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使者大人息怒!」

「使者大人息怒!」

顧萌萌這一吼,剛剛才站起來沒多久的族人,便又跪了一地。

------題外話------

謝謝瀟湘的小寶貝「美麗愛管家」投的五張月票~

也謝謝QQ閱讀的小寶貝「雪寂0」、「各自安好」打賞的999閱點~ 顧萌萌最後訂下的使者護法是巴里特和科林。因為在部落里除了爾維斯、萊亞和桑迪,顧萌萌就跟這兩個人是最熟悉的。

巴里特自不必說,那是為她豁出性命的人。而科林嘛……

顧萌萌自是另有考慮的。

巴里特和科林得到這個職位之後,便從獸群在站了出來,跳上神罰台站在顧萌萌身後。

這樣,聖納澤最新的領導核心成員,便都站在神罰台上了。

正午的陽光明媚,些許還未融化的雪折射著細碎的光。那些已經融化的晶瑩雪水順著雪中的溝渠嘩嘩的流淌,成了那年開春最神聖的吟唱之聲。

顧萌萌穿著紅色的火狐裘皮被爾維斯抱在懷裡,萊亞一襲巫醫的盛裝站在顧萌萌的左側。魁梧威嚴的巴里特和科林不苟言笑地站在爾維斯和萊亞的外側,她們五個人,站在聖納澤至高的位置上,背後的陽光為他們披上了耀眼的光暈。四隻幼崽完全不知道此刻發生著什麼,無憂無慮的在父母腳邊追逐嘻嘻,為這肅穆的場景憑添了許多生機。

那一天,聖納澤的所有人都說,他們親眼目睹了「希望」。

從神罰台上下來之後,顧萌萌問萊亞:「誒,你不是說要介紹伊恩給族人們認識么?剛才怎麼不提這事兒?」

萊亞比了一個「噓」的手勢,道:「去我那兒再說。」

顧萌萌明白萊亞這意思便是說另有安排了,也不好戳破,便轉頭看向爾維斯,轉移了話題道:「初獵的成果怎麼樣?」

爾維斯牽著顧萌萌的小手,道:「有獸神使者的庇護,自然是收穫頗豐的。」

顧萌萌笑著捧起了爾維斯的臉,問:「那……你吃飽了么?」

爾維斯一愣,原來……小萌知道他在寒季的時候一直沒有吃飽的事情了?

所以她才會一頓比一頓煮得多,然後任性地說突然不想吃了,把多餘的食物都讓他吃完……

爾維斯心頭一暖,笑著點了點頭,道:「吃的很飽。」

顧萌萌滿意地一笑,然後又問:「那接下來應該幹什麼?」

爾維斯看向萊亞,萊亞便回答道:「族長將今年的第一頭獵物帶了回來,一般來說應該是要祭天,獻給獸神的。但是即然使者大人在這裡,那麼就獻給使者大人吧。」

顧萌萌白了萊亞一眼,道:「能不能好好說話?張嘴閉嘴的使者大人,好玩么?」

「回使者大人,還挺好玩的。」萊亞笑眯了眼,答道。

顧萌萌磨牙,道:「使者大人現在命令你們,不許管我叫使者大人,還像以前一樣叫我顧萌萌。」

說完,顧萌萌一轉頭捧著爾維斯的臉笑道:「你叫媳婦。」

爾維斯的目光如幽藍的蒼穹,蘊含著無盡的深情,聲音似大提琴一般低沉而復有韻味地回答道:「遵命,我的女王大人。」

閨房蜜語拿出來當眾說,顧萌萌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摟著爾維斯的脖子將臉埋進了他的頸窩,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在爾維斯的脖子上輕輕咬了一下,然後竊喜地笑著。

------題外話------

謝謝瀟湘書院「平談C」的評價票

也謝謝QQ閱讀的小寶貝「雪寂0」打賞的100閱點 顧萌萌一行人直接回了爾維斯的山洞,以前商議事情都是在巫醫的山洞裡,但現在萊亞的山洞裡住著雕鴞族的人所以不方便過去,更何況,有了獸神使者,巫醫便不是部落里最接近獸神的人了,自然是以使者的住處為最佳議事地點了。

巴里特和科林兩個人站在山洞外,門神一樣莊嚴肅穆,就算顧萌萌感受不到,也知道這倆人正在釋放獸壓。

兩個二級獸人說低不低,說高也不算多高的獸壓其實震懾力是有限的,只不過每個人的獸壓都是不同的,而他們兩個現在的身份是使者護法,所以他們兩個釋放獸壓的意圖在於告訴靠近這裡的人:使者正在商議事情,不準靠近。

顧萌萌無奈地笑了笑,拍了拍兩個人的肩膀道:「放鬆一點,不用這麼緊張。這裡可是爾維斯的地盤,就算你們不這樣恪盡職守的站著,也沒什麼人敢跑到這兒來偷聽。」

巴里特和科林兩個相互對視了一眼,又將目光投向爾維斯。

爾維斯點了點頭,表示照顧萌萌的話去做吧,沒有人敢輕易靠近一個四級獸人的住所的,就算有,也不可能瞞得過他的感官。

「是,使者大人。」巴里特和科林異口同聲道。

顧萌萌抽了抽嘴角,問:「你倆也要這樣對我是吧?是,我成了獸神使者,但我沒幹什麼對不起你倆的事兒吧?要這樣跟我疏遠著?」

巴里特沒有說話,科林卻憨憨地撓了撓腦袋,說:「嗯……其實不是疏遠。只不過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你相處了。畢竟,我倆第一次當護法,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顧萌萌噗哧一聲笑出來,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也是第一次當獸神使者啊,大家都沒什麼經驗,誰也別笑話誰了。我選你倆做護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你倆是我的朋友,我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你們。但你們要是這樣秉公處理,跟我劃清界限,我會很傷心的。我可不想因為當了個獸神使者,就連朋友都沒了。」

想起那個晚上,大家一起吃著顧萌萌煮的美食,那天沃克利問顧萌萌為什麼不用儲備食物的辦法來統一獸世,顧萌萌說站在巔峰就會變成孤家寡人,再也沒有親人,再也沒有朋友……

科林皺了皺眉頭,一臉認真的問道:「那……俺要是還叫你顧萌萌,別人會不會覺得你的護法都不尊重你,就跟著也不把你放在眼裡,隨意放肆?」

顧萌萌卻笑了,反問道:「如果對方尊重的是「獸神使者」這個稱謂,那這樣的尊重不要也罷。如果尊重的是我顧萌萌這個人,那麼就算我叫張三李四王二麻子,該尊重我的人一樣會尊重我。況且……」

顧萌萌說著,整個人往爾維斯懷裡一倚,道:「敢在我面前放肆,也要先問問我老公答不答應啊。」

爾維斯淺笑,他喜歡她仗勢欺人的樣子,尤其是仗他的勢的時候。

------題外話------

謝謝瀟湘書院的小寶貝「愛看小說的小女孩」送的花花和票票~

也謝謝QQ閱讀的小寶貝「紫檀靈香」打賞的399閱點~

今天的更新完畢了,寶貝們明天見~ 顧萌萌用家裡現成的食材煮了一個大火鍋,萊亞給四小隻餵過骨頭湯之後,野了一上午的四小隻就睡成了小豬。

五個大人圍繞著一個大火鍋邊吃邊聊,氣氛倒也緩和了不少。

「現在沒人了,說說吧,你打算怎麼處理伊恩他們?」顧萌萌一邊給爾維斯的碗里盛著肉,一邊問萊亞。

萊亞將自己的碗也遞了過去,一副你不給我吃肉我就不告訴你的樣子,帶了幾分傲驕。

顧萌萌懶得跟他計較,便也盛了一大碗肉給他。

萊亞心滿意足地吃了兩口,然後才繼續說道:「我有預感,就算今年的選美大賽我們照常派妮娜去參加,斯奧得也不會就這麼放著我們不管的。他們一定會再派人來打探虛實。所以,伊恩他們我打算先藏著,做為獸神使者的秘密力量使用。」

顧萌萌歪頭,道:「你不說我都忘了,上次那個薩瓜不是已經驗證了我的身份么?這會兒斯奧得的人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萊亞淺笑,道:「薩瓜命不好,還沒下山就入了寒。怕是沒能活著回去報信了,否則斯奧的人早就趕來了,哪會等到現在。」

顧萌萌想了想,也是。

斯奧得是雪狐一族,萊亞可以在雪中行走,如果薩瓜的信息真的傳遞出去了,確實應該早就到了。

顧萌萌點頭,道:「你覺得他們還會再派一個信使過來?」

萊亞搖頭,道:「不會。」

「嗯?」顧萌萌不解地看著萊亞。

萊亞繼續說道:「第一個信使沒有回去,斯奧得就會提起警惕了。這一次,必然不會再大張旗鼓的來要人,而是用一些見不得人的計量。呵,雪狐族的人啊,慣用這樣齷齪的手段了。」

顧萌萌拍了拍萊亞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大兄弟,你別忘了,你也是雪狐族的人。」

萊亞的笑卻有那麼一瞬黯淡了下來,旋即又恢復成了那種滿目多情的笑容,道:「不,我已經不是雪狐族的人了,我是……你的人。」

顧萌萌相信自己不是看錯了,聯想到薩瓜當初說過的話,心中一動,有些欠然,沒有說破,卻換了個話題道:「那你打算如何應對?」

萊亞呵呵笑了兩聲,用手一勾顧萌萌的下巴,道:「只要我的使者大人答應我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要離開部落,一定要出去的時候帶上我和爾維斯,那麼斯奧得的一切小動作都將變成廢招,何需應對?」

顧萌萌拍掉了萊亞的手,道:「你說話就說話,別老動手動腳的。」

萊亞一嘆氣,抱著自己的大尾巴摸了摸,自言自語地說道:「哎,當初你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的時候,我都依了你……如今我摸一下你的下巴,你都不讓。哎,人性薄涼啊……」

顧萌萌真的有一口咬死萊亞的衝動,特么已經分手了的人能不能有點節操?老把當年的事兒拿出來說,有意思?!

喬木思南 顧萌萌瞪了萊亞一眼,沒理他,轉頭進山洞深處去拿肉了。

顧萌萌離開以後,爾維斯看著萊亞,幽幽道:「何必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要面對斯奧得,你心裡很慌吧?如果你願意說出來,小萌她……」

萊亞收起玩笑的嘴臉,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勉強地笑道:「我想成為她的依靠,而不是她的負擔。爾維斯,至少是你……應該懂我。」

------題外話------

謝謝瀟湘書院的寶貝「wxhzge1018」投的票票~

也謝謝QQ閱讀的小寶貝「巴衛」打賞的999閱點 四個小傢伙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五人會議已經開完了,顧萌萌正坐在爾維斯旁邊一臉不懷好意地看著科林賊笑。

科林被笑的直發毛,撓著後腦勺問:「顧萌萌,咋的了?你為啥一直衝俺笑啊?」

顧萌萌摸著下巴問:「科林,你覺得我家桑迪怎麼樣?」

科林被顧萌萌沒頭沒腦的話問得一愣,想了想,道:「桑迪為啥是你家的?她不是博德家的么?」

顧萌萌一拍大腿,道:「就是我家的!」

「哦。」科林被顧萌萌嚇一跳,縮了縮脖子不敢多問,只轉頭看了一眼巴里特,目帶無助。

巴里特卻一扭頭,假裝看不見的樣子,完全沒有要幫他的意思。

顧萌萌拍了科林一把,道:「問你話呢,東張西望的看什麼?回答我,覺得我們家桑迪怎麼樣?」

科林認真的想了想,回答道:「貪吃、貪睡、性子軟。」

顧萌萌「嘶」了一聲,面露不悅道:「讓你這麼說,我家桑迪沒優點了?」

「呃……」科林感覺到了濃濃的危險,眨巴眨巴眼睛,沒敢說話。

顧萌萌又道:「能吃是福,懂不懂?」

「懂懂懂。」科林憨憨地點頭應道。

顧萌萌又說:「睡覺睡得多,皮膚才會好,這叫女生的自我保養與調節,做為雌性,是有義務把好好打理自己的外表,以美化世界的。你想想,雄性出去狩獵,一回家,看見自己媳婦美美噠,是不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你願意回家看見一個美美的桑迪,還是願意看見一個沒脖子的妮娜?」

科林陷入了顧萌萌的語言圈套,非A即B的選擇題,他的選項沒有C或者放棄。如果換是萊亞或者沃克利,肯定會反問「為什麼我回家要見到她們兩個而不是見到瑪雅或者是你?」不過科林這腦子……嗯……

「那當然是桑迪比較好啊。」

「對嘛!」顧萌萌一臉贊同,伸出胳膊搭在科林的肩膀上,一副哥倆好的樣子繼續說道:「你再想啊,桑迪性子是軟了一些,可是你不覺得身嬌體軟易推倒,是一個優點么?難道你有斗M傾向,喜歡妮娜那種隨時發飆,一言不合就吃人的性子?」

科林搖頭,動作之大,嘴裡都灌進風了。

顧萌萌拍了拍科林的肩膀,道:「這就對了呀,那你說說,我家桑迪是不是一個好雌性?」

科林點頭,表示認同。

顧萌萌又問:「那你放著這麼好的一個雌性,不去追求,你說你四不四傻?」

科林下意識點頭,點了半天忽然反應過來,又開始搖頭,道:「桑迪是我妹子,不能追求。」

顧萌萌一愣,我擦?禁忌之戀?

「你倆……一個媽生的?」顧萌萌小心翼翼地問道。

科林搖頭,道:「不是啊,但是我倆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她一直管我叫哥哥的。」

顧萌萌一拳捶在了科林肩膀上,一臉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道:「你特么是真傻啊!」

科林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只好眨巴著眼睛一臉木訥地看著顧萌萌,道:「咋了?」

------題外話------

謝謝寶貝們的寵愛,謝謝大家的票票和五星好評

長評活動還沒有結束哦~寶貝們快快來參加吧~ 「科林啊,我一貫知道你實在,但沒想到你已經到了實心的地步。」顧萌萌一臉憐憫道:「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辭彙叫「青梅竹馬」么?」

科林想了想,然後搖頭,表示不知道。

「騎竹馬來,繞床弄表梅。同居長千里,兩小無嫌猜。」顧萌萌搖頭晃腦地背了一邊,然後一臉曖昧地看著科林。

科林回以獃滯的目光,臉上明晃晃的寫著「聽不懂」三個大字。

顧萌萌嘆氣,道:「你就沒想過,桑迪為啥對你特別好?」

科林看著顧萌萌,一臉真誠地問:「為啥?」

「因為她喜歡你!」

這個答案幾乎要脫口而出,可是顧萌萌忍住了。因為這句話,就算要說,也不該是從她的嘴巴里說出來。

而且,做為一個合格的好閨蜜,她有義務保持自家損友在戀愛中的優勢和地位,特么倒貼算怎麼回事兒?就算是桑迪先喜歡科林的,也絕不能讓這貨知道。

於是,顧萌萌轉了個彎,坐回到爾維斯的懷裡,不懷好意地笑道:「科林啊,我聽說妮娜要找桑迪麻煩。」

「為啥?」科林皺眉,問。

顧萌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我今天不是又揍了她么?她不敢找我麻煩,就去欺負桑迪唄。說到底,就是看桑迪家裡沒一個稱頭的,博德他們幾個哪打得過妮娜家裡那二十幾個伴侶啊?哎,要是桑迪家也能有一個有實力又強壯的雄性,她就不會老是被妮娜欺負了,你說是吧?」

科林想了想,轉頭看向萊亞,小心翼翼地問:「萊亞,你考慮考慮桑迪怎麼樣?使者大人說桑迪很好的。」

萊亞笑意不減,彎彎的眼睛里看不出喜怒,手肘輕輕搭在科林的肩膀上,溫柔地問道:「你這是因為我是寵獸而輕視我了嗎?」

「沒……沒有……」科林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萊亞明明看上去笑的挺高興的啊,為啥他會覺得背後涼颼颼的呢?

萊亞一扭頭,撲向顧萌萌,道:「嚶嚶嚶,萌萌你要為人家做主啊。」

顧萌萌一腳踹開萊亞,眯著眼看著科林。

科林完全沒有注意到顧萌萌的表情,只往巴里特身邊又挪了挪,然後一把將巴里特摟在懷裡,問:「巴里特,你覺得顧萌萌家的桑迪怎麼樣?」

「呵。」巴里特冷笑了一聲,科林這腦子,倒學會現學現賣了?想拿顧萌萌剛才糊弄他的方法套路自己?以為自己和他是一樣的情況么?

「呵是啥意思啊?你看啊,顧萌萌說桑迪身嬌體軟易推倒,是好雌性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