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兒啊……娘的心肝,看到你沒事,娘真的太開心了。」柳氏顫抖著手,撫摸在秦浩天的臉上。

秦浩天雖然今天只是第一次看見柳氏,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血濃於水,還是心頭自己那便宜兄弟的意識。秦浩天感到自己的心裡很是溫馨,有一種濃濃的親情,籠罩在自己的心頭。

「娘,孩兒以後會好好的孝順你的。」秦浩天對著柳氏激動的說道。

「娘不要求你別的,娘只需要你好好的,娘就很開心了。」柳氏對著秦浩天慈祥的笑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秦國泰的出現。在當頭的晚上,就有人來柳氏所在,為柳氏更換了一個場所。並安排了幾個奴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母親的病治療好了。秦浩天覺得柳氏看起來有些容光煥發的。雖然已年近四十了,可是看起來卻只如三十許的麗人。讓秦浩天也有些嘖嘖稱奇的。顯然母親當年應該也是一名傾國傾城的絕世美女。只是後來,母親因為生下了自己兄弟是為三陽絕脈,才會造成母親一朝失勢。否則,秦家的第一夫人的名頭,應該是落在母親的頭上而已。只能說是造化弄人而已。

秦浩天雖然只是第一次進入秦家,但是在秦家,秦浩天似乎能感受到一種莫名的氣氛。

秦浩天不用如何去琢磨,也知道,自己便宜兄弟的死,恐怕和大夫人有關係。而大夫人為什麼處心積慮的對付自己兄弟,秦浩天暫時還不清楚。但這謎底,秦浩天遲早是要搞明白。當然,這個仇,秦浩天還是要報的。

秦浩天的母親柳氏照著鏡子,神色很是驚喜。女人都是愛美的,即使是哪個年紀都是一樣的。

「娘,您年輕時,一定是個超級大美女。」秦浩天對著柳氏笑了笑說道。

柳氏看著秦浩天笑道:「你的意思是說娘現在老了?」

「呵呵,娘您現在看起來就像是二十多歲的麗人。在外面走在大街上,人家也許會誤認為我們是姐弟呢!」秦浩天笑眯眯的對著柳氏說。

秦浩天這話雖然是略微的有些恭維,但也不全是假話。柳氏在被秦浩天治好了病。或者是那丹藥的功效。柳氏驟然的年輕了十幾歲,現在看起來,確實非常的年輕。如果不知道的人,真的不會以為兩人是母子,還真的有可能會誤認為為兩人是姐弟。

「瞎說,這麼樣的話,娘不成了妖怪了?」柳氏對著秦浩天嗔道。

雖然這麼說,但是柳氏的臉色浮著笑容,顯然秦浩天的話,還是讓她非常的開心。

「咳……咳……」就在秦浩天要和母親說一些悄悄話的時候。一道咳嗽聲在門外傳來。

秦浩天有些納悶,這麼晚怎麼還會有人會上門。而且秦浩天知道,在秦家,自己一家子都是很不待見的。

雖然秦浩天有些的納悶,但他還是去打開了門。

在秦浩天打開門,看見門外的人的時候,他不由的有些的吃驚。因為出現在門外的人,竟然是秦家的族長。秦國泰。

秦國泰看著秦浩天有些驚訝的樣子。神色也有些尷尬。但是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望著秦浩天淡淡的問道:「你娘在吧?」

秦浩天對著秦國泰點了點頭道:「娘在。」似乎是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柳氏打開了門。看著站在門外的秦國泰道:「族長……」

聽著柳氏對自己的稱呼。秦國泰的臉色有些的痛苦,對著她嘆了口氣說道:「哎,我知道這幾年是我對不起你。但是,當年,那些都是長老的決定,我雖然作為族長,卻也沒有辦法,這些年,苦了你們娘倆了。」

柳氏聽著秦國泰的話,臉色微微的一變。但很快的就恢復了平靜。淡淡的說道:「您是族長,您的任何決定,賤妾都沒有任何的怨言。」

聽著柳氏這似乎不帶感**彩的話,秦國泰有些無奈。對著柳氏道:「我不求你的原諒,只是希望以後我能補償你。我確實沒想到,這麼多年,你們生活在這個地方。我以前都被蒙蔽了……」

「賤妾有些累了……」柳氏看了秦國泰一眼,淡淡的說道。

秦國泰知道柳氏是在對自己下逐客令了。雖然有些無奈,但是在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太多的辦法。對著柳氏點了點頭說道:「那你早點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秦國泰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對著他點了點頭后,轉身而去。

看著秦國泰離去的身影,秦浩天發現自己有些不看不懂自己這便宜父親。從他的神色當中,秦浩天發現他似乎也沒有自己想的這麼壞。那苦澀的笑容後面,似乎隱藏著什麼。似乎是一種深深的無奈。也許這裡面隱藏著什麼故事。

「娘,看來父親還是想和您重歸於好……」秦浩天回頭,看著柳氏的神色很是惆悵。微微的嘆了口氣說。

柳氏看了秦浩天一眼,搖了搖頭說道:「哎,我們是不可能的了。你說有了隔閡,還能回到以前的那樣?」

這個答案無解,秦浩天也不清楚。

秦浩天回到秦家,卻並沒有掀起任何的波瀾。畢竟秦浩天並不是修鍊者。而秦家作為修鍊世家,不能修鍊,就代表著是一個廢物。所以秦浩天雖然是秦家的四公子,但即使是秦家的很多下人,都看不起他。不過秦浩天卻是滿不在乎。雖然到異界秦浩天泡了n多個mm,但是這久違的親情,還是很享受的。不知道為什麼,秦浩天不時的想起了遠在地球的家人。雖然這麼多年了,但是這種思念之情不單是沒有減淡,反而是越來越濃烈了。

深夜,在秦府中,一道黑影在虛空中劃過,向著秦家的內院當中潛去。這人的速度非常的快。雖然秦府也算是守衛深嚴了。但是空中那道黑影卻沒有人發覺,就算是看到了,也只是覺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這道影子不是別人,正是秦浩天。

秦浩天憑藉著記憶元珠當中的那些記憶。找到了大夫人的府邸。對於大夫人為何要屢次三番的陷害自己的兄弟。秦浩天雖然問了母親,但是母親似乎不願意說,在這個時候。秦浩天只能是自己來找這個答案了。

到了內府,是秦府一些內眷。包過秦家的族長都住在這裡。所以,秦浩天越發的小心了起來。到了內府,那些守衛的實力越來越高。雖然秦浩天仍然沒有放在眼裡,但是也能明顯的感覺到。

悠然,秦浩天感到前面似乎有一隊的守衛向著他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他微微的一皺眉頭。將玄氣運轉了起來。

「幻魔術!」瞬間,秦浩天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在秦浩天隱身以後,輕而易舉的潛入到了大夫人的府邸當中。

秦浩天看著大夫人的房間是亮著的。心裡一動,腳在地上一蹬,整個人飛掠而上。盤在房樑上。

就在秦浩天剛剛隱身的時候。有人說話的聲音從屋子內響了起來。這兩人的聲音,秦浩天非常的熟悉。正是大夫人和秦東海的聲音。

「娘,你說這小子怎麼會突然回來。這不是破壞了我和孫小姐的親事。」秦東海有些焦急的說。

「你放心吧!娘會為你做主的。只要他不在了,孫小姐還是你的。」大夫人的聲音很是淡定。

秦東海的聲音有些迷惑的道:「娘,你又沒有發覺這一次秦浩天回來,和以往有些不一樣了,以往秦浩天唯唯諾諾的,這一次卻如此的伶牙俐齒的。我怎麼覺的有些不對勁。」

「哼,再伶牙俐齒又能如何,他還是一個廢物。雖然不知道從哪裡帶回兩個幫手,但是這改變不了什麼問題。」大夫人冷哼了一聲說道。

秦浩天聽到這,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容。 面紗對於秦雪嫣目前來說就是她床上睡覺時蓋的毛毯,或者是上身的文胸,還有可能是那層一直從有男女之分開始就被津津樂道的那層膜。

總之,那個是個禁地,並不是隨便就可以碰觸的。作為一個了解秦雪嫣的男人,陳青雲自然知道那層面紗對於秦雪嫣的意義,所以他是不可能去碰面紗的。

最終,秦雪嫣正如她說的那般,沒有讓陳青云為她檢查。而是拉著陳青雲跑出了病房去喝酒。

喝酒的地方自然是江湖酒吧,有了這個根據地之後,陳青雲喝酒似乎就不愁了。有了一個幫派似乎讓他體會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了,其他的還真沒有什麼感覺。

秦雪嫣的性子就不是那種安穩的女人,如果對比仇小爻可能要含蓄一些。可是要放到其他女人的面前,那她就是一個魔王級別的女人了。

拉著陳青雲在一張最顯然的桌子邊桌子,這倒是讓服務員十分的費解。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陳青雲這個老闆是很低調的,很少坐在那麼拉風的位置上。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要了些酒,陳青雲陪著秦雪嫣聽著酒吧內的歌手彈唱。

「聽說你跟黃蟲因為一個女人鬧出了點矛盾。」秦雪嫣問道。

這個女人的耳目眾多早就是陳青雲知道的事情了,而且這妞特別注意自己的事情,所以黃蟲的事情鬧得那麼大,被她知道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你的消息倒是蠻靈通的,是有這麼回事。」陳青雲笑著點頭道。

「黃蟲是那種典型的笑面虎,表面上看似好說話,實際上就是背後捅刀子的小人。我的建議,在他還沒有動手之前,你還是玩死他比較好。再有,給你惹事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好餅。這兩人要麼置於死地,要麼就遠離吧這算是你幫我治療給的報酬。」秦雪嫣一針見血的說道。

作為中海三傑中唯一的女性,自然有著其他女人所沒有的特質。在看人方面,的確有一番見解。目前看來,她說的黃蟲的全部命中。至於卡瑞拉,誰也想不到她與陳青雲之間莫名其妙的關係,所以姑且聽聽就算了。

「聽你的話似乎對黃蟲很了解。」陳青雲問道。

「那是自然。秦家之前與他們有些瓜葛。不過,目前已經一點牽連都沒有了。有了你這艘近在咫尺的大船,他們的存在對於秦家來說就沒有什麼意義了。」秦雪嫣說道。

陳青雲癟癟嘴,還沒有想到秦家居然跟外市的地下勢力也有瓜葛。

「如果沒有猜錯,黃蟲應該來找過你了吧?」

「中可惜這2b居然不知道我們是一家人,居然還想聯合秦家對付你,真是可笑啊」這似乎成了一個笑話,讓這個戴著面紗的女人笑得花枝招展的,可是陳青雲的額頭卻是汗水直冒。

坐在這種大家視線集中的位置本來就不是陳青雲的習慣,又加上身邊還坐著一個帶著面紗,聲音如天籟的娘們,時刻被人注視著的感覺還真不爽。

「那你是怎麼回復他的?」黃蟲已經被秦雪嫣定義成2b,陳青雲倒是想知道她到底是如何做的。至於一家人那種說辭,權當沒有聽到,自動忽略了。

秦雪嫣嫵媚的拋了個眼神,帶著**的語氣說道:「我還能怎麼說。當然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奴家為了你甘願去做卧底,你是不是應該好好獎勵一下我呢?」

「…………」陳青雲無語,這妞還真是敢玩,這個謊言太容易被揭穿了吧?

「放心。我說的話他肯定會相信了。至少目前在他的心裡,我是一個忍辱負重的女人。只要有搏殺的那一天,我會毫不猶豫的向你揮出刀子。以目前秦家的狀況,不由得他不相信。至於相信多久,就不得而知了。所以,在謊言被揭破之前,你得趕在他之前出手才行。」秦雪嫣說道。

話雖如此,可是什麼事情都有意外發生的時候。所以陳青雲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幾乎被打亂。

幸虧今天晚上帶這妞出來喝酒,否則以對方的性子,是肯定不會告訴他這些事情的。不管怎麼樣,黃蟲的事情要提前解決一下才行了。

兩人距離演藝台很近,台上歌手的歌聲聽得真真切切。望著那個走著頹廢路線的歌手,秦雪嫣搖了搖頭,說道:「這年頭是不會再出現另外一個迪克牛仔了。我想他修修頭型,走小白臉路線還不錯。」

對方如此跳躍性,陳青雲早就見慣不慣了。這就意味著她的正經事說完了。望了一眼那個被秦雪嫣定性的歌手,陳青雲笑著搖搖頭,沒有發表意見。

「你唱歌怎麼樣?不如來一首,一旦打動哪個花痴妹妹,搞不好今天晚上就有暖床的了。」秦雪嫣來了興趣,滿帶期望的看著陳青雲。

陳青雲搖搖頭,說道:「我唱歌不好聽,還是算了吧嚇跑了客人,吃虧的是我自己。」

「小氣鬼。你不唱給我聽,那我唱給你聽。」秦雪嫣看破了陳青雲的小心思,起身走到了歌手的近前。

順利的拿過那個吉他,坐到了椅子上,輕輕撥弄琴弦一群老吉他彈唱率最高的《同桌的你》。

秦雪嫣的聲音婉轉,猶如天籟之音,只要歌聲不跑調,聽起來就是一種享受。

說實話,秦雪嫣唱功真的很一般,這妞平時都將精力用在了別處。不過哪怕是這樣,憑著出色的天賦條件,也是讓眾人聽得如痴如醉。

帶著面紗,有著那麼一絲神秘的氣息。可是聲音卻是那麼的清純,小泉溪水叮咚響,就是這種感覺,演藝出了《同桌的你》那種至真至純的感覺。

「這妞的聲音真是太完美了。如果**,日本那些配音的**們非得羞愧得自殺身亡不可。老大,你可真有福氣啊」

陳青雲轉身就是一腳,不過對方早就有所防備,嬉笑著跳開,坐了下來。

「事情查得怎麼樣了?」陳青雲笑著問道。

風啟開了一瓶啤酒,灌了一口,大大咧咧的擦了一下嘴角,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別提了。我都差點把那兩個娘們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出來了。全部是乾乾淨淨。來中海之前,也沒有跟什麼特別的人接觸過。看來線索又斷了。」

自從上次出了黑靈兩人的事情后,陳青雲就讓風幫忙順著兩人的關係看看能不能查出點什麼。很可惜,看來這次又白忙活了。不過還好,歐陽蘭倩提供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只不過那些信息並不是關鍵位置的,所以陳青雲暫時不想動,還未到時候。

他需要大量的信息,然後尋找出天網這條巨蟒的七寸之處,然後一擊斃命。否則其他的進攻只會是小打小鬧,對龐大的天網組織來說只是撓痒痒。

「老大,這次的行動你一定要給我弄個名額啊我們兄弟可是好久沒有並肩作戰了。」

陳青雲笑了笑,彙報是假,這小子真正的目的恐怕是這個吧去日本的任務龍隱只會派五人出戰。試想一下,隊伍裡面哪個人不是好戰份子,這五個名額還真是挺難分配的。

「這事你應該找影子去說,跟我說沒用啊」陳青雲笑著說道。

「可是她說爭奪指揮官的名額給你了。等你當了指揮官,還不是老大你說的算。老大,我求你了,一定要帶著我。」風兩米多的大個子,居然像個小孩子一樣牽扯住陳青雲的胳膊乞求。可是讓旁邊的幾個顧客大跌眼鏡,剛剛還威風凜凜出現的爺們,怎麼就能幹出這種事情呢?

陳青雲撓了撓腦袋,影子這明顯就是躲清靜,之前答應下來的時候還真沒有想到居然會還有這種後果。現在還好,等回到龍京,恐怕這幫小子整天都得在他耳邊念叨吧?

「如果你馬上鬆開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陳青雲無奈道。被對方抓著乞求,感覺還真是怪怪,雖然這種事情以前是經常發生的。

「還考慮什麼啊老大,你是不是顧忌那個叫過呼延東城的小兔崽子。雖說他現在是龍隱的隊長,但是得有人鳥他才行。在我們心中,你才是我們真正的老大。所以,這次比試,好好的扁他一頓,讓他知難而退吧大家是否過好日子,所有的希望也都寄托在您老人家的身上了。你也不想看到兄弟們整天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吧?」風說道。

「看來我肩膀上的責任可不小啊呵呵。好吧,既然是這樣。你去幫我做一件事情,如果做得漂亮,我就一定全力以赴。」陳青雲開著玩笑,從懷中抽出一張黑色的帖子遞給風。

風接過帖子,看了一下人名,然後打開看了裡面的內容,立刻對陳青雲豎起了大拇指。

「我x,老大你不愧是我最佩服的人啊這麼風騷的事情你居然都能幹得出來。我對你的敬仰真的有如…………」

陳青雲一腳踢了過去,將風拍馬屁的話全部踢了回去,笑罵道:「少廢話了。喝完這瓶啤酒馬上去辦事。要什麼效果,你應該清楚。」 秦浩天直到現在才略微有些明白了,為什麼對方會處心積慮的置自己的便宜兄弟於死地,看來,這個也是原因之一。【文字首發:520小說只要自己還在,自己和孫夢晴就有婚約在。對方就無法和孫家結親。

「有點意思了。」秦浩天微微的一笑。

少頃,秦浩天消失在了原地。

第二天,秦浩天一早就起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來到了一個相對陌生的地方。秦浩天睡的有些不習慣,一早就起來了。

走到院中,秦浩天聞到了一股清香。看著院中那一顆顆的桃樹上的桃花,那撲面而來的清香,讓秦浩天有股心曠神怡的感覺。

村南無限桃花發,唯我多情獨自來。日暮風吹紅滿地,無人解惜為誰開

秦浩天想起了前世曾經讀過的一首白居易的詞。喃喃的道。

「噫!」就在秦浩天念完這詞的時候。一道驚咦聲從秦浩天響了起來。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轉過頭,看著眼前的女孩,即使是見慣了美女的秦浩天。在見到眼前的女孩,目光微微的一亮。

這女孩著實是太美了。大大的眼睛。潔白如玉的肌膚,殷桃小嘴。如瀑布般烏黑柔順的頭髮,白色的長裙,給人一種很是聖潔的感覺。秦浩天不得不承認,這女孩論美女,絕不在夢依然、梅紫凝之下。

那女孩看著秦浩天,眼中微微的一愣,但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對著秦浩天哼了一聲道:「詩是好詩,但是從你這書獃子的口中出來,太浪費了。」

秦浩天看著這女孩似乎認識自己,微微有些奇怪。=對美女,秦浩天一向是很禮貌的。他對著眼前的女孩笑了笑說道:「姑娘,你是?」

見秦浩天在自己的面前裝腔作勢的樣子。孫夢晴的神色很是憤怒。對著他道:「秦浩天,你別得意,雖然我們之間有婚約,但是我死也不會嫁給你的。」

秦浩天聽的微微一愣,看著眼前的女孩。他也不是白痴,從她的話,他很快知道,這女孩是誰了。搖了搖頭,對著那女孩道:「孫姑娘,看來你喜歡的是秦東海。難道你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么?雖然我配不上姑娘,但是姑娘如何和秦東海在一起,也不會幸福的。」

孫夢晴的臉上露出了很是不屑的笑容,對著秦浩天哼了一聲說道:「誰給你說我要和秦東海在一起的。你們兩兄弟沒有一個是好東西。」說著,孫夢晴狠狠的瞪了秦浩天一眼,轉身而去。

秦浩天摸了摸鼻子,有些的無語。看來秦東海也只是在單相思而已。這樣就更好玩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在孫夢晴離開的片刻,一名秦家的家丁快步的走到了秦浩天的面前。對著秦浩天施了一個禮道:「四公子,族長有請,在會議廳等您!」

秦浩天微微的一愕,看了那家丁一眼,淡淡的問道:「族長找我?有沒說是什麼事情?」

那家丁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說道:「族長只是請您過去,並沒有說什麼別的。」

「好了,知道了。」秦浩天看了那家丁一眼,淡淡的說道。

在那家丁離去的時候,秦浩天皺緊了眉頭。他確實是有些的納悶,不知道這秦國泰找自己有什麼事情。不過秦浩天的心裡隱隱的有些不太好的預感。請自己去會議廳而不是私人的房間,顯然是有正事找自己。秦浩天的心裡隱隱的猜到是什麼事情了。雖然如此,但秦浩天還是快步的向著會議廳走去。臉上露出了一絲冷意。

走到了會議廳當中。發現雖然是族長秦國泰找自己。但是會議廳里的人卻不止是秦國泰。裡面還有秦家的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甚至還有秦家的而大夫人和二公子秦東海。見到秦浩天走進會議廳,秦東海望著秦浩天的眼神帶著一絲得意之色。

「好大的陣仗!」秦浩天的心裡暗暗的說道。但是表面上卻是面不改色的。

「見過族長,長老!」秦浩天微微的施了下禮,轉身施施然的坐下了。

大夫人見秦浩天不單沒有對自己敬禮,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臉上氣的一陣青一陣白的。

「這一次叫你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商量。」秦國泰對著秦浩天淡淡的說。

雖然說是商量,但是看著口氣,卻是不容置疑的樣子。

「哦……」秦浩天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我們希望你能和孫家解除婚姻。」秦國泰對著秦浩天淡淡的說。

秦浩天的臉色很是平靜,並未有秦國泰所想象的那種反應。

「呵呵,為什麼?」秦浩天淡淡的說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