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咳咳,好啦,剛剛從古代世界回來,開個玩笑啦!不過,這種簡單的任務,時空管理局竟然會派來兩個時空管理員,真是奇怪!」黑貓撓了撓頭,有些疑惑。

「恩?你說什麼?」穆璃終於止住了笑,也聽到了黑貓自言自語般的疑問。

原來,黑貓其實已經算是時空管理局的重量級人物了,這種帶了點靈異色彩的低級科技位面的任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基本上是揮揮手的事情。

按理說這種任務是不需要黑貓來執行的,分配給像穆璃這樣的新人才剛剛好。

不知道為何,黑貓竟然也被扔到了這個世界。 起點的作家助手崩了,看不到打賞和推薦,只能在這裡一起謝謝小天使們啦~么么噠~

各位寶寶們節日快樂呀~

++++++++++++

雖然黑貓宏宇早早的完成了任務,卻因為重重原因而暫時不能離開這個世界。

無可奈何的黑貓乾脆在這個世界各地開始旅遊起來,沿途看看美麗的風景,看看靚麗的妹子,偶爾吃點豆腐,蹭點愛撫,過的也挺滋潤的。

誰知遊玩到這個小縣城裡的時候,竟然意外的遇上了同為時空管理員的穆璃。

「話說,小璃妹子,你的任務該不會是解決掉那邊那隻漂亮的鬼妹子吧?」

黑貓說著,抬起下巴沖著旁邊因為聽不到她們兩人的精神交流而無聊的飄來飄去的劉五。

「要不要,讓哥哥幫你收了她,早早的完成任務,然後陪哥哥一起紅塵做伴,活的瀟瀟洒灑~對酒當歌~共享人世繁華……」黑貓說著說著,竟然唱了起來……

穆璃滿臉黑線,這隻神經脫線的黑貓,真的是自己的前輩么?!她可不可以說她不認識他啊!

「話說……真的一定要把她收走么……她好像……並沒有做錯什麼啊……」穆璃弱弱地打斷唱的正嗨的黑貓,她有點替劉五不忿,那個善良的女孩明明是最受傷的那一個!

黑貓宏宇終於再次恢復了嚴肅。

「咳咳,收了她的意思是,送她去再次入輪迴……她現在也許沒有做錯什麼,但是人是會變的,鬼也會,你怎麼能肯定她以後也不會做錯什麼?」

「再說了,人死不能復生,鬼魂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應該長久的就在人間,我看她似乎還修鍊了功法?這時間久了,這個低級科技位面也承受不住她呀!到時候還不是要我們這些苦逼的時空管理員過來擦屁股?」

「算了,我直接問她好了。」

黑貓說著,語氣突然變得惡劣起來,特別是說到時空管理員還要收拾殘局的時候,口氣更是帶著點抱怨。

穆璃猜想,他可能曾經就遇到過類似的事情,也許最後還弄得很不愉快。深感自己什麼都不懂的穆璃乾脆就站在一旁,聽著宏宇跟劉五交流。

「妹子,我送你去重入輪迴吧?人死燈滅,陰陽相隔,你這樣,終究是不能在陽間待的長久的。」

黑貓宏宇對著劉五循循善誘著,但是穆璃怎麼看怎麼覺得,他的表情,配上「叔叔帶你去看金魚哦~」的字幕也一點都不違和嘛!

劉五猶豫了……

「我……我想看著劉一哥哥擺脫這種生活,恩……找到一個真心愛他的好女孩……之後,再走……」

黑貓宏宇回頭看了眼穆璃,繼續勸說著,「妹子啊,你的願望,小璃會幫你實現的,你不用擔心的~」

「可是……我還是想親眼看到……」劉五似乎有些害怕宏宇,聲音越說越小……

「妹子,你可要想清楚了,現在讓我送你如輪迴,我可以做主給你開個後門,讓你轉生到一個允許修者存在的世界,你這本功法我也可以幫你封印在你的記憶里,等到你的轉世年紀夠了,還是可以修鍊的。

但是,如果你硬要留在這裡那麼久,可是要付出代價的!」黑貓宏宇的語氣開始變得凜厲起來。

「我願意付出代價!」劉五卻是異常的堅定。

「即使那個代價是你的靈魂么?你將永遠的失去意識,墜入無邊的黑暗之中,永無超生之日!你真的要為了那個什麼劉一哥哥賠上你的生生世世么?!」

黑貓宏宇繼續逼問著劉五,而劉五這次沉默了。

「劉五,你別……」穆璃覺得有些殘忍,想要阻止劉五做出錯誤的決定。然而話沒說完便被劉五堅定的聲音打斷了。

「我願意!」劉五直視著黑貓宏宇,眼睛里有些細碎的銀花在閃爍著。

黑貓宏宇顯然有些驚訝,觀察了劉五良久,方才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罷了罷了,想不到你這小姑娘竟然是個痴情種子!既然你鐵了心,那麼我便成全你罷!只是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

黑貓宏宇顯得有些意興闌珊,抬起爪子,一道銀光飛出,沒入劉五半透明的身體中,又帶出來了點別的東西,然後一起投入穆璃體內。

「我把你的靈魂暫時與小璃妹子的靈魂關聯了起來,這樣子你即使滯留在這裡,也不會被世界之力所排斥了。但是,小璃妹子離開這裡的時候,也就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

黑貓宏宇對劉五說完這段話,只對著穆璃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穆璃看著他的背影,總覺得,莫名的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涼。

看來,這宏宇,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哦不,是有故事的貓啊!

暫時放下漸行漸遠的宏宇,穆璃回頭看向半空中漂浮著的劉五,心下不禁有些感嘆,看來這劉五對於劉一,也不是單純的兄妹情啊……

問世間情為何物,不僅叫人生死相許啊……這是連來生都一起壓上了啊!

不過,路是劉五自己選的,穆璃也不能說什麼,只是告誡自己以後千萬不要像劉五這麼傻,為了一個男人就輕易的放棄了自己的所有。

這時候的穆璃卻絕對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會站在時空洪流的盡頭,最終理解了劉五的堅持。

不過,那都是后話了。

穆璃仔細地感受了一下,發現果然如同黑貓宏宇所說,劉五的靈魂已經跟自己的聯繫在了一起。

她可以輕易地感受到劉五的存在,可以感知到她的方位,甚至還能一定程度上分享她的視覺。穆璃還有一種強烈的直覺,那就是,只要她想,她還可以控制劉五的行動!

而反觀劉五,她雖然表示也可以感受到穆璃的存在,也能隱隱約約感受到穆璃的方位,但是其他的卻不行。

穆璃心下揣測,這估計是宏宇給自己開的後門了!至於原因嘛……

看到宏宇走的時候一臉的悲戚,穆璃不由得腦洞大開,覺得這個宏宇說不定也遇到過這種事,恩,說不定還因此受過情傷呢!

不過,他終歸是好心,也確實給穆璃帶來了許多便利。 這兩天胖胖都沒有看到推薦票,留言和打賞……桑心(??Д`)

+++++++++++

既然能隨時感受到劉五在幹什麼,那麼她就不用隨時都守在劉一身邊了。

她完全可以讓劉五跟著劉一,必要時以厲鬼的形態現身嚇跑想要對劉一不利的人,而同時自己也可以抽出身來,去布置一些東西。

這些天穆璃老是圍著劉一轉,生怕他被傷害到了,還沒來得及去懲戒紋身男呢!

紋身男這個渣渣,如果放任不管的話,不知道還有多少無辜的孩子會遭遇呢!

雖然以穆璃目前修鍊「貓版」的初級煉體術的進度,如果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話,也堪堪能讓紋身男吃個虧,但是穆璃還是決定,要從精神上擊潰他!

俗話說得好,最堅固的城堡往往是從內部開始毀滅的!

至於外部攻擊嘛,等到她把初級煉體術的第一個動作修成了再發動也不遲!

既然決定了要從精神上下手,穆璃就要開始準備點東西了!

要說什麼樣的情緒能讓一個像是紋身男那樣殘暴無度、視法律於無物的人從精神上開始崩潰,那就只能是「害怕」了。

像是紋身男那樣的人,跟他講道理是行不通的。他無視法度,無視人性,視人命如豬狗,視自己為上帝。

在他的世界里,唯有金錢和拳頭才是最大的!

哦,道理是什麼?能吃嗎?

哦,良心又是什麼?多少錢一斤啊?

對於這種人,唯一讓他臣服的辦法,就是比他更惡,比他更壞,比他更殘暴!

只有,也只能先讓他感到害怕!

讓他害怕得心驚膽戰、累覺不愛!

讓他害怕得精神恍惚、懷疑人生!

讓他害怕得毛骨悚然、魂飛魄散!

只有這樣,你再跟他講道理,他才能聽的進去。

只有你展現出遠遠勝過他的實力,以碾壓之勢將他狠狠地踩在腳下,他才會收起他那令人厭惡的醜惡嘴臉,開始對你點頭哈腰、俯首稱臣。

對付紋身男要這樣,對付跟紋身男一樣惡劣的人,也要這樣!

那麼,要怎麼樣才能讓紋身男感到害怕呢?

穆璃決定從鬼神之說入手。

畢竟,這兒不是有個現成的「阿飄」劉五可以充當演員嘛!要學會充分利用手裡的資源不是嗎?

像是紋身男這種雙手沾滿血腥的人,半夜裡會不會害怕被他害死的那些人會來向他索命呢?

就算是紋身男他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當真的遇上這種事情的時候,應該也會產生嘀咕吧?

再加上,這不是有我們的劉五小朋友重裝出演嘛!

到時候讓她給自己扮一個千年厲鬼裝,然後再時不時地客串一下其他被紋身男害死的小朋友……專挑紋身男半夜出來跑廁所的時候出現……

那紋身男會不會被嚇得掉到茅坑裡去?

退一萬步說,即使紋身男的心理素質真的那麼強大,完全不相信劉五營造出來的鬼,或者說,覺得那些孩子在生前都不能拿他怎麼樣,死後更不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了,那麼穆璃也同樣有辦法。

你說他們不能拿你怎麼樣,但是穆璃她可以拿你怎麼樣啊!

別忘了,穆璃可是還在修鍊著初級鍛體術呢!待她將第一層修成,要虐紋身男?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如果紋身男頭天晚上見了鬼,或者夢見自己被鬼撕咬,然後早上起來發現身上渾身都是傷,那麼他會怎麼想?

如果同樣的事情一再發生,而且隨著夢裡出現的鬼魂漸漸增多,自己身上的傷也越來越嚴重,那麼紋身男又會怎麼想?

穆璃期待著,期待著看到紋身男跪在劉五的面前用顫抖的聲音說「我錯了」的那一天!

會有那麼一天的,穆璃堅信!而且,那一天不會太遠!

咳咳,扯遠了。

穆璃讓劉五先盯著劉一這邊,別讓他受到什麼欺負了。而她自己則跑去做要嚇紋身男的準備工作去了。

穆璃找到之前逛這個小縣城的時候找到的唯一一家精品店,從後門摸了進去。

找到這家精品店二樓的庫房,穆璃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翻出來裝著她想要的娃娃的箱子。

掀開箱子,裡面是那種模擬的白臉娃娃,若是配上好的光線條件,也是可以嚇死人不償命的!

嗯,這裡有……1…2…3……15……20個!穆璃用自己毛茸茸的爪子巴拉著數著。

二十個嘛……

嗯,嚇唬紋身男要六個,他曾經弄死了六個孩子……

其他團伙的大人一人一個,一共三個。

嗯,警察局裡還有幾個內應,算一算七個應該夠用了。

這樣的話,六加三加七,自己只需要十六個娃娃。

上次在櫥窗里看到娃娃是多少錢來著?好像是二十塊?

粗略地算了算,拿走這些娃娃的話大概要給三百多塊。

於是土豪穆璃大手一揮,留下了四張紅彤彤的大票子!反正她用的是來之前從紋身男的枕頭底下順來的錢,花起來不心疼!

將娃娃分裝在袋子里,穆璃分了四次才終於將這十六個娃娃運到她之前看好的,距離乞討團伙比較近的那個隱蔽的藏東西的地方。

果然,用貓的軀體來幹這種事情真是不方便!更別說,穆璃用的這幅小黑的身體,還瘸了一隻腳!

想象一下別人看著自己叼著一大口袋東西,拖著殘缺的後腿,艱難地翻過狹小的窗戶,鑽進自己的「小倉庫」的情形…..唉,穆璃自己都心疼自己!

除了娃娃之外,穆璃更是偷偷溜進了醫院的血庫,叼出了一包血出來。

當然,穆璃留下了錢。而且,她可是專門挑的是最大眾的血型偷的,以保證她的行為並不會危害到某個病人的生命。

接著,穆璃叼著血袋和娃娃翻進了紋身男的房間。

現在正是周六的下午六點。

這個時候,紋身男正在醉眼迷離地跟別人拼酒呢!喝完酒,這夥人還有豐富的夜生活呢,一時半會還回不去家。所以穆璃有充分的時間進行準備。

哦,如果那個小警察,哦不,現在是副局長了。如果張敬也能夠坐到紋身男胡喝海吃的飯桌上,那麼他便會驚奇的發現,飯局裡可是有不少老熟人吶!

不過,這都不關穆璃什麼事。 啊啊啊!作家助手又崩了!寶寶昨天好像看到了幾個投票的新童鞋,然而現在全都找不到了……哭暈在廁所……

謝謝各位同鞋們的支持啊~么么噠~

+++++++++'+++++++

掀開紋身男的枕頭,翻開一張手帕,這裡本該是紋身男藏自己的小金庫的地方,裡面藏著千把塊錢。

紋身男的錢其實並不止這麼點,只不過他就是喜歡每天睡覺前沾著唾沫一張一張地數著他的「寶貝」。

這樣子會給他帶來一種滿足感,就像是虐待無辜的小孩子,看著他們絕望的哭嚎,然後再殘忍地將他們殺害,也會給他帶來無與倫比的滿足感一樣。

不過,這千把塊錢現在都便宜穆璃了,當然,以後也會便宜劉一。

穆璃將娃娃放在原來包著錢的手帕上,小心翼翼地將血袋咬破一個小口,將裡面的血灑在娃娃上,然後再將血袋的口封住。

不要問穆璃是怎麼封住血袋的。足足折騰了半小時,將自己弄得滿爪子都是血的穆璃表示,說起來都是淚啊!

小心翼翼地將滿是血的娃娃用手帕包好,然後再將枕頭歸位,再跳起來在牆上一米左右的地方將自己前肢的毛上沾上的血蹭乾淨。

穆璃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傑作,點了點頭,又叼著剩下的血翻牆出去了。

現在萬事具備,就等晚上,看劉五的了!

至於為什麼穆璃沒有把其他的娃娃也一起放到其他人那裡……穆璃表示,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干!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