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去,把他給我殺了。」通天眉頭一皺,頗為有些不喜歡自己的這個第二世武裝。因為著一尊武裝的外形甚至是其中誕生的光腦太過女性化了。

女性化的武裝足踏星空,她的手段十分的單一,只是簡單的隻手遮天鎮壓。

然而,她在催動隻手遮天的時候,武裝沒有任何受損的跡象,反而讓隻手遮天的威能更加的強大了。

越來越強大的隻手遮天不斷的鎮壓著九頭獅子,甚至開始抹去九頭獅子的底蘊,減少他升華的速度和強度。

「好,太刺激了,若是我升華了,必定成為君王中的佼佼者。」九頭獅子在無盡的壓力下越發顯得兇狠起來,他低吼著,一道道的光芒從他身體中來回鑽動,身上的肌肉不斷的蠕動著,大量的光芒全都被鎖緊了身體當中,讓他的身體強度不斷的攀升再攀升。

「殺!」

此時,通天的另一尊武裝,也就是第一世的武裝正在跟方玉兒廝殺,通天不打算讓方玉兒升華了,他正在一點點的掠奪方玉兒的能量存放到小世界當中,然後化作自己的底蘊,為以後的升華做準備。

「殺!」

方玉兒低吼著,他腳下的萬龍巢穴顫抖,一道道黑色的光芒貫穿星空。直接在廢墟當中勾引了一個異寶出來。

這異寶好像是一對雙鉤。被他拿在手中。

一個鉤子揮動。有炙熱的火焰,另一個鉤子揮動,有無盡的寒冰出來。

火焰化作太陽,寒冰凝聚成月亮。一時間,日月同輝,懸浮在他身旁左右,強行鎮殺著通天,讓他不至於掠奪自己太多的能量。

「好東西。是異寶。」

看到這小子的異寶后,通天心中不由的一動,他恨不得立刻把這個日月同輝的雙鉤搶奪到自己手中。

「這種寶物,應該是我的,你怎麼有資格拿?」通天怪叫一聲,伸手去抓日月雙鉤。

「哈哈,寶物是有德者得之。這雙鉤可能是你的,也可能是那個九頭獅子的。但是,在你們沒有察覺到之前,他已經是我的了。」

「你們的緣分。把它從沉睡中勾動了,然後我取走了。所以,他就是我的。」方玉兒笑著,日月雙鉤被他不斷的努力載入到武裝上,如此一來,他的武裝光腦雖說負荷更大了,但是若是成功的把日月雙鉤載入到了武裝中,那麼,他成為君王的幾率會更大,成為君王后,實力會更加的強悍。

「呵呵,殺了你,一切都是我的。」

通天雖然嘴上隨著要鎮殺他和那個九頭獅子,但是,他卻一直沒有行動,而是任由兩尊武裝不斷的剝奪他們的底蘊,把那些底蘊都當做自己的底蘊存放起來。

「該死的,不要再拖延了,他這是在剝奪我們的底蘊,剝奪我們成為君王的機會。」方玉兒最先坐不住了。

他低吼著,手中日月雙鉤突然丟了出來。

這兩鉤子在空中化作一輪太陽和一輪彎月轉動著,星空破碎的碎片被纏繞了,然後好像是墜落的星辰一樣,狠狠地撞擊在第一世武裝上。

「殺!」

通天的第一世武裝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就被那個日月給摧毀了。

摧毀了武裝的日月雙鉤繼續滾動,勢必要把通天也給鎮殺了。

「出來!」

念頭流轉,一尊新的武裝從小世界中鑽了出來,這新的武裝剛從小世界中跳出來,就好像是颶風一樣,再一次跳到日月雙鉤跟前,想要阻攔這雙鉤。

轟!轟!轟!

一連串的碾壓,小世界演化出第一世武裝十多次,此次被徹底的碾壓了。若不是通天秘法強大,有手段再一次把武裝呼喚出來,恐怕連他第二世武裝都會被碾壓了。

連續十多次的阻攔,日月雙鉤的威力下降了一大截。

此時,跟九頭獅子爭鬥的那個女性武裝得到了通天的指使,然後直接懸浮在日月雙鉤前面,硬生生的把這雙鉤給抵擋了下來。

抵擋了雙鉤的同時,通天突然再一次呼喚了第一世武裝,然後和本體一起上前,趁著那個九頭獅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強行轟擊那個日月雙鉤。

雙鉤被轟擊,每一次的轟擊都讓雙鉤顫抖起來。

短短几次轟擊,日月雙鉤幾乎都要分開了。

「大膽。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方玉兒著急了,他的日月雙鉤剛剛到手,若是就這樣被通天弄走了,那絕對會心疼死他。

情急之下,方玉兒也顧不得升華了,直接調動了萬龍巢穴的一部分力量灌輸到雙鉤當中,讓日月雙鉤的力量變得更加強悍起來。

「砰!」

雙鉤震蕩,星空顫抖,通天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像是被一萬頭草泥馬踐踏過一樣,骨斷筋舍,幾乎都要橫屍在星空之中了。

若是第一世和第二世武裝拚命的催動力量抵擋,恐怕這星空之中再也沒有他這個人了。

兩尊武裝被日月雙鉤破碎,若非他趁著武裝抵擋的剎那呼喚了小世界吸收那些能量,他也就徹底的完蛋了。

然而,小世界吸收了日月雙鉤釋放出來的力量后,不僅沒有被他化作底蘊,反而這不受控制的狂暴力量在他小世界中瘋狂的肆虐著。

一座座火山被震碎,一條條岩漿河流被吸收。整個小世界在短短一個剎那,面積硬生生的縮小了百分之一。

「殺!」

日月雙鉤再一次降臨過來,這一次上面纏繞的能量更加狂暴了,日月之上,有生靈若隱若現,拿氣勢,甚至能夠直接震懾了黃金級別的武裝動都動不了。

然而,就在此時,那個九頭獅子突然出手了。

他興奮的低吼著,手中巨大的狼牙棒跟日月雙鉤碰撞在一起。

日昏月暗,狼牙棒破碎,九頭獅子就好像是一個破布袋一樣被摔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在一個破碎的隕石上。

「太瘋狂了。」通天忍不住的低吼起來。

「瘋狂什麼?這樣才刺激。」九頭獅子一身鮮血站起來,他的雙目之中充滿了興奮的光芒,更多的底蘊從他的異度空間中釋放出來,不斷的灌輸到他的身體當中。

「你到一旁去,讓我看看這個擁有了奇珍異寶的人,到底能不能給我最大的壓力,讓我也成功的升華了。」九頭獅子已經惱怒了,他低吼著,張嘴噴出一口口的烈火,一頭頭雄獅的虛影出現在他跟前。

這些雄獅強大無比,沒一頭都爆發出強大的火光出來。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雄獅全都擁有九個腦袋,每一個都跟九頭獅子本體相差無幾。

「他們當初也找到了進化為九頭獅子的捷徑,然而他們根本不知道,那個捷徑是我故意丟出來的,我就是要讓他們成為九頭獅子,然後吞掉他們,用他們的血肉和精氣神來鑄造我的秘法。」

「現在,這秘法已經展現出來了,我要讓你們所有人都知道這秘法的作用是什麼。讓你們知曉這秘法的強大之處。」

怪叫聲中,數十頭九頭獅子跳了出來,他們張牙舞爪釋放出來的力量強悍無比,全都把目標鎖定在了那個日月雙鉤上。

「這日月雙鉤也是好東西,我要了。」九頭獅子怪笑起來,他怪叫著,身上的光芒突然炸裂開來,兩個九頭獅子的虛影掙扎著被他吸收到了手臂上。

一剎那間,他的手臂頓時粗大了三五圈甚至是更多。

「鎮殺!」九頭獅子低吼,雙臂揮動,好像是兩根擎天柱一樣,接二連三的抽打在那個日月雙鉤上:「這樣的好東西,你還不配擁有。給了我,讓我更好的升華最好。」

「你瘋了?咱們說好要聯手一起鎮殺通天的,現在倒好,你竟然攻擊我?難道你要放棄承諾嗎?難道你不知道我擁有的日月雙鉤強大無比嗎?只是稍微催動一下,我現在只不過是把雙鉤的力量催動了十分之一而已就有如此威力了,難道你想要讓我催動雙鉤所有的威力把你徹底的斬殺了嗎?」

「我就是想要你斬殺我的。你若是不斬殺我,我心裡還會不舒服呢。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我現在太需要一個強者來讓我升華了,剛才那個通天就是個水貨,他的武裝,在你面前不堪一擊,你絕對有資格成為我的磨刀石。」九頭獅子興奮了,他剛才跟通天爭鬥的時候,感覺到的危險其實比以前那個君王給他帶去的危險還要濃烈。

他其實在心底深處已經抗拒跟通天廝殺了,所以,這才跳出來要跟方玉兒爭鬥。

這方玉兒手中的日月雙鉤雖說厲害無比,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也強悍無比,但是,這日月雙鉤在還沒有掌握它的人面前,其實就是一個呆板的死物。

這東西強大歸強大,但是,小心一點還是能夠應付的。

讓九頭獅子感到最滿意的就是,這日月雙鉤能夠給他帶去超越通天給他的壓力,但是,卻沒有極致的必死危險的感覺。

而面對通天時,他感受到的壓力並不是很大的,但是,卻一直有極致的死亡壓力纏繞著他。 自從國王一病不起之後,就很少來參加內閣會議,全權交給吻擎軒來處理。

每天,吻擎軒只有三個小時用來睡眠,其他時間不是在處理阿狸奇的政務,便是解決諾維亞得到京東百貨后的問題。

什麼叫做忙到連飯都沒時間吃?這就是了。

國王大撒把,對國內政事不管不顧,吻擎軒不僅要立刻接手這些棘手的問題,還有王后和吻凌月的處理也是最難辦的。

他之前曾問過國王有關這王后的問題,雖然被欺騙了這麼多年,國王心裡是氣的。但畢竟也是幾十年的夫妻,王后的二兒子是與非命,至少要抱住大兒子。更何況吻凌月,也是國王的骨頭。

晚上,吻擎軒正發愁該怎麼解決。而吻斯澈的到來,至少讓他做出了選擇。

見到吻斯澈的出現,吻擎軒臉上並無驚訝之色,塞繆爾對書房裡的吻擎軒和吻翌晨點了點頭,沉默的離開,畢竟這是阿狸奇皇室的家事,他不便參與。

「有事嗎?」等塞繆爾關上門,吻擎軒才出聲問道。

吻斯澈眼底劃過一抹糾結,似乎在猶豫怎麼開口。

吻翌晨站在一旁,只是默默地看著。

「你能不能………..放吻凌月一馬?」終於,吻斯澈還是開口了。

聞言,吻翌晨大吃一驚,轉過頭來看吻擎軒的意思,卻發現吻擎軒的嘴角升起了一絲瞭然的笑意,雖然很淺,但他還是看的很清楚。

怎麼,三哥一點也不驚訝?

「你想好了嗎?」吻擎軒的聲音低沉且穩重,再一次問道:「你之前那麼千方百計的想要脫離吻凌月,好不容易做到了,你卻又要我放過他。這就是你做出的決定?」

吻斯澈知道自己是發昏了,但是……….

他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看到吻凌月被判刑,然後下半生都留在監獄里過活。

「放了他吧,三哥,我知道你有辦法的。」吻斯澈抬起眸,目光堅定的看著對面的吻擎軒。

吻斯澈是極少叫他『三哥』的,就算有,也不過是帶著淡淡嘲諷的語氣。這般出自真心的聲音,還是第一次。

所以,也莫怪於吻擎軒在聽到這聲『三哥』時,眼底會閃過一抹驚訝了。

吻擎軒輕嘆了一聲,其實,那天在監獄,他看到吻斯澈魂不守舍的出來,就已經預料了會有今天。所以,他絲毫不驚訝吻斯澈會這樣要求他。

「好吧,我會想辦法的。」最終,吻擎軒還是答應了。

吻斯澈抬眸看著吻擎軒半晌,倏地露出淺淺笑意,只有他們兩人才能懂的笑容

謝謝。

吻斯澈離開口,吻翌晨皺了皺眉,忍不住開口:「三哥,你真的要放過吻凌月嗎?萬一他………….」

沒等吻翌晨說完,吻擎軒已經截斷了他接下來的話:「父親遲遲拖延吻凌月的判決,不過就是在等這個契機。你以為父親,會親手將兒子送進監獄嗎?」吻擎軒一笑,搖搖頭:「不會的,父親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不會希望再失去一個。而且吻凌月也不會再對我們造成威脅了,因為有個人可以壓制住他的野心。」

有個人可以壓制住吻凌月的野心?

吻翌晨想要開口問,但是前一秒一個人影閃過腦海。

難道這個人就是……….

吻擎軒微笑,高深莫測的目光望向窗外:「畢竟他可以為這個人甘心坐牢。吻凌月啊,也不過是個動了情的普通男人罷了。」

………………………………………………………………………………………………………………………………………………………………

第二天一早,吻擎軒便來到國王的宮殿,商討吻凌月的處置問題。而他,也向國王說明了自己的想法。

吻擎軒之前料的不錯,國王果然沒有反對吻擎軒的提議。畢竟人老了,很多事都不太重要,且更懂得寬容了。國王也不過是個尋常人,對於他來說即便吻凌月做錯太多事,吻凌月也是他的兒子。

有了決定之後,吻擎軒開始著手先辦這件事。

吻斯澈收集到的證據還沒有機會送到法官手裡,就已經被吻擎軒找人銷毀了。而阿狸奇的虧空,他也在想辦法用自己的財產填補回去。

那天,是吻凌月被送走的日子。

國王決定用『私權』寬恕一次吻凌月,但前提是吻凌月不能再進入阿狸奇一步。

上飛機前,吻凌月始終是無動於衷的。直到坐上飛機,他那雙灰眸才微微閃動,有了情緒。

向窗外望去,沒有那個人的身影。

即便早知道他不會來送自己,吻凌月的嘴角還是上揚了一抹苦澀又自嘲的笑容。

然而吻斯澈趕來的時候,飛機已經起飛了。

天空中那麼小小的一個黑點,只見越飛越渺小,似乎已經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吻斯澈垂斂眉目,勾了勾唇,轉身離開。 「你我之間,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要的是升華,你要的也是升華。」

「本來咱們是可以繼續合作的,但是,誰讓你手中有了日月雙鉤呢?這玩意太厲害了,你要是給了我,我就不跟你爭鬥了。若不然,咱們就這樣繼續爭鬥下去好了。」

那尊九頭獅子嘎嘎的怪笑起來。

「真是浪費時間,殺,先殺了他,然後咱們兩個再搶奪那個日月雙鉤。」通天怪叫一聲,再一次呼喚了武裝出來。

只是這一次他呼喚的武裝是組合武裝,是第一世和第二世的武裝融合再一起的詭異武裝。

這武裝沒有前胸後背,完全是兩尊武裝背靠背融合再一起的。

這武裝的前面是男人形象,後面是女人的形象,看起來詭異無比。

然而,正是這種詭異的武裝,再出現后,對那個九頭獅子和方玉兒來說,讓他們內心深處泛出來的恐懼更加濃烈了。彷彿間,他們好像是看到了一尊殺神出現再他們面前。

這殺神只是簡單的站在那裡,就給他們帶去了巨大的壓力。特別是九頭獅子,他殺戮的最多,再面對通天的武裝時,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和麻木。

恐懼的是,他竟然看到了那個武裝頭頂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深洞。

這洞穴很深,裡面翻滾著無盡的煙霧,只是看上一眼,都讓他感覺到震驚和恐懼。

然而,讓他感到更加震驚和恐懼的是,只是看了一眼。他就感覺那個深洞裡面有聲音不斷的再呼喚他,呼喚他進入其中。呼喚他進入其中得到提升,得到極致升華。

「這尼瑪的一點也不科學。為什麼會這樣?這樣會讓人死去的,不是嗎?」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那裡面一定隱藏了大恐怖,否則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事情。」

他低吼著。再這一刻,九頭獅子決定自己在升華到一定程度之前,絕對不會對通天出手,因為,對方帶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巨大的壓力,讓他恨不得立刻逃離這裡。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這一切都不正常啊。」

「兩個武裝怎麼會如此完美無瑕的融合在一起?你在欺騙我的眼睛嗎?你這是在欺騙我們的探測嗎?」方玉兒的表現更加的不堪了。

因為。就在這一男一女武裝融合出現在星空當中后,他感覺到自己從龍巢那裡抽取的能量,有一大半全都融入到了他頭頂上的那個深洞當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