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想做我徒弟都還沒有那個條件。」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懶洋洋地說道:「我傳你一篇口訣,你學不學隨你。」說著,他把一篇口訣傳授給鐵蘭。

李七夜把這口訣說了三遍之後,就不再理會鐵蘭有沒有記住,轉身回去了。

當李七夜回到石碑前的時候,老龞立即湊上來,厚著臉皮說道:「大仙呀,呵,呵,呵,你是不是也指點一下小的呢?小的乃是修行淺薄,鈍駑愚昧,對於大道之法,乃是一無所知。大仙你乃是真仙下凡,一句口訣便是驚萬世……」

老龞見李七夜有意引鐵蘭入道,所以,他也厚著臉皮向李七夜討教,對於他這樣的散修而言,絕對不會放過任何有好處的機會。

「怎麼?你一直不是盤算著回你流沙河嗎,現在怎麼突然想跟我討教了。」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悠閑地說道。

老龞乾笑了一聲,然後立即信誓旦旦地說道:「大仙一定是誤會了,小的對大仙敬崇之情乃是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只要大仙你一句吩咐,小的乃是上刀山入火海……」

「好了,別拍馬屁。」李七夜揮手打斷了老龞的話,說道:「如果你願意留下來,我會考慮考慮的。」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老龞只好乾笑幾聲,但,也不敢再造次。

「過兩天,去一趟牛牧國的皇城,把鐵家的那個丫頭也帶上。」李七夜吩咐老龞說道。

老龞聽到這樣的話,他是有點心驚肉跳,他一向都是獨來獨往,多數時間是躲在流沙河底,現在讓他突然去面對那麼多的修士強者,這讓他在心裏面都不免有些發毛。

「萬一,萬一鐵姑娘不願意去呢?」老龞只好猶猶豫豫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你就給我勸勸!」對於老龞這一點本事。李七夜還是有點欣賞的。他這隻老龞和起稀泥來,還是有些手段的。

「如果她真的不去,給我綁過去!」李七夜懶得多說,說道:「在我面前,還輪不到她來任性!」

老龞不敢再說什麼,只好縮了縮頭顱,他也知道李七夜心裏面不高興了。

牛牧國在獸域南疆來說是一個小國,實力勉強擠入二流門派之中。同時,牛牧國也依附在蹄天谷之下。

對於一門雙帝的蹄天谷而言,他們統治著南疆十五個最強大的大教疆國,像牛牧國這樣的小國,對於蹄天谷來說,不足為道,而且,在南疆像牛牧國這樣依附於蹄天谷的小國也是多如牛毛。

牛皇蘇瞑塵在皇宮中舉行了一場小聚會,鄰近的各國皇主或各傳承掌門都出席了這一場小聚會。

在這場小聚會中,其中以聖妖族、髏墓派的實力最為強大。為一流大教疆國。

這一場小聚會雖然名義上是說鄰近的皇主掌門敘敘舊,商議一下最近事務。事實上,更主要一個原因是為鳥皇聖飛接風洗塵!否則,以牛皇蘇瞑塵的實力,也難於請得動聖妖族長、髏墓派掌門這樣的聖皇級別人物。

鳥皇聖飛最近要來牛牧國,不少皇主掌門欲與他套套舊情、攀攀關係,所以,牛皇蘇瞑塵以東道主宴請了諸位皇主掌門,作東為諸位皇主掌門張羅一番。

在小聚會開始之時,諸位皇主掌門都到齊了,就缺鳥皇聖飛未到了。

事實上,以實力而言,像鳥皇聖飛這樣的年輕一輩,不見得有資格讓聖妖族長、髏墓派掌門如此隆重的接風洗塵。

鳥皇聖飛,他出身於信翁國,近年接任了皇主之位,論實力,還還未踏入聖皇境界,僅實力而言,在年輕一代也算是佼佼者。

然而,對於外人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的是,聖飛是蹄天谷的二師兄,是蹄天谷傳人金烏太子的師弟,甚是受蹄天谷諸位長老所器重,所以,這讓聖飛的身份地位在獸域南疆顯得特別的尊貴。

隨著時間的推移,聖飛還未來,而李七夜也還未到,作為東道主的蘇瞑塵在心裏面不由有些心驚肉跳,他是希望李七夜與聖飛面對面對談一談,他並不希望發生什麼事情,若是戰火燃燒到牛牧國,他這樣的小國,可經不起這些龐然大物的折騰。

在蘇瞑塵的企盼之下,李七夜終於出現在視線之內了,只見李七夜坐著老龞而來,隨行的還有鐵蘭。

見到李七夜如約出現了,蘇瞑塵不由是鬆了一口氣,忙是上前相迎,忙是把李七夜迎了進來。

而在場的其他賓客見到李七夜他們,不由是皺了一下眉頭,在座的各位皇主掌門都是熟人,而李七夜他們這樣的陌生人卻出現在這樣的小聚會上,更何況,像鐵蘭這樣的人不論怎麼樣看都是一個凡人。

這樣的一個凡人,根本沒有資格出現在這種聚會上,現在他們三個不倫不類的組合,卻偏偏出現在這樣的聚會上,這怎麼不讓其他的賓客覺得古怪呢。

接下來,更讓人不滿的是,李七夜進來之後,也不拜見在座的諸位皇主,諸位掌門,而是直接坐在了上首,他那大馬金刀的模樣,讓人看得心裏面不爽!

對於在座的皇主掌門而言,他們都是這一帶的最掌權人,甚至可以說主宰左右著他人的生死,然而,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少年,見到他們,也不拜見一二,竟然如此大馬金刀地坐在了上首,這讓不少皇主掌門心裏面都是不爽。

「牛皇,這還有其他人呀。」有皇主明顯不滿,冷冷地說道。

牛皇蘇瞑塵心裏面也不好辦,不論是李七夜,又或者是其他人,他都是不好得罪,特別是像李七夜這樣的凶人,一言不合,血流成河,他這樣的凶人連鮮家都敢血洗,連葯國都敢撼動,他區區一個小國算得了什麼。

「李公子是來與鳥皇商談一些事務的。」牛皇蘇瞑塵忙是笑著說道。

在場的其他的客賓都看了看李七夜,在他們看來,不論怎麼看像李七夜這樣的人都不夠資格與鳥皇聖飛談事務,但是,既然是與鳥皇聖飛談事務,其他的皇主掌門也只好把心裏面的不滿壓在心底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鳥皇聖飛還未到來,時間一刻一刻過去,諸位皇主掌門都靜靜地等待著!

這樣的等待對於蘇瞑塵來說,那可不好熬,他希望這樣的事情快點過去,這樣的等待對於他而言是一種折磨。

而李七夜倒是老神在在,靜靜地坐在那裡。(未完待續。。) 終於,在眾人的企盼之下,鳥皇聖飛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了。

鳥皇聖飛,一個看起來不是特別起眼的青年,穿著一身樸素的衣裳,而衣掌上掛著銅錢,衣裳上掛著銅錢,這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了幾分的銅臭氣息,說他是一個修士,不如說他是一個精明的商人。

但是,看到聖飛那雙眼睛的時候,不論是誰都不敢輕視他。聖飛那一雙眼睛特別的凌厲,宛如一雙鷹目一樣,一旦被他一雙眼睛盯上,就讓人感覺自己像是獵物一樣。

聖飛神態陰冷,讓人一看便知道他是一個狠角色,特別是他身上時不時竄出來的光環,這便讓人知道,聖飛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

當聖飛來了之後,蘇瞑塵立即迎了上去,在座的其他的賓客都紛紛起身相迎,忙是向聖飛問候。

唯有李七夜老神在在地坐在那裡,只是看了聖飛一眼,什麼話都沒說。

對於在座相迎的諸位皇主掌門,聖飛也是頗為踞傲,只是點頭以作打招呼,在諸位皇主、掌門之中,也唯有聖妖族的族長、髏墓派掌門這級別的聖皇才能讓聖飛致於敬意!

諸位皇主掌門起身相迎,唯有李七夜老神在在坐在那裡,這不免讓一些皇主掌門心裏面不滿,但是,在此時他們都沒功夫去理會李七夜,忙是向聖飛攀關係。

「聖公子萬里迢迢而來,可有什麼收穫?」有皇主忙是向聖飛示好地說道:「我國疆土之內有幾座老廟,不知道聖公子可有興趣去看一看。」

「老廟。怎麼樣的老廟?」聽到這樣的話。聖飛不免也有興趣。就問道。

聖飛在修行上是遠遠比不上他的大師兄金烏太子,不過,他也有自己的專長,他是喜歡舊物,說準確一點,就是考古,他喜歡挖掘一些古老的墓墳、或者沒落門派的舊址等等,想從其中挖到寶物。當然。聖飛干這樣的行當,多數時候是空手而歸,有時候也會得到一些驚人的東西。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聖飛想買下鐵家,想試一下從鐵家廢墟中能否挖到什麼樣的寶物。

這個皇主看到聖飛感興趣,立即賣勁地說道:「這幾座老廟聽說是來著不小的來歷,曾經有古妖在那裡盤踞過!」

「古妖盤踞過?」聖飛興趣就更濃了,立即點了點頭說道:「有時間我一定會去看看的。」

「我宗門管轄範圍內,也是有一座老墓,時有異象。」見有皇主能與聖飛攀上關係。其他的皇主與掌門都不由向聖飛示好。

對於不少皇主掌門而言,聖飛還年輕。這正是討好他的時機,以後當聖飛能出任蹄天谷的長老位置后,他們這些依附於蹄天谷的門派疆國說不定能得到聖飛的照顧。

在諸位掌門皇主之中,也就聖妖族長、髏墓派掌門比較矜持,他們兩個宗門都是屬於一流的門派疆國,而且,他們本身就是聖皇,他們為聖飛接風洗塵這已經很給情面了,不需要如此無限地放低架子去向聖飛示好。

「是你——」當其他皇主掌門向聖飛示好的時候,聖飛身邊的隨從也不由臉上有光,不免有幾分得意,其中一個青年看到李七夜的時候,頓時臉色大變。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前不久在鐵家吃了虧的麟侯。這一次麟侯隨聖飛而來,就是沖著李七夜而來的,沒想到在這裡竟然會遇到了李七夜!

麟侯一見到李七夜,他一開始是後退了幾步,畢竟李七夜的強大讓他心裏面發毛,但是,一想到自己背後有聖飛作為靠山,他膽氣就更壯了。

麟侯站穩了身體,指著李七夜大喝道:「二師兄,就是這小畜生殺了師兄弟他們!這小畜生揚言說,他只手便能捏死二師兄您,一腳便可以踏滅我們蹄天谷!」

此時,麟侯有了靠山,不止是底氣十足,而且說話是添油加醋!他就是要借著他二師兄的手把李七夜給滅了,以洗被李七夜羞辱的恥辱。

麟侯突然這樣一嚷,在場的賓客都不由望向李七夜,不少掌門皇主也都不由盯著李七夜,有些人也是心裏面一動,對於他們而言,或者這是一個討好聖飛的機會。

至於牛皇蘇瞑塵那是冷汗直冒,不由冷汗涔涔,他本是希望李七夜與聖飛兩個人能坐下來好好談一下,現在麟侯這樣一扇風點火,那簡直就是變得不可能了!

李七夜看著趾高氣揚的麟侯,不由露出了笑容,也不否認麟侯那一番添油加醋的話,笑著說道:「看來你這條狗腿子記性還不錯,還能記住我的話。」

麟侯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臉色鐵青,難看到極點,但是,想到有二師兄給自己撐腰,他心裏面的底氣就更足了,他不由冷笑一聲,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出言辱我蹄天谷,天下沒有人能庇護你!」

在場的賓客此時也有皇主欲趁這個機會巴結一下鳥皇聖飛,所以有皇主就出聲斥喝李七夜,冷喝地說道:「無知小兒,竟然敢大言不慚!蹄天谷焉是你這等小兒……」

對於這種欲強出風頭的人,李七夜只是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話,淡淡地說道:「這裡沒你什麼事,一邊涼快去,今天我要找是他!」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鳥皇聖飛的身上。

「你——」這個皇主頓時被李七夜這樣狂妄得話氣得臉色鐵青,他好歹也是一個有身份的人物,而李七夜這樣平淡無奇的小子竟然敢如此囂張狂妄!

此時,就算是自矜身份的聖妖族長與髏墓派掌門都看著李七夜,他們都皺了一下眉頭,不知李七夜是何來頭,在聖飛面前還敢如此囂張。

被李七夜點名叫姓,此時聖飛也不由盯著李七夜,他看到李七夜的容貌,一時間是驚疑不定,緩緩走向李七夜。

見二師兄向李七夜走去,麟侯以為二師兄是要向李七夜出手,他頓時是膽氣大增,不由叫囂地說道:「二師兄,殺了這小畜生,以揚我們蹄天穀神威,讓這小畜生知道……」

「啪」的一聲響起,然而,麟侯話還沒有說完,聖飛是隨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臉上,一巴掌重重地抽在他的臉上,手掌印是火辣辣的痛。

這樣的變化,頓時讓麟侯呆在了那裡,他做夢都想不到,二師兄不是去收拾李七夜,反而是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

此時聖飛不理會麟侯,走上前去,神態不由凝重,抱拳說道:「不知道尊駕是如何的稱呼?」

「李七夜。」看了一眼聖飛,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這個名字一報出來,就像是就像是重鎚一樣重重地錘了聖飛的胸膛一下,讓他不由窒息了一下。

李七夜,對於他這位出身於帝統仙門的弟子而言,這個名字如雷貫耳,他又怎麼不知道李七夜這個名字呢,殺了他們蹄天谷天才藥師藤丹王,殺了他們蹄天谷長老!

可以說,這個仇可是結大了,他們蹄天谷還有李七夜的畫像,蹄天谷的長老曾經討論過,不殺李七夜絕不罷休!

然而,沒有想到,現在李七夜就送上門來了,他踏入了獸域,甚至是踏入了他們蹄天谷的地盤。

聖飛是一個老練的人,他心裏面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向李七夜稽首說道:「原來是葯域的一代神人李兄呀,久仰,久仰!」

在場的人都是上得了檯面的人,特別是聖妖族族長與髏墓派掌門,更是一代赫赫有名的聖皇,他們一聽到李七夜這個名字,心裏面也不由為之一凜!

一代神人!聽過李七夜名字的在場掌門皇主,都知道這隻不過是恭維的話而己,現在誰人不知道李七夜是一代凶人!

殺佩玉公子,滅葯國鮮家,撼葯國,哪一場戰績不是威懾天下!這個凶人的名字可是以鮮血白骨鑄就而成的!

「久仰?」聽到聖飛這樣客氣的話,李七夜不由翹了一下嘴角,他與蹄天谷之間的恩怨仇恨,他心裏面是一清二楚。

不過,李七夜不在乎這些東西,他只是輕輕地擺了一下手,閑定地說道:「神人也好,久仰也罷,這樣的恭維,我是收下了。既然你如此客氣,也罷,我給你三分情面,聽說你看上了鐵家的那點地盤。」

「看上鐵家地盤?」聖飛看站在一旁的鐵蘭他是明白怎麼一回事!他的確是看上鐵家的廢墟,作為一國君主,又是蹄天谷的弟子,他多少還是自矜點身份,不願意被人說強奪凡人的土地,再者,他也給牛皇蘇瞑塵三分情面,所以才開口說要買下鐵家。

可惜,聖飛出了高價,而鐵蘭卻偏偏是固執偏激的人,就算聖飛出了高價錢,她依然不為所動,一口拒絕了!

「沒,沒有,絕對沒有這麼一回事!」聖飛一口否認了這件事情,搖頭說道。

「是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揚了一下下巴,看著麟侯說道:「那麼他又是怎麼一回事呢!你的狗腿子所作所為,可是我親眼所見。」(未完待續。。) 聖飛頓時臉色一變,盯著麟侯,厲聲喝道:「混帳東西,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速速招來!否則,絕不輕饒!」

「二師兄,這個,這個……」這突然的變化,讓麟侯都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他都頭腦發懵,他都沒有想到一直作為靠山支持他的二師兄為何突然之間會訓斥起他來。

頭腦發懵的麟侯不由嚅嚅地說道:「師兄,這,這,這不是你說要……」

「混帳東西!」聖飛立即打斷了麟侯的話,目露殺機,厲喝道:「你竟然敢狐假虎威,冒充我名號在外招搖撞騙,為非作歹!如此大逆不道,嚴懲不貸!」

「二師兄,這,這,這不是我的主意……」二師兄突然翻臉,這頓時讓聖飛一下子懵住了,他都反應不過來,被嚇得哆嗦。

「不知悔改的逆孽!竟然還敢嘴硬,竟然還敢大冒不韙!如此逆孽,留你何用!」聖飛冰冷沉喝一聲,一隻大手向麟侯抓去。

「不,二師兄,你,你,你不能殺我——」麟侯被嚇得魂飛魄散,但是,這一切都已經遲了,聽到「喀嚓」一聲響起,聖飛活生生地把他的脖子扭斷。

麟侯的屍體如同一灘爛泥一樣倒在地上,此時,他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哪裡做錯了,同樣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死在二師兄的手中。

在場的諸位皇主掌門都沒有出聲,在場的皇主掌門沒有幾個不是老狐狸,聖飛突然殺死麟侯。他們當然明白聖飛的用意了。這也讓一些皇主掌門心裏面一寒。聖飛果然是心狠手辣的人!

就是一直站在旁邊的鐵蘭都不由一怔,她想說話,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她是一名戰將,見慣了生死,但是,像這樣的手段,她心裏面十分不舒服!

至於李七夜,他一直冷眼看著這一幕。聖飛這樣做的用意,他能不知道嗎??聖飛殺了麟侯之後,宛如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他向李七夜拱手,伏身說道:「李兄,我蹄天谷宗門不幸,出如此逆徒,竟然假冒我的名義為非作歹、作惡多端,我以為宗門剷除這個逆徒,以作向李兄賠罪!」

李七夜看了聖飛一眼。對於這種事情,他已經是司空見慣了。他也懶得去理會這種小伎倆,更是懶得去戳破它。

「對鐵家沒意思,那就最好不過。」李七夜看了聖飛一眼之後,目光從在座的諸位皇主掌門身上一掃而過,風輕雲淡地說道:「既然這一帶的諸位皇主與掌門都在此,那我就說一句話,從今天起,鐵家由我李七夜罩著,誰人動了鐵家,就是動我李七夜!」

當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之後,鐵蘭只是冷冰冰地站在那裡,她是什麼表情都沒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