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劍刃風暴!」

斗鬼神身形一動,劍刃風暴直接席捲而出!而那老者見到斗鬼神這一招強悍如斯,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震驚之色!不過只見那老者也是雙手練練結印,隨即身上的土層更加的濃厚幾分!竟然閃爍著烏黑之色!如同那玄鐵一般!

「嘰啦!」

那老者此刻也是渾然衝進了那劍刃風暴之中!而那無數的元氣刃也是不斷的切割著那老者身上的土層,發出一陣此刻的摩擦之聲!那聲音如同無數厲鬼在吼叫一般,讓那四周的幾千名土匪臉色也是難看無比,雙手狠狠的捂住了耳朵,眼中滿是痛苦之色!而那老者此刻的身形也是不斷的向前而去,頂著那無數的元氣刀刃,雙手也是向斗鬼神伸去!但是這老者的臉色也是通紅,腳步似乎都有些不穩!特別是身上的那一層土層,更是不斷的被削掉,而後不斷的重生著!但是那重生的速度似乎有些跟不上那削掉的速度,所以那老者身上的土層也是越來越少,而他的身形也是越來越靠近斗鬼神!雙方就這樣,看誰先支持不住!

終於,那老者的身形來到了斗鬼神的身邊,雙手也是直接向斗鬼神抓去!而那老者身上的土層此刻也是所剩無幾,只有那薄薄的一層,並且那光華也是暗淡了許多!

斗鬼神見到那老者伸來的雙手,眼眸一顫!隨即便閃過一絲瘋狂之色!只見斗鬼神徒然停止了轉動,身形也是猛地一踏,隨即便高高躍起,手中的吹雪長劍也是劃破空氣,直接向那老者斬去!完全一副魚死網破的氣勢!

「這傢伙瘋了!」

此刻,那老者見到斗鬼神這伶俐的一劍,和那不要命的打法,心中也是狠狠一顫!他乃是那黑馬幫的幫主!身份是何等之高!並且每天還有無數美食和美女享受!他自然是不願意自己有那性命之危!他雖然已經年過半百,但是修為達到他這種地步的,活到一二百歲,還是很正常的!而他,也只是才享受了四分之一的光陰而已!

想到這,那老者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退縮之意!不再猶豫,那老者渾然的向後猛的退去,雙手也是直接的收回!那斗鬼神高高躍起的一劍也是斬在了土地之上,只聽一聲巨響傳出,那土地之上赫然被斬出了一條長達五米的溝壑!

此刻,那老者見到斗鬼神一劍竟然有如此威力!心頭也是一跳!如果他剛才沒有收手,僅憑他身上的那層土層防禦,極有可能會被一劍劈成兩半!此刻,那老者的目光不由冰冷起來!他剛才差一點就死在了這裡!

「哼!這就是超人八階的實力嗎!怎麼不敢和我正面一戰!而是要逃啊!」此刻斗鬼神氣息也是微喘!剛才一招元氣炸彈就消耗了三層的元氣!這一招劍刃風暴更是消耗了四層元氣!而如今斗鬼神的體內,只剩下那僅僅的三層元氣而已!

此刻,那四周幾千名土匪聽到斗鬼神的話,不由微微一愣!在他們心中無敵的存在竟然剛才逃了!不過眾人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也沒有完全的相信!畢竟他們沒有見到那真實的場面,自然也是不知!也不可能僅聽那斗鬼神的一面之詞!(未完待續。。) 逍遙子、楚月來師徒二人席地而坐。

楚月來將師傅散亂的頭髮梳好。

周圍的宮內侍衛,在嘉靖的授意下都不敢靠近他們。

嘉靖之所以如此給楚月來面子,當然主要是擔心他那恐怖至極的劍法,剛剛那“大劍”的一劍之威,永遠地印刻在了嘉靖的心裏,那是隻在故事裏、傳說裏聽過,想過的一劍。

另外他也有些感謝楚月來,沒有楚月來他現在已經死去,慕容婉兒的魚腸劍早已要了他的命,也許還將遺臭萬年,因爲他也極有可能斷送大明的江山,成爲大明的末代皇帝。

雖然爲君者多寡恩薄情.

但是綜合今夜局勢,神魂方纔安定的嘉靖,實在興不起對楚月來還有什麼其他想法。

他只是盼着這師徒二人,聊完後,趕緊消失。

嘉靖躲在了遠處的一間書房內,注視着正在聊天的一老一少二人。

“小熊熊,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師傅什麼都會告訴你。”逍遙子的聲音已經嘶啞。

“師傅,你是怎麼從那種情況下……出來的?”楚月來一時找不到更好的詞,來問師傅是怎麼死而復活,從棺材裏爬出來的。

逍遙子目光露出思索之色,他的目光最後定格在死去的慕容婉兒身上。

道:“是她在你走後,派人救出了我,唐鍥暗器上的毒藥也是她通過暗河裏的小唐給唐鍥的,中者會假死十二個時辰,跟死人一模一樣。”

楚月來默然,然後他又問:“那夏芸她真的是你和莊肅太后夏氏的孩子?”

“這事絕無可能,我還是失憶時聽過她講過此事,不過現在恢復記憶後,我的記憶中與那夏氏並不熟悉,也無交往;現在想來,也許芸兒倒是我和婉兒的孩子;我知道她生過一個孩子,這麼多年卻從未見過她的孩子,畢竟我印象中只和她好過。”

逍遙子說她的時候,眼睛一直看着地上的慕容婉兒,目光裏有愛、又恨,各種情緒不一而足。

“我愧做人父,也對不起楚大哥夫婦,更加對不起你,小熊熊。”逍遙子痛苦的道,雙手又抱住了頭髮,弄亂了楚月來剛剛梳理整齊的白髮,在這個黎明前的黑夜裏,狀似魔鬼。

楚月來低聲道:“不要如此自責,師傅,沒有你,就沒有我的現在,沒有你,我也許早已死在了王府之上。這一切都是人的命,那……師傅,我的身世就是如此嗎?”他的意思是自己是不是楚青石、柳依依的親生孩子。

因爲死去的“卜鷹”和慕容婉兒都提過他不是楚青石親生的這個事情。

人都有一顆好奇的心,尤其是關係到自己的身世之謎時,每個人都不可能例外。

逍遙子白髮蒼蒼,亂髮自風中有些凌亂,思索良久,緩緩吸了一口氣,嘆道:“從前,你父親楚青石和我以及另一個人熊天平,三個人意氣相投,一起行走江湖,不久,我們共同認識了一個女子;那個女子一開始和你父親楚青石交好,已經就要談婚論嫁了,你父親因爲要去做一件危險的事,然後娶那個女子,拜託熊天平和我護送那個女子回家。”

他停頓了下,繼續道:“然後我和熊天平遇到了卜鷹和慕容婉兒。我喜歡上了慕容婉兒,雖然那時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她當時也用的是假名。因爲快到那個女子的家了,我就讓熊天平自己送她回家,而我跟着卜鷹、慕容婉兒去廝混。”

“結果,熊天平竟然和那個女人做出了苟且之事,事後,他們無顏面對楚大哥。只好書信一封,讓人帶給楚大哥親啓。熊天平則帶着那個女人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山東蓬萊仙島上的蓬萊仙閣。”

逍遙子繼續道:“我得知事情始末後,自覺羞愧難當,深感對不起楚大哥的重託,想去殺了那對姦夫**;但我被楚大哥攔住,楚大哥在客棧沉思一夜,最後他選擇了原諒熊天平二人;雖然那個女人沒有對楚大哥以身相許,可是畢竟是有了海誓山盟的情侶,我那時很佩服楚大哥的寬宏大量,於是我去山東,找到了熊天平夫婦。”

“過了一段時間以後,你孃親柳依依陰差陽錯的與你父親結合,你父親也因此打開了心中的那個結;熊天平夫婦得知消息後也很替楚大哥開心;於是,他們邀我同行,臨到見面時卻又退縮,讓我一人獨自抱着他們剛剛過百天不久的兒子,送來給楚大哥看看,他們還是有些不敢這麼直接的面對楚大哥夫婦。”

“那天,楚大哥的孩子也剛剛好也過百天;那時楚大哥夫婦已經被慕容婉兒和她的搭檔卜鷹的手下追殺了許久,熊天平夫婦後來跟楚大哥終於見面了,他們本來是想過繼他們的這個兒子給楚大哥,以表示歉意,可是被楚大哥婉拒了。”

“熊天平知道楚大哥被追殺,獨子的安全很難保障,便邀請他們一家三口去蓬萊仙閣暫住;楚大哥怎可連累朋友一家人,婉拒了對方的好意;熊天平夫婦又要帶走楚大哥的孩子幫忙撫養,可是楚大哥夫婦執意不肯,因爲殺手們已經知道他們有個孩子。”

“而在此之前已經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的熊天平夫婦,商量後做了一個決定;一個讓楚大哥夫婦最後也無法拒絕的決定,楚大哥他們被熊夫婦說動了。”

逍遙子長嘆繼續道:“這個決定就是,熊天平用自己剛剛滿百天的孩子熊沽,換走了楚大哥剛過百天的孩子楚月來;也從那天起熊沽就是楚月來,楚月來就是熊沽。”

“可惜那時的我並不知道卜鷹和慕容婉兒的真正身份,直到很多年以後我才知道,原來楚大哥夫婦的行蹤,很多時候都是被我不小心之下,在無意中泄露的,他們一直很成功的欺騙了我。”

“不過我相信婉兒確實是無心殺死楚大哥的,不然據我所知,她早已有不少機會可以得手了,我想也許她只是想折磨楚大哥夫婦,她確實是一個報復心、好勝心極強的一個女人。再後來,卜鷹誘我跟他去草原深處,也確實在那邊做了些事情。“

“我們自草原回來後。”

“我發現楚大哥夫婦已然遭遇了不幸,而他們撫養的孩子也不知所蹤;於是我開始瘋狂的四處奔走,查找你的下落,可最後我還是沒找到你。”

“但是在這期間我發現了一些兇手的蛛絲馬跡,最後我乾脆假死,脫離了暗河而加入了六耳天堂,這一切,都是爲了查明這些殺手組織背後之人到底是誰?”

“最後,我查到了原來青龍會、聖門的背後是卜鷹,六耳天堂的幕後是慕容婉兒。”

“要不是我在刺殺二王爺後遇到了你,也許當時我就已經找上了慕容婉兒、卜鷹二人。”

“在等你終於劍術有成後,我準備在帶你出山,執行完第一個任務後,就告訴你關於你身世的一切,然後讓你去蓬萊仙閣找自己的親生父母,熊天平他們;因爲那幾年他們也不在蓬萊仙閣,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我原本準備在你走後,我就去找慕容婉兒他們對質。“

“結果,我在最後一次刺殺人物中,被唐鍥偷襲後中了他的暗器……”

“在後來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我們的那次刺殺行動被慕容婉兒出賣給了暗河,然後她又派人救活了中毒假死的我;我自己卻被矇在鼓裏,這也讓我從此失去了記憶,成爲了她的一個沒有自己靈魂的死士。”

逍遙子嘆氣:“這一年以來,我簡直生不如死,我在平時就身着女裝,扮成宮女的樣子躲在她的宮裏,做着些雜事。”

“直到今晚,她說要行動了。”

“現在想來,卜鷹提供給她的這些聖門獨有的控制他人的藥和蠱的威力和手段,實在令人恐懼。”

逍遙子說完這些關係複雜、曲折離奇的故事。

他的人已經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也有一種彷彿已生無可戀的意味。

楚月來聽完,已經呆住。

他整個人都懵住,眼睛裏的驚訝之色已經溢滿,嘴巴張大到已經可以裝入兩個雞蛋。

良久後。

他喃喃地問道:“這麼說,師傅,我不叫楚月來,而應該叫熊沽?我不是我父親楚青石的孩子而是熊天平的兒子?”

說完他繼續喃喃地道:“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這太他麼扯淡了,怎麼可能?師傅你又跟我開玩笑,是不是,師傅?”

“小熊熊,對不起,我是騙了你不少次,可是這一次,今晚,我剛剛所說的,的確都是千真萬確的事情,你也確實是熊天平的兒子熊沽。”

“楚月來”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自嘲的笑道:“難怪那個卜鷹會說不關我的事,我那麼拼命幹什麼!我就是他們道歉的一個禮物,一個被放棄的棋子,好,很好,師傅,月來,謝謝你救過我的命,也謝謝你教給我劍法,我不怪你,我傷了你,也請師傅你原諒。”

他抹了下眼角的淚,繼續道:“我也不怪我的父母,他們待我一如己出,爲了我的安危和今後的發展,他們做了自己所能夠爲我做的一切,我對他們也只有感恩、感謝。”

“夏芸現在是我的妻子,不管她是誰的孩子,我都會照顧好她,喜歡她,愛她,你放心師傅,唯獨請不要告訴姓熊的那對夫婦,我還活着,這是我唯一的要求,我不需要他們,一樣可以活的很好。”楚月來一口氣說完了心中所想,心中集結的鬱悶之情略微少了些。

他的身影已經穩定,神情不再恍惚,人猶如一把劍,大劍,組成的山脈,聳然立於白玉京的紫禁城裏。

雖不顯巍峨,但絕不容忽視。

起碼嘉靖是不敢冒險區惹這位情緒化極爲嚴重的“瘋子,”他現在只想這瘋子帶着老瘋子快點 走,走的越遠越好,他再也不想看見一個以皇上的身份和實力卻無能爲力的人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嘉靖也有太多的事和人要辦、要處理。

他對楚月來多少還是有些感謝救命之情,逆轉戰局之恩的意思。

也許以後平穩後的歲月裏他會忘記了這種感覺,可是依然籠罩在被刺殺的陰影裏的當天,嘉靖無論如何都無法忽視,或者說得罪楚月來這個已經不像是個“人”的人。

逍遙子勉力的抱起慕容婉兒,侍衛欲阻止,卻被陸炳制止,所有的人看着一個白髮蒼蒼的白衣老頭抱着大逆不道的弒君者的屍體,一搖一擺的跟在了好像夢遊般走路的青衫男子身後。

一老一少,一青一白,兩個活人,一個死人。

大大方方地從紫禁城裏走出。

中門大開,猶如歡送瘟神一般隆重而空前。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 此刻,那黑馬幫的幫主和斗鬼神直接戰鬥起來!但是那斗鬼神的強悍卻是出乎了此人的意料之外!

「我不得不說,你以超人四階的實力!竟然能夠力敵我超人八階!並且以我的功法,就算是在那超人八階之中,也是巔峰存在!也值得你炫耀了!」那老者此刻臉上再也沒有輕視斗鬼神之意,全部是那鄭重之色,只見那老者此刻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葫蘆!這黑色小葫蘆雖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上面也是不斷的傳遞出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並且在這黑色小葫蘆之上,也是有著許多那閃爍著紅光的紋路!倒是讓那小葫蘆更加的神秘!

「靈器!」

此刻,斗鬼神感受到那葫蘆之上的能量波動,心頭也是狠狠的一顫!他實在沒有想到,這老者竟然擁有靈器!而原本斗鬼神的臉色在見到這靈氣之後,也是變得凝重起來!他自然是知道那靈器的威能!並且這葫蘆看起來也是主攻!如果施展出來,那威力自然是奇大無窮!就算是斗鬼神擁有那逆天神功四象決,也是沒有很大的把握!

「不過,你終究還是要死在這裡!這葫蘆乃是我用這多年黑馬幫所積累下來的財富而購來!雖然只是那下品靈器,但是那威力也是奇大!不得不說,以你的天賦如果成長起來,那絕對是成為一方強者!但是你很不幸,遇到了我!」那老者說到這裡。臉上也是露出猙獰之色!隨即只見那老者渾然拔出了葫蘆的小木塞,而後直接對準了斗鬼神!

「去!」

此刻,只見那老者暴喝一聲!隨即那黑色的小葫蘆口之內便是直接竄出五條黑色的細小鐵鏈!這鐵鏈剛從那葫蘆之內出來時只有那牙籤般大小!但是過了一會便是迎風便長,赫然已經變成了手腕粗!只見些五條手腕粗的黑色鐵鏈如同五條匹練一般,瞬間便衝過百米,向斗鬼神捲來!那鐵鏈之上蘊含著的強大能量直接震的空氣都微微顫抖起來!

望著那張牙舞爪的五條巨大鐵鏈,斗鬼神也是眼眸一顫!隨即身形便是直接向一邊橫移而去,月步更是不斷的噴射而出!而斗鬼神的身體也是連連閃爍,很快便再次出現在遠處十米之外!躲過了那鐵鏈的進攻!

「你是逃不掉的!」

此刻那老者見到斗鬼神躲開臉色也是充滿了猙獰之色!隨即大笑傳來,那原本已經一擊而空的鐵鏈竟然再次向斗鬼神捲來。並且那速度似乎比之方才又快了很多!

「既然躲不掉那就斬掉!」

斗鬼神知道這靈器都乃通靈!他自然也是無法永遠的躲下去!手中的吹雪長劍直接向前方的一條鐵鏈之上劈砍而出!一聲刺耳的呼嘯之聲傳出。那吹雪劍便是直接的斬在了那鐵鏈之上!

「哐當!」

一陣金屬交鳴之聲響起!斗鬼神突然感覺到手中傳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而斗鬼神的雙腳也是連連倒退三步,才把這股反震之力消散掉!而就在這時,那五條鐵鏈也是瞬間的把斗鬼神給綁了起來!任憑斗鬼神如何的掙扎,那鐵鏈也是動都不動!

「哈哈。。。小子!這鐵鏈乃是用無數珍貴材料製成!就算是你掙扎一輩子!也別想逃脫這鐵鏈!還是給我進去這葫蘆之中。化成膿水吧!」此刻。那老者一聲奸笑傳出!那五條鐵鏈便是直接帶著斗鬼神向那葫蘆之內而去!而斗鬼神此刻見此。心頭一跳! 豪門新歡 也是直接的運轉起四象決來!元猩之力也是瞬間充斥著斗鬼神的全身!而那原本緊緊捆住斗鬼神的五條鐵鏈也是發出咯吱之聲!

「怎麼可能!」

此刻,那老者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毀滅之意從那斗鬼神身上傳來!隨即那原本緊緊捆住斗鬼神的五條鐵鏈也是發出聲響!彷彿隨時都要破裂似得!

「吼!」

一聲震天的咆哮之聲從斗鬼神的口中傳出!而斗鬼神的身體也是猛的膨脹起來!渾身也是瞬間長滿了黑色絨毛!一對巨大的獠牙也是渾然的長出!如同一對絕世神兵一般,閃爍著寒芒!一股毀滅一切的氣息更是直接散發而出!瞬間變橫掃千米!那四周的土匪們此刻也是感覺到一股令人心悸的毀滅之意席捲而來!不少心志弱的人更是直接的暈倒在地上!赫然是被那毀滅之意震暈了過去!

「怪物!怪物啊!」

此刻那眾人見到斗鬼神發生異變。身形也是變的不在像人類!都不由的驚恐起來!而那老者此刻更是臉色煞白,雙手練練結印!而他的身體也是不斷的顫抖起來!因為他手中的葫蘆之上也是傳來一股龐大的力量!這力量竟然讓他難以抗衡!就算是憑藉那靈器,也是無用!

「轟!」

斗鬼神那緊緊壓縮在一起的身體此刻也終於是猛地膨脹起來!而那身上的五條鐵鏈此刻也是咔嚓一聲,全部的斷為幾截!

「媽呀!」

此刻,那老者再也無法保持那顆平靜的心!他終於第一次感受到了顫抖和恐懼!望著那前方高大四米的黑色怪物!和那身上爆發出的如同火山一般的強橫氣息,老者此刻心如死灰,臉色也是充滿了絕望之色!這怪物實在是太過兇悍!竟然生生的把那鐵鏈給掙斷!要知道,就算是人皇級別的強者,被這鐵鏈捆住,也是很難掙斷這鐵鏈的!而這老者,也是用這個小葫蘆,曾經就殺死了一名人皇二階強者!

「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