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叔叔,未成年不能談戀愛,你走吧。」路瑾這會也不想陪他演了。

也幸虧你討厭女人,不然就以你這資質,這輩子都別想擺脫單身了。

原本還想著,接近盛辭衣,查出他黑化的原因。

現在看來,她還是接近盛明輝更容易一點。

……

盛家。

盛明輝早上聽到下面的人來彙報的消息后,肥胖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直到回過神來后,就一臉焦急的大喊:「快!快去把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位仙姑帶來!」

「不!請來!算了,我自己親自去找她。」

他昨晚在酒吧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是他一個朋友打來的。

平常大家都是一塊玩的,這次他說有了好貨,讓他去嘗嘗鮮。

他原本是準備去的,沒想到下樓后遇到了路瑾。

被她說了一頓莫名其妙的話后,盛明輝雖然當時嘴上不說什麼,其實心裡已經有點怵了。 被她說了一頓莫名其妙的話后,盛明輝雖然當時嘴上不說什麼,其實心裡已經有點怵了。

他想了想,最後還是沒去那個地方,並派人在那邊監視著,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立馬彙報給他。

電話是他臨時接的,去那個地方也是臨時起意。

所以不存在是有人提前得到消息。

也是他當時心裡有點慫,讓他撿回一條命。

那個地方是一家地下賣淫場所。

昨晚凌晨的時候,那個地方突然發生了大爆炸,不僅引來了火警,還引來了警察。

賣淫會所被查封,這件事情已經鬧到了網上。

動靜很大,那些顧客們都被請到了警察局。

劇情里,那裡很多女性其實都不是自願的,是被逼迫的。

這件事剛開始被人壓了下來,沒想到半個月不到,又鬧了起來。

這次死了好幾個人,都是被騙到裡面的一些女性。

事情鬧大了,上邊知道了,讓徹查。

最後牽連出了販毒,走私,案子被列為了重中之重。

一品女仵作 路瑾之所以知道,還是因為這件事牽連出了盛家。

盛家暗地裡販賣槍支,這次被查出來,如果不是斷尾極時,可能真的會被咬下一塊肉。

盛家就算再有能力,但威脅國家的事他也是擔待不起的。

盛明輝這邊開始查找路瑾的時候,系統就已經全部告訴了路瑾。

這也算是個好消息。

博得了盛明輝的信任,對後面打入盛家也有極大的幫助。

路瑾沒再管他。

以盛明輝的本事,最慢也就幾天就能找到她,再一個她也沒刻意隱藏身份。

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趁著這幾天的時間,把她和盛辭衣的關係再進一步。

上次,盛辭衣被她懟走後,應該是進行了深刻的自我檢討。

現在跟她演戲都是由動作到神色,舉手投足都帶著戲。

「瀟瀟,這是我早上起來,專門為你收的露水,給你泡茶喝。」

路瑾接過茶杯,裡面赫然是他剛才轉過身才倒的礦泉水。

「衣衣,你對我真好,你果然不是爸爸說的渣男。」

「當然不是。」盛辭衣咬牙切齒。

渣男這個問題就過不去了是吧!

「衣衣,我也想喝。」小花舔了舔嘴唇,盯著路瑾手裡那杯水,就像是在看什麼瓊漿玉露似的。

聽到衣衣這個名字,盛辭衣臉當即就黑了。

「沒有!以後不準叫我衣衣。」凌瀟瀟那個女人他奈何不了她,你一個娘娘腔我還剛不過嗎?

盛辭衣這會看小花的眼神除了有嫌棄之外,還有些不耐煩。

小花張嘴就想嚶嚶嚶,被盛辭衣一個眼神投過來,嚇得立馬禁聲。

相公喝的東西看起來好好喝,但是那個「大巨人」也好可怕,嚶嚶嚶。

盛辭衣為了取得她的「芳心」,可謂是差點成了忍者神龜。

對於她的要求,他能忍就忍,忍不了發了通脾氣后,還是要回來繼續忍。

路瑾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底線上試探,把他的底線踩得越來越深……

「衣衣,我要去跟院長請假,你陪我好不好?」穿著帶著兔耳朵衣服的少女,粉粉嫩嫩,軟軟糯糯,讓人忍不住想捏捏。 盛明輝已經查到康濟精神病院了。

她讓系統幫她偽造了個身份。

看照片和她本人很想,但細看之下,也只是輪廓像。

她猜想,那晚燈光暗淡下,盛明輝絕不可能看的很清楚。

所以這個假身份也不會引人懷疑。

至於康濟精神病院有沒有這個人?

那就不是她的事了。

盛明輝今天肯定會去康濟精神病院找她,她出來也是為了躲著他。

現在還不能跟他見面,時機不到。

只不過,不見面也不代表不聯繫。

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腰親自露臉才能博得信任。

保持神秘感也很重要。

就跟跌下了神壇的神不會再有人信奉是一樣的。

手中的手機不斷傳來震動,屏幕不斷閃爍。

路瑾看了一眼,嘴角揚起淺淺的笑意。

車子一路到凌瀟瀟家。

遠遠就看見一個中年男人在那站著。

「爸。」

凌瀟瀟平常就比較沉默,她叫了一聲,也沒說多餘的話,倒也附和原主的性格。

「這是我男朋友。」

「衣衣,這是我爸。」

相互介紹后,路瑾又是一陣沉默。

凌父之前在電話里就知道盛辭衣的存在,這會也不覺得驚訝。

未來老丈人和未來女婿碰面。

免不了一陣「寒暄」。

路瑾默默地充當背景板,乖乖巧巧的坐在那,保持著沉默是金。

盛辭衣驚愕的朝她看了一眼。

平常跟個猴子一樣,上躥下跳說個沒玩的女人,回家了怎麼還變啞巴了?

盛辭衣挑了挑眉,說話間,餘光一直觀察著路瑾。

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女人又在搞什麼鬼。

續了三杯茶后,看到路瑾還是保持那個坐姿,手裡抱著茶水,不停的喝,有些呆呆傻傻愣愣的。

盛辭衣這會感覺到了不對勁。

要說在醫院裡這個女人是動若脫兔,這會就是靜若處子。

完全就是判若兩人。

盛辭衣再傻也察覺到她不是在搞什麼鬼把戲,她是真的變了。

就像是一個處在極度不安的環境中的人,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所有的光芒都收斂了起來,變得小心翼翼。

盛辭衣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凌瀟瀟的父親,也是面前這個笑呵呵的跟他交談,卻不動聲色的套他話的人。

商人的精明,讓他再一臉慈像,也掩蓋不了眼底的精光。

若是換個人,說不定這會就被他套的連祖宗十八代都交代清楚了。

但這些對他而言,都不過是小伎倆。

現在讓他比較關心的是——凌瀟瀟這個女人到底在家遭受了什麼虐待?

想到她爸爸的一些行事手段和傳聞,他現在已經確定,肯定女人肯定非常怕她爸,所以才表現的這麼「乖」。

凌父只覺得這個未來女婿倒是各方面都不錯,就是這性格……有點多變。

說話說的好好的,怎麼就突然間看他的眼神都帶著冰渣子呢?

好像坐在他面前的是他的殺父仇人。

凌父忽然想到,他女兒的男朋友好像是在精神病院找的……

這該不會是個神經病吧!

想到這,凌父看他的眼神都帶著防備。 自家辛辛苦苦養出這一棵獨苗苗不容易,就算以後要被豬拱,那那頭豬至少也得是個正常的啊。

他聽說精神有病的人一般都控制不住自己,有時候還會做出非常可怕的事情。

以後還極有可能發生家暴。

他家這棵小白菜可經不住摧殘的。

想到這,凌父已經心慌慌的把盛辭衣同學淘汰出局了。

凌父完全忘了,自家小白菜和這頭豬是病友的事實。

盛辭衣心裡還在想著,以後利用完凌瀟瀟后,他就不再折磨她了。

畢竟看她在自己家還活的小心翼翼的,已經夠慘了。

當然,如果她以後好好表現。

等最後求他的時候,他也會給她一大筆錢,讓她後半生衣食無憂的。

等最後求他的時候,他也會給她一大筆錢,讓她後半生衣食無憂的。

正準備先去找點東西墊墊胃的路瑾,完全沒想到——

她就是怕穿幫,所以才這麼表現,居然被盛辭衣誤會,以為在家便宜爹對她不好。

也沒想到因為這,讓原主爸爸誤會了點什麼。

直接就把盛辭衣從未來女婿的名單里淘汰掉了。

路瑾現在已經恢復正常,完全可以出院了。

她這躺回家,也是想讓原主爸爸幫她半個出院手續。

畢竟她一直待在精神病院里,哪有待在外面方面。

凌家小姐的身份也可以給她帶來便利,讓她幹什麼事情的時候,更方便。

不過,要是能把那三個弄出來,就更好了。

就是把大樹一個人弄出來,也是不錯的。

越想越心動,路瑾馬上就讓系統查了查那三個人的家底和入院病史。

付了錢,辣雞統的速度可謂是提升了n個倍。

要知道,以前那次讓它差點資料,哪次不都要等個好幾天。

有時候甚至是查不來。

現在付了錢,那服務質量高低立現啊!

「辣雞統,你改名吧,以後就叫喪心病狂圈錢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