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呵呵,折磨他們吧,越是殘忍的折磨和殺戮,就越是能夠積累我的怒氣,然後提升我的氣勢,最終讓我也順利的挖掘底蘊,徹底成為一尊君王。」

「而且,我能夠感受到,你吃了他們,有很大幾率會成為君王的。」

「傻x,本教主是絕對不會成為君王的。本教主要讓我的武裝活出第二世,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鑄造出第二世武裝出來的。」

「你們這些傻x只是跟隨了前人的腳步前進,而本教主,則是獨自開闢一條道路出來,然後在這道路上越走越遠,最終徹底的把你們捨棄在後面,讓你們看到本教主的偉大。」

「羨慕吧,嫉妒吧,但是你們能怎麼了本教主?」

「現在,整個星空當中活出第二世的法門,全都是本教主流傳出去的。至於第三世的秘法,也是本教主推演出來的。」

「其他人無論是誰,是什麼樣的第二世法門和第三世法門,最終還不都是因為本教主才誕生的?」

「這星空之中,必定會永恆的記住本教主這樣偉大的存在的。而本教主,也會因為這些,積累底蘊,最終在冥冥之中,踏足到帝王,成為帝王中的帝王,成為眾王之王。」

「所以,少年,想要牛叉,你必須跟著本教主走一樣的方法,你去開闢一種新的道路出來,那樣會有數不清的人感謝你,追隨你。」

「你就是那個推演出第二世的人類?」九頭獅子愣住了,一旁正在努力升華的方玉兒也愣住了。他們誰都沒有想到,精妙無比的第二世秘法,竟然會是一個看起來好像是腦殘的傢伙給折騰出來的。

「不錯,怎麼?羨慕嫉妒恨了?哈哈,我就知道,像你們這種垃圾,一直就是這樣羨慕嫉妒恨的。不過沒關係,本教主十分的享受這種羨慕嫉妒恨。」

「你特么的就是一個傻x。」九頭獅子惱怒了。

「怎麼?還沒有吃完那些垃圾的血肉?趕快吃,我已經按捺不住了,你們當中誰若是第一個成為君王,那麼,我就是他的對手。剩下的那個,我會把他吃掉的。」九頭獅子表現的異常的自信,而這自信,是他一直就擁有的。

「你太囂張了。」一直在進行升華的方玉兒看著那頭九頭獅子冷笑起來:「我看你不錯,不如以後做我的坐騎好了。」

「哈哈,做你的坐騎?真是好笑。你們人類有很多人都想讓我當做他的坐騎。可惜的是。就是君王也沒有做到這一點。你以為你能夠做到嗎?」

九頭獅子腦袋晃動,十八顆眼珠子盯著通天和方玉兒,一道道幽光閃爍,竟然讓兩個人腦袋有些眩暈起來。

「爆發吧!徹底的燃燒你們的潛力,挖掘你們的底蘊,然後強大起來,成為最厲害的高手。」

「只有這樣,你們才有資格讓我爆發力量。讓我升華起來。」

九頭獅子很囂張,囂張的通天已經看不下去了。

「給本教主趴下。」通天一手抓了銅鼎,一手催動隻手遮天直愣愣的朝九頭獅子鎮壓下去:「就算是本教主沒有穿戴武裝,鎮殺你個垃圾獅子還是可以的。」

大手鎮壓下去,一道道能量紋路從他手中飛出來,這些能量紋路在空中鉤織成一個大手,大手落下,九頭獅子根本無法躲避。

當然,九頭獅子也不屑躲避,他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找君王進行挑戰。從而升華自己的。眼前通天雖說很強大,但是。他不是君王,因此他一點也不在乎。

「我要挑戰兩次君王就可以成為君王了。你不過是一個半步君王,還不足以讓我升起太多的戰鬥**。」九頭獅子笑了,他其中的一個腦袋咆哮,一道光束噴出,跟通天的隻手遮天碰撞。

砰!

光柱破碎,大手重重的拍打在九頭獅子的腦袋上。

噗通!

大手落下,這九頭獅子一下子趴在地上。

星空顫抖,九頭獅子爬下去的地方直接破碎開來,有一些虛無的力量鑽了出來,不斷的侵蝕九頭獅子的身體。

「吼!你怎麼能夠突然用力呢?」九頭獅子惱怒了,他被通天一巴掌拍的腦袋發矇,心中一直壓制的戰鬥**一下子暴漲了數倍。

「本教主一直就是這個力道的。」通天嘿嘿的怪笑起來,然後再一次揮動巴掌,催動了隻手遮天朝對方鎮壓下去。

砰!

一巴掌下去,早有準備的九頭獅子仍然被拍了一個狗啃屎。

「你的力氣又大了?」九頭獅子感覺自己的腦袋更暈了。他用力的晃動腦袋,其中兩個腦袋中已經流了鼻血了。

「哈哈,那是當然。本教主就是這麼叼,怎麼?你想咬我?」

「吼!獅吼!」

九頭獅子也不是什麼好鳥,趁著說話的時候,他猛地張開其中三個腦袋的嘴巴,同時咆哮起來。一頭獅子虛影從他嘴巴中噴出來,然後劃過星空,重重的撞擊在通天的胸膛上。

這獅子虛影貫穿了他的胸膛,直接在通天身上留下了一個打洞出來。

「你敢傷我?我抽你。」

隻手遮天再一次催動,這一次直接有花紋出現,這些花紋纏繞轉動,直接降臨到了九頭獅子的腦袋上,一巴掌下去,硬生生的把這個九頭獅子的五個腦袋打的流鼻血了。

「吼!」九頭獅子再一次釋放了獅吼,只是這一次有五個腦袋參與到其中。

同樣,通天剛剛恢復的胸膛被貫穿了。

「再打。」

隻手遮天落下,這一巴掌下去,九頭獅子八個腦袋全都被打的流血了,只剩下最中央的那個腦袋仍然活蹦亂跳的看起來沒有任何事。

「來,我到要看看你真的能不能把我的腦袋打爆。」九頭獅子也不攻擊了,而是低吼著,十八隻眼睛興奮的盯著通天:「我感受到了刺激的感覺了,這感覺讓我恨不得立刻把你撕裂成碎片。」

「那麼,你還在等待什麼呢?」

通天冷笑起來,他在一次凝聚了隻手遮天。不過這一次,凝聚隻手遮天的力量是從小世界中抽調的,一個個花紋交錯的花枝從小世界當中浮現出來。

這些花枝在空中快速的勾勒,然後形成一張大手出來。大手鎮壓下來,讓九頭獅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和危險。

一剎那間,九頭獅子認為自己面對的是一尊君王,而不是所謂的半步君王。

「有感覺了,就是這一種感覺,希望你能繼續堅持下去。」九頭獅子心中低吼著,龐大的身子搖晃起來,左右最兩側的腦袋突然消失融入到了其他的腦袋當中。

砰!

大手鎮壓下來,再一次拍打在九頭獅子的腦袋上。

這一巴掌下來,九頭獅子只是身子搖晃了一下,根本沒有倒在星空之中。

不過他身上的血肉突然炸裂開來,大量的毛髮破碎,有的地方甚至露出森森白骨出來。

「吼!」

龐大的身軀開始在星空當中奔跑,九頭獅子低吼著,利爪揮動,跟通天開始瘋狂的廝殺在一起。

「殺!」

大手跟利爪不斷的碰撞,獅頭撕咬在通天身上拽下血肉吞掉,同樣,通天也撕扯了九頭獅子的血肉塞進嘴裡噶蹦蹦的吃了起來。

每一次的碰撞,一人一獸都會發出異常興奮的吼叫聲。

通天在跟對方爭鬥的時候,感覺到自己所有的潛力都被挖掘出來了:沒有瑣碎的技能,沒有絢麗的畫面,有的只是最單純的能量和身體的碰撞。

每一次的碰撞,都會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和興奮。

他身邊的銅鼎轉動,裡面的血肉不斷的飛到他嘴裡,然後被他干蹦蹦的吃了。

「吼!」

突然間,通天感覺到身體內的百獸圖解在顫抖,因此,下意識的催動了秘法,直接化作了狼人形狀跟九頭獅子繼續戰鬥。

隨著不斷的戰鬥,他對自己的百獸圖解的認識更加深刻起來。

時而化作巨狼,時而化作巨大的鱷魚,甚至是剛剛吞掉的飛鳥形態。

七八種不同的形態自由的轉變,不斷的給九頭獅子帶去了巨大的壓力。

最起初九頭獅子還是抱著熱身的想法跟通天爭鬥,但是隨著通天不斷的變化形態,讓他的殺戮更加的刁鑽和兇險后,這九頭獅子就開始謹慎起來。

而在爭鬥了一會後,九頭獅子突然間發現通天的身形開始不斷的變化,獅子的身子,巨狼的爪子,鱷魚的鱗片這些全都出現在他身上了。

隨著通天身上浮現越來越多的異族特徵,九頭獅子突然間發現自己有了一種淡淡的憂傷。

「怎麼會這樣呢?不應該這樣啊,他怎麼能夠把這麼多異族的力量匯聚在一起?這樣一點也不科學。」九頭獅子猛地搖晃腦袋,又有兩個腦袋融合在一起,此時的他,身子上只剩下了五個腦袋了。只是,五個腦袋讓他更加的兇猛,力量更加的集中了。

「你這是在作弊嗎?」九頭獅子看了遠處的方玉兒一眼,發現對方的升華還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完成後,這才轉過身子認真的盯著通天看起來。

「不都是一樣嗎?你把你的腦袋弄沒了,我身上多點東西又怎麼了?呵呵,放心好了,你的九頭獅子血脈很快也就會在我身上顯露出來。」

「如今本教主動用了百獸圖解,這秘法是本教主在第二世轉世的瞬間想到的。那時候還不完善,不過,現在已經差不多完善了百分之七八了,再多吃幾個,就會徹底的完善的。」

「到那個時候,你們異族強大的身體力量,在本教主眼中什麼也不是了。到那個時候,本教主就把這百獸圖解放到星際聯盟上,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讓所有的人都可以修鍊。」

「哈哈,本教主偉大嗎?因為本教主是開創新時代的前驅,本教主的秘法,比那個人推演出來的機械獸還要強大。」 自從那天親手將吻凌月送進監獄,吻斯澈便再也沒有出現過。而是一個留在寢宮裡從不出門,包括內閣會議,他也從不參加。

這是吻擎軒早就料到的,先不論吻斯澈和吻凌月這麼多年的感情,不管是舒了一口氣還有覺得痛苦,都是不好受的。所以他當初才會那麼反對吻斯澈插手這件事,因為他不希望有一天,吻斯澈會後悔如今這樣做。

即便心裡擔心,吻擎軒卻也是無暇顧及,心有餘而力不足。阿狸奇這邊亂成一團,國王一病不起,乾脆將所有的事都撒手交給吻擎軒管理。一下子,吻擎軒的任務又多了很多。

還有諾維亞那邊,Simon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揭露了當初林氏奪得京東百貨標案的內幕。那邊也掀起了軒然大波,本市最備受關注的京東百貨一案竟然也被暗箱操作,民眾自然是無法容忍的。

林氏小開的父親被革職調查,林氏也丟了京東百貨的案子。其實就算林氏還掌握著京東百貨的開發權,但沒有了吻凌月的大筆資金注入,這個案子想必早晚也會胎死腹中。

政府最後將京東百貨的開發權還是交給了諾維亞,所以吻擎軒不僅要忙阿狸奇的內政,還要分出時間和精力和諾維亞高層領導們開會長套對策。

忙完這些,已經夜深了。

聖蓮殿外面一派的安靜寧和,這樣的夜晚讓人卻覺得…………孤獨。

沒有熱鬧過,便不會體會到孤獨。

此刻,沉重的壓力和責任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但是身後卻已經沒有那雙暖暖的小手為自己按摩,太陽穴突突的跳個不停,可誰又能來讓他依靠在懷裡,輕聲安慰?

茉兒不在他的身邊,他才覺得那種被愛意包圍著的幸福感已經深入骨髓,沒有茉兒在身邊,一切都不對勁,就連骨頭裡都無時無刻不滲出悲涼和陰冷。

寂寞嗎?有點。

孤獨嗎?的確。

他想,他是真的無法和她分開了。

吻翌晨敲了敲門,走進吻擎軒的書房。

聽到動靜,吻擎軒立刻便睜開眼睛,混沌的朦朧只在他的眼睛里停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下一刻,已經恢復以往的犀利和精銳。

見到來人是吻翌晨,吻擎軒才又放鬆戒備。

掌御諸天時空 電腦屏幕上有五彩的LOGO在飄動,吻擎軒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已經記不清有幾天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了,恐怕一天之中,他的睡眠時間還不到三小時。

從前他經常會過這樣的生活,可是如今卻變得這麼不習慣。

他不喜歡和咖啡,只好倒一杯冰水為自己提神。

「吻凌月的事情都解決好了嗎?」一邊為自己倒水,吻擎軒一邊開口問道。

提到這個,吻翌晨臉上便出現了無能為力的表情,輕嘆一聲:「他還是不答應請律師,就連我們為他安排的律師他都拒絕了。難道真的是破罐破摔了,他連坐牢都不怕?」

吻擎軒皺了皺眉,眼底閃過一絲深思。

思忖著,便又聽到吻翌晨較為無奈的聲音響起:「吻凌月說,他只有一個條件,就是想要見吻斯澈,見過吻斯澈便什麼都會聽從我們的安排,也會把他知道的事情都交代出來。可是……….可是吻斯澈那傢伙,連理都不理,根本就不想見他,這、這讓我怎麼辦才好?辦壞了,畢竟吻凌月還是大王子,我們的大哥,王后唯一的兒子,父親肯定是會怪我的。」

怎麼他碰上的都是這麼棘手的事情?吻翌晨在心裡惴惴的想著,一肚子苦水。

吻擎軒則是望著窗外的一望無際的黑暗,不知在想些什麼。

片刻后,他才轉過身來:「暫時先不要管了,開庭的日子也不用去理他,我想過不久,這些事情,都會迎刃而解的。」

怎麼個『迎刃而解』吻翌晨不知道,卻只是一味的相信吻擎軒的話。即便三哥說過不久會解決的,他便相信過不了幾天,會真的一帆風順。

「啊,對了,三哥。剛剛長安打電話給我了,說是今天上午陪三嫂去做了產檢,醫生說孩子很健康。」

聽到吻翌晨說寶寶很健康,吻擎軒這才鬆了口氣。茉兒很討厭醫院,之前做的產檢都是家庭醫生簡單的查看一下,每次讓茉兒卻醫院產檢,她都是一副上斷頭台的模樣,他不捨得面前她,但是也始終懸著一顆心。直到如今,聽到醫生確認孩子是健康的,他這顆心才算落了地。

不過………..「為什麼茉兒沒打給我?」而是長安打給吻翌晨?

吻翌晨無奈的搖搖頭,指了指吻擎軒書桌上的手機:「長安說三嫂打過無數次了,可是你的電話不是佔線就是不在服務區,根本就打不通。聽說三嫂好像有些不開心,早早的回訪休息去了。還是長安怕你會惦記著,這才打電話給我。」

吻擎軒一怔,拿起手機,這才發現手機早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沒電了。

他有些懊悔,懊悔自己沒有接到茉兒的電話。

半晌聽不到吻擎軒的聲音,吻翌晨的目光始終徘徊在吻擎軒的臉上,小心翼翼的端詳著,目光中閃動著几絲探究。

吻擎軒掀開眼帘,撞上吻翌晨來不及多來的目光。那欲言又止的目光已經屢次出現在他身上了,吻擎軒輕嘆一聲:「說罷,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吻翌晨嘴唇囁嚅了一下,不知該從何說起。吶吶了半天,才出聲:「三哥,父親似乎有意要提前退位。好多大臣都想找你商量這件事,可是又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主動談這件事。我只是想知道,三哥………..你的意思如何?」

吻擎軒並不好奇吻翌晨會問自己這個,他沉默半晌,忽然抬起頭去看吻翌晨,聲音清淺的問道:「翌晨,當初你為什麼會退出儲君的競爭?」

聽到吻擎軒有些突然的問題,吻翌晨一怔,想了想,說道:「我不適合那種生活吧。就像長安說的,我這個人像風,自由慣了,也無拘無束慣了,要是讓我每天都為著一件事打轉,這一轉就是一輩子,我想我根本就干不來吧。」他比較自私,不像三哥一樣心懷著天下,他反而是只想著過自己的小日子,過得幸福快樂就好。

聽完,吻擎軒淡淡的點了點頭,直到過了很久,才開口說了一句:「你和小茉很像。」

一樣喜歡無拘無束,一樣不喜歡被某樣責任或者義務所束縛。

茉兒說,這是因為她的心很小,裝下了愛情、親情、友情,便再也裝不下其他東西了。不過她也說這樣比較好,心裡沒有太多的負累,反而容易得到最簡單的快樂。

「自由啊………」吻擎軒面朝窗外,低聲喃喃道。

………………………………………………………………………………………………………………………………………………………………

果然不出吻擎軒的所料,他們一直都在擔心的事情,沒過幾天真的迎刃而解了。

吻斯澈最終還是答應了吻凌月的要求,與他見上一面。

阿狸奇的各個地方他都曾經走過,卻獨獨沒有來過監獄這個地方。

跟在獄警的身後,吻斯澈摒退了一干保鏢和律師,獨自去見吻凌月。

看來監獄中的生活真的不大好過,短短十幾天不見,吻凌月似乎消瘦了很多。雖然沒有和普通人一樣,穿著橙黃色的獄服,但身上的儒雅瀟洒此刻已經如數退了去。

吻凌月被帶到吻斯澈的面前,兩兩相望,竟是相對無語。

………………………… 吻斯澈看著面前的吻凌月,雖然清減了些,但是眸子里的澄亮依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