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你沒見她很痛苦嗎?」出門后,如微三兩步趕上莫離殤的步伐。

他的醫術既出神入化到連傲雪小時候小腹受傷都看的出來,想必,剛開始把脈就已經看出她不孕!

就他的身份地位,對於李天佑周遭的事,想必比很多人更上心。方才,他故意層層鋪墊后才說出傲雪不孕,故意借著傲雪吃驚,引導傲雪認為自己被李天佑利用!

這種人,實在太可惡了!而且,現在還正是傲雪生理期的第二天!

莫離殤彷彿很奇怪的看過如微一眼,只淡淡的:「患者有權知道自己的病情。」

「可你也沒必要說那番風涼話!」如微冷笑,「醫者仁心,我看你並不知道『仁』字怎麼寫吧!」

「如微姑娘,我看你是弄錯了一件事,從頭到尾,我都不是醫者,我只是,離國帝師。」

身為離國帝師,他便只有兩個任務:其一,在皇帝親政前,替他好好守住國家;其二,教會皇帝所有帝王之道。

他笑了笑,看著如微的眼神充滿戲謔:「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傲雪如今正和李天佑鬧矛盾,我還想接著這個機會拆散了他們趁虛而入呢!」

一句話止,他如願的看到如微吃驚的表情。莫離殤笑,臉上笑意似真似假,帶著諸葛玉朗就往外走。

傲雪依然呆坐在桌前。

肚子很痛,可這世上,總有些事情會讓暫時忘記肉體的疼痛。

鬼醫墨凰:魔尊大人,別撩我! 是了,那日墜崖后,她的腹痛排山倒海般壓來,隨即便是下面出血。當時的她,因得沒有前半生的記憶,不知道自己來月經的時候會痛成這樣,加上之前天天和李天佑XX,又從來沒有過防護,她便理所當然的以為自己流產了。

而李天佑……

那日,當他看見自己全身是血的時候,他分明是緊張的,他帶著自己一路快馬加鞭的趕回軍營,然後喊了軍醫……

然後,然後……

至始至終,他從來沒在自己前面說過軍醫確診是小產……而關於小產的說法,好像,好像也是她自己說的!

可是,就算是她說的又如何?!他作為男人,怎麼能用這種事情信口開河,怎麼就做了他篡位造反的借口呢?!

利用,深深的利用!

什麼狗屁情深,什麼非她不要,統統都是借口!在他們這些男人眼裡,女人就都只是棋子,或者洩慾的工具!

媽的,就她最倒霉,又是棋子,又是工具的,居然還都占齊了!

傲雪坐在桌前,一個人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生氣,索性走到書桌旁,鋪開一張紙,研磨,然後提筆洋洋洒洒一大篇文字。

總裁拜拜,我去戀愛了 然後走到窗前,朝外面某個地方看過一眼,一聲厲喝:「出來!」

一個影衛立即飄進房裡,單膝跪下:「屬下見過主子!」

「我可不是你主子。」傲雪泠泠的笑,然後抓起剛寫的那張紙,輕飄飄丟到影衛面前:「把這東西給你們主子帶回去!」

「是!」影衛抬頭,正要收起傲雪丟過來的紙張,目光一不小心觸到紙上打頭的兩個字,頓時嚇得不輕。 ps:今天第三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

《星際迷航11:開啟未來》世界……

星曆年

德爾塔唯佳星

m級星球

安全等級:低

「謝謝你,史波克先生,已經完美解決了。」重新回到星艦哨所里的寧致遠,迎著老史波克疑惑的眼神,笑道。

「哦?這麼快?」在老史波克的眼裡,這位神秘的時空旅行者貌似只是換了個姿勢和衣服,壓根就沒動過。

「是的,因為兩個時空的時間線不同,而且,我的能力可以切到我離開的那一刻,所以,史波克先生才會覺得快。」

知道以對方的聰明自己掩飾的越多,越容易出現破綻,寧致遠乾脆就將自己穿越能力的特性,換了個說法來解釋。

「年輕的旅行者,你的意思是,你離開我們這個時空之後,如果想再回來時,還可以選擇具體的時間節點?」

看著對方身上那一套明顯跟之前離開時完全不一樣的防寒服,以及很突兀的姿勢變化,老史波克越發好奇起來。

「沒錯,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是這樣,具體的原理我自己也不清楚,而且,有些問題我也無法跟史波克先生你解釋。」

「不管怎麼說,我都很感謝你無私的幫助。對了。為了能表示我的誠意,我準備了一點東西請史波克先生過目。」

寧致遠說完。就從身上掏出了一個愛瘋四大小的玻璃,按下邊緣的金屬鍵后,很快一段畫面就浮現了出來。

而這段畫面的內容,正是寧致遠用光傳輸技術將人傳送到懲罰者級護衛艦上,並帶到新地方生活的經過。

當然,考慮到對方的智商實在是高的嚇人,所以,整個視頻內容都是剪輯過的。以免泄露出一些馬腳。

「抱歉,史波克先生,因為時空旅行者的規則,我無法透露更多的內容給你,所以這個視頻是處理過的。」

對於視頻被剪輯過的行為,知道跟眼前這個老傢伙還是坦誠最好的寧致遠,確實是一點隱瞞的意思也沒有。

「我明白了。一切都是為了生生不息、繁榮昌盛。」做出瓦肯人經典手勢的老史波克,點了點頭,正色地說道。

寧致遠知道對方代表的瓦肯族,可不是象主位面的地球政府一樣只喜歡喊口號,人家可是真真正正就是這麼做地。

否則,也不會無私地幫助這個時空的人類。成功地擺脫了貧困、疾病和飢荒,並且還嘗試組建星際間的聯盟。

「僅代表時空旅行者向無私的瓦肯族致以崇高的敬意。」右手輕按在左胸上,微微彎了下腰的寧致遠,說道。

這話不是客氣,而是實打實的敬意。即便對瓦肯族這種無私的精神並不是很認同。但卻依舊值得敬佩。

只可惜,這麼好的種族不但居住的星球被徹底毀掉。 乾龍戰天 六十億的劇情也因此喪生,差一點點,甚至就被整個滅族。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老史波克的出現,到是解決了年輕的史波克因為想恢複種族而辭去星艦職務的問題。

「史波克先生,關於我之前的要求,請問你還有什麼好的建議嗎?人類的整套科技樹對我來說確實很重要。」

知道自己的目的肯定瞞不過對方的寧致遠,乾脆也沒有隱瞞,直接開誠布公地將自己的問題給問了出來。

「年輕的時空旅行者,因為你要得是人類的整套科技,而我是瓦肯人,無法承諾一定能幫你解決這個問題。」

「不過,你可以暫時跟在我的身邊,我會幫你試著和人類那邊進行聯繫。」因為剛剛的視頻,老史波克點頭說道。

「非常感謝史波克先生的幫助,在不違反時空旅行者規則的前提下,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請儘管吩咐。」

寧致遠也知道,對方答應自己的幫忙,除了自己拍的視頻之外,更多的可能是對自己這個「職業」很好奇的緣故。

雖然,出於安全方面,還暫時沒有把對方帶到另一個時空的打算,但必要的時候,這個規則也不是不可以打破。

當然,這裡的安全指得並不是老史波克的個人武力,說實話,寧致遠想搞定對方,也就是摧動一下異能就行了。

只不過,是怕自己的一些做法,與瓦肯族的理論相違背而已。所以,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還是能免則免得好。

好在,除了將對方帶到其它位面世界的辦法之外,還可以利用從其它位面世界得到的技術來進行交流。

哪怕《星際迷航11:開啟未來》世界里的科技相當高端,但是有些技術卻依舊能夠起到一些借鑒的用處。

比如,這個世界里的星艦引擎是曲速引擎,而寧致遠從《第五元素》里得到的則是超光速引擎。

雖然這兩種引擎的目的都是讓星艦能在最短的時間裡跨越最長的距離,但卻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技術。

即便是超光速引擎並不見得就一定比曲速引擎要更快更好用,但從技術的角度上,卻有著獨特的價值。

「年輕的時空旅行者,我確實對你們的這個『職業』很有興趣,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再說說這方面的事情。」

「當然,那些違反了你們時空旅行者規則的地方,自然不必說。」回到維修間椅子上的老史波克,說道。

就知道對方是對自己這個時空旅行者的身份很好奇。早有準備的寧致遠也沒拒絕,就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雖然這個星艦哨所的環境是差了些。但總算也是個能遮風擋雪的地方,再加上寧致遠準備的那些食物和酒水。

到是讓等待安特普里斯號完成任務,消滅戰犯尼諾一行人,並解救出船長派胡,然後回來接人的時間並不枯燥。

隨著交談的深入,不光是寧致遠說了有關自己經歷的一些故事,就連老史波克也談了一點未來的情況。

這要是換成別人,肯定是不會說地。畢竟。一旦提前透露了未來的情況,很可能就會在無意間改變歷史。

不過,寧致遠本身就是一個時空旅行者,而且,也有著這方面的規矩,所以,老史波克到是並不建議稍做分享。

至於那位小「地精」則因為話題太過敏感被趕走。好在,有美食美酒在,這「小」傢伙到也並不生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待在星艦哨所里的老史波克,終於等來了已經完全任務的安特普里斯號發來的消息。

而寧致遠也趁機將自己的救生艇送回了主位面,而是以一個星際遇難者的身份。跟著來到了安特普里斯號上。

當然,即便是有老史波克做為擔保,但寧致遠還是受到了安特普里斯號上有關人員的檢查與隔離。

好在,本身就做為一個艦長,自然也能體諒對方這麼做的含義。所以,並無絲毫的不滿。反而相當的配合。

讓寧致遠慶幸的是,《星際迷航11:開啟未來》世界的醫療技術相當的發達,整個手持式的掃描儀就能檢查出人體內部的情況。

而寧致遠本身就是一個純粹的人類,至於blood和長生藥劑雖然效果很不錯,但卻並不會對基因產生作用。

所以,一番檢測與隔離觀察之後,除了驚訝於某人體內怎麼會少那麼多的防禦各種疾病的疫苗外,並無任何不妥。

反到是讓寧致遠免費地享受了一下,補種全套疫苗的待遇。而這方面,同樣也是這一趟穿越重中這重的目標。

沒辦法,隨著接觸的高科技位面越來越多,勢必會接觸到各種各樣讓人防不勝防的病毒或者疾病。

特別是一些生化類的位面世界,比如《生化危機》系列、《我是傳奇》、《行屍走肉》等等之類的電影或者電視劇。

別看這些世界里的科技並不見得有多高,但危險係數卻並不小,這也是為什麼寧致遠遲遲不願意去的原因所在。

即便是獵殺者裝甲可以隔絕人體與外界的接觸,避免空氣中的病毒侵蝕,但那個造型卻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可如果能在《星際迷航11:開啟未來》世界里得到相關的醫療技術,不說原本的免疫庫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哪怕就是不能完全免疫那些生化世界里的病毒,也可以通過超強的醫療技術手段,研發出相應的免疫疫苗來。

而且,就算是以後再進行位面旅行或者探索星際,遇到一些不存在於地球上的病毒,也能夠有免疫的可能。

至於寧致遠手上擁有的blood和長生藥劑,雖然效果非常好,但受於產量所限,自然不可能給所有人都用上。

等寧致遠接受完檢查並享受了星際難民的待遇接種了全套的疫苗之後,就被帶到了一個房間里待著。

對於這樣的安排,寧致遠到是並不在意,反到是利用房間里自帶的通訊系統,查看起了這個世界的新聞和消息。

而在這時,被接到船上之後待遇明顯要遠超寧致遠的老史波克,正和剛剛救完派克船長的吉姆談論著某人。

「史波克,這位約翰是什麼時候找到哨所的?」看著監視屏幕上的影像,男主角吉姆疑惑地問道。

「吉姆,他是在你們被傳送回安特普里斯號之後才來的。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這位年輕人應該沒有惡意。」

「他的身份很特殊,我目前還沒有辦法完全確定,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你可以把他跟我歸類到一起。」

知道對方把自己拉到一邊到底是為什麼的老史波克,指了指監控屏幕上的某人,給了一個含糊不清地答覆。

「什麼?你是說他也是從未來來的?」原本還有些懷疑和擔心某人會有問題的男主角吉姆,驚訝無比地問道。

「某種角度上來說是的,但他的情況又和我有很大的不同。而且,具體情況是怎麼樣,現在我還無法確認。」

「不過,沒關係,我會把他帶在身邊看好,盡量不會給你惹出麻煩。」並沒急著幫忙的老史波克,說道。

「好的,那這個人我就交給你了。不過,在到達目的地之前,他不可以離開房間,否則,我只能按規矩人事了。」

被剛剛這番話給說糊塗了的男主角吉姆,也知道這個神秘的人類肯定有問題,但眼下卻顧不上這件事。

畢竟被俘虜的派克船長才被救回來,來自未來的戰犯尼諾也剛被消滅,又出了瓦肯星被黑洞吞噬的事情。

相對於眼下需要處理的那些重要事情來說,寧致遠的存在以及來歷問題,實在是不值得讓男主角吉姆花多少精力。 休……

休書!!!

這皇後娘娘,寫給皇上的,不是情信,而是休書啊!

這西涼國,雖說國風開放,和離或者再嫁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這皇後娘娘,寫的不是和離,而是休書,休書啊!

她這是分明就往皇上臉上打呢!

皇上就算再寵她,也一定不會縱容這麼有辱聖上,有辱國體的事吧!

影衛頓時覺得自己悲涼了,今天怎麼這麼倒霉是自己值班呢?怎麼這麼倒霉剛才就比其他夥伴早一步竄到皇後房中?!

唉,這當差啊,有時候也不能太積極……誰知道分配到自己手上的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偷偷抬頭,往傲雪臉上看過一眼:媽呀,皇後娘娘臉上怎麼這麼蒼白,剛才他們站地遠,只知道皇後娘娘玉體違和,走路都是被如微姑娘扶著的,現在看來,竟是這麼嚴重啊!

「娘娘,您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屬下這就去請個御醫過來?」影衛試圖轉移話題。

「不用了,我有病知道自己請醫生治療。」她冷笑著,「御醫,還不是聽他的!這西涼國,我就不信找不到說實話的!」斜睨過半跪在地上的影位,「你趕緊把這東西帶給你們主子!另外,從今日起,也不用跟著我了。我傲雪習武半生,自信能保護自己。」

這麼多天,她自然知道李天佑的影衛跟著自己,縱有時候覺得李天佑多此一舉,卻也一直是默許態度。

可今天,當她再次認定自己不過棋子,不過洩慾工具時,她淡定不了了,她決定,立即馬上,要把這些關於李天佑的印跡紛紛掃除!

「娘娘三思!」影衛深深叩首。

「三思,我七思八思九思都有了!你還不快拿著這東西滾回去!」傲雪厲聲。天知道痛經的女人脾氣有多可怕!

影衛只跪在地上,他堅信,有時候,沉默也是一種反抗。

他不過一個小小影衛,怎麼能帶這麼重要到的東西?!而且還是絕對負面的東西!若皇上看見這東西,肯定大發雷霆,自己很可能就成了替罪羔羊!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傲雪見他堅挺的跪在地上,不由皺眉:「你怎麼還不走?」

「求娘娘體恤!」影衛開始磕頭,「小的三代單傳,上有80老奶奶,下有還沒孕育的孩子,不想死在這上面啊!」

三代單傳,上有老,下想小……傲雪就沒明白了:「這麼怕死,那你為何要做影衛?隱衛也是個高風險的職業!」

「啟稟娘娘,影衛……收入高!」

傲雪默,果然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因為收入高,就跑來做影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