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還記得,當初你跟你的組員被境外傭兵團活捉之後,全部遇難的事情嗎?」鳳凰問。

葉雄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雙目如電,發出憤怒的火焰。

如果不是組織情報錯誤,他的組員也不會死,他也不會被活捉,最後還埋在地下一個月,奇迹地活了下來。

「你被埋在地下大半個月,奇迹般活了下來,正常人是不可能在那種情形之下,活那麼久的。」

「那是上天可憐我,才讓我活下來的。」葉雄狠狠道。

「首長懷疑他們曾經在你身上種下基因,想你回去檢查。」

「你的意思是,我跟被你們殺的那些神秘怪物一樣,都不是正常人?」葉雄冷笑地問。

「這只是一種猜測,要你回去詳細檢查一番才知道。」

「不得不說,為了讓我回去,你的說謊水平越來越高了。」葉雄不禁啞然失笑,站了起來,雙手支在桌面上,凝望著她,笑道:「我看你,是科幻片看多了,還基因戰士呢,下次編成熟一點的借口,別這麼低能。」

葉雄說完,直接離開了。

看到葉雄離開,鳳凰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時候,從鳳凰背後,走出來一名少女。

少女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身上散發著一鼓與年齡極其不符合的氣質,彷彿歷經滄桑一樣。身高跟鳳凰差不多,在一米七左右,齊脖短髮,面前的髮絲擋住半邊臉,只露出半邊白晰漂亮的臉。

單從外表來看,這是一個極度高傲冷漠的美少女,甚至比起鳳凰的高傲,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就死神?」

少女緊緊地盯著葉雄離開的背影,幾乎從牙縫裡崩出這三個字。

「就是他,曾經最強的組員,華夏國之中,唯一進入國際正氣榜前十的人,也是首長,指定的新小隊的隊長。」鳳凰回道。

「看起來,跟個小混混沒什麼區別。」少女鄙視地看了一眼,喃喃道:「首長給機會他,是他的面子,雖然如此不給面子,我去把他抓回去。」

少女說完,大步追了上去。

「朱雀,別衝動,他不是你能對付的。」鳳凰急忙站起來,想追上去。

「小姐,你還沒結帳呢?」服務員提醒。

鳳凰飛快地掏出錢包,將錢結了,才追了上去。

朱雀雖然是這一組員之中,最強的新銳,但是年紀還小,太衝動了,而且沒有世社會經驗,鳳凰還真怕她惹怒了葉雄。

能用武力將死神抓回去的人,整個華夏不會超過一手之數,就連自己也沒有把握,朱雀更是不可能。

; 葉雄走出大廳,來到後門的空地,突然背後傳來一聲嬌喝:「給我站住。」

葉雄轉身一看,頓時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小野貓!

高挑的身材,健康的皮膚,特別是一雙修長的美腿,圓潤有勁,肯定可以做許多高難度動作。只不過態度太橫了,那眼神,好像人家欠她幾次啪啪似的。

「美女,你叫我?」

葉雄目光落到她的胸口中!

遺憾,太遺憾,這可能是美女整個身體之中,唯一的敗筆。

這麼漂亮的小野貓,居然是個飛機場,太特么傷風景了。

看來,得花時間揉一揉,才能夠大起來。

「跟我回組織。」朱雀冷冷地喝道。

「你是龍源的人?」葉雄愣了一下。

「準確來說,是龍魂。」朱雀傲慢地說道。

龍源是華夏國安局其中一個組織,專門處理重大事件,像危險到國家安全的事件,像重大的刑事案件,還有一些無法處理的案件。可以說,能進入龍源的,都是特種兵之中的最強者。

在龍源之中,還有一支核心隊伍,那就是龍魂。

國之危,龍之魂。

能進入龍魂的,都是絕頂的高手。

葉雄望著面前的小野貓,沒想到她年紀輕輕,就能進入龍魂,看來還有兩下子。想當初,自己作為龍魂教官的時候,那些傢伙個個都有兩刷子的,驕傲得鼻孔朝天。

「你想帶我回去?」葉雄眼神之中,露出一絲鄙視。

「你最好乖乖跟我回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朱雀冷冷地喝道。

「怎麼個不客氣法,強.奸我,還是色.誘我?像你這種飛機場,哥一點興趣都沒去,整個育不良似的。」葉雄盯著她胸口,鄙視道。

「無恥之徒,我殺了你。」

從小到大,朱雀最恨別人罵自己飛機場,那可是她唯一的短板,這些年,當面這樣笑話她的人,只有一個下場,殘廢。

右腿在地上一蹬,整個人飛身而起,修長的美腿在半空以難以想象的弧度,狠狠地朝葉雄腦袋掃去。

動作迅猛,姿勢優美,無論是力度還是力量,都達到了極高的水準。

葉雄側身躲過,朱雀一連踢了十幾腿,連他的衣服都沒碰著一下。

「飛機場,再不住手,我可不客氣了。」葉雄有些氣了。

「我就看看你怎麼不客氣。」

朱雀不但沒停手,反而出手更狠了,似乎不把葉雄打趴在地,死不罷休。

葉雄開始還忍讓著,不想跟她動手,突然有個想法在腦海里生成。

「住手,你不是我的對手。」

「打過才知道。」

「要不,我們打個賭。」

「怎麼賭法?」

「如果我輸了,乖乖跟你回龍源,如果你輸了,當我的手下一年,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葉雄說道。

「好。」

朱雀自小高傲,自從進入龍魂之後,一直聽到死神的傳聞,心裡一直不服氣,今天有幸遇到,肯定不會那麼輕易放過。

葉雄微微一笑,等朱雀的腳快要踢到自己的脖子的時候,倏然出手,五指不偏不倚,正好握住她的小腳。

朱雀暗暗心驚,沒想到自己的腳會這麼輕易被抓住,整個人飛身而起,另一隻腳在半空連踢!

蓬蓬蓬!

一連踢了七八腳,全數被葉雄擋過。

能在半空凌空連踢,可見這妞的腰力不錯,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腰力這麼好。

葉雄心裡這樣想著,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嚇了他一跳,連忙鬆開朱雀的腳,退出三四米。

只見朱雀的腳尖上,伸出一道手指長的尖刀,剛才只顧著浮想連偏,差點就著道了。

「什麼死神,不過如此!」

葉雄摸了下脖子,手指上出現一抹淡淡血跡,剛才那一瞬間,自己差點就掛了。

好兇殘的小貓,看來不給點教訓,還真不天高地厚。

葉雄臉色寒了起來,正想動手,突然一個聲音傳來:「朱雀,住手,你不是他的對手。」

鳳凰急急忙忙跑過來,阻止兩人繼續動手。

「什麼死神,不過如此。」朱雀佔了上風,嘴角露出一撇得意的冷笑。

葉雄突然笑了,笑得那麼冷,看到他笑的時候,鳳凰暗叫不好。

每當死神露出這種冷笑的時候,就是他最憤怒的時候,後果將會是異常的嚴重。

嗖!

一道殘影閃過,速度快讓人眼花繚亂。

朱雀大驚,她萬萬沒有想到,葉雄的速度居然這麼快,完全出乎她的意外之外,跟剛才相對,簡直差了幾個檔次。

現在她明白了,剛才對方根本就沒出全力。

朱雀只感覺脖子一疼,然後整個人被提在半空,葉雄死死卡著她,只要輕輕一捏,她就去見閻羅王了。

「葉雄,手下留情!」鳳凰見狀大驚,連忙出口喝住。

「她動手的時候,可曾想過手下留情?」葉雄眼神之中,露出一撇冷芒。「作為龍魂組員,人品第一,武功第二,智力第三;剛如果不是我反應超強,早就死了,對這種人,值得手下留情嗎?」

葉雄說完,手中微微用力。

朱雀被卡住脖子,舉在半空,窒息感越來越重,讓她整張臉憋得通紅。那一刻,她覺得自己要死了,現在她才知道,自己太任性,太狂妄了,跟死神之間,她根本就無法可比。

「朱雀年紀還小,不懂事,你就繞過她一命,就當她是小孩子不懂事。」鳳凰怕葉雄下殺手,十分焦急。

「這種人也能進龍魂,龍天涯真是越老越糊塗了。」葉雄哼了一聲,目光落到她平坦的胸口上,一抹邪笑生起。「死罪免了,活罪難逃,我給她來點深刻的教訓。」

說完,手在她胸前一抓,將她的整個上衣扯了下來。

頓時,朱雀的整個胸部,毫無遮攔暴露出來。

「比我的還小,沒看頭。」

葉雄將朱雀扔到地上,這才對鳳凰說道:「管好你的人,這次是教訓,下次的話,可就沒那麼簡單的。」

說完從褲袋裡掏出一把照子,照了照自己的脖子。

「草,差點被毀容了,看來得找華姐借點護膚品抹抹,可別留下疤痕才好。」

一邊照鏡子,一邊離開。

朱雀倒在地上,拚命地咳嗽起來,剛才那一瞬間,她幾乎懷疑自己死了,連胸部完全曝光也顧不上掩蓋了,雙手抱在地上,渾身顫抖起來。

剛才傲慢的態度,早就不見了,換成一副死灰般的臉。

「沒事了,下次別惹他,那個傢伙瘋起來連首長都怕。」鳳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好了,我們回組織吧!」

朱雀抬起來,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堅韌之色,搖了搖頭道:「教官,我要留下來,麻煩跟你首長說,我一定會想辦法將死神帶回去。」 「雄哥,你脖子怎麼了?」葉雄剛進大廳,王童就奇怪地問。

「別提了,太大意,被只貓抓了一下。」葉雄沒好氣地回道。

「雄哥是不是幹什麼壞事,被女人抓了?」王童笑道。

「別說我,你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葉雄笑著問。

「什麼事啊?」

「裝了是不是,昨晚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葉雄叉著他的脖子,裝作氣勢洶洶地問。

「成了。」王童摸了摸腦袋,尷尬地說道。

「啥叫成了?」葉雄拍了他腦殼一下,罵道:「說清楚一點。」

「就是,昨晚我按照你的辦法……然後跟小梅,成事了……」王童傻傻地笑道。

「牛逼啊,喝杯茶慢慢說。」

葉雄連忙將王童拉到一邊的桌子旁邊坐下,然後使用百般手段,終於將事實的經過說了出來。

原本,昨晚王童按照葉雄辦法,將小梅送到樓上的房間,然後借著酒醉無法離開,然後借著酒醉向小梅表白,沒想到還真的表白成功了,然後一激動之下,兩人就滾床單了。

「雄哥,我沒想到,原來小梅是第一次。」

噗!

葉雄正在喝水,聽完這個消息,整口水噴了出來。

「你這貨撿到寶了,現在這年代,處比大熊貓還稀罕。」葉雄替他感覺高興。

「雄哥,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支招,裝醉表白,我肯定拿不下小梅。」王童嘿嘿笑,擺脫了這麼多年跟五姑娘度的日子,不高興才怪。

「對了雄哥,你昨晚也把杜總辦了吧?」

「昨晚華姐喝醉了,我送她回家,她拚命地抱著我不讓我走。你也知道雄哥的為人,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所以果斷拒絕了她的好意,誰知道離開之前,她還哭了。」葉雄一邊說,一邊搖頭嘆息。

「杜總主動向你投懷送抱?」王童傻眼了。

「我也沒想到她會喜歡上我,唉,人長得帥就是沒辦法,桃花運來了,擋也擋不住。」葉雄說完,一副無奈的樣子。

「怎麼,你不相信?」葉雄見王童傻傻地望著自己,反問。

「其實,在酒吧的時候,她已經按捺不住了,你猜她做了什麼,她居然隔著酒桌,手在桌下摸我的大腿,從膝蓋一直摸到大腿,那感覺,真是銷魂死了。」

「雄哥……」王童連連朝他打眼色。

「你眼睛怎麼了?」

葉雄有點奇怪,扭頭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杜月華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身後,臉如冰霜,雙目像是要噴出火來。

「華姐,你怎麼來了?」葉雄心裡十萬足草泥馬在奔跑。

「我來聽聽我昨晚是怎麼摸你大腿,怎麼向你投懷送抱的?」杜月華咬牙切齒地說。

「開開玩笑,笑一笑,十年少。」葉雄呵呵笑,連忙開一張桌子,給杜月華坐下,這才對王童說道:「剛才的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對於葉雄的性格,杜月華已經無力吐槽了,也不想跟他計較。

她也是在辦公室坐著無聊,才來大廳坐坐,隨便看看生意如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