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倒是很少見你安慰人,」劉一守轉過頭,亮晶晶的眼睛看了她一眼,「不過你說的沒錯,興許是我的要求太高了,所以這件事才辦得這麼難。」

「唔,」劉瑤瑤看着他,目光中倒少了些高高在上的意味。

是啊,從塔里出來到現在,她是一路看着這少年的所作所為和秉性,儘管是嘴上嫌棄,但是心裏面對他也還是頗為認同的。

在塔里待了萬年,恍然回頭,她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變了,變得毒舌尖刻,乖戾囂張,變得不像以前那個自己了。

「朔,你不回來找我,那我就自己去找你。」

夕陽透過了她的身體,只覺得一陣酸楚泛上心頭,她的眼前卻又是浮現出那人的身影。

「朔。」

她忽然喃喃而出。

淚,一下流了下來。

忽然,她的眼前出現一張溫暖的手掌,試圖將她的眼淚擦去,但卻是徒勞。

轉頭看去,那劉一守盯着她,眼中似有萬種溫柔。。

「朔。」

眼淚模糊了她的眼眶,淚花折射的光芒中,她又回到了當年那個傍晚,那個躺在風朔懷裏流淚的傍晚…… 「憑什麼讓我放棄鬼君大人!那個野丫頭有哪一處能比得上我?鬼君大人只能是我的!」

熾隱看著暴怒的璃嬌有些頭疼,「小祖宗!你小點聲!是要把所有住客嚷醒了嗎?」

一向瀟洒慣了的地府太子爺無奈之下設了消音的結界。

奈何璃嬌根本聽不進去半分勸,甚至眼眸里蓄滿了淚水,哭得梨花帶雨,「哥哥你幫幫我吧,你不是鬼君大人的好友嗎?就算是做小妾我也願意,只要能待在他身邊。」

堂堂地府最尊貴的小公主怎麼能屈尊去做小妾?雖說是鬼君大人的侍妾,但別說閻王爺,單他這一關就過不去!

太子爺連忙出聲呵斥,「此番妄言你還是勿要再提!若是叫父王知道了,非扒了你的龍筋不可!」

小公主的眼淚一頓,也知是自己失言了。父王一向極重臉面,斷斷不會允許自己去做侍妾的。

「你也看見了,這情愛一事講究的是你情我願,而不是一廂情願。我認識蘇卓這麼久,頭一次見他這麼在意一個女子,你如何橫插進去?世上的好男子不止他一個,哥哥自會幫你好好留意,嬌兒乖,咱可不能幹自降身份的事。」

「那哥哥你給我找一個比鬼君大人還強的男子。」

「這……」著實難度太大。熾隱默默咽下後半句話,蘇卓的優秀眾鬼皆知,能與之匹敵的尚且尋不到,更何況是超越他的。

很明顯,這次兄妹談話以失敗告終。

地龍令一出,璃嬌行蹤暴露。隔天熾隱就接到了閻王爺的傳令,讓他速速把小公主帶回地府。

但璃嬌不肯,她才剛見到了鬼君大人的面,還是在那樣一個情況下,巴不得能留下來多增加些接觸的機會。

喝到了洛水湯,鎮上也沒什麼特別的美食,小勺和尤三姐收拾好包袱,準備繼續往流霧鎮方向前行。

尤三姐是巴不得快些離開,實在是對那什麼地府的小公主喜歡不起來,甚至心裡頭許了數個此生再不相見的美好願望。

鬼君大人先在馬車裡候著,小勺和尤三姐托店小二打包了一些吃食,正要上馬車,就見璃嬌從酒樓里風風火火衝出來。

「你們去哪?」小公主眼含焦急,越過小勺和尤三姐往馬車裡張望,「鬼君大人呢?」

「喲喲~我們去哪你管得著嗎?」尤三姐可看不慣璃嬌的做派,「你眼珠子看哪呢?鬼君大人已經名花有主了,可輪不到你了。」

璃嬌那個氣呀,粉嫩的龍角剛冒出來,身旁一隻細嫩的小手迅速摸了上來,甚至摩挲了兩下。

「手感果然好好!」實現願望的小勺一臉滿足。

璃嬌!!!!!!

得虧熾隱動作也快,迅速現身拖住了暴怒的小公主,嘴裡客氣道:「我們也要回地府了,在此別過,後會有期。」

馬車裡正手執棋子左右手對弈的蘇卓並未給出回應。

尤三姐對這地府太子爺沒什麼壞感,保持禮數福了下身。而小勺則對著熾隱揮了揮手告別,頗為不舍地再看了眼小公主的粉嫩龍角才施施然上了馬車。

璃嬌……

熾隱……

耳根子終於恢復了清靜,孕婦尤三姐近來開始嗜睡,一上馬車就躺在右側的卧塌上進入了夢鄉。

百無聊賴的小勺先是撩起帘子看了會外頭的景色,這車夫趕車又快又穩,此時馬車正在小道上疾馳,兩邊都是些林子雜草,並無什麼特別的。

看了一會也就膩了,小勺轉身看向還在下棋的鬼君大人,不得不說,鬼君大人的這皮囊可真是好看啊。

某女子看著自己在發獃,蘇卓早就發現了。

他等了許久也未見眼前女子回過神,放下棋子抬眸問道:「在想什麼?」

小勺的實誠性子再一次讓鬼君大人愣住了,「你娘是怎麼把你生得這般好看的?」

許是女子的表情太過認真,蘇卓在愣了片刻后突然垂眸一笑,這一笑彷彿在小勺眼前綻開了無數煙花,絢麗奪目,原來鬼君大人笑起來是這個模樣,真的是世間第一好看!

蘇卓突然微微起身,把迷住了的小女子帶到了身前,劍眉星目的美男子如此深情地看著自己,小勺的心又開始砰砰砰劇烈跳動。

「為何心跳得如此快?」六感意識極為敏銳的鬼君大人察覺到了,啟唇問道。

「我….我是被……大人的美色驚到了。」

「哦?」蘇卓唇角微揚,「還有更驚到的事呢。」

話音剛落,帶著一絲涼意的薄唇湊了上來,蜻蜓點水般輕輕的一個吻。

唰!小勺的臉頰飛滿了紅霞,她瞪大雙眼,透著一絲不敢置信。剛剛,是鬼君大人親了她嗎?親吻原來是這個感覺啊。

不過,是不是太短暫了點?

尤三姐和麗娘明明說過,男女之間情到濃處便會有親密的接觸,而這親密的接觸分為很多種,感情越深,能做的親密事就越多!

那鬼君大人和她的這個淺淺一吻是不是就代表著他們之間的感情也還在淺淺的地步,沒有那麼深?

這可怎麼行?

地府小公主看著鬼君大人的戀慕欣喜那麼明顯,就差明晃晃地高喊一句「大人我喜歡你!」,何況對方身份樣貌均是上乘,她可得速速加深和大人的感情,不給任何女子可趁之機。

小勺在情愛這塊開竅速度如此迅猛,尤三姐和麗娘的教導功不可沒。特別是尤三姐,簡直日日耳提面命,把畢生經驗都傾囊相授。

於是,旖旎的氛圍里,小勺眨巴眨巴雙眼,熱情道:「大人,咱這吻是不是時間太短了點?要不咱再試試別的?」

蘇卓……

有時候他真的想剖開她腦袋瓜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

不過小勺顯然也沒有給他反駁的機會,直接一個猛撲,棋盤上的棋子散落一地,而清冷無雙的鬼君大人正被一牙口特好的小丫頭生啃……. 慕容音塵不可置信現在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雙腿像是注滿了滿了鉛似的,跪在了地上。

他很想朝著她的方向去,但是怎奈,他努力的想從地上爬起來,但是結果都無果。

星星點點的微光伴隨著那識海的空蕩,慢慢的消失不見。

他臉色蒼白,嘴角抽搐,全身蜷縮在牆角,身體抖得厲害,眼前一片模糊,手緊緊的抓住胸前的衣服,強忍著痛苦。

嘴裡一直不停的嘟囔著,

「尋兒,尋兒,我來接你了,你別怕」

可不知為何停頓了一下,接著像是一個滿眼無錯的孩子一樣,哭了起來,

低聲的抽搐,在這個空曠的環境里顯得格外的清楚……

慕時站在一旁,看著他的這副樣子,略有些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擔憂的看著,張了張嘴,卻什麼聲音也沒有發出……

兩個人就在這狹小的空間之中,一個沉默不語,一個低聲抽搐哭泣……

回想往日的畫面,他多麼希望當年,在那場宴會上他阻止了她,沒有讓她去參加,如果那樣的話她是不是就不會遇見那個人,是不是就不會落的這樣一個下場了……

他無力的抬起頭看了看離自己不遠處的慕時,眼角的淚痕清晰可見。

不知是淚還沒幹的原因還是什麼,他感覺自己的眼前突然恍惚了一下,那張容顏真的和她好像好像啊,可……他暗淡的地低下了頭,卻終歸不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她了。

如果能夠再來一次的話,希望能夠。在還未遇到那個人的時候,就緊緊的將她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絕不會讓任何人動她。

可終歸還是晚了……

他努力的站了起來,消失在了識海之中。

慕時並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望著空蕩蕩的識海,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無力的感覺,明明雖說自己和她第一次正式的見面,但是還完全就能從她的身上感覺到那股令人想要向上的感覺,可是為何這麼一個人,命運卻是對她如此的不公。

「哎……」

這一聲嘆氣聲,在識海中顯得格外的「清冷」,回頭看了一下,她便離開了此處。

緩緩睜開雙眼,微微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直直地灑向她的床上。

慕時遲緩地從床上支撐了起來,拿起手擋了擋自己的眼睛。

原來……已經天亮了啊。

「記得,遵從自己的本心即可」那一道聲音彷彿還回蕩在自己的耳邊,可那個人就真的不見了。

失落的感覺從她的靈魂深處慢慢的蔓延出來。彷彿靈魂似乎也在告訴著她,那抹神識的消散在這個世界上……

「哐哐哐」幾聲敲門聲將她拉回了現實。

略有些無聲的朝著門口的方向望了望。看著了半天,還有些艱難的起身下去打開了門,

一把拿過擋在門上的木板,拉開了門之後,果不其然看到了那逆光而立的少年。

陽光將他的頭髮照射成了金色,逆著光他的笑容卻依舊能照進慕時的心裡。

「時時,看,我給你做的早飯!」

慕時微微錯開了些,顧未宸。直接就見縫插針的歡快的跑了進去,然後將飯放到了桌子上。

接著就開始帶著滿眼的笑意,招呼著她來吃飯的樣子。

「時時,快來!」

慕時看著桌子上賣相併不是很好看的,一碟小菜和兩碗清粥,外加幾個有一點點黑的饅頭。

明明不是很好看的飯菜,卻此時此刻在他看來竟格外的誘人他邁開步子朝著他的對面坐了下去。

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筷子,加了一點菜,緩緩的放進了自己的嘴裡。

顧未宸看著她。佳琪在放進自己嘴裡的時候,他都緊張的不得了,

「怎麼樣,怎麼樣」

顧未宸眼中全是緊張的看著,他自己第一次做飯也不知道時時喜不喜歡。

慕時緩緩的嚼了嚼,看著他的這副樣子,不由得輕笑了一下。

或許自己真的應該遵從自己的本心,在這千年之後,他只是顧未宸,而她也只是慕時而已。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