。

這時候,我面前不到十米遠的地方,就是豎直向上的懸崖,遙望背後,發現是一座高高隆起的,饅頭狀的巨大的磷光山包,山包上光影不停地晃動著,遠看去如同漫天星雲一般。

我微微一思索,已經猜到那山包應該也是由夜明砂累積而成的,山包上應該也是爬滿了老鼠。

我沒有想到這懸崖下面居然會有這麼多的老鼠。

看這個樣子,這裡簡直可以用「鼠山」來形容。

我向左右看了看,發現左右都是望不到邊際的磷光地帶,也就是說,這條山谷里,遍布的都是老鼠。這裡是老鼠的王國。

這時候,我就開始思索著接下來的行動對策了。

我先走到岩壁下,看了看那豎直的岩壁,發現岩壁很是光滑,很難攀爬,遂放棄了爬上去的想法,轉身向著鼠山上走去,想要翻過鼠山,看看鼠山對面的情況怎樣。

我抬腳向前走的當口,感覺每一腳下去,似乎都會踩到老鼠。

那些老鼠被我踩得吱一聲尖叫,有的落荒而逃,有的則是直接陷入了夜明砂之中,不知死活了。

這種夜明砂的磷光照耀範圍極為地短,不是到了近處,一般根本就看不到,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懸崖上的時候,看不到下面的亮光的原因。

我信步向前走了沒幾米遠,就聽到側面傳來了一聲嘆氣聲。

「唉——」

聽到那嘆氣聲,我立刻一驚,扭頭向側面一看,發現側面根本就沒有人。

但是沒有人,哪來的嘆息聲呢,難道有鬼?

我想到這裡,連忙微微眯著眼睛,用姥爺教過我的那種方法,想要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古怪,但是這麼一看之下,發現也沒有什麼異常。

這就奇怪了,我當時心裡一陣疑惑,不相信自己聽錯了,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耳朵特別的靈,一般不會聽錯。

好奇之下,我抬腳向側面走了走,一邊走,一邊扭頭四下看著,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東西藏在了土層里。

但是走了十幾米遠之後,我所見到的依舊是只有遍布的老鼠和老鼠糞,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難道我真的聽錯了?

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我最後只好認為自己聽錯了,側身繼續向鼠山頂上走去。

但是就在我轉身的當口,我眼角突然一閃,赫然看到我的身後不到三米的地方,站著一個黑影。

「誰?!」突然間一個人影悄無聲息地出現自己的背後,任誰都會本能地感到驚駭的。

我一個縮身,將手裡的尺子捏了起來,驚聲問道。

「哇呀呀呀呀呀——」

但是,我的聲音落下之後,那個黑影卻突然全身一抖,接著就張牙舞爪地一邊渾身上下亂撓著,一邊嗷嗷地尖叫著。

猛然看到那個黑影的那個舉動,我還以為這是一個類似鐵骷髏那樣的怪物,立時全身寒毛豎了起來,也不和它過多糾纏,轉身就往鼠山上跑。

「別,跑——呸呸,呸呸——」

但是跑了沒幾步,我就聽到後面傳來了一陣沙啞的聲音。

聽到那個聲音,我立馬一愣,立刻匆忙地回身,向那個黑影跑去,比至近前才有些不敢置信地問:「是二子嗎?」

「是,是啦,你你娘的,癢死老子啦,這什麼鬼地方,怎麼我昏迷了一會,全身都爬滿了蟲子?」 冷梟絕寵契約妻 二子說著話,一邊抓撓著,一邊掏出火柴點亮,然後舉火看了看我,也讓我看清他的面孔,這才彎腰划拉了幾下,堆起了一堆乾燥的鼠糞,點著了起來。

火堆點起來之後,有了光明,我們立刻感覺舒服多了,彼此看了一下,眼神中都是一股不敢置信久別重逢的神情。

「你沒死?」

「你咋下來的?」

我們兩個人一起問出了聲,接著又一起指著對方說:「你先說。」

這句話說完之後,我們卻都沒有繼續說話,反而是突然一對掌,一起跌坐在了地上,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娘的,我就說我會得到報應,你看吧,在山頂的時候,我把你扔懸崖下面去了,這不,一回頭,我又因為你墜了一次懸崖,這還真是報應不爽啊,小師父,你說是不是?」笑夠了之後,二子有些無可奈何地對我說道。

「嘿嘿,我也是因為報應啊,我一直拉著你跟我往前走,結果你掉下來之後,我一個不小心也下來了,奶奶的,本來還以為要給你陪葬的。」我抬眼看著二子,也有些自娛自樂地說道。

二子聽到我的話,愣了一下,接著很認真地看著我,問我:「小師父,你不會是真的因為我墜崖了,心裡內疚,故意跳下來尋死的吧?」

「你以為我腦子壞掉了么?」我聽到二子的話,有些氣結地笑了一下,回他道:「是我被那個屍貓怪暗算了,才掉下來的。」我說完話,看了看四周,發現四周除了我們蹲著的那片地方之外,外圍到處都是吱吱叫著,不停爬動的老鼠,於是站起身,對二子說道:「這裡應該就是豢養老鼠,給那些野貓提供食物的地方。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有通道通到上面,不然的話,這裡老鼠再多,那些野貓也吃不到。」

「這可不一定,那些野貓的爪子可是很厲害的,說不定會爬牆呢,它們能走的路,我們可不一定就能走。」二子聽到我的話,很認真地看了看四周,對我說道。 (一更送上,求贊、、能走到這一步,其實和于飛有很大關係。

數次和于飛陰陽雙修,得于飛那磅礴的生命精元的灌溉,無形中改變了兩女的體質,讓她們具備了晉陞四重天境界的資質。

若非這層關係,兩女要想步入四重天境界,機會是很小的。

第四天,黑狗進入竹林,給於飛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它已經找到三眼黃金狼與劍犀的蹤跡。

于飛落在黑狗身上,一人一狗離開了竹林,從那地道之中鑽出了墨山,回到了外部區域內。

「這外面還有修士的蹤影。」

黑狗此言讓于飛一愣,因為他在環形地帶發現了徐天陽、花夢舞、薛貴和、林三沖等人殘留的氣息,說明他們都已經穿過第一道防線,進入中心區域,這外部區域怎會還有修士的蹤影?

「帶我去瞧瞧。」

黑狗二話不說,馱著于飛快速穿梭于山林之間,向著青山往赤山方向跑去。

半個小時后,一人一狗來到一處山崖下,那兒有一個山洞,裡面傳出了若隱若無的人類氣息。

于飛目光一掃,意念探測波瞬間掌握了洞內的情況,裡面有一男一女,于飛全都認識,竟然是林三沖身邊的伍思琪與警神徐天陽手下的司空鳴。

這兩人怎會走到一起,沒有道理啊?

仔細探索,于飛很快發現了郭舒華殘留的氣息,這讓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洞中,伍思琪傷得不輕,身體受限,臉上流露出淫蕩嫵媚之色。

「來嗎,沒關係的,我不會告訴那老鬼。」

司空鳴不為所動,漠然道:「少打歪主意。想男人的話,我家公子到時候自會滿足你。等老郭回來,我們就進入中心區域。」

一如于飛猜測的那樣,伍思琪是被郭舒華抓來了,想要獻給徐天陽,供他淫樂、玩耍。

至於伍思琪為何與林三沖走散了,于飛暫時還不知道。可既然郭舒華在這,于飛就不會放過他。

「大黑,你就守在附近,郭舒華只要回來,就暗中通知我。」

于飛一閃而入,進入了洞中。清晰的腳步聲瞬間驚醒了洞中的兩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