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又沒斬到」?赤霄的火騰的上來了。臉色泛紅,咬牙切齒的攻擊去。一技跟著一技,一術連著一術。原先赤霄多少還手下留情,兩打一,怎麼說也不是風光的事。如今看來,赤霄就是窮盡術法,也傷不到必心子。

除了「如意扇」。赤霄用上所有最強的聖器和技法,依然無法傷到必心子。

戰團中的必心子也看出來了。魂祖沒有傷他的意思,就是要困住其秘術。遠處的笨蛋,才是攻擊的主角。嗖嗖!連發數技,都被莫邪擋了下來。必心子也著急了,這樣下去,早晚被拿下。

必心子突然收了術法。神識一閃,一道血紅晶珠飛入空中。

「爆」!血紅晶珠裂來三道白縫。刺目的白光射出,一道光柱真插天穹。

「斬」!必心子大喊一聲,抬腳邁入光柱中心。

莫邪魂識一眼,不知必心子所用是何物。骨爪一伸,抓向中心光柱。

嗡!十條光劍從光柱分散開,在柱體四周盤旋。橫著狡向莫邪的骨爪。

幾聲爆音,光劍在骨爪里聲聲碎去。柱體落入爪心。

輕用力,莫邪目光定在柱體。「這不是術法」?

罩在空中的魂術立即消失。魂影隨之踏入光柱。

唰!不遠處的虛空,又一道光柱出現,必心子背著手邁出來,眼神帶著微笑看向赤霄。

赤霄臉色一變。暗叫不好。凝出「羽葉清絲盾」,擋上空域。

啪!一聲輕音,又一道光柱出現盾面。必心子笑呵呵的遁出。

「這……」。赤霄立即傻了眼,兩個必心子?

沒等赤霄回過神來。「羽葉清絲盾」爆開,晶光鎖鏈直扣頸部。

一聲輕脆的響聲,晶光鎖鏈碎在光中。兩隻骨爪伸出光柱,一把將必心子捏成一縷青煙。

莫邪遁出空域,神識落向千里之外。空中凝出個「追」字。莫邪魂影消失了。

赤霄嚇得嘴都忘記合了,太危險了,必心子竟然敢貼身肉搏,如果沒有魂祖。早被必心子生擒了。

又一想,不對呀!這是幻像,其實是遁術。必心子已經逃了。

赤霄氣得直跺腿,化作流星追向必心子逃遁的方向。

羅苧凝視著遠域,瞳影一收。術法衝天的空域靜了下來。「拿下了」?

飛車一閃落到灼熱的空域。羅苧的眼睛大了,那裡有赤霄和必心子的影子。只有三道光柱立於空中。

「什麼聖器」?羅苧好奇的遁了過去。神識幾吸后,邁入光柱內。

嗡!光柱變換著方位,在空中不停的跳轉。幾息后,必心子從光柱里走出,手裡提著羅苧。

羅苧象只睡著的小貓,乖巧的耷拉著四肢。

必心子走出光柱,神識眼遠域嘿嘿的笑了起來。「這點本事,也敢與祖玩捉迷藏」。

必心子得意起來,抱著羅苧遁上「飛車」。

千裡外,赤霄抱著膀子。看著手中的「九魂珠」。珠域內,必心子得意揚揚的駕著飛車,一腳踏在羅苧的肚部,一手拿著茶盅喝著清茶。

羅苧花容凝白,像一朵冰凍的白蓮花,那隻紅紅的嘴唇微微的抖著。 「呵呵,小艾你可真可愛。」看到艾莉絲的動作,慕容琉月忽然忍不住笑了起來,等到笑夠了,才在艾莉絲錯愕的眸光中開口解釋道。

「雖然你說的,可能是咱這皇太女最想做的事情,不過皇甫希瀾就算再自負,也不敢公然與女王作對,畢竟這一代的女王陛下可是號稱除初代帝君外,數代以來的最強者。」

慕容琉月的語氣淡淡的,可不知為何,艾莉絲竟在這樣平淡的敘述中聽出了一絲絲的不屑與輕嘲。

這樣的情緒出現在慕容琉月的身上,令艾莉絲既疑惑又不解。

「所以她大概也就只敢在這鑒寶大會上做文章了。」

慕容琉月將視線落在艾莉絲手中做工精巧的請帖上,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著。

「怎麼?這鑒寶大會不該由皇甫希瀾舉行,她越權了?」艾莉絲揣測著。

「越權倒算不上,鑒寶大會一向由皇室成員輪流負責,今年也恰好是皇太女負責此事,在這一點上,她還不至於做得那般明顯。」

「那琉月姐的意思是?」

「時間,時間不對。」慕容琉月的眼中忽然迸發出一道光芒,目光灼灼地看向請帖上的一行小字。

「時間?星月曆七月初八,有什麼問題么?」見慕容琉月的視線掃來,艾莉絲也不由自主地看向手中請帖上的時間,端方正直的小楷安靜地盤踞在地點的下方,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

「小艾,你可知道星月王朝的鬼節是何日?」

「七月十五,怎麼了?這鑒寶大會難不成還跟鬼節扯上關係了?」艾莉絲越發迷茫起來。

「世人皆道七月半是陽間陰氣最盛的日子,傳言那一天的地獄大門會打開,將久居陰間的鬼魂放禁出來,但世人不了解的是,陰氣最盛之日並非是七月半,而是七月初八,只是這一日的陰氣並不會外放,而是會凝聚在某個地方,等待著七月半降臨之日統一釋放而出。」慕容琉月悠悠地說道。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可這又和鑒寶大會有什麼關係?」在一旁聽了許久的薄溪安瑾忍不住插話道。

「所謂鑒寶大會,顧名思義就是鑒定寶貝的集會,在這一天,收到請帖的不同領域的強者會帶著自己最滿意的寶貝前往參加交流,在雙方達成一致的情況下,也可進行交易。舉行這樣的集會,一方面是為了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彰顯星月王朝底蘊的豐厚,可這些,不過是表面現象而已。」

「那這鑒寶大會的實際目的是…?」艾莉絲心中微動,似乎抓到了點什麼,可卻又不是很真切,這令她很是鬱悶。

「壓制。星月皇室有一自古流傳下來的神秘物件,據傳此物件是集天下陰陽二氣而生,象徵著星月皇室的氣運,可但凡這類逆天之物,總會存在一些弊端,而這一神秘物件最大的弊端就是它的爆發性。」

「在星月王朝建朝之初,初代帝君仗著自己修為高深,企圖徹底逆轉神秘物件的爆發性,卻在神秘物件的強大爆發力中身死道消,也就是那一日過後,星月王朝元氣大損,不得不盤踞在麒麟大陸的一隅,休養生息。」 「這鑒寶大會成立最初,其實是為了藉助寶物的靈氣來壓制神秘物件的陰氣。可因為那神秘之物面對著真假不一的寶貝有著不一樣的反應,久而久之,就演變成了如今的鑒寶大會。恐怕現在除了皇室成員之外,已經極少有人知道鑒寶大會的真正來歷了。」

慕容琉月微微嘆息著,不知是為著那正值韶華中被神秘物件帶走性命的初代皇帝,還是為著漸漸被塵封的往事。

「既然是幾乎被遺忘的往事,琉月姐又是從何得知的呢?」

艾莉絲眉峰微挑,忽然問道。

「當年家師曾在宮中任職,皇室中的秘辛皆是由家師告知,只可惜,家師在數年前的一次動蕩之中……」

慕容琉月面色忽然一暗,微微嘆了口氣。

「抱歉琉月姐,我不是有意要提起你的傷心事的。」

感受到慕容琉月的悲傷與思念,艾莉絲不由歉然開口。

「不礙事,剛才我們說到,鑒寶大會其實源於皇室中一神秘物件對寶物靈氣的需求,由於是要對神秘物件進行壓制,所以一般鑒寶大會的召開會刻意避開陰氣重的日子,如果你曾參加過鑒寶大會的話就會發現,每屆鑒寶大會都會開在陽氣極盛之日,可這次……」

「可這次,皇甫希瀾所送來的請帖上卻是選擇了七月初八這個匯聚陰氣的日子,所以琉月姐覺得其中有詐,可琉月姐,有沒有一種可能是,皇甫希瀾根本就忘記了鑒寶大會的真正目的,而舉辦的時間,也不過是碰巧了而已?」

慕容琉月的引導令艾莉絲思路大開,也讓艾莉絲察覺了到其中的異狀,不過秉持著嚴謹的思維方式,艾莉絲提出了異議。

「小艾,你說的這種可能性我也考慮過,不過在聽你說傅慧翎似乎與皇甫希瀾結盟后,我就否決了這種可能性。」

慕容琉月點了點頭,示意艾莉絲她有自己的考量。

「傅慧翎?」

「沒錯,或許小艾你不知道,可作為星月毒女的傅慧翎卻同樣精通八卦之數,若說皇甫希瀾忘記了七月初八的禁忌還有可能的話,傅慧翎卻是絕對不會忘記的。」

「這麼說來,皇甫希瀾擺的,是一場鴻門宴嘍?」

艾莉絲纖長的手指在桌案上有節奏地輕輕敲擊著,眼中眸光不定,似是陷入了沉思。

「嗯,雖然我目前還無法肯定她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小艾,若是你決定要參加此次鑒寶大會的話,一定要小心酉時的西南方和戌時的東北方,這兩個時間對應的位置是陰氣分佈最濃厚之地,若我所料不差,那神秘物件應該會被隱藏在這兩個地方的其中一處。」

慕容琉月細細叮囑著。

「酉時的西南方,和戌時的東北方陰氣最盛……」艾莉絲低喃著重複起慕容琉月的話,隨後有些困惑地問道。

「可是,琉月姐不是說,鑒寶大會的目的在於壓制神秘物件的陰氣么?那又怎麼會將其儲存到陰氣最盛之地? 情動帝國總裁 這不是反而助長了那物件的陰氣么?」

「因為,皇甫希瀾的目的不是壓制,而是儲存。」 ?必心子美滋滋的吸口茶,瞟眼聖女。「說,誰在追殺我」。

羅苧張張嘴,廢了好大的力氣,嘴裡才擠出點貓聲。「赤霄」。

「放屁,我與他無怨無仇」。必心子腳一點,羅苧的臉充了血,立即紫了起來。感覺整個丹海都要爆開了。

「我……」。羅苧下個詞被悶了回去,喉嚨被大大的氣囊堵住了。

必心子吸口茶,腳尖抬起。

羅苧啊了聲,長出一口氣,四肢頓時麻木起來。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小半刻,羅苧才緩過氣來。

必心子吐口茶氣,凝成一個小小水珠。「這是百蛆毒,吃了它,你會被百蟲噬心而死,哦!這個過程很慢,大約要十天半個月」。

羅苧嚇得魂都飛了,自從在光柱中被擒住。這魂就沒有飛回來。

「我說,是聖劍山」。羅苧嘶嚎的哭喊著,那裡還有化身境聖祖的氣勢,完全就是個掉了魂的女人。

「我知道,說細點」。必心子笑了,張口吸回水珠,噗的咬碎了。嘴裡飄出一縷茶香。

羅苧對了眼。知道必心子在蒙她,已經這樣了,羅苧再也硬氣不起來。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經過講了出來。

必心子細細的聽著,被一個名字弄得心裡直發毛。「吞雷神刺」,這是莫邪的成名聖器。專攻神識,可破萬兵。當年此器在莫邪手中時就能與虛兵對峙。

「下次大會在何處」?

羅苧愣了,不知道必心子怎麼問起這事,「試兵大會」開在何城,葯祖就在何城,難道必心子想找葯祖,那不是死路一條嗎?

「在萊城」。

必心子雜七雜八的又問些聖劍山的事,心裡有了底。腳尖一點,羅苧嚶的暈死過去。

晶光一閃。飛車化作流星飛入天際的霞雲里。

「魂祖……」。赤霄見飛車消失,不解的問道。

「讓他去,我們去萊城」。

赤霄有點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明明能拿下必心子為何還要放他走。

空域微微顫動,幻影赤霄帶著二位聖女遁出虛空。

秦姬踏出空域就愣了,看看身邊的幻影赤霄,又看看近在眼前的聖士。

「媽呀!怎麼一模一樣」。秦月驚叫了起來。

幻影赤霄冷冰的走近赤霄,雙目對視一眼。一閃消失在空域。

「幻影」!秦姬驚得兩眼發直,不可思議的盯著赤霄。能在千里之外凝得幻影而不爆,只有莫邪的「幻影術」。

「你是赤霄」?秦姬目光落到「如意扇」上,先發了問。

「不錯,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就是秦弟妹」。

秦姬點點頭,心頭不由得熱了起來,看來莫邪把自己介紹給他的密友。不然,赤霄不會認得她。

「太好了,我終於找到了。這位是……」?

秦姬拉過秦月。「月兒,快給聖伯請安」。

「見過聖伯」。秦月跪在空域。

「聖伯」。赤霄一愣,驚愕的目光凝在秦月的臉上,看了會兒,又看向秦姬。「聖伯」,這兩個字不是輕易叫的,按理應該叫「聖祖」。

「哎呀」!赤霄扇子一合,猛的拍了下腦門。忙扶起秦月。「孩子快起來,讓聖伯看看」。

「好,好,凝氣三階,不錯,不錯」。赤霄樂得連連稱讚。摸了下聖袋,取出「九魂珠」。

「月兒,聖伯沒有好的聖器,這『九魂珠』送給你,裡面困有兩獸一魂,鬥法時,可助你一肩之力」。

赤霄真大方,竟然把最喜愛的「九魂珠」送給了秦月。當年魂主幫他鑄「殘兵」時,「如意扇」、「九魂珠」,赤霄難已取捨。實在沒辦法,隨手把「如意扇」送給魂主。

秦月又要跪拜。赤霄一把扶起。「不用客氣,快去煉煉」。

秦月接過「九魂珠」遁向千丈外。神識凝入珠體,兩隻「劍齒獸」飛了出來。

「呀」!秦月叫了起來。「六階魂獸」。

秦姬也是一驚,「六階魂獸」等於月兒有了兩個凝氣六階的保護神。

「三哥,你太溺愛她了」。

「什麼話,這禮都輕了」。赤霄搧著扇子,似有點激動,眼神有些模糊。心裡卻又痛痛的,有股子說不出滋味。

「聖伯,我好喜歡他」。秦月玩著「九魂珠」,遁到近前。

「喜歡就好」。赤霄孩子般樂了起來,眼睛都笑眯了,眼角擠出一點光芒。

「走,聖伯帶你們回聖城」。

「好呀」!秦月拉著赤霄要遁向光梭。

「月兒」。秦姬喊住秦月。向赤霄笑笑。

「三哥,我要帶秦月去蟲域」。

赤霄回過身,立即明白秦姬要幹什麼。「弟妹,還是先跟我去辦件要事,『真晶』有我用的,就有你們用的」。

秦姬看出赤霄的境界,心裡明白,沒有莫邪的化魂訣,赤霄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到化身境。當年如果不是困在「聖魂城」,如今也到化身境了。

「何事」?秦姬問道。

「走,梭內相商」。赤霄轉身進了光梭。

混沌的梭域,赤霄面對空蕩的空域。那裡應該有縷魂者,只是以其神識,根本無法看清。

「魂主,有何吩咐」。

空域輕晃。一張紅色精巧的小弓飛現梭域。接著閃起一排篆字。「此弓『碎心弓』,交與秦姬」。

赤霄凝視著「碎心弓」,通體紅色雕花紋,弓翼上有兩個骷髏頭。赤霄心裡一直都有個迷團,為什麼魂主能鑄出這麼多的魂兵,看弓勢,此弓威力不在虛兵之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