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看!他們也認不出我!我不怕的!」

六耳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一步步的走向了秦飛。

「笑話!他們認不出你來,你還就真的以為沒有人能夠認識你嗎?西天大雷音寺的如來佛祖,十八層地獄的地藏王菩薩的諦聽,這些都不認識你嗎?還是說你自信到能夠殺了他們嗎?亦或者你認為除了這些人還沒有其他人認識你嗎?別忘了三清在上,元鎮子在下,除去這些還有多少大能你又知道多少,你能聽到天下的事情,難道連這些人都不知道嗎?或者說你恐怕至今也沒有聽到過這些吧!畢竟這些人沒有一個是你敢聽到的。」

秦飛不屑一笑,六耳說到底就是一個散修,他是天賦異稟,但是卻比孫悟空還要不知天高地厚,他以為他聽到的就是天下的事情,殊不知很多地方,他別說聽到了,就連聽說都沒有,畢竟這些地方豈是六耳這樣的妖怪能夠觸摸到的地方,聖人之下他尚且惹不起太多的人,更別說這些高高在上的聖人們。

「你!我要殺了你!」

六耳不想要再留下秦飛了,這秦飛每說一句話,他的心都在顫抖。

「殺了我!你能殺的了我嗎?而且六耳!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今天你出現在這裡,那就說明你已經離死不遠了,殺我!你還是做不到的!」

「哼!那就是試試吧!」

說著六耳取出了一根金箍棒就要砸死秦飛,速度之快,根本不是秦飛能夠躲避的,眼前著秦飛就這樣被咋砸成了碎片。

「嘖嘖!說起來你手上這根棒子為什麼和金箍棒那麼像了?到底是什麼玩意啊?」

本來已經被咋成碎片的秦飛,卻又出現在了不遠處。

「傀儡術!」

秦飛修細太多的東西,看到這個法術豬八戒一下子就叫出了名字,因為這不是秦飛第一次使用這種法術。

「啊啊!」

六耳大怒!又是一棒子,秦飛又沒有躲過被砸成了碎片。

「呦呵!還挺有力啊!」秦飛又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

說真的,這不管是孫悟空也好,還是六耳也好,他們的實力毋庸置疑,那是真的強大,可惜他們也有他們的缺點,那就是他們會的東西太有限,他們的寶物也太稀少了,八九變化之道,固然強大無比,可惜這只是一種法術而已,他的上限並不是太高,而金箍棒更是不用說了,為什麼說是神針鐵,就是因為除了重和無堅不摧的力量,他就沒有絲毫的用處了。

論實力,秦飛和六耳差的太遠了,可是論保命的法術,秦飛比六耳知道的太多了,也就是六耳的一顆心全都放在了孫悟空身上,學習到的東西都是孫悟空的東西,而這些孫悟空的缺點自然變成了六耳的缺點,秦飛沒有想過和六耳打,自然也不需要打,只要躲著六耳就好了,這樣即便是強大如六耳也休想拿他怎麼樣。

「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你!」

「呵呵!沒用的六耳!修鍊之道實在是太漫長了,而你別以為學去了孫悟空的一身本事,你就能比的上孫悟空了,你就能把我們怎麼樣了!沒用的!不過你要是願意坐下來和我好好談談,我倒是願意幫你一把!」

「哼!去死吧!」

六耳又是一棒子,而這一棒子比剛才還要狠,直接便是地動山搖,可惜仍然對秦飛沒有絲毫的用處。 「轟!」

巨大的爆炸聲直接掀起了一片灰塵,讓人分不清楚到底身在何方,就連秦飛也是死死的盯住六耳,生怕六耳偷襲,要知道六耳的實力強大秦飛太多了,要是一個不注意秦飛就是萬劫不復,現在他其實就是在走鋼絲。

「啊!我們的包袱!」

秦飛十分小心,但是令秦飛沒有想到的是,這六耳居然沒有直接找上他,而是趁著這個時候,將唐僧師徒的所有東西都給偷走了。

「瑪德!這六耳!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秦飛也是沒有想到這六耳居然會如此的執著,要知道在原著當中,他就是打傷了唐僧偷走了他們的東西,沒有想到居然按照劇情在走,秦飛也是有些驚訝,他本來還想著先拖住六耳,等到有機會在說服六耳,可是現在卻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完了!完了!這東西都被偷走了,這是要讓我們散夥嗎?」

豬八戒不愧是二貨的鼻祖,這個時候還想著的居然是散夥的事情,或許在他的眼中,西天這一路本就是一條黑道,他從來不認為這條路能走下去。

「八戒!」

唐僧瞪了豬八戒一眼,豬八戒一下子就老實了,這傢伙或許這一輩子就怕過兩個人,一個是孫悟空一個就是眼前的唐僧了。

「秦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唐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神情,不過秦飛卻是知道的,這個時候也只能指望秦飛說點什麼了。

「怎麼說了!我只能說這或許是大聖的一個劫數吧!」

「什麼劫數?」

「師父你聽我慢慢說來!眾神法力廣大,只能普閱周天之事,不能遍識周天之物,亦不能廣會周天之種類也。周天之內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蟲:乃蠃、鱗、毛、羽、昆。這廝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鱗、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類之中。第一是靈明石猴,通變化,識天時,知地利,移星換斗;第二是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類之種,不達兩間之名。我觀『假悟空』乃六耳獼猴也。此猴若立一處,能知千裡外之事;凡人說話,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與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獼猴也。大聖便是這靈明石猴,而剛才那個冒充大聖的就是六耳獼猴!他們本是同宗同源,或許這便是大聖的劫數吧!更可怕的是這猴子……」

也就是在這真假美猴王之後,孫悟空的性格也變化了很多,很多的陰謀論者就說過,這或許根本就不是孫悟空,而是六耳獼猴,畢竟對於如來來說,誰取經都一樣,甚至他更喜歡一個聽話的猴子,而不是定時炸彈。

不過秦飛卻不這樣認為,打鬥兩猴打了一個不分上下,但若是孫悟空那麼好殺的話,他就不會被鎮壓五百多年了,吃仙丹,喝靈酒,蟠桃更是被他吃的一空,讓天庭五百年都沒有緩過來,這樣的結果便是讓他的肉身成了鋼筋鐵骨,殺也殺不死,只能利用緊箍咒這種東西來困住孫悟空,試問這樣的孫悟空能被殺嗎?

「那按照你這種說法,豈不是說他的實力和大師兄差不多,甚至比大師兄的本領還高?」

豬八戒有些不敢相信,回來看見一片狼藉的沙僧也是聽到秦飛的話之後感覺到不可思議,在他們看來孫悟空已經是很厲害了,即便這一路行來,他們遇到了不少厲害的妖怪,孫悟空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但是卻沒有人小看孫悟空的實力,若是沒有那些寶貝,不見得有人能打過孫悟空。

「也不能這樣說!只能他們之間的本事不相上下,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厲害之處而已!但不得不說這六耳我們絕對不是任何的對手!」

「那豈不是說我們的東西找不回來了?」

唐僧的取經之路他自然不會放棄,但是取經之路的通關文牒,加上觀音菩薩給的袈裟這些東西,卻全都被六耳給拿走了,沒有這些東西,他寸步難行。

「估計是這樣!」

「那可怎麼辦啊?」唐僧一臉的擔心。

「這個猴子跟猴哥一樣強大,我們自然是沒有辦法了,說不定他有辦法了!我們去把他找回來吧!」

豬八戒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關鍵的時候,總能想到孫悟空吧!

「我也贊同豬師兄的這個辦法!你要是想要繼續你的取經之路,也只能靠大聖才能將這東西給取回來,不然這一輩我估計都不可能了!」

就他們這些人,還不夠六耳三個回合就全部倒地了吧!

「那……」唐僧有些猶豫,這上午才將人給趕走,這下午就去求人實在是讓唐僧有些下不了檯面啊!

「別這那的了!師父!我們真的只能靠師兄了!」就連沙僧這一次也沒有選擇沉默。

「那好吧!你們去把你們的師兄請回來吧!」

最終唐僧終於低下了他的頭,現在不願意也不行了。

「既然這樣!那沙僧你就留下來吧!我和豬師兄直接去找大聖!」

「好!」

沙僧對於這樣的安排沒有絲毫的異議,畢竟他也很清楚,以他的實力,實在幫不上任何的忙,還不如將唐僧保護好了!

「那我們就去了!」

「那我們出發花果山吧!」

「不!我們去南海紫竹林!」

「為什麼啊?」

「因為大聖此時就在南海,而那個六耳獼猴,此時已經將花果山當做自己的老家了!」

對於劇情秦飛已經再清楚不過了,受了傷的孫悟空可沒有到其他地方,而是去了南海,也是讓人覺得奇怪。

「為什麼你會知道?」豬八戒一愣。

「因為我就是知道!別說那麼多了!我們走吧!」

現在對於秦飛來說有些隱瞞沒有絲毫的意義了,因為現在已經是最關鍵的時候了。 「事情就是這樣嗎?」孫悟空眼中含著怒意,要不是觀音就在身邊或許他早就爆發了。

「大聖!確實是這樣,而且那妖怪更是強的可怕,你一定要小心啊!」

「強大嗎?你認為俺老孫會怕?敢冒充我,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孫悟空才不會在乎強大不強大,現在他想的就是要怎麼解決這個六耳獼猴。

「菩薩!那我就去將這妖怪給解決了!」

「阿彌陀佛!你這猴頭,做事就不能溫和一點嗎?這妖也是生靈,怎麼說打死就打死!你啊!」

觀音菩薩搖了搖頭。

「呵呵!俺老孫就這急性子望菩薩見諒,一定改一定改!」

「那去吧!」看著孫悟空信誓旦旦的樣子,觀音菩薩也沒有多說什麼,反正這猴子聰明歸聰明,但就是做事太衝動了一點。

「那我們走了!」孫悟空現在可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猴子,居然敢冒充自己,這本事據說還挺強,他已經忍的很難受了!

「等等!秦飛是吧!可否願意留下來喝一杯我南海的茶了?」

「?」秦飛一臉黑人問號,自己怎麼就被觀音給盯上了!還喝茶,神他媽願意喝茶啊!喝茶代表有事情好吧!

秦飛好想拒絕,可是這能拒絕嗎?那可是觀音啊!不說他在人間的威望,就說他的實力,作為如來坐下的四大弟子,作為曾經元始天尊的弟子,觀音的實力更是不容小覷,秦飛其實很怕見到觀音,可是還是被觀音給盯上了!

「這!那好吧!不過我先跟大聖說點事情!」觀音的要求秦飛自然是不敢不尊崇了!

「那個大聖!你還記得我跟你的那個約定嗎?那個假扮你的六耳就是我們之間的約定,我不求其他,只求你饒他一命。」

「原來是為了他!那麼說你早就……」

「大聖!這一路過來我可未曾害過誰,要是我有辦法,我寧願不跟著你們,等你和他接觸過後,你就明白了!」

秦飛看出了孫悟空心中的疑惑,也很清楚若是不給孫悟空一個解釋,或許孫悟空也不一定會幫忙。

「好吧!若是你真的有所圖謀,那就不要怪我了!」

「大聖你儘管放心,我的目標只有那個六耳!其他的事情我不參與也不會害了任何人!而且要是我真的要害你們,憑我的本事還能做出些什麼嗎?」

秦飛看了一眼觀音,自己若是現在不說,天知道觀音會把他留在什麼時候。

「好吧!我答應你!」孫悟空答應過的事情從來都沒有食言的,而且這也不是一件特別難得事情。

「行!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

就這樣孫悟空帶著豬八戒離開了南海,估計要不了多久,這真假美猴王的好戲就要上演了!

「不知道觀音菩薩留我下來喝茶是為了什麼?」

雖然喝著南海紫竹林的茶,但是秦飛卻沒有一點的高興,能被觀音請喝茶的估計也沒有幾個人吧!但是秦飛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現在為了完成任務,秦飛還擔心著這件事情,怎麼可能有心思喝茶。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想問一下你可願意加入我佛門!」

「啊?加入佛門!」

秦飛立刻就驚了!加入佛門這種事情秦飛可從來都沒有想過更不用說秦飛面對的還是觀音的招攬。

誰都知道觀音是什麼人!那可是佛門當中的代表人物,在民間的威望,觀音甚至冠絕佛門,被這樣的人招攬秦飛連想都不敢想。

只是現在這位甚至可以代表如來的尊者前來招攬自己,秦飛更多的則是擔憂和疑惑,完全沒有絲毫高興的樣子。

「沒錯!加入佛門!我佛門正是需要你這樣的人!」

靠!要不是打不過觀音,觀音說出這話的時候秦飛已經要動手了!

這的分明就是赤果果的侮辱自己嘛!自己怎麼就適合佛門了?難道自己單身那麼多年的事情已經被他們知道了?都說佛門清心寡欲,這是要讓自己一輩子當光棍的節奏嗎?

秦飛打死都不願意再做光棍了!不行!這次過去之後一定要找個女人了!

秦飛在心定打定注意這次任務之後,一定要脫離自己的光棍之身。

雖然很想打觀音一頓,但秦飛深知自己沒有那個實力,現在也只能忍一手了!

「我佛門乃是如今大勢之教,天興佛教,加入我佛教,絕對是一件幸事!」

觀音即便是強大,但也絕對看不出此時秦飛心中在想些什麼,甚至她都不清楚此時的秦飛是有多麼的鬱悶,還在吹噓著佛門。

秦飛會不清楚佛門嗎?在封神大戰之後,佛門確實興盛起來,畢竟封神大戰之後,佛門不僅騙走了截教和闡教的太多高手,而截教與闡教的內鬥更是讓他們沒有剩下多少勢力,這佛門興盛自然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要是一般的修鍊者遇到觀音的招攬,多半都是無力抵抗,但是別忘了秦飛可不是那種喜歡修鍊的人,那麼多年過去了,秦飛甚至還沒有適應他修鍊者的身份,他甚至更願意用武者的方式修鍊。

所以秦飛對於觀音的招攬沒有絲毫的興趣,但這都還不是秦飛所想的事情,秦飛現在想的更多的則是觀音這樣做到底為那般。

如今的佛門要誰要不到,就連如今的天庭都是看佛門臉色行事,他們怎麼會招攬他一個實力才大羅金仙的人了?

「菩薩!咱明人不說暗話,我這點實力估計在佛門混個金剛也就差不多了吧!說實話像我這樣的人,你們佛門想要多少沒有,為什麼你要招攬我,我可不認為以我的實力配得上您的招攬。」

秦飛不願意和觀音浪費時間了,都說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在這裡浪費時間,秦飛就等於在浪費生命,那孫悟空和六耳正打的不可開交,他真的沒有時間浪費在這裡了,說話自然也沒有那麼多顧及,不過說這話的時候,秦飛還是隨時做好準備逃走的準備,反正浪費時間跟任務失敗區別不大。 「看樣子你倒是一個爽快人!既然這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招攬你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功德!」

「功德!」

秦飛有些不懂,功德這個詞秦飛聽說過太多了,傳說十世善人便可在沒有任何修鍊的情況之下飛升成神,那便是因為他們擁有功德之力,三清之所以成為聖人,那也是因為他們有建派立教的大功德在身!甚至只要是聖人,他們幾乎都擁有大功德在身,只是自己為什麼會有大功德了?

「菩薩!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平日裡面雖然也偶爾做些好事,或許有那麼一點點功德,但你要說因為我的功德招攬我!我覺得你是不是看錯了?」

「不!沒有看錯!」

觀音菩薩回答的沒有任何一點猶豫,甚至還十分的肯定,看著觀音菩薩的臉,秦飛都有些相信了,只是自己為什麼擁有功德啊!這確定不是搞錯了?而且這功德是怎麼看出來的啊?

「菩薩!我說真的!我怎麼會有功德了?你是不是看錯了?」功德之力可以說是除了盤古開天的玄黃之力,便是時間第一的力量,但是這樣的力量為什麼在自己身上了?而且自己怎麼看不出來啊?

「看錯?哈!」

觀音微微一笑,好似秦飛說錯了什麼一樣,不過觀音一笑過後,他突然便是袖子一扔一個黑色的東西直接飛向了自己,秦飛想要躲開,可是這東西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還沒有等到秦飛躲開,這東西便已經飛到了秦飛的身上,而秦飛看清楚之後更是被嚇了一大跳,這居然是一隻蠍子,而且還是一隻黑到不行的蠍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看著那蠍子紅紅的尾針,秦飛絲毫不懷疑,只要被這尾針弄一下,即便是大羅金仙也會死。

「瑪德!」

秦飛萬萬沒有想到平日里如此樂善好施的觀音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秦飛當即就立刻做出反應,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不過還沒有等到秦飛離開,這個蠍子突然就被一道黃色的光給滅掉了。

「這蠍子乃是地獄的黃泉蠍子,乃是十八層地獄當中獨有的生物,這樣的生物乃是用時間最邪惡的血餵養而成,他的賭即便是大羅金仙也休想躲過,當然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是,因為這東西來至於地獄當中,本來用的是時間最邪惡之血來餵養,所以這小東西不是一般的東西能夠殺掉的,但世間總是相生相剋,你可知什麼東西是這蠍子的剋星嗎?」

聽到觀音開口,原本還想要逃的秦飛立刻就冷靜了下來,然後盯著觀音看。

「沒錯!便是功德之力,功德之力又是善的力量,是對世間有大功德的力量,又是世間所有力量的剋星,尤為克制邪惡之物,若你身上沒有功德之力,那今日這蠍子估計就不會死了!」

觀音看了一眼秦飛,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因為你擁有功德之力,才會殺死這蠍子。

秦飛有些頭疼!功德之力的作用秦飛自然是清楚的,他也清楚擁有功德之力的人有多麼的吃香,就說為了一個十世善人,便能飛升成仙,這是多少妖魔鬼怪想要做到的事情啊!這聖人成聖需要的也是功德之力,可以說這功德之力乃是萬能之力,這身上有功德之力自然是好事,不過秦飛很清楚,擁有功德之力的人這天下絕對不在少數,甚至還還多,即便是在天庭什麼十幾世善人絕對不少,可是自己為什麼偏偏被這觀音給盯上了,按說自己要是有個十幾世的功德,那也不值得觀音如此的勞師動眾來邀請他吧!

可若是自己擁有很多的功德,那秦飛就更加不懂了!自己什麼時候擁有這樣強大的力量了,難道是自己的系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