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免禮。」譚雲擺手道。

「謝祖神大人!」眾城民、將士起身。

「夫君!」南宮玉沁撅著櫻桃小嘴,看著譚雲,不悅道:「我恨你!你明明有危險,卻騙我們姐妹。」

「就是就是!」唐夢囈插著小蠻腰附和道。

譚雲深吸口氣,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朗笑道:「哈哈哈哈,活著真好!」

突然,大笑著的譚雲,上前一步,摟住了南宮玉沁束腰,猛地吻上南宮玉沁撅著的櫻桃小嘴。

南宮玉沁用力推開譚雲,「夫君,很多人看著呢。」

「看著又如何?」譚雲哈哈大笑,猛然回首,望著眾城民、將士,笑道:「所有人聽令,轉身!」

「是祖神大人。」眾人紛紛轉身後,不待南宮玉沁開口,朱唇便再次被譚雲吻上了。

南宮玉沁嬌艷欲滴,閉上了美眸。

良久之後,譚雲鬆開南宮玉沁,朝唐夢囈走去。

「夫君,人好多,人家不要。」唐夢囈想逃走,譚雲身影一閃,便出現在了唐夢囈身前,將其摟在懷中,在其耳畔輕聲道:「知道嗎?在我認為生命即將結束時,我是多麼的捨不得你們。」

「我知道,我什麼都明白。」唐夢囈反客為主,踮起腳尖,吻上了譚雲。

一吻深長的令唐夢囈要窒息時,譚雲才鬆開她,朝馮靜茹、譚峰、譚長春走去,和父母爺爺閑聊起來。

忽然,譚雲發現少了些什麼,側視唐夢囈問道:「紫嫣呢?」

唐夢囈眾女這才發現,四周沒有了薛紫嫣的身影。

軒轅柔傳音道:「夫君,紫嫣被你拒絕,她一定很傷心,你快去找找她,把她帶回來,我擔心她會想不開。」

軒轅柔傳音時,唐夢囈亦是催促譚雲尋找薛紫嫣。

譚雲點頭,將神識釋放到了極致,朝四面八方延伸而去,最終在遙遠的東方天際,發現了薛紫嫣的身影。

薛紫嫣六神無主,漫無目的朝東方飛去。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追她。」譚雲留下一句話后,騰空而起。

「夫君等等。」唐夢囈傳音道:「夫君,你如實說,對紫嫣有感情嗎?」

譚雲點了點頭,「有。」

聞言,唐夢囈開心的笑了,「好啦,我知道了,你快去吧。」

毫無疑問,唐夢囈和薛紫嫣關係是最好的,聽到譚雲對紫嫣有感情,她知道,紫嫣愛了譚雲這麼多萬年,終於等到幸福來臨了。

同時,在譚雲拒絕薛紫嫣時,她便隱隱約約猜到,譚雲是故意為之,便是因為譚雲認定自己要死,不想害了紫嫣。

異想天開系統 ……

一個時辰后,月朦朧,星朦朧,點點螢火照夜空。

薛紫嫣凌空飄落在一座孤峰之巔,顫巍巍的跪了下來,昂視著虛空,嚎啕大哭道:

「爹爹娘親,請原諒女兒一次,女兒真的不想,讓你們看到女兒哭泣。」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女兒也想一直笑,快樂的笑,可是……嗚嗚……女兒真的好難過……」

「爹爹娘親,你們知道嗎?女兒深愛著他,可是他卻不喜歡女兒……女兒好傷心。」

薛紫嫣傷心欲絕。

「砰砰砰!」

薛紫嫣重重地叩首三次后,抹去淚水道:「爹爹,娘親,女兒累了,真的累了。」

「女兒想要和你們團聚,你們在女兒心中就是一直守護女兒的星星,女兒也想變成星星,永遠的陪著你們。」

「請你們不要怪女兒懦弱,女兒真的不想活了,真的太累了……」

薛紫嫣話罷,祭出了神劍,正要自刎時,她搖了搖頭道:「不行,我若自刎,被譚雲看到屍體后,他一定會內疚自責,我不能傷害他。」

話罷,薛紫嫣俯視著孤峰下方綠油油的潭水,縱身一躍而下,跳入了潭水中。

「紫嫣,不要做傻事!」此刻,譚雲極速出現在孤峰上空,猶如隕石帶著飛濺的水花,直插而下,鑽入了湖水中。

方才譚雲在追來的途中,通過神識已將薛紫嫣方才的話全部聽在耳中。

譚雲未想到,一向活潑開朗的紫嫣,會傷心的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更未想到,直到紫嫣要結束自己生命,都還在為自己考慮,不想因為她的死,而讓自己自責。

冰冷的湖水中,薛紫嫣並未聽到方才譚雲的呼喊,她進入湖底一座天然岩洞后,閉上了雙目,一念之間,手中的神劍懸浮在了自己身前。

「咻!」

神劍自湖水中極速迸射,朝她眉心刺去!

毫無疑問,若被刺中,薛紫嫣必會魂胎俱滅而死!

「紫嫣不要!」

譚雲心急如焚的沖入了岩洞內,猛然伸出手,死死地攥住了神劍!

聽著耳畔傳來熟悉的聲音,薛紫嫣睜開了雙目的剎那,便感到自己束腰被一雙溫柔而有力的雙臂環抱住了。

卻是譚雲緊緊地將薛紫嫣抱在懷中,低頭吻上了她的朱唇。

薛紫嫣瞪大了美眸,淚水奪眶而出,和湖水融合消散。

突然,薛紫嫣猛然推開了譚雲,搖動螓首道:「我不要你可憐!」

「你走,你走啊!」

譚雲情真意切道:「我不走,紫嫣,我喜歡你。」

薛紫嫣自嘲道:「你口中的措辭,也只是見我尋死,而可憐我才說的。」

「譚雲,你不用這樣勉強自己,我答應你,我不會再想不開,從今以後,我不想再見到你。」

話罷,薛紫嫣收起神劍,轉身朝岩洞外走去。

譚雲猛然抓住了薛紫嫣的皓腕,薛紫嫣拚命的想要掙脫,卻被譚雲用力一拉,將她拉入了懷中,「紫嫣,看著我的眼睛。」

薛紫嫣抿著朱唇,扭頭不看譚雲。

譚雲鬆開薛紫嫣皓腕后,雙手捧住了薛紫嫣吹彈可破的容顏,將她螓首扭向自己。

「紫嫣,你聽我說。」譚雲凝視著紫嫣,星眸中流露出真摯的情意,「紫嫣,我喜歡你,這不是敷衍,不是為了安撫你。」

「我很認真的告訴你,我譚雲喜歡你!」

薛紫嫣傷心欲絕道:「我不信,我不信!」 譚雲捧著薛紫嫣的臉頰,情真意切道:「不信你看。」

旋即,譚雲釋放出一蓬神力,自湖水中凝聚出一幅記憶影像。

畫面中,姬語嫣望著百里妍兒消失在天際的麗影,若有所思道:「夫君,我感覺妍兒對你有意。」

「怎麼可能?」譚雲笑著搖頭。

「夫君,這是女人的直覺,錯不了。」語嫣語氣肯定道:「還有慕容詩詩、甄姬、方芷箐,應該對你都情有獨鍾。」

譚雲陷入了良久的沉默道:「我有你們已足夠,我相信詩詩她們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宿。」

「那紫嫣呢?」語嫣說道。

「紫嫣?」譚雲劍眉一皺。

「對啊!紫嫣深深地愛著你。」語嫣說道。

「不可能的。」譚雲說道:「我和紫嫣相識已過五萬年,她若喜歡我,我還不知道?語嫣你想多了。」

「夫君,我問你一件事,希望你如實回答。」語嫣莞爾一笑。

「好,你說。」譚雲笑道。

「若紫嫣有一天想要嫁給你,你會怎麼辦?」語嫣問道。

此刻,正在觀看記憶影像的薛紫嫣,眸光中流露出了期待之色,她很期待譚雲的回答。

但見記憶影像中,譚雲錯愕,「這個問題,我從未想過。」

「那你現在就想啊!」語嫣笑道。

譚雲想了想道:「別的女孩子就算了,至於紫嫣,她若真想嫁我,我娶了又如何?」

旋即,記憶影像消失無形。

紫嫣看著近在咫尺的譚雲,香肩聳動,哭泣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若嫁你,你便娶我?」

譚雲回答的斬釘截鐵,「當然!只要你願意。」

「我願意……嗚嗚……我願意!」薛紫嫣哭泣道:「可是為何在鴻蒙神城你會拒絕我?」

譚雲笑道:「小傻瓜,你怎麼這麼笨呢?」

「當時我認定自己必死無疑,我若說喜歡你,以你性子,你一定會為了我孤獨終老,那我豈不是害了你?」

聞言,薛紫嫣破涕為笑,容顏上泛起了一抹羞紅,「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譚雲重重點頭。

聽后,薛紫嫣臉上寫滿了幸福的羞澀,她緩緩閉上了雙目,抿了抿朱唇,聲若蚊蠅道:「吻……我。」

望著身前的麗人,譚雲心跳聲加速,俯身輕輕的吻上了她的紅唇。

譚雲一念之間,祭出了極品神尊時空神塔。

「啊……你要幹嘛?」薛紫嫣感到一陣頭暈,她睜開眼帘時,發現譚雲已經抱著自己,進入了神塔內。

「你說呢?」

「譚雲,我……」

塔內時間,三日已過。

譚雲牽著面帶笑容的薛紫嫣,邁出了神塔,將神塔收入神戒后,道:「跟我回去吧。」

「嗯。」薛紫嫣點了點螓首,盈盈一笑道:「現在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今後你趕我走,我都不走。」

譚雲探出一根手指,抵住了薛紫嫣下巴,將其螓首微微抬起,盯著她道:「我怎麼捨得趕你走?」

薛紫嫣笑著吐了吐香舌,問道:「我的容貌遠遠不如其他姐姐,也不如詩詩、芷箐、甄姬,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譚雲說道:「日久生情,你有一種特質吸引著我,尤其是你的笑,真的很有感染力。」

「答應我,今後一定要多笑。」

「嗯。」薛紫嫣笑不露齒點了點頭。

「這可不像是你的模樣。」譚雲若有所思道。

聞言,薛紫嫣說道:「人家不是怕還大大咧咧,惹你討厭嗎?」

「不會的。」譚雲說道:「我喜歡真實的你。」

「好呀!」薛紫嫣頓時又變成了大大咧咧的模樣,和大家閨秀壓根兒沾不上邊。

「這就對了嘛!」譚雲笑道:「走回去!」

一個多時辰后,夜色侵蝕著天地。

鴻蒙神城舊址,眾將士、城民,正在重建著城池,如此多的人力,預計三個月,便可重新打造出鴻蒙神城。

化為廢墟的鴻蒙神城外,唐夢囈、南宮玉沁眾女神色擔憂,她們深怕譚雲會找不到薛紫嫣。

「回來了,回來了!」

倏然,唐夢囈激動的呼喚了起來。

眾女望去,但見天際的盡頭,譚雲牽著薛紫嫣凌空飛來,不多時,飛落在了眾女身前。

溺愛千金妻 「咳咳。」譚雲望著唐夢囈眾女輕咳一聲,伸手摸了摸鼻翼,道:「從今以後,紫嫣便是我的未婚妻,是你們的妹妹。」

聞言,眾女出奇一致的不僅未表露出不悅,相反替薛紫嫣感到高興。

「見過各位姐姐。」薛紫嫣嬉笑道。

隨後,薛紫嫣和眾女開心的閑聊起來。

不遠處的廢墟中,甄姬、芷箐並肩而立,望著薛紫嫣,眸光中儘是羨慕之色……

時光飛逝,三個月已過。

如今鴻蒙神城內城、外城已重建完畢,比以往更加宏偉、壯觀!

在內城中央,屹立著一座高達三百萬丈的山嶽:鴻蒙神山。

此座神山是弒天魔猿在鴻蒙山脈深處,硬生生扛回來的!

鴻蒙神山之巔,重新又建造了鴻蒙神府。

夜幕降臨,大雪紛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