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說她到底做了什麼,把我的弟子變成了一個殺人的傀儡?」廣慧子痛苦地說道。

「她在煉殭屍。」蕭瓚說道。

「殭屍?」聽到「殭屍」二字,廣慧子似乎有些迷茫,還有些疑惑。

殭屍不是只出現在上古時期嗎?

「嗯,這個女真道姑是什麼來歷,你知道嗎?」蕭瓚問道。

豪門盛婚: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我也不知道她的來歷,她是突然出現在道觀里的。」廣慧子回憶道。

前兩個月,因為被廣明子道長發現自己在賣假藥,廣慧子就被罰到了後堂,不再接觸前堂的事了。

而就在不久后,廣明子突然帶了一個年輕道姑來到後堂,讓廣慧子給她安排一個房間安頓。

雖然,道士道姑是一家,但在一個全是道士的道觀里突然住進一個道姑,還是挺讓人奇怪的。

出去好奇,廣慧子便向廣明子打聽道姑的情況。

「她是我們同個祖師爺的徒孫,也算我半個師妹,你的半個師叔,所以,對她尊重些。」廣明子說道。

「師叔?她看起來不超過23歲!」廣慧子有些不服道。

「不以年齡論尊卑,她的修為早已超過你我。」廣明子略帶責備地說道。

從此,廣慧子就經常看到廣明子和女真道姑在一塊,兩人時而下棋、時而論道,看起來就像一對忘年交。

但突然有一天,女真道姑就告訴眾人,廣明子道長羽化了,並留下遺書讓她接管星君閣。

這個消息一時讓眾人無法接受,特別是廣慧子。

因為,前一晚廣慧子才給廣明子請過安,見他還活得好好的,而且精神還不錯,只是有些愁緒。

「哎..我們星君閣可能會面臨一場大劫了。」就在廣慧子想轉身離去的時候,廣明子突然說道。

「怎麼了師父?」聽到這話,廣慧子突然轉身,走到廣明子的身旁,詢問道。

「哎!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你去吧…」廣明子自言自語了一番,就朝廣慧子揮了揮手,讓

他離去了。

於是,廣慧子找到女真道姑,說要再看一眼廣明子道長。

女真道姑隨即就答應了,並帶著所有的弟子來到了廣明子道長的房間內。

只見,廣明子道長盤腿坐在墊子上,雙目緊閉,神情安詳,周圍似乎還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道長羽化了!」看到廣明子道長這般模樣后,廣慧子便不疑有他,並帶領著眾弟子向廣明子道長下跪叩拜。

事後,女真道姑就叫眾人出去了,說自己會安排廣明子道長的後事。

至於怎麼安排的,廣慧子並不知道,從此,女真道姑就住進了廣明子道長的那間屋子,而廣慧子就再也沒有踏進過那間房半步了。

隨後,女真道姑就把道長一職傳給了廣慧子,並讓他繼續賣假藥,自己再接手了泰平素餐廳,並研究出了讓泰平聲名鵲起的觀音玉液和素牛肉丸。

剛開始,廣慧子還是挺高興的,可是,漸漸的,廣慧子就發現女真道姑在實施一些可怕的陰謀。

除了發現自己的弟子被變成了怪物外,廣慧子有一次路過女真道姑房間門口的時候,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個封印外面還加了其他封印,就像被鎖上了好幾把鎖,要完全解開,還需要一些時日。」男人的聲音很陌生,廣慧子不曾聽過。

「都怪那個老東西,寧願咬舌自盡,也不肯把解封印的咒語告訴我。」女真道姑憤憤道。

老東西?咬舌自盡?

聽到這裡,廣慧子的冷汗便冒了出來,隨即便感到全身發冷。

她說的是廣明子道長嗎?廣明子道長不是羽化的,而是咬舌自盡的嗎?

「書里沒有解封印的咒語嗎?」男人問道。

「我試過了,沒有。因為,當時進行封印的除了道門的人,還有佛門的人,所以僅靠道門的咒語,恐怕很難解開。」 掠愛:情遇神祕邪少 女真道姑的聲音似乎透著無奈。

「小八,別灰心,還有我,我會幫你的。」男人說道。

隨後,就是男人對女真道姑的一些真情告白,以及女真道姑故作羞澀地回應。

所以,廣慧子就捂著耳朵離開了。

從此,廣慧子只要有機會,就會暗中觀察女真道姑的動靜,並想找出房間里的那個男人。

他相信,那個男人是關鍵。

但觀察了這麼久,除了那次在後廚偷窺被發現了外,便沒有其他收穫了。

「她平時就一直待在屋子裡?」蕭瓚問道。

「不太清楚,她向來行蹤詭秘,很少有人在道觀里碰見果她,但每到中午的時候,她就會在泰平的后廚里出現,給觀音玉液和素牛肉丸加料。」廣慧子說道。

「馬上就是中午了,不如,我們去會會那位女真道姑。」蕭瓚看向眾人,說道。

隨後,廣慧子就帶著眾人來到了泰平,自己則先走進了后廚,去看看女真道姑出現沒。

「跑得這麼慌張,做了虧心事?」就在廣慧子急急忙忙跑進后廚的時候,女真道姑早已站在裡面,冷目看向他。

「沒..沒,今天的客人好像很多,菜品夠嗎?」廣慧子吞吞吐吐地說道。

「這個不需要你來操心,出去吧。」 https://tw.95zongcai.com/zc/56088/ 女真道姑冷言道。

「好的,好的!」說完,廣慧子就走出了后廚,並一邊跑,一邊朝後面看,想知道女真道姑有沒有在背後偷瞄他。

「幾位很面生啊,第一次來泰平?」廣慧子很快越過人群,來到了蕭瓚他們那桌。

「在裡面?」蕭瓚小聲地問道。

「嗯,應該在給菜品加料。」廣慧子小聲地說道,隨後就提高嗓門說道:「幾位請稍等,一會菜就上好了,現在客人比較多,抱歉抱歉!」

「我去會會這位故友,順便給店裡製造點混亂,把人都弄走,免得一會打起來,誤傷到他們。」蕭瓚說道。

隨後,蕭瓚拿出了幾個白色的藥丸,分給幾人,「服下這個,就可以恢復原貌。」

說完,蕭瓚就朝後廚的方向走去。

當他快要走進后廚時,突然從手裡揮出一張符,符在空中飛了一圈后,就變成了嗆人的白色煙霧。

「著火啦!」看到蕭瓚那邊已經放出煙霧,孫挺便朝店裡大喊道。

隨即,店裡就亂成了一團。

「別慌,別慌,一個個慢慢出去。」廣慧子立即和孫挺他們,帶著餐廳里的客人們撤了出來。

咒語念了一半的女真道姑,似乎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剛想出去瞧瞧,就發現有個老者推開了后廚的門,並慢慢走了進來。

「這裡是廚房,不是洗手間。」女真道姑瞟了他一眼,冷冷地說道。

「我知道,我只是好奇,想看看這麼好吃的東西,是怎麼做出來的。」蕭瓚假裝對那些素牛肉丸好奇,一直盯著它們看,但身子卻在悄悄地靠近女真道姑。

「手搓出來的。」女真道姑有些不耐煩了,「看完了就出去吧!」

蕭瓚將視線從那些素牛肉丸轉向了女真,並把她從頭到腳地細細看了一番。

「又見面了,是不是該把不屬於你的東西交出來了?」說著,蕭瓚一反之前的緩慢行動,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到了女真道姑的面前,並將手伸向了女真道姑的道袍袖子里。

「你幹嘛?」蕭瓚的突襲讓女真道姑一陣驚慌,還有些莫名。

她想往後退,可是蕭瓚的另一隻手卻緊緊地摁在她的肩膀上,讓她無法動彈。

「你該問,你是誰?」 重生八零拽炸天 蕭瓚嘴角上揚,表現出了與老者外形不相符的冷冽氣質。

「蕭瓚!」女真道姑隨即反應過來。

就在這時,「唰」的一下,那本《道門心術》就被蕭瓚從女真道姑的道袍袖口裡扯了出來。

「這個,我拿走了,你,我也要帶走。」說著,蕭瓚就抓著女真道姑的胳膊,準備喚出白霧,將她帶去赤陰丨洞。

就在白霧喚被出時,一個巨大力量將女真道姑從蕭瓚的手上拖拽開來。

只見,一個身材高大,上身裸露,下身穿著紅色兜檔褲,長有四臂,紅髮獠牙,手拿鎮魂鈴,面相猙獰而兇惡的怪獸,將從蕭瓚手上搶來的女真道姑抱在懷裡,並轉身朝牆壁奔去,用身體撞爛了牆壁,隨後,一路撞擊,硬生生地為自己撞開了一條通向星君閣後山的道路。

「呵!鬼王?有意思。」蕭瓚饒有興緻地看向前方已經被撞出來的道路。

隨後,變回了原來的模樣,也以很快的速度追了出去。 當蕭瓚追到星君閣後山的時候,就從風衣兜里甩出了幾根紅繩,朝著鬼王襲去。頂點

紅繩飛到半空中,變得如紅色的靈蛇一般,以潮鳴電掣之姿衝到了鬼王的身後,並很快將他五花大綁。

發現自己被紅繩束縛后,鬼王將懷裡的女真道姑朝遠處拋去,並大喊道:「把自己藏好!」

「啊!」女真道姑像一片白雲似的,飛向遠方,隨後慢慢落地,然後隱匿在了叢林里,打算伺機而動。

「當初放走旱魃的人就是你吧?鬼王!」蕭瓚來到了鬼王的面前,冷言道。

「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鬼王不停地掙扎著,想擺脫紅繩的束縛,可惜,自從當初肖南將紅繩弄斷後,蕭瓚便又給這些紅繩加了力道,不要說鬼王了,連閻王來了,說不定也弄不斷這些紅繩,除非,魂遁。

不過,強行把自己的魂魄與肉身分離,代價會很大。

「地府的鬼王有好幾個,你是淮南子返?白公?韓涉?宋銑,還是王善?」蕭瓚挑眉看向鬼王,想看看他的反應,可惜,鬼王那張猙獰的面孔依舊保持著憤怒而不甘的神情,不再有多餘的表現。

蕭瓚知道,鬼王有好幾個,但他們出任務時不會以真身露面,而是幻化成鬼王的統一模樣,就是現在這副德行。

所以,很多人一直以為,鬼王只有一個,但實際上,鬼王有好幾個,他們是管理牛頭馬面那種陰司官的頭領。

而牛頭馬面也有自己的真身,除了做任務時會幻化成牛頭和馬面外,平時在地府的時候,還是以真身出現。

「我是誰,與你何干?」鬼王還在嘴硬,並且仍舊不停地掙扎著。

「和我是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好奇,當閻王得知地府又出了一個內奸時,不知會是何等表情?」蕭瓚嘲諷道。

「我不是內奸!不要把我和閻羅王那傢伙相提並論,我只是..只是在幫朋友。」鬼王辯解道。

他對閻王是忠心不二的,可是,旱魃是他的朋友,又是他的心上人,所以,當旱魃說她不想投胎做人,想離開地府時,他想都沒多想,就幫她金蟬脫殼了。

從此,他便成了旱魃的幕後幫手,如果不是知道旱魃有危險,他不會冒險出現在蕭瓚的面前。

除了馭鬼術,不管是武力還是法術,他都不是蕭瓚的對手。

不過,沒關係,只要旱魃能順利逃走,他死又何妨,大不了魂飛魄散,從此消失。

只是,他不甘心被人當做內奸,因為他不是!

「你知道當你放走旱魃后,給人間帶來了多少禍患嗎?」蕭瓚冷冷地說道。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八需要我!」鬼王固執道。

「哎!看來地府除了酆都那個老傢伙,沒有一個是智商在線的,等我把旱魃抓住后,我就帶你回去見你的閻王!」蕭瓚扶額道。

「不..別去,求你放過小八吧,我可以代她受死!」鬼王緊張地說道,並且掙扎得更加強烈了,可惜,他越是掙扎,紅繩束縛得越緊,最終,把他捆成了一個大粽子。

蕭瓚並不理會鬼王,而是飛馳在叢林中,向著旱魃躲藏的位置快步掠去。

看著蕭瓚帶著殺氣向自己靠近,旱魃緊張得手心冒汗,她知道,如果這次再被蕭瓚捉住,就再也逃脫不了了。

就在旱魃打算棄掉這具身體,魂遁時,天空突然颳起了一陣血紅色的陰風。

「嗚嗚嗚……」

陰風中夾雜著許多嗚咽

聲,悲愴而凄厲,就像是許多人的哭泣聲。

伴隨著陣陣妖風,原本晴朗湛藍的天空變得陰暗晦澀起來,一團一團的黑雲飄在空中,預示著即將到來的狂風大雨。

「嘩啦啦…」

不多時,大雨傾瀉,如河流顛覆,洶湧猛烈。

「啊!怎麼下雨啦?」古鎮上的遊客望著這詭異的天空,疑惑道。

「咦…雨水怎麼是黑色的,還有腥味。」遊客們發現,淋在身上的雨水不僅是黑色的,聞起來也有股腥味和腐氣。

「老大,這是什麼情況?」林曉曉拍打著身上的臟雨水,看向孫挺,問道。

「不清楚,估計是大神在和旱魃撕逼,旱魃用了什麼邪術吧。」孫挺抬頭看了看漆黑鬼魅的天空,然後對手下說道:「趕緊給古鎮設個結界,把遊客保護起來,免得一會受連累。」

隨後,孫挺就帶著林曉曉來到了古鎮的頭,王磊和陳瀟來到了古鎮的尾。

他們拿出了許多符,將它們像撲克牌一樣有序地立在地上,隨後念起了咒語。

隨著他們的咒語,一層像透明玻璃似的蓋子將古鎮籠罩其中,雖然,天空依舊漆黑一片,但黑雨已經下不進來了。

給古鎮設好結界后,四人均有些疲憊,但仍舊不能休息,因為遊客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無法離開古鎮,到時,必然會造成混亂。

「道長,你們道觀里有喇叭或者擴音器之類的東西嗎?」孫挺問道。

「有啊,你們要拿來做啥?」廣慧子好奇道。

從孫挺他們設結界,把黑雨攔在外面時,他已經知道這幾人身懷法術,便不再小覷。

「我怕那些遊客一會鬧著要離開古鎮,卻發現走不出去,會造成混亂,我想用催眠咒將他們弄昏睡。」孫挺說道。

「也行,我看一會說不定還有更可怕的事發生。」廣慧子看了看天空中若隱若現的人影,說道:「最好把我一起弄昏睡,我心臟不好,可不想被嚇死。」

「哈哈,道長你真膽小。」小黑嘲笑道。

「我年紀大了,不能和你們這些年輕人比。」說完,廣慧子就去找擴音器了。

「來,你們十分鐘后念啊,等我回到屋裡,躺上床再念。」將擴音器交給孫挺后,廣慧子就拎著道袍,朝自己的屋裡跑去,步伐敏捷,輕巧如斯,哪像個心臟不好的老人?

「我咋覺得廣慧子道長一點也不像道門中人呢?」看著廣慧子如脫兔般奔跑的背影,陳瀟忍不住打趣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