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剛才心神全放在擺脫赤嚶怪上,沒注意到那隻青鳥,蘇道友可曾留意過它?」

雖然這青鳥一開始跟小缺搶永歲果,後來也不知為什麼跟了上來,但也畢竟算是共患難過,而與赤嚶怪廝殺時,離央也沒注意過它,如今沒看到它的身影,離央才想起了它。

「很遺憾!當時我不小心神智被控,後來一路衝殺出來,也沒留意到它!希望這小鳥平安無事吧!」

蘇風逍這時也才發現青鳥不在,搖了搖頭道;他當時陷入危機中,也是沒注意到青鳥到底怎麼樣了。

「它或許無事也不定,畢竟它能飛,而當時赤嚶怪又都被我們吸引了注意力!」

離央腦中回憶了當時的狀況,沉吟了片刻后,緩緩開口道。

婚後霸佔嬌妻 「也是,這小鳥機靈的很……」

蘇風逍話說一半,猛然頓住,才剛放下的心又緊繃了起來,忙將頭探到外面一看,這一看去,頭皮不禁一陣發麻,身形立即從大石下跳出,亡命奔逃,口中還不忘怒罵道:

「這惹事的小鳥,虧我們還擔心你,竟然又帶了麻煩過來!」

不止蘇風逍,離央的靈識也一直警戒著,更是比蘇風逍早發現了外面的動靜,同樣從大石下跳出,奪命奔逃。

而令離央二人再一次逃命的是,正是他們才剛提到的青鳥,此刻這青鳥口中不知銜著什麼,正拚命振翅向著離央二人的方向逃來。

而在青鳥的身後,則是約莫有十幾隻嬰兒大小的灰色飛蛾,正緊追著青鳥,同時口中不斷吐出道道細線,射向青鳥,奈何青鳥極為靈活,這細線根本沾不到青鳥半點。

這十幾隻飛蛾明顯處在盛怒之中,即便細線射不到青鳥,也依然不放棄進攻。

而能令離央二人色變,沒有猶豫就逃走,則是因為每隻飛蛾身上散發出的都是築基境的氣息,遠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饒是如此,他們的距離也慢慢地在跟飛蛾拉近,也不知青鳥是怎麼保持不被追上的,而青鳥看到下邊二人,眼中一亮,不帶考慮的,就飛向了他們。

「你這蠢鳥,別過來!」

奔逃中,蘇風逍回頭一看,發現青鳥竟是向他們飛來,臉上神色那是又驚又怒。

然而已經遲了,後邊追殺的飛蛾中,眼見青鳥飛向離央二人,瞬間將他們也列入追殺的範圍,一道道細線宛若飛針般對著二人激射而來。

眼看越來越近,離央的臉上也是浮現無奈的神色,沒想到才剛擺脫了赤嚶怪,又被更加厲害的飛蛾給盯上了。 「咻咻!」

一道接一道的細線激射而來,離央二人奔逃間不得不騰挪身形躲避,沿途所過,不少山石草木都遭了殃。

這些飛蛾的境界實力本就高過離央二人,又會飛,且還不停吐出細線攻擊,導致二人的距離與飛蛾越來越接近,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被追上是遲早的事情。

「糟了!」

奔逃中的離央,靈識一直關注著後面追殺而來的飛蛾,此際飛蛾距他們的距離不過五丈,這時離央的靈識發現有五隻飛蛾脫離了隊伍,其速度更是激增,心中不禁一凜,暗道一聲糟糕。

果然,脫離隊伍的五隻飛蛾,速度激增之下,竟是直接越過離央二人,衝到了前方,再迴轉過身來,將離央他們攔截了下來。

「完了!這一回真的凶多吉少了!」

離央二人的身形終於被逼停了下來,蘇風逍抬頭望著半空中包圍過來的十幾隻築基境的飛蛾,神色就像吃了蒼蠅一般難看。

當初僅是趙客方一人,而且還是在他受傷的狀態下,離央二人都花費了不小的代價,才將其斬殺,但如今面前卻是十幾隻實力等同於趙客方的飛蛾,這讓他們怎麼打。

「太儀!你能不能擋得住築基境修士的攻伐?」

離央面色同樣不好看,表面不做聲,暗中卻是靈識傳音給太儀鼎,如今的離央也是沒了辦法,但要他等死是不可能的。

「築基境是什麼我不清楚,但若是超過你一兩個境界的實力,還是能擋得住的,而且只要你進入我體內空間后,我會隱入虛空中!」

沒有等多久,太儀鼎很快就給了離央一個答覆。

「好!等下將我們一起給收入鼎中!」

得到了回復,離央心中稍稍鬆了口氣,同時對著太儀鼎囑咐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憑他們才練氣境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是這些飛蛾的對手。

就在離央暗中與太儀鼎交流中,包圍過來的飛蛾看著躲在離央二人身後的青鳥,口中紛紛發出憤怒的鳴叫聲,倒也沒有立即攻擊的意思。

「你這蠢鳥,究竟做了什麼事?惹得被這些飛蛾集體追殺!」

眼看這些飛蛾如此憤怒的樣子,以及它們身上散出的氣勢,蘇風逍心中哀嚎一聲,又回頭看著躲在自己背後,口中銜著一串紫瑩瑩不知名靈果的青鳥,低聲怒問了聲后,又覺得不夠,繼續悲憤道:

「你自己惹怒飛蛾被追殺也就罷了,哪裡不好逃,非要往我們這邊逃,這下真要被你害死了!」

然而青鳥面對蘇風逍的悲憤,根本沒有什麼反應,反而眼珠滴溜溜一轉,白了他一眼,這又令蘇風逍一陣氣急。

一旁的離央則是臉色有些發黑,這個時刻,他們居然還有心思掐架。

「小心!」

離央正要讓他們消停一點,忽然看到飛蛾的口中有亮光浮現,神色瞬間大變,忙出聲提醒道,同時身上土黃色光芒大放,附近的土石紛紛受到牽引,凝聚成四面土牆,擋在兩人一鳥身前。

然而,也僅僅只是撐不到一刻,便瞬間碎裂,而借著這空擋,蘇風逍也回過了神,不再理會青鳥,而是祭出一張藍色符籙,激活間,化作一道水藍色的光幕,堪堪取代離央的土牆,攔住了下一波的攻擊。

然而,這水藍色光幕似乎也支撐不了多久的樣子,在飛蛾口中吐出光針的攻擊下,開始出現了扭曲。

「太儀,準備將我們收進鼎中!」

如此危機下,離央暗中對著太儀鼎傳音道,同時對著蘇風逍以及青鳥喊道:

「你們不要……」

「不要抵抗!」

然而離央話未說完,蘇風逍卻是想到了什麼,急聲打斷了離央的話,同時手中出現了一座迷你莊園。

「太儀,等等!」

蘇風逍拿出的正是他在石室中獲得的迷你莊園,見此,離央目光一閃,忙傳音阻止了正要出來的太儀鼎,如果不是不得已,他也不想暴露太儀鼎的存在。

只見蘇風逍拿出迷你莊園后,任它懸浮在面前,手中則是接連打出一個個印訣,沒入迷你莊園中,當第九個印訣沒入迷你莊園后,整個迷你莊園陡然有一陣強光亮起,緊接著一個漩渦迅速成型。

從那漩渦中猛地傳出一股巨大吸引力,離央沒有抵抗,任由那吸引力將他吸走,不過幾個呼吸間,離央等人就被吸了進去,而這時符籙所化的光幕也應聲碎裂。

而眼看離央他們忽然消失,飛蛾足足愣了好一會兒,目光才齊刷刷地看向落在原地的迷你莊園,一副更顯憤怒的樣子,口中吐出的光針變大了幾倍不止,瘋狂地擊打著地上的迷你莊園,奈何迷你莊園表面浮現一層光膜,飛蛾怎麼攻擊,都不起一絲波瀾。

至於離央,此刻則是立身在一個不小的庭院之中,抬頭可以看到庭院上空,一群憤怒的巨大飛蛾正瘋狂地攻擊著,但對迷你莊園根本無法造成半點傷害,離央這才真正鬆了口氣。

「九極庄!」

離央轉身面對正門,上有一匾額,書寫著「九極庄」三個古樸大字。

「蘇道友,這九極庄莫非也是一件法寶?」

離央回頭,看向一旁同樣好奇打量著這莊園的蘇風逍,忍不住開口問道。

「準確地說,這是一件洞天法寶,不過我如今修為有限,只能開啟這庭院,其他地方進不去!」

蘇風逍點頭,目光看著前面緊閉著的大門,一臉的期待之色,這次也是他第一次進來這九極庄,但他如今因為修為有限,根本無法開啟這九極庄內部。

「洞天法寶?」

離央聽言一愣,因為當初蘇風逍跟他講解法寶這一方面知識時,並沒有提到這洞天法寶。

「這洞天法寶我也是獲得傳承之後,才知道有這類型的特殊法寶!」

看著離央臉上的疑色,蘇風逍眼中閃過了猶豫之色,但想到自己既然已經把離央帶進了九極庄,想了想后,還是開口解釋道:

「這洞天法寶便相當於一個活動的洞府,且集攻擊與防禦為一體,最大的一點便是不同於修士使用的儲物袋,只能存放沒有生命的物品,這洞天法寶可供人進入其中修鍊!」

說到這裡,蘇風逍頓了一頓,目光看向離央,一臉鄭重地接著道:

「這洞天法寶我此前從沒聽說過,但也曾聽聞仙極大陸偶有這等類似的法寶出世,且每次一出世都引發巨大的動亂,所以希望離央道友能保密!」 蘇風逍的話令離央陷入了沉思之中,自己丹田中的太儀鼎同樣有洞天法寶的特性,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今聽蘇風逍話中的意思,這洞天法寶若是被其他修士知曉,而自己又沒有實力保有,被人知道的話,不亞於一場劫難。

「蘇道友放心,既然相信在下,並坦誠相告,關於這九極庄的存在,我會將其爛在肚子中的!」

離央心中諸多念頭轉過,對著蘇風逍鄭重承諾道。

「好!」

得到離央的承諾,蘇風逍臉上露出笑意,其實,若非是在石室中,離央同樣知道這九極庄的存在,再加上這次危機,不得不動用這九極庄,蘇風逍是不可能主動對離央說這些的。

「可惜受限於修為,現在只能呆在這庭院中,而且也沒法將九極庄隱去或遁走,看外面的飛蛾,也不是一時半會能離開的,但這裡也是絕對安全的,離央道友可放心恢復損耗的靈力!」

蘇風逍又抬頭看了眼上空中,依然還在憤怒攻擊著九極庄的飛蛾,眼中露出無奈的神色道。

「恢復靈力這事不急,還是先問問這青鳥到底是怎麼激怒這些飛蛾,又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離央搖頭,而是將目光放向躲在一旁,正津津有味吃著靈果的青鳥,並向其走了過去。

「啾啾!」

低頭吃著靈果的青鳥,忽然感到頭頂一暗,遂抬頭一看,發現是離央走到了近前,便對著他啾啾叫了一聲,並用鳥喙勻了一顆靈果到離央的腳下,至於對後面走來的蘇風逍,則是不予理睬。

「紫元果!」

離央將青鳥勻到腳邊的紫色靈果撿起,紫色靈果不過珠玉般大小,被他夾在兩指之間時,他識海中的一卷經書飛快翻動起來,最終停在了某一頁,同時這靈果的信息也出現在離央腦中。

「離央道友,你知道這是什麼靈果?」

蘇風逍聽到離央的低語,又看向他夾在雙指間的靈果,有些感興趣地問道,他只知道少數一些靈果仙草,並不能知悉全部,而之前,離央連修仙的基本常識都不了解,又是如何認識這靈果的呢?

「這靈果叫紫元果,吃下它能有效恢復體內損耗的靈力!」

離央說話間,將紫元果送入口中,濃郁的果香味瞬間在口中擴散開來,並感到有一股微弱的奇特力量進入體內,令體內中的靈力異常活躍起來。

「味道還不錯!」

吃完,離央還點頭評論了一句。

「蠢鳥,拿幾個來嘗嘗!」

蘇風逍聽言,直接開口向青鳥索要,並將手伸向那串紫元果。

然而,青鳥根本不想給他的意思,看到蘇風逍伸手過來就是一啄,疼的蘇風逍迅速將手給收回來,一看,竟然還被啄出了血。

「蠢鳥,不過就是要你幾個果子而已,居然還動嘴了,看我不收拾你!」

被這麼一啄,蘇風逍當即就怒了,就要出手抓向青鳥,然而青鳥賊的很,早就溜遠了。

「別跟它計較了!」

眼見蘇風逍又跟青鳥對上了,離央也是有些頭疼,這蘇風逍不知怎麼就非要跟一隻鳥較真,忙出聲阻止了他,不然又是要一陣雞飛狗跳了。

「我知道你很聰明,且問你,你是怎麼又找到我們的?」

阻止了蘇風逍后,離央來到青鳥的面前,直接對它開口問道。

「啾啾!」

這青鳥也的確是很聰明,聽完竟是對著離央得意地鳴叫了一聲,飛到離央的頭上,從他的長發中銜出了一根青色的羽毛。

看到這裡,離央也明白了,這青鳥也不知什麼時候在他頭上留下了它自己的羽毛,而它應該是通過這羽毛追蹤到自己的方位。

「這蠢鳥什麼時候放的羽毛?」

看著青鳥從離央的長發中找出一根羽毛,蘇風逍同樣在自己的頭上也找到了一根,忍不住一陣嘀咕。

「我再問你,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們?」

離央撇了一眼兀自嘀咕的蘇風逍后,目光又回到了青鳥的身上。

面對離央這問題,青鳥的眼珠子一陣滴溜溜轉動,似乎是在想著怎麼回答離央,大約過了片刻后,青鳥轉動的眼珠子忽然看向了九極庄正門那邊,準確的說是門上的匾額時,眼睛驀然一亮。

青鳥撲扇了翅膀,鳥喙發出淡青色的光芒,竟是利用自己的鳥喙,歪歪扭扭地在地上開始刻字,好一會兒后,地上便多出了兩個不成樣子的大字。

「合作?」

離央盯著地上的兩個大字瞧了半天,才有些不確定地抬頭對著青鳥問道。

「啾啾!」

青鳥對著離央又是叫了一聲,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便又飛到一旁吃起了紫元果,而這時,離央懷中的小缺又睡醒了過來,爬到離央的肩頭時,發現了正在吃靈果的青鳥,小眼一亮,立即從離央肩膀爬了下來,迅速爬向青鳥那。

「也不知道這蠢鳥到底哪學來的字?」

蘇風逍也湊了上來,地上的兩個大字雖然歪歪扭扭,但還是能看出是什麼字,而看著地上的字,蘇風逍這次倒是嘖嘖稱奇,雖說這隻青鳥極為聰明,靈智不下於人類,但卻沒想到竟然還識字。

至於離央,則是在思索著這青鳥所說的合作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有什麼事要自己二人幫忙嗎?

但任離央想了許久也想不出個所以然,遂不再多想,而是目光看向青鳥那邊,發現它竟然願意分享靈果給小缺,一旁的蘇風逍則是有些不爽的樣子,離央不禁莞爾一笑后,原地盤坐了下來。

……

這一躲在九極庄中,便是躲了近大半個月的時間,這些飛蛾實在是出乎意料地執著,對著九極庄攻擊了一天,發現無用之後,卻也不肯走,一直守著,甚至一次還佯裝走了的樣子,令出來的離央以及蘇風逍嚇了一大跳,忙又躲了進去。

到了後面,這些飛蛾真的走後,蘇風逍足足又等了幾天,才小心翼翼出來,真正確認了它們真的走了,才一起將離央放出來。

而之後的日子裡,離央他們也總算知道青鳥的合作是什麼意思了,居然是每次發現有妖獸或是凶獸守著的靈果靈藥時,青鳥讓離央等人先躲起來,而它則是負責將妖獸凶獸引開,好讓離央他們獲取靈藥靈果,事後一起瓜分。

雖然蘇風逍跟青鳥不是很對付的樣子,但對於這個合作卻是非常贊同,至於離央,既然有好處,他當然也同意了。

不得不說,這南荒的確兇險異常,但其靈藥資源同樣非常豐富,特別是青鳥對於找靈藥很是有一手,收穫很是可觀。

但他們同樣也遇到了無數的生死危機,若非關鍵時刻避入九極庄,離央他們估計不知死了多少次,但饒是如此,他們也好幾次差點死去,離央最嚴重的一次則是被一頭猛禽撕掉了小半邊身子,幸好當時冒險得到一種靈藥,不僅救了他的命,還令他半邊身子重生。

就這樣,十五載歲月又是匆匆而過。 「哈哈!終於要走出南荒了!」

此刻,一座高峰頂上,蘇風逍抬眼望向遠處一條極為浩蕩波瀾的大江,眼中露出激動興奮的神色,繼而發出暢快的大笑之聲,驚得一些飛鳥撲棱著翅膀一陣盤旋。

「大江的另一邊就是青庭山了么?」

離央也是抬眼望向遠處的浩蕩大江,隱約可以看到對岸的模糊景象,目中也是難掩激動的神色,在他的肩膀上,小缺與青鳥各佔一邊,也是好奇地看向遠處的大江。

「這是空庭江,據說起源是青庭山的一處泉眼,但流到這下面,便化成了這浩蕩大江,將青庭山界域與南荒分隔而開!」

好半晌,蘇風逍才收住了笑聲,目中的激動依然難以消散,深吸了口氣后,才緩緩地開口說道。

「這空庭江看著不遠,但還是有一段距離,現在臨近晌午,從這裡趕到江邊時天色應該暗了,剛好我們可以在江邊休整一晚,明天渡江,你看可行?」

離央的神色也慢慢恢復的平靜,看著遠處的空庭江,又仔細觀察了一番地勢后,沉思了一會兒后,對著蘇風逍提議道。

「可行!晚上渡江的話難度更大,甚至有不可預知的危險,明天一早渡江的話,也能有充足的時間準備一番!」

蘇風逍聽到離央的提議后,沉吟了片刻后,對離央的提議表示同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