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呵呵!不要著急,一個一個來,我先撕了這狗崽子的嘴,再來對付你,聽說熊掌的味道,十分鮮美,在人類世界,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食,本座正好嘗嘗,聖階級別的熊掌的滋味。」聽到冰霜巨熊的話,黑龍瞬間止住身形,轉頭看向對方,眼中寒光一閃,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語氣森然的說道。

說完之後,還伸出舌頭,添了一下嘴唇,彷彿冰霜巨熊在它眼中,是一道難得的美味。

「熊……熊掌!」看到黑龍臉上的表情,一想到對方美滋滋的,吃著自己的手掌,冰霜巨熊汗毛瞬間炸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激靈,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乾澀,連嘴唇都哆嗦了一下。

說完之後,黑龍再次把目光看向疾風魔狼,身形繼續下降,眼看著,用不了多久,就要對疾風魔狼出手。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悅耳的女聲,突然響徹天地,彷彿無處不在,讓人難以琢磨對方所在的位置。

「好大的膽子!敢來我的地盤撒野,還打傷了我的手下,看來,本座太久沒有露面了,都忘了,這裡是由誰做主了。」

「誰?」黑龍心中一驚,身形瞬間拔高,不停的轉頭掃視四周,而它的精神力,更是擴散了出去,仔細感應周圍的一切,嘴上則是繼續吼道:「是誰?裝神弄鬼的,給本座出來。」

相比黑龍,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臉上紛紛露出欣喜若狂之色,趁著黑龍被那聲音,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氣勢減弱之時,兩獸趁機掙脫了黑龍的威壓,身形閃動,以極快的速度,脫離了黑龍的攻擊範圍。

幾個呼吸之後,三道身影,突然在黑龍的頭頂上,相距數千米的高空,憑空浮現,而後緩緩飄落下來。

三道身影,分別是兩男一女,更準確的說,是一個人類,還有兩隻化形的魔獸。。 隨著他手中的這一把魔皇器猛地一甩,手中的這一把魔皇器也是化為了一道黑光,狠狠的朝著沈天射殺而去。

這一件魔皇器乃是一把長劍,長劍的寬度足足達到了三尺左右,鋒利的劍刃也是寒光凜冽,散發著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冰冷殺機。

看著林贊這突然爆發出來的這一把長劍,沈天也是不由的臉色一變。

沈天也是看著這一把突然爆發出來的長劍,沈天的心中不由的湧上了一抹的危險之意。

沈天也是毫不猶豫的揮舞著手中的長槍,快速的刺向了林贊手中的那一把魔皇器。

手中的這一桿長槍也是猛然的變大,隨即這桿長槍也是朝著林贊手中的這一把長劍。

兇猛的衝撞了過去,兩者也是瞬間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

一股巨大的勁風也是不斷的朝著四周擴散開來,掀起了一陣陣的塵土,吹得眾人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沈天也是不由的朝著林贊的方向,再次猛地揮動起了手中的長槍,又是狠狠的對著林贊的這一把魔皇器撞了過去。

隨著沈天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長槍,他和眼前的這一把魔皇器的撞擊的頻率也是越來越密集。

一道道的金鐵交鳴聲不斷的從他們兩者的兵器之中發出。

就在沈天和林贊兩者不停的撞擊在一起的時候,林贊手中的這一把魔皇器,在沈天瘋狂的攻擊下,最終也是承受不住這一股巨大的力量。

隨即也是瞬間爆裂開來,瞬間化為了無數的碎片,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看到這一幕站在遠處觀望著這裡發生的這一切的眾人,眼神也是不由的凝重的掃視著眼前的這一幕,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看著林贊的這一把魔皇器,沈天臉上的表情也是瞬間的僵硬了下來,看著林贊沈天也是有些難以置信。

沈天也沒有想到,自己這麼長時間以來苦練的這一套槍法,到最後居然會被林贊這樣輕而易舉的打敗。

甚至還被林贊給搶走了自己的魔皇器。

「林贊,沒想到你的實力居然會這麼強大,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我在你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的靈魂波動!」

林贊看著沈天,也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他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聽著林贊的這句話,沈天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沈天也是微微的搖了搖頭。

「你不用管我怎麼做到的,現在你已經沒有任何的東西可以抵擋我的進攻了,現在你就乖乖的跪在我的腳下,磕頭認輸,或許我會考慮留你全屍!」

沈天看著林贊,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說道,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囂張。

他現在已經是徹底的將林贊的那一件魔皇器給毀壞了,就算是林贊再怎麼的不甘心,那也沒辦法再拿出一件魔皇器來了。

所以沈天現在也是徹底的將林贊當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他現在也是準備好好的享受他的勝利果實。

「沈天,你做夢!」

看著沈天囂張的表情,林贊也是冷喝了一聲,眼中閃爍著一抹怒火,隨即林贊手中的那一把長劍也是快速的一揮。

頓時一道黑色的劍芒也是直接朝著沈天的方向呼嘯而去。

看到這一道黑色的劍芒,沈天也是不由的微微的愣了一下。

隨即他的眼神一沉,手中的長槍猛然的在半空中劃過了一道弧線,便是迎上了林贊射向他的那一道黑色的劍芒。

一聲巨大的碰撞聲響起,只見林贊手中的這一把魔皇器也是和沈天手中的那一把長槍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聲。

沈天也是不由的連續倒退了十幾步,而反觀林贊卻是沒有後退半步。

看到這一幕,周圍眾人的臉上也是不由的湧上了一抹驚訝的神色。

沈天看著林贊臉上依舊是掛著淡漠的笑意,隨即沈天也是猛地運轉體內的鬥氣,手中的長槍也是再次朝著林贊暴沖了過去。

隨著沈天猛然的加速,沈天的身影也是陡然的變大了不少。

眨眼間沈天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林贊的面前,手中的長槍再次對著林贊的腦袋橫掃了過去。

看到沈天這樣猛然的攻擊,林贊的臉上也是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看著林贊臉上那不屑的神色,沈天也是不由的冷哼了一聲,手中的長槍在半空中一個旋轉,便是狠狠地刺向了林贊,速度極快瞬間便是將林贊給籠罩在了其中。

看著林贊被自己鎖定了,林贊也是不由的冷哼了一聲,臉上帶著濃濃的譏諷的神色。

林贊也是直接的舉起了手中的長劍,對著沈天的長槍狠狠地斬去,頓時就看到,兩者之間的長槍,狠狠地在半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

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響,林贊的那一把魔皇器和沈天的長槍也是直接的爆炸開來。

化為了一道道漆黑的煙霧,朝著四面八方散播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沈天的臉上也是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的欣慰的神色。

「哼!」

沈天看著林贊冷哼了一聲,隨即沈天就要再次的發起新的進攻,將林贊給直接的斬殺。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沈天的臉色也是不由的微微的一變。

因為沈天明顯的感覺到了,在林贊的身上似乎有著一道強悍無比的威壓。

正在朝著林贊的身體之中瀰漫了過來,讓他感覺到了十分的不舒服。

看著林贊的臉上的那不屑的笑容,沈天的心裡不由的一緊,心中也是暗暗的猜測,難道林贊這個傢伙的實力也是提升到了尊級九階巔峰?

想到這裡,沈天的臉上也是忍不住的浮現出了一抹震驚的神色。

如今沈天的修鍊天賦雖然也很不錯,但是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時間內,能夠從武王五重天晉級到武宗六重天境界,就已經算是非常恐怖的修鍊天賦了。

但是現在的林贊卻是已經突破了武王七重天的修為,達到了武聖的境界,這個速度絕對堪稱是妖孽級別的存在了!

這樣的修鍊速度,簡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 當內侍找到沃操的時候,沃操正在宮殿的外圍區域享受著屬於自己的美食。

原本以他的身份,是沒有資格參加這種級別的宴會的。但是自從他在將蔗糖進獻給姬誦之後,他便成為了直屬於姬誦的臣子,連帶著也就擁有了在外圍就餐的權力。

「覲見天子么?好的,我知道了。」

接到召喚的沃操擦了擦嘴角的食物殘渣,而後對著身邊的子貿和耍水道: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去就來。」

說完,他便從座位上起身,跟著內侍朝王宮大殿走去。

「你說,他這是去幹嗎了?」

原本站在沃操身後跟著見世面的耍水低聲對著身邊的子貿問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當是王上之前下的棋奏效了。」

子貿看著沃操離去的背影,低聲呢喃道。

「王上?什麼王上?」

耍水察覺到了子貿言語中的不妥,不過倒也沒有追問太多,而是指著案几上的食物道:

「如今沃氏宗伯不在,你說咱們是否能夠坐下來吃點東西?」

「那是沃氏宗伯的東西,咱們如今的身份是沃氏的族人,過來參加宴會的目的是保護沃氏宗伯的安全。如今沃氏宗伯不在,咱們做護衛的哪有吃主人東西的道理?」

子貿皺眉道:

「你不是你們耍氏的太子嗎?怎麼這個道理都不懂?」

「我哪是什麼太子?」

耍水連連擺手道:

「我是我父的第三子,否則也不可能被允許出來到處亂跑不是?至於禮儀什麼的……我自小便沉迷於造船術之中,壓根就沒關注過這個。」

「原來如此……」

子貿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耍水的說法。

……

「臣沃氏沃操,叩見大王!」

跟著內侍上殿的沃操沒有任何猶豫,上來就是一套稽首禮。

「沃氏宗伯平身。」

姬誦對著沃操抬了抬手,而後繼續說道:

「周公有事想要問你,你接下來必須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知道了嗎?」

「臣遵命。」

沃操對著姬誦點了點頭,而後轉身對著一旁的周公旦行禮道:

「周公。」

「嗯。」

周公旦並沒有選擇坐著和沃操說話,而是拿著陶罐起身道:

「聽王上說,此物乃是你從江南之地尋來的,可有此事?」

「確實如此。」

沃操看了一眼周公旦手中的陶罐,便立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當即點了點頭道:

「此物乃是下臣從江南一個方國手中購得的,為了購買這罐蔗糖,下臣一共支付了兩匹戰馬作為購資。」

「嘶~兩匹戰馬!?」

聽到這話,周公旦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尼瑪……也未免太貴了點吧?

在他的設想中,這種能夠給人帶來快樂的調味品應該賣得很便宜,至少讓絕大多數的貴族都能消費得起才是。可是沃操的這句話,卻直接打破了周公旦之前的設想。

這尼瑪一罐兩匹馬,都快趕得上蜂蜜的價格了好伐?

老子要是有那錢,還有必要買你的蔗糖?多買一些蜂蜜吃它不香嗎?

什麼?蜂蜜沒地方賣,產量不穩定?

哦,那沒事了……才怪嘞!

這蔗糖一看就知道是用植物製作而成的,那個該死的處於江南的方國卻將它賣得如此之貴,就不怕良心不安嗎?

「還是說……這蔗糖其實並沒有那麼貴,而是這個沃操為了沃氏的利潤,因此特意將價格給抬高了?」

周公旦畢竟是人中龍鳳,再加上他還長期和姜太公這個善於經營的人做同僚,因此很快懷疑到了沃操的身上。

事實證明周公旦的懷疑是對的,因為商離給沃操開出的價格是一罐一匹馬,而沃操卻為了自己的利潤而將價格直接來了個翻倍!

當然,這也不能就說沃操的行為有多麼不妥了。畢竟人家走南闖北做生意本就是為了賺錢,如今有現成的壟斷買賣在,不多賺點那還是人嗎?

至於自己這麼干會不會被人拆穿……沃操表示想多了。再怎麼說自己如今也已經和商離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且不說自己願意幫商離組建商隊,單單就自己願意成為內應,幫商離給姬誦灌輸垃圾這件事,就註定了商離不會主動拆穿他的行為。

再說了,抬高蔗糖價格對商離而言也是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原先一罐糖只能換取2個奴隸,如今經自己這麼一倒騰,一罐糖可換取的努力數量將達到5個之多。在這種情況下,商離就更不可能會拆穿自己的謊言了。

而商離不拆穿,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知道自己在說謊嗎?不存在的呀!也正是因為這樣,沃操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瞎掰。

周公旦非常懷疑沃操這是「吃了回扣」,但是他又沒有證據,無奈之下只能作罷,轉移話題問道:

「你口中所言之方國,位於何處?」

「自漢口向東,沿著大江三千里處便是了。」

沃操也沒有隱瞞宜國所處方位的意思,直接將宜國的地理坐標給報了出來。

「嘶~漢口向東三千里?」

聽到這話,周公旦又是一口冷氣吸入。

原先他還想實在不行就用武力逼迫那個方國將蔗糖的秘密交出來,如今聽到沃操這麼一說,他立馬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