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冠禮比武一戰,萬寶商會的定律竟然會被打破,真是讓人難以想象!」有一哥們因為身上錢帶的不多,押的也少,在比賽結束后暗暗慶幸,同時還做出一副很欠扁的憂鬱狀,鶴立雞群般沉思著道。

那些輸錢的武者聞言,差點把此人拽出來狂毆一頓。

這些普通武者銀子沒了,而各大家族也很不開心。

磐石城大小家族二十多家,幾乎所有家族都在沈天行身上押了滿注一萬兩,最終集體打水漂。當然,他們不差錢,而且輸錢的也不止自己,所以他們表面上很鬱悶,心裡還是很平衡的。

冠禮比武結束,古家和楊婕成為了今天最大的贏家。前者在後繼無力的時刻向世人證明,他古家還是有天才的,而楊婕的萬寶定律雖然被打破,但因為觀戰武者和各大家族的捧場,讓她直接進賬了將近三十萬兩!

一個贏得了磐石城的榮譽,一個贏得了磐石城的銀子,不知羨煞了多少人!

有贏家就有輸家。

沈家要比所有人都要鬱悶,都要崩潰。

因為他們不但輸了錢,連人也輸掉了。

「此子受傷嚴重,老夫帶回羅家醫治,沈家主沒意見吧?」比賽結束后,羅有三強勢的站在沈逢春面前,說道。

沈逢春知道沈天行這是被羅家看重了,豈敢有意見,只好迎著笑臉點頭同意。同時有些暗喜,自家嫡系被羅家看重,在以後或許會給沈家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

沈天行在沈逢春心中其實就是一個貨物,他打造沈天行的目的,一是為了讓沈家誕生一個天才,二是,在以後會被某些大勢力看重,為沈家帶來最大的利益。

以前隱藏沈天行的一切,為的是讓他橫空出世,從而將沈家推向磐石城的至高點,而如今前者顯然沒有做到,不過那第二個計劃卻按照他的計劃進行中。所以羅有三很隱晦的要人,他爽快的答應了,當然不答應也不行啊,人家勢力大,滅自己這種小家族只是分分鐘的時間而已。 喬安面色冷凝,目光透著幾分沉重。

醫生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剛才是在詐他!

「喬小姐,您還是去問三少吧。」醫生也不敢私自告訴她。

她的情況,已經很嚴重了,要是發現得再晚一些,情況會更危急。

「我要你告訴我。」

砰!

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慕靖西不知道怎麼找到這來的,此刻,他臉色陰沉得可怕,如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又似一場海嘯正在席捲呼嘯。

喬安抿著唇角,被辦公室里的燈光晃了眼,眼睛突然有些酸澀了起來,她眨了眨眼,「慕靖西,你來告訴我,我得了什麼病?」

「你沒事。」慕靖西上前,將她抱進懷裡,「不要胡思亂想。」

是么?

是她胡思亂想,還是他不肯告訴她。

喬安知道,自己現在要是問不出來,以後也不會問得出來了。

她雙手抗拒的抵著他的胸膛,目光微澀,「我是不是得了絕症?」

「別胡說!」

喬安卻笑了,笑中帶淚,「那你為什麼不敢告訴我?是怕我承受不了么?」

「不是。」慕靖西不知道她為什麼非要知道,現在一切情況都還沒明朗,他之所以選擇隱瞞著她,是為了她著想。

多少病人是因為心態崩了,而導致病情加重。

他不希望她心裡有太大的負擔,更不希望她會像別人一樣,心態完全崩壞,情況繼續惡化。

「你在騙我。」

慕靖西臉色陰沉,眸底的陰鬱,如霧靄一般,將他眼眸深處的悲傷,藏匿得無影無蹤。

「喬安,你要相信我。」

慕靖西什麼也沒說,帶著她離開醫生的辦公室。

江洵已經送來了廚師長親自熬好的粥,慕靖西盛了一碗粥,吹了吹,才喂到她唇邊。

喬安抿著唇角,不吃。

擺明了立場和態度,勢必要跟他抗爭到底。

「喬喬,聽話。」慕靖西軟下語氣,低聲哄著她。

她知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究竟有多虛弱?

因為工作特殊,她時常熬夜,每天都在超負荷工作。

身體早就吃不消了,可她要強的什麼也沒說,固執的堅持著,用十倍的付出,還換取一份回報。

慕靖西不知道該表揚她,還是批評她,既心疼,又心酸。

心中的苦澀,早已經溢滿整個心房。

「我要知道真相。」

慕靖西:「……」

「我有權知道真相!」

慕靖西:「……」

無論她說些什麼,他都無動於衷。

喬安快崩潰了,最後,直接給陸胤打電話,讓他來醫院接她。

「對,就是現在,我現在就要離開!」

喬安拿著手機,目光確實憤然的看著慕靖西,他還是無動於衷。

似乎無論她說些什麼,做些什麼,都已經不能引起他情緒上的任何波動了一般。

這讓喬安感到深深的無力。

為什麼?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不願意告訴她真相?

是絕症么?

一定是吧……

那端的陸胤,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聽到她在醫院,掛了電話后,便立即趕往皇家醫院。 古家,古木曾經居住的別緻獨院。

白纓樹在春風輕撫下,樹葉舞動,傳出嘩嘩作響的聲音。

那院落內有些許青草露出細小的芽尖。

鳥兒在房頂唧唧喳喳的響起,充滿了春天的生機盎然。

可是就在這般詩情畫意的畫面中,古木搓著臉一臉鬱悶,坐在石凳上看著羅宓,最後嘆道:「羅小姐,你這是強人所難!」

羅宓擺弄著一根小草,甜美的笑道:「你不是說過要做羅家的姑爺嗎?」

「——」

這小妮子從古木蘇醒后,就一直天天跑來請他去羅家做客,一會楚楚可憐,一會凶神惡煞,軟硬兼施,讓得古木大少幾欲崩潰。

「我現在改變想法了。」古木皺著眉,對於比自己還無恥的女人,他束手無策。

「為何?」羅宓不解,道:「難道我長的沒有楊婕和你的貼身丫鬟好看?」

「你很好看,你美若天仙,你沉魚落雁,你放過我吧!」古木崩潰了,苦苦哀求道,如果不是院子內有武王強者跟一個門神似的把這門,他現在恨不得就跑路了。

古木是追求自由,如風一樣的男子,曹城肯定是要去的,但他不想投入羅家,成為一個門客,這樣有悖他那自由自在的性格。

「古木,我羅家在曹州萬人之上,本小姐邀請你,是給足了你面子,難道你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嗎?」見得古木不答應,羅宓小臉一皺,嬌斥道。

又來了!

古木心裡在流淚,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第幾次被她威脅了。

而同時,在古家的會客廳。

羅有三坐以貴賓的身份坐在側首,而上首則作者古蒼穹,旁邊古輕揚和七長老分坐下首。

「古木此子天賦不錯,在你們古家著實屈才了。」羅有三看了看古輕揚,淡淡說道。

「羅有三,你——」古輕揚老臉拉了下來,這混蛋來要人,竟然還不忘打擊下古家,那有這樣的!

「我說的對吧?」羅有三咧著嘴說道。

「對個屁,我看你是來找茬的!」古輕揚脾氣上來了,指著羅有三道:「十幾年沒見,你欠揍!」

「古老頭,你以為我怕你來著?」羅有三見得古輕揚如此說來,唰的一下站了起來,挑釁道。

「——」

看著他們兩句話就要開打,古蒼穹一臉黑線,這是來談事的還是來打架的?於是急忙站起來勸架。

經過古蒼穹一番勸解,兩人又平靜的坐了下來。

「古木可以跟你走,但你們不能束縛他,不然這小子肯定會偷偷逃跑的!」古輕揚屁股剛剛坐下,冷冷道。

「我們羅家你這老頭還不知道嗎?只要有天賦,肯定會享受最高規格的待遇!」見得古輕揚鬆口了,羅有三席喜上心頭,急忙打包票道。

古輕揚考慮了一會兒,最後道:「古木去不去你們羅家,那就看他自己的意思了,老夫可做不了主!」

其實他還是比較希望古木能夠陪同羅家大小姐一起去曹城的羅家,畢竟羅家在曹州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勢力,裡面強者眾多,資源豐富,這對於他的武道提升和領悟有著不小的好處。

傾城熱戀 當然,這一切還要取決於古木的意思,如果他不願意去,自己也不會勉強,至少在羅有三面前,他古輕揚還能說上話,不會如沈天行一樣,將其強制性的帶走。

「沒事,只要你這老頭同意,後面的事情就交給我家小姐了。」羅有三毫不在乎的說。

古輕揚無奈的搖搖頭,心想,希望如此吧。

……

不醫館。

古木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看看外面並沒見得那羅宓小魔頭跟上來,頓時暗鬆了一口氣。然後前胸一挺,腰板筆直起來,向著裡面走去。

蕭哥正在櫃檯打理賬務,而華佗則在為病人號脈,兩人見得古木走過來,紛紛喊了一聲:「店主!」

古木點點頭,開始詢醫館的經營狀況,待得蕭哥彙報以後,他很滿意的宛如闊少一般,慢悠悠走進了內院。

剛剛走進內院,古木便感覺周圍的空氣冷冽不少,不用想便知道是那李雅舒在修練雪系武功。

李雅舒站在庭院內,美眸微閉,周圍更是浮現出一抹抹雪系靈力。古木走進一看,贊道:「不錯,已經恢復到武士中期了!」

李雅舒雙眸睜開,看到古木正一臉微笑的站在自己面前,那柳眉一皺,低聲說:「傷好了?」

這美女還知道關心自己?

古木一樂,拍著胸脯道:「一點小傷而已,早就好了。」

「哦。」李雅舒淡淡的道,然後將靈力化為虛無,揉了揉玉手,繼續道:「我要走了。」

「走?「古木一怔,旋即板著臉,道:「李雅舒,你是我的貼身丫鬟,怎麼可能說走就走,拜託你有點職業素養好嗎?」

職業素養?

李雅舒不懂,不過卻是冷眼不語。

「好吧,你要去哪裡?「古木見她冷冷看著自己,知道這女人性格烈,決定的事情很難去改變,只好無奈的說道。

「不知道。「李雅舒低聲說道。

「——」古木無語。



李雅舒走了,而且還是在今天晚上,只是留下了一張紙條,大概意思就是說,自己想要追求自己的武道,永遠不會在回來。

第二天,蕭哥將這張紙條遞給古木,古木看了看這張紙條,搖頭苦笑。

李雅舒的離開,在古木意料之中,畢竟這裡曾經是她的家,有她的根,可結果,被人奪去了家主之位,又險些被廢武功困死在地牢中。

家沒了,根也斷了。

李雅舒不想報仇,選擇離開也是必然,誰讓這裡有她不願想起的傷心往事呢。

「走了好啊。」古木坐在內院,反覆看著李雅舒的紙條,自語道:「家主之位固然重要,但人生在世,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在等著你,坐在那個位置上被權力束縛,豈不是浪費大好青春?」

古木倒是替她想的開,而李雅舒的不辭離別著實讓他有些不舒服。不過正當他在這裡感慨的時候,那蕭哥滿頭大汗的跑過來,道:「不好了,店主!」

「什麼事?」見他慌慌張張跑來,古木問道。

「店主快跟我來看看!」

…不醫館一間小房內,古木看著兩個空箱子,頓時一怔,而後整個不醫館,傳來他悲傷的嗷嚎:「李雅舒,你走了還拿我這麼多丹藥!」 凌亂急促的腳步聲,在走廊上響起。

陸胤來的時候,喬安和慕靖西正僵持不下,一個要走,一個要溜,兩人誰也無法說服對方。

誰也無法撼動對方。

「喬喬,你怎麼了?」陸胤目光擔憂的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穿著寬鬆的病號服,喬安除了臉色蒼白,沒有多少血色之外,並沒任何問題。

確認她沒有外傷之後,陸胤上前幾步,來到她面前,「喬喬,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想回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