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呃,雨軒,這…我們管是不管?」黃文昊對著莫雨軒眨了眨眼睛,出門之前,魔音可是囑託過的。

「你敢去管?」莫雨軒美眸閃了閃,道。

聞言,黃文昊尷尬一笑,隨即不再多言,不過心中卻是有些佩服蕭寒,居然跟這女子都有關係,這女子的身份,他自然也隱隱猜到了。

「聖女…這是怎麼呢?」跟著小醫仙的那些女子則是有些不明所以,很是驚訝,一向高貴聖潔的聖女,居然主動去抱一個男子?

這若是傳開,還得了?

片刻后,蕭寒和小醫仙也是分開了,一個很純粹的擁抱,二人自然也都沒有多想,更不用去在意旁人的看法。

「小醫仙,你怎麼會在神州?」蕭寒笑著問道,原著中的劇情,可不是這樣的。

「還記得當初與你分別之時,我說的話嗎,我說要行醫,遊歷大陸,後來,我來到了神州大地。」小醫仙笑道。

「那你的身體,沒出什麼事吧?」蕭寒欲言又止,不過還是開口問道,自然是擔心小醫仙的厄難毒體。

「你是想說…厄難毒體吧?」小醫仙展顏一笑,道:「現在已經沒事了。」

「沒事了?」蕭寒一怔,感覺有些不明所以,沒事,這是什麼情況?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吧,待會兒我再跟你細說。」小醫仙美眸閃了閃,周圍還有人,她自然不好細說,隨即她目光掃了一眼無戒,又對著蕭寒問道:「蕭寒,你認識這和尚?」

「呃,剛認識,不熟,只知道是佛門之人,法號無戒。」蕭寒尷尬說道,他這認識的是什麼人,交友不慎啊。

小醫仙美眸微閃,點了點頭,隨即目光看向無戒,冷道:「看在蕭寒的面子上,今日便不再與你計較,日後你若再敢行如此無恥之事,定然饒不了你!」

「多謝聖女,不過小僧還是那句話,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酒色財氣,在小僧眼中不過是過眼雲煙。」無戒雙手合十,儼然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

聞言,眾人皆是一臉黑線,這胖和尚真是夠無恥啊。

「蕭寒小施主,聖女,小僧先走一步了,告辭!」無戒對著眾人行了一個佛禮之後,身形一閃,便掠進了茫茫密林之中,看那方向,自然是前往斷劍城。

「聖女?」

蕭寒目光看向小醫仙,有些疑惑,看這模樣,小醫仙的身份應該還挺高,而且她會出現在這裡,顯然也是代表一方霸主勢力前往斷劍城,看來,這幾年來,小醫仙應該有著自己的機遇。

「如今,我是醫聖宗的聖女。」小醫仙說道。

「醫聖宗?」蕭寒微驚,出來之前,他自然了解了一番南荒中央區域上的幾大霸主勢力,醫聖宗,自然是幾大霸主之一,這個宗門,以醫藥聞名,門下子弟皆擅長醫術,醫師眾多,其宗主更是號稱醫聖,雖說那位醫聖並不是煉藥師,但是其高超的醫術同樣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醫術之極,同樣極為強大,而醫聖宗,便是這樣的一個勢力。

此刻,蕭寒也是隱隱有些明白了,難怪小醫仙的厄難毒體沒事了,想必是那位醫聖出手了。

「當年我遊歷至神州南荒之時,厄難毒體爆發了,但是我很幸運,醫聖宗的那位醫聖前輩救了我,並且收我為徒,所以,後來我便留在了醫聖宗,此次我是代表醫聖宗前往斷劍城的,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你。」小醫仙笑著說道,簡要說了一下自己的經歷。

「原來如此,真是恭喜你了。」蕭寒笑了笑,也是替小醫仙感到高興,想不到在中州令人聞風喪膽的厄難毒體,在這神州大地之上竟然有人能夠以醫術醫治,真是奇妙,不過這樣也很好,小醫仙能有如此機緣,也是她的造化。

醫術之極,妙不可言,若有機會,蕭寒倒是有些想去見識一番這位神通廣大的醫聖,居然能將厄難毒體這樣可怕的體質醫治好。

「蕭寒,你呢?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小醫仙美眸閃了閃,好奇問道,他知道蕭寒用劍,想必也是要前往斷劍城。

「如今,我乃是魔門中的一位副殿主,此次也是代表魔門前往斷劍城的,倒也是緣分使然,居然在這裡遇見你了。」蕭寒笑著道。

「原來是這樣,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同路而行吧,相互間好有個照應,咱們也正好聊聊這幾年發生的事。」小醫仙提議道。

「正有此意。」蕭寒笑了笑,他看了眼天際的暖陽,又說道:「陽光正好,咱們邊走邊聊。」

「嗯。」小醫仙笑著點頭。

隨即蕭寒和小醫仙相視一笑,並肩朝著斷劍城方向走去。

莫雨軒、黃文昊以及醫聖宗其她女子也都是安靜地跟在後面,看蕭寒和小醫仙的樣子,應該是舊相識,正巧今日遇見了,他們也都未去打擾二人。

陽光灑落,雪地上,蕭寒和小醫仙笑著交談著,相談頗歡,二人腳下,一行行腳印,一直向那大雪覆蓋的密林深處延伸著,彷彿沒有盡頭…… 「羅征,你走了狗屎運,落在妖將手上,竟然還沒死!」諸葛曄臉上帶著揶揄的笑容,高聲說道。

眾多青雲宗弟子都被安置在白帝城中,等待青雲宗派人接他們回去,他們都算是死裡逃生,所以大家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所有弟子在軍營中都十分和諧,並沒有起爭執,但此刻諸葛曄的聲音卻打破了這種和諧的寧靜,讓人感覺十分刺耳。

「諸葛曄,在蒼穹森林中老實了一天,現在到了白帝城自以為有人庇護,尾巴就翹上了天?」還沒有等羅征說話,祝天來與林更已經站在羅征的跟前,祝天來率先說道:

諸葛曄不屑的說道:「祝天來,白帝城是我的地盤,你那點實力放在這裡,完全不夠看,我勸你還是別多管閑事!」

祝天來剛欲還話,羅征卻將他一把攔住,同時站在了最前面,正對著諸葛曄,淡淡的說道:「我今天心情不錯,給你一次機會,滾!」

諸葛曄一愣,自己憑藉親哥的身份,在白帝城中可以橫著走,沒想到羅征依舊是如此強硬,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諸葛曄的臉上頓時覺得火辣辣:「羅征,你真以為自己能夠幹掉妖將,就可以橫行無忌了?這世界上的妖嬈天才,不知幾何,你還沒資格讓我滾!」

「羅征有沒有資格,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你肯定沒有資格!」就在這時,所有弟子忽然感覺到一股殺氣飄來,刷的一下望向忽然而至的聲音源頭。

只見得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子手捧著一枚不起眼的玉盒,正對著諸葛曄,那人正是朱千凝。

諸葛曄一愣,旁人不清楚朱家的暗器可怕也就罷了,可是同樣作為七大士族的諸葛曄可是很明白,朱千凝手中拿的那小小玉盒威力有多大!

真若是讓朱千凝觸發那玉盒上的機括,自己恐怕會被裡面的「驚龍」轟成粉末!

一時間諸葛曄站在原地,根本就不敢動,同時心裡暗自驚懼,這丫頭是不是瘋了!就算我挑釁羅征,關你朱千凝屁事?至於一上來就真刀真槍的想要人命?

「朱千凝,你什麼意思?」諸葛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說道。

「羅征說了,讓你滾,你就滾好了,你以為我不敢觸發這條『驚龍』?」朱千凝的手指已經搭在了玉盒上的機括上,只需要她的玉指稍微使力,束縛在玉盒之中的驚龍,便要脫匣而出!

見狀,諸葛曄連忙後退了幾步,「朱千凝,你不要亂來,我們諸葛家也不怕你們朱家,我哥是……」

就在這時,羅征一伸手,擋住了朱千凝,「千凝,把玉盒收起來,這件事情,我自己來處理。」

朱千凝歪歪頭,那張姣好的容貌對羅征微微一笑,竟十分聽話的將玉盒收了回去。

隨後羅征慢慢的走到諸葛曄跟前,問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給我從軍營里滾出去!」

士族子弟最看重的就是面子,最怕在眾人面子下不了台階,此前他聽說羅征一一己之力幹掉了妖將,他心中自然也極為忌諱。

但現在看羅征剛剛痊癒,或許他的實力未必有想象中的那麼強,他此刻就不想讓步了,況且他諸葛曄的親哥就在城中,有什麼好怕的?

真說要怕,他唯一忌諱的就是那個朱千凝。

這小丫頭可不得了,在朱家的地位極高,自己若是真被朱千凝所傷,甚至殺了……朱家也會保朱千凝周全,而諸葛曄在家族中雖然是嫡系,可真弱論起地位來,他遠遠不如自己的親哥,諸葛青雲以及諸葛楓!

想到這裡,諸葛曄的心就定了下來,底氣也是暴增:「我若是不滾呢?」

「不滾是吧?」羅征的話音一落,身影陡然之間就動了。

「啪」

羅征詭異的速度靠近諸葛曄之後,一巴掌重重的甩在諸葛曄的臉上。

羅征已經查探過了,那位大夫的醫術十分高明,何況這次受傷本身只是傷及肉體。

只要不死,羅征的靈器之體本身的恢復速度就遠比普通人快上十倍,此刻剛剛痊癒,羅征的身體已達巔峰狀態。

諸葛曄貴為士族子弟,何時被人當面甩過巴掌!他滿臉通紅,渾身的真元閃爍,眼看就要暴起。

但羅征的節奏控制的極好,就在諸葛曄凝聚真元的時候,羅征一腳就揣在諸葛曄的丹田之上,硬生生的將他的真元給打散了。

「啪!滾不滾?」

踹完一腳,羅征又補上了一巴掌,沉聲繼續問道。

按理說諸葛曄也是先天五重的高手,實力斷然不會如此之弱,僅僅被人扇巴掌都毫無還手之力,這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只可惜他完全是被打懵了!

此刻諸葛曄的腦袋裡面一陣空白,只是條件反射的想要運轉真元,運轉功法幹掉羅征。

他已經忘記了躲閃,忘記反擊,就是不斷的想從丹田中提取真元。

奈何每當他想要把真元提取出來,羅征便又是一腳踹了上來,再次將他剛剛凝聚的真元踢散……

「啪!滾不滾?」

羅征每打一巴掌,便問一句。

他一連問了十幾句,也根本不等諸葛曄回答,就跟著扇了十幾巴掌。

羅征的力量何其大?

這也是他留了七分力氣,倘若羅征以十分力氣打上去,一巴掌恐怕能把諸葛曄的腦袋打掉下來。

此刻諸葛曄的臉腫的如同一個豬頭一般,原本還算是帥氣的那張臉,已是血肉模糊,難以分辨原本的容貌。

在諸葛曄身後的天怒峰弟子,原本想上來幫忙,但是林更,祝天來幾人也是挺身而出,擋在了羅征前方,若是動手的話,天怒峰上幾人絕非祝天來的對手,況且小雨峰加上天一峰,甚至還有玉女峰的女弟子在一旁虎視眈眈,於是那幾人也就老實了。

「啪!到底滾不滾?」羅征繼續抽著巴掌。

那諸葛曄已經快要崩潰了,此刻他終於變得老實起來,如同小雞啄米一般點頭:「別打了,我滾,我滾!」

他再也顧不上凝固真元,忍著兩頰的劇痛,灰溜溜的帶著他天怒峰的眾人離開。

「這諸葛曄明知自己實力不如羅征,還來自取其辱!」林更笑道。

雖然羅征現在依舊是半步先天的實力,但在場的先天生靈們基本都忘記了這個事實,只當羅征的實力遠遠超出他們。

祝天來卻皺著眉頭說道:「諸葛曄的哥哥,乃是帝軍中的謀士,這樣子讓他離開了,他必然會找人來報復。」

這裡畢竟不是青雲宗,而是白帝城,如果諸葛曄有心讓他的哥報復,麻煩可想而知。

諸葛家在七大士族之中,算不上實力最為強勁,但確最為足智多謀,擅長兵法詭道,布奇兵八陣。

就像諸葛曄的親哥諸葛青雲,本身實力並不強,不過是先天六重境界而已,論實力來說在帝軍之中絕對算不上突出,畢竟白帝城中人才濟濟,高手能人輩出。

可是諸葛青雲憑藉自己極頂聰明的腦袋,硬是在白帝城中混到了一個謀士的位置。

雖說諸葛青雲能夠勝任此位,與諸葛家族在後面出力有很大的關心,可是諸葛青雲自己的表現也一樣重要,否則根本在修羅戰場上站不住腳。

眾人在這裡議論了一番,都提醒羅征小心諸葛青雲此人。

羅征對著大家卻是淡然一笑,表面平靜,反過來還安慰大家,但眾人的心底卻還是有些擔憂,畢竟帝軍與青雲宗不同,很多時候表現的都不是那麼講道理。

朱千凝站在不遠處,一雙俏目卻是暗自凝視著羅征,心裡卻暗暗下了決心,不管是誰對羅征不利,她都會竭盡自己的全力阻止!

就在大家將話題轉移到,何時才能夠回青雲宗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一聲悶響。

那種悶響聲音雖說不大,彷彿是從極深的地下傳來。

然後眾人就感覺腳下的地板,不斷地開始震顫。

「妖族攻城!」

隨後一聲急促刺耳的鐘聲,開始頻繁的敲響,青雲宗眾弟子臉色頓時為之一變。 羅征帶著青雲宗眾位弟子,順著旁邊的樓梯爬到軍營的一個天台高處,眼前發生的一幕,頓時將所有人都深深的震撼。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際,此刻已是風雲色變。

從遠處望過去,城頭黑壓壓的一片,全是妖兵妖將,如同潮水一般涌過來。

天空之上,則是一隻只長大巨大的翅膀的黑色人形妖鳥,那些妖鳥手持一張張烏黑色的大弓,從高空中不斷地放箭。

而在那些妖鳥的雙足上,還懸挂著一隻只妖兵妖將,等那些妖鳥飛抵白帝城上,就放開雙足,將那些妖兵妖將投放下來。

這些妖鳥,妖將,妖兵,都不是這場戰爭的主力,相比妖族真正厲害的存在,它們都只能算是炮灰而已。

因為乾坤二塔的存在,戰爭已經有許多年沒有打倒白帝城上面來了,這次乾坤二塔被妖族攻破后,它們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又策劃了第二次進攻,而且直指白帝城!

「咻咻咻咻!」

幾隻妖鳥發現了站在天台上的青雲宗弟子,不斷地朝這邊放箭。

黑色的箭矢如同雨滴一樣,朝著羅征一行人覆蓋過來。

妖鳥的箭矢並不算凌厲,面對這些箭矢,青雲宗弟子們紛紛使出自己的本事抵擋。

羅征的方法最直接,直到那些箭矢靠近自己后,他才伸出手指,對著那些箭矢輕輕一指,在羅征巨大的力量的壓迫下,直接就將那些箭矢點得粉碎。

而林更,則使用他那把寶劍揮舞出無數銀色劍光,那些銀光在他跟前形成一道光幕,凡是射向林更的箭矢,就被他的銀色劍光斬成幾截。

那邊的祝天來,已將他的黑白雙劍拿在手中,一黑一白兩把劍,不斷地斬出黑白色的劍意。

祝天來不僅僅將所有的箭矢都抵禦下來,他黑白雙劍斬出去的黑白雙色的劍意更是直衝天際,斬向那些妖鳥。只可惜那些妖鳥保持著相當高的高度,等到那雙色劍意衝上天的時候,那些妖鳥早已經避開。

除了青雲宗眾弟子進攻,白帝城中的帝軍也展開了瘋狂的反擊。

相比之下,帝軍的反擊更為凌厲,也更加有效。

從白帝城的各個街道之中,一架架火神弩被帝軍們推了出來。

這些火神弩,也出自於金針朱家的工藝,後來在整個帝軍中推廣,成為守城的利器。

就在羅征旁邊不遠的一個天台上,三位帝軍士卒將顏色鮮艷的火神弩架設好后,兩人將一桿長長的弩箭安置在上面,其中一人則瘋狂的搖動著上面的機括,將火神弩後面的弓弦拉到了極致。

「嗡!」

那弓弦忽然鬆開,將那支威力無匹的弩箭瘋狂的射向高空。

「砰!」

當弩箭射中一隻妖鳥后,瞬間爆燃開來,弩箭連同那隻妖鳥頓時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團,在那火團中傳來一陣凄厲的叫聲,隨即那火團就不斷地下墜……

一隻只的火神弩,不斷地朝著空中猛烈射擊,天空中彷彿有人在燃放煙火,一個個巨大的火團炸裂開來。

那些妖鳥們同樣也拚命的反擊,它們將懸挂在自己身上的妖兵妖將,都精確無比的砸向那些火神弩。

羅征抬頭望過去,只見空中一道黑影驟然砸下來,將對面的天台砸出了一個破洞,緊接著從那破洞之中跳出一個高達的身影,赫然便是一隻妖將,那名妖將一跳出來,看到不遠處的火神弩,以及正在準備安置弩箭的三名帝軍士族,它的任務就是要將火神弩破壞。

青雲宗的弟子們也發現了那名妖將,不過除了祝天來之外,其他的人遠遠不是妖將的對手,一時間沒有一個人敢過去。

反倒是羅征將殘破飛刀輕輕一口,從一個天台跳上一個天台。

對面那三位帝軍士卒,看見那名妖將,三人的臉色頓時綠了。

這三名帝軍士卒,都是最普通的士卒,實力只有煉髓境而已,碰到妖兵,他們拼盡全力還能夠抵擋一陣子,可是面對一名妖將,他們就只有任其宰割的份了。

可是按照軍令,他們一步也不能後退,在他們之間有一句話,就叫做「人在弩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