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哥~」張沐晨在見到張沐陽之後,忍不住聲淚俱下,如果自己哥哥再來遲那麼一點,來遲幾分鐘,自己……自己或許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看著被綁在床上的妹妹,張沐陽一個箭步衝過去,幫她鬆綁。張沐晨撲在他的懷裡,嗚嗚直哭,這次她是真的被嚇到了,她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被王歡那廝佔了便宜,自己還怎麼活下去。

「沒事了,沒事了,有哥哥在,不會讓人傷害你的。」張沐陽輕輕拍著妹妹的肩膀安慰她,看著自己妹妹身上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傷痕,他也鬆了一口氣。

在抱著張沐晨的同時,他暗暗渡了一股真氣過去。他要看下張沐晨的體內,有沒有被人下毒,或者被別的什麼東西殘害,同時幫張沐晨緩解一下身子和心情。

幾分鐘后,張沐晨終於緩了過來。

「你給我跪下。」

吳特扯著王歡的他頭髮,將他扯到張沐陽的面前,然後一腳將他踹倒在張沐陽的面前。

不等張沐陽開口,王歡直接跪在地上哀求道:「陽少,陽爺,你饒我一命,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這次……這次我真的被你征服了,您就放了我吧。」

王歡在剛才見識了張沐陽的殺人手段之後,他是真的被嚇怕了,眼前的張沐陽,是真的敢殺人,而是殺的那麼輕鬆,那麼可怕。

看著跪在地上的王歡,張沐晨一時沒有控制住,上去就給了王歡一腳。同時大聲怒罵道:「現在知道錯了?剛才你不還很囂張嗎?你個王八蛋。」

王歡倒在地上,根本不敢反抗,反而哀求道:「姑奶奶打的好,打的好,我剛才得了失心瘋,您饒我這一次,我真的不敢了。」

「呸,誰是你姑奶奶。」張沐晨又踹了幾腳才肯罷休。

「王歡,你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說過說什麼嗎?」張沐陽現在對王歡是真的起了殺心,雖然他在王歡的身上設了禁止,可這一次妹妹差點就被侮辱了,這是他絕對不能接受的。。

「記得,記得。」

「記得,你還敢這麼做。」

「我……這都不是我自願的啊,全都是張沐坤那小子,是他讓我這麼做的,我也沒辦法,沐陽我知道錯了,你饒我這一次,我以後肯定不敢。」王歡現在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張沐坤的身上,寄希望自己能躲過這一劫,他看出來了,這一次張沐陽不同於之前,是真的要殺自己。

「呵呵,你認為你還有下一次么?」張沐陽面目猙獰,滿是煞氣。

一看到張沐陽的樣子,王歡什麼都不管不顧了,立刻道:「等一下,你不能殺我,我是王家的人,而且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是關於張沐坤的。」 張沐陽眉頭一蹙,王歡這句話,成功勾起了他的興趣:「什麼事?」

「只要你答應放了我,我就告訴你。」

看著王歡那一副你不放我,我就不說的架勢,張沐陽笑了起來,以王歡這種世家公子的忍耐,怎麼可能,臉上不屑的笑容,俯身下來拍著王歡的臉頰問道:「王歡,你覺得你有跟我討價還價的餘地?」

https://tw.95zongcai.com/zc/66125/ 王歡此時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底氣,有些歇斯底里的看著張沐陽道:「那你要怎麼樣才肯答應放過我。」

「呵~」張沐陽笑了,沖著吳特揮揮手道:」手腳麻利點。」

吳特聞言,嘴角扯起一個很大的弧度,露出裡面森森的白牙,他很樂於做這樣的事情,尤其是眼前這個人。

「別別別,我說我說。」王歡看著吳特渾身一抖,他毫不懷疑吳特的執行力。

「張沐坤聯合李家,最近要對蘇家出手,張沐坤前幾天好像還從國外找了一批雇傭兵來對付你,還有在東海那邊……」王歡生怕自己真的被殺了,嘴裡如同竹筒倒豆子一半,把關於張沐坤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呵~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張沐陽跟我們王家有些交易,所以知道一點消息。」王歡趕緊答道。

「那你知道,我父母被張天傑藏到哪裡去了么?」如果能從這貨的嘴裡知道自己父母被困的地方,憑自己現在的本事,要求救他們也不算太難。

王歡搖了搖頭道:「這是張家的機密,依照張沐坤那種心機陰沉之輩,怎麼可能會告訴我,就算說了,也肯定是假消息。」

可是,王歡卻有些期待,低聲道:「陽少只要你這次放過我,我以後就聽你的,我……我做你的手下,潛伏在張沐坤的身邊,幫你打探你父母的消息。」

「你要是缺錢,我也可以給你,一億美金怎麼樣,如果不夠還有,你以後肯定要對付張家,我也能幫忙,我可以讓我們王家,站在你這一面,我們王家,還有一些天才地寶,對修行很有好處,還有一些道家古籍、武林秘籍什麼的,我都可以給你。」

王歡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把所有的條件都說了出來,他說這些事情,都是張沐陽現在所需要的,這小子也算有點心思,只不過他說這些話,裡面有幾分真幾分假,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這些還是在今晚之前所說,如果這些話,不是在這貨差點侮辱了自己妹妹之前所說,張沐陽或許會答應他,畢竟這些條件,對自己很有好處。

但是……

一切沒有如果

他不會接受一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自己妹妹的注意,縱然王歡已經沒有幾年好活,縱然他的那些條件都很有誘惑力。

但他張沐陽行事,寧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他不會留這麼一個禍害,好似毒蛇一般的傢伙,在暗中暗暗惦記著自己的妹妹。

即使這樣做,會徹底得罪了王家,但又怎麼樣,已經二轉修為的他,何懼之有,再者,就算放過了王歡,王家也不會站在自己這一面,反而會不斷的在暗中算計自己。

想通了這裡,張沐陽笑眯眯的拉起了王歡說道:「既然,王大少這麼有誠意,那你先幫我轉點現金,算是我妹妹這次的精神損失費。」

「哥哥~我不要他的臭錢,噁心。」張沐晨搖了搖張沐陽的胳膊說道。

張沐陽拍了拍她的小手說道:「錢怎麼能是髒的呢?就算在王歡手裡是髒的,但到你的手裡,那就一定是乾淨的。」

「對對對,陽少說的對,我這就打電話給家裡,讓他們先轉一個億美金給沐晨。」王歡滿臉堆笑說道。他這模樣,和宮裡的太監,沒什麼兩樣。

面對王歡的討好,張沐晨嫌棄的往旁邊走了走,她不想跟這個畜生,有半點的牽扯。

而就在張沐晨往旁邊走時,意外突生。

王歡不知從那裡摸出一把手槍指向了張沐晨,就在剛才賠笑時,王歡已經知道,或者他已經從張沐陽的眼神當中看出,自己絕對活著走不出這間別墅,所以他只能放手一搏。

「都他媽別動,張沐陽你真以為我是傻子么?想糊弄老子,沒門。現在你妹妹的命在我手上,趕緊讓我走,不然我就不客氣了。」王歡嘶吼著說道,他知道張沐陽身手厲害,所以只能嘶吼著嗓門,來增加自己的威懾力,寄希望於張沐陽不敢動手。

「狗急跳牆么?」張沐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王歡拿槍的手,已經被張沐陽捏住「王歡,我剛才都答應放你一馬了,為什麼還要這樣,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放你娘的屁,你他媽根本沒有讓我活著出去,你真以為我沒看出來?」或許知道自己死定了,王歡好像不在懼怕張沐陽,說話時再沒有剛才那股卑躬屈膝的模樣,反而像是一個悍不畏死的勇士。只是他的腿如果不沾沾發抖,或許會更像一些。

「既然你看出來了,那我就送你上路。」

「張沐陽你別狂,王家是不會放過你的,我是王家的嫡長子,你殺了我,王家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不僅是你,張沐晨也會生不如死,你全家都……」

王歡的話沒說完,渾身已經軟倒在地,他並沒有立時死去,反而在地上不斷的抽搐。

「王歡,別覺得路上孤單,看在往日交情的份上,我會送王家的人下去跟你團聚的,你黃泉路上走的慢點,說不准你們還能吃個散夥飯。」

張沐陽撂下這句話后,拉起妹妹走人,吳特緊跟其後,留下王歡在地上掙扎,他終於先一步,體會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咳,你們說剛才我的演技很差么?想騙點零花錢都被看出來了。」張沐陽突然問道。

張沐晨似乎已經緩過神來,鄙視了自己哥哥一眼說道:「拜託,我都看出來了好嗎?不信你問吳特。」

「是嗎?」

「咳咳~」吳特乾咳幾聲沒說話,不過看他的臉,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嘖,看來我是不能走實力派了,只能走偶像派了。」張沐陽抬頭望著夜空,忽然有一股冷風吹過。

夜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好像還差點什麼。

「吳特,這裡太黑了,而且有點冷,把這房子燒了吧。」

「好的老闆。」吳特點了點頭。

「是不是覺得我有點殘忍。」張沐陽捏了捏自己妹妹的鼻子問道。

張沐晨看向別墅,眼神里卻是有一絲的不忍,不過想想他們對自己做的事情,搖了搖頭道:「也沒有,只是有點不舒服。」

「丫頭,這個世道變了,你要保持赤子之心,但卻不能聖母,你明白么?」

「知道啦。」

不多時,博洋別墅區,火光衝天。

而張沐陽的電話在火光中響起。剛接通電話,蘇婉兒急切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沐陽哥哥,你在哪。」 「婉兒別慌,有什麼事慢慢說。」因為有了王歡剛才提供的消息,張沐陽對蘇婉兒這個電話並不意外,本來想著待會給蘇瑋打電話,讓他們提防一二,沒想到張沐坤動手這麼快。

「沐陽哥,蘇有天那個王八蛋,他……他給我們都下了毒,我爸和我哥哥他們都被他們抓起來了,而且好像還有李家和張家的人,我之前不在家裡,剛才才得到消息。」說到這裡,蘇婉兒的聲音當中已經有了哭腔。

「下毒?聯合外人,搞亂自己蘇家,蘇有天還真是有一套。」

不過在張沐陽的記憶當中,蘇家好像並沒有發生過這種動亂,看來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讓蘇家內部原本就有的裂痕更深了一些,而且蘇瑋這一脈,還因為自己得罪了張、李兩家。

想到這,張沐陽沉聲道:「婉兒,你別怕,你現在在那裡,我去找你,放心有我在,我保證你爸你哥都沒事,蘇家以後還是那個蘇家。」

或許是張沐陽的保證,讓蘇婉兒感到了一絲絲的安全感,她止住了哭泣,告訴了沐陽自己的地址。

掛斷電話后,張沐陽吩咐道:「吳特,你現在訂兩張去香江的飛機。」

吳特沒有問為什麼,直接點頭答應:「好。」

張沐陽則是轉身看著自家妹紙。有些愛憐的眼神,低聲囑咐著道:「沐晨最近比較亂,你先去香江呆幾天,我讓吳特保護你,等這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你們再回來。」

重活一世,張沐陽對親情看得很重,妹妹更是他要保護的重要對象。

而張沐晨此刻卻是執拗道:「哥,我不去,我要跟你在一起面對所有的危險。我不怕,我也能幫你的。」

聽著這話,張沐陽的臉上一下就露出開心的笑容,磨難讓人成長,妹妹經歷這些之後,仿若一下就長大了、聽話了、懂事了,當然,和他過去相比,妹妹一直都是聽話的好孩子。

天下歸凰 張沐陽皺著眉頭,低聲勸說起來:「聽話,現在張、王、李三家,都要致我於死地,你跟在我身邊太危險,先到外面玩幾天,我保證,保證用最快速度處理完這些,然後去接你回來,好不好。」

張沐晨嘟著小嘴點了點頭,她雖然有些任性,但也不是不明是非,知道自己留下來只能添亂,抬頭看著張沐陽:「哥,你要小心點,我等你來接我。」

捏了捏她的鼻尖,張沐陽笑道:「放心吧,哥哥我這麼厲害,他們都是紙老虎,傷不了我的。」

「吳特,你跟沐晨去香港同時幫我招攬一幫人手,你之前在美國接觸過雇傭兵,這次不但要招攬雇傭兵,還有那些武術家武林高手,也要招攬一批,如果錢不夠,隨時給我打電話,還有如果你感到香港不妥的地方,立馬出國,總之沐晨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明白嗎?」

「明白老闆,這次我絕不會再讓大小姐陷入險境,除非我死了。」

「說什麼傻話,要好好活著,這大好世界,才剛剛開始,我還等著你跟我去闖一闖呢。」沐陽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吳特眼眶有些濕潤,心裡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士為知己者死么?自己能遇見這樣一位老闆,一個老大,當真是三生有幸。他在心底發誓,一定會保護好沐晨,絕不讓她受到半點的危險。

「老闆,蘇家的事,你一個去沒問題么?要不要我從美國調一些人回來。」

「不用,一幫跳樑小丑而已,成不了什麼氣候,你專心照顧好沐晨。」

……

處理好了妹妹的事情之後,張沐陽直接從中海飛往了西南邊陲。飛往了蘇家的所在地。

蘇婉兒一個人躲在酒店裡,眼眶紅腫,面容憔悴,原本白皙的小臉,現在有些泛黃,顯然她昨晚根本沒有休息,而是在惶恐中渡過。

「張大哥,你終於來了。」見到張沐陽后蘇婉兒撲直接撲在了他的懷裡,如果不是心理有個張沐陽在支撐著她,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自己所認識的所熟悉的人,全都已經物是人非。

「沒事了婉兒,我這就去救人。」張沐陽安慰了蘇婉兒幾句后說道。

「現在?」

「怎麼了?」

「我哥哥他們剛被看押了起來,我們現在去……」蘇婉兒有些擔心。

張沐陽淡淡一笑,說道:「現在蘇有天那傢伙,正忙著安排人手,接受蘇家的家產,和人劃分利益呢,不會有太多的精力去看管你父親他們。而且他們也不會想到,你現在就找到了幫手,而且還在這個時候去救人,這叫做出其不意。」

聽張沐陽這麼一說,蘇婉兒感覺,確實有幾分道理。眼神中閃過一絲希望,眼前一亮:「那我們現在就去。」

張沐陽搖頭:「不是我們,而是我一個人。」

最終,蘇婉兒沒能說服張沐陽,她告訴了張沐陽自己父親等人可能被關押的地方。

……

在蘇婉兒的指點下,張沐陽在蘇家的宅院里輕鬆找到了蘇有天關押蘇瑋等人的地方。

也不知道蘇有天是以為大勢已定,還是對自己下的毒很有信心,他對蘇瑋等人,居然只是簡單的關在了一些屋子裡,找些人看守,同時拿走了他們的電話,不讓他們對外聯繫,僅此而已。

張沐陽雖然看不上張天傑父子,但是對他們的手腕手段,還是有幾分佩服,再看這蘇有天,只能用志大才疏四個字來形容。憑張沐陽的手段,他很容易變聯繫上了蘇瑋。

此時的蘇瑋,面色蒼白,渾身酸軟無力,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見到張沐陽時,雖然雙目發亮,但卻沒有太多的精神。

「大哥?你怎麼來了。」

看著蘇瑋的樣子,張沐陽輕笑著道:「說什麼呢?咱倆的交情,我能不來么?婉兒給我打了電話之後,我連夜趕了過來。」

「婉兒?她沒事吧。」

「當然沒事,如果出事了,怎麼聯繫我,好了你別多說話,我幫你把把脈。」

張沐陽按住蘇瑋,伸手搭在了蘇瑋的手腕上,他的脈象很奇怪,似乎並不是中了一般的毒。

張沐陽蹙眉,手指在蘇瑋的手腕上彈了幾下,然後扯開蘇瑋胸口的衣服看了看。

果然,在他的胸口上,有三道黑絲線。

「蘇有天那老頭,為了對付你們倒是用了不少心思。」張沐陽嗤笑道。

「大哥,我這到底中了什麼毒,怎麼感覺身上半點力氣也沒有。」

「這是一種苗疆蠱毒,你們蘇家在彩雲省,對這個應該不陌生,這種秘傳之毒,毒性很強,聽說是由九種不同的毒物配置而成,想要配置解藥,必須了解這九種毒物的用藥劑量,和下藥先後,不然根本沒辦法配出來,據說這種蠱毒已經失傳很久了,沒想到在這裡能見到。」

聽張沐陽這麼說,原本臉色就慘白的蘇瑋,現在更加面無人色。

「那這個大哥你能解么? 神級農場 你可是江湖上上的聖手神醫啊。」

看著蘇瑋現在這表情,張沐陽忍不住一笑道:「巧了,我還真有解毒的辦法,只不過需要點時間。」

對於這秘傳的蠱毒,張沐陽也是在前世見過一次,當時他和一個蠱毒師交情甚好,聽他說起過這秘傳之毒的應對法子。

如果修士出手製作的秘傳蠱毒,或許張沐陽會束手無策,但現在給蘇瑋等人下毒的人,明顯只是懂一些皮毛,憑藉自己現在的修為,還有手中的離火爐,想配置解藥,還難不倒他張沐陽。

「大哥,我就知道你最牛逼,最霸氣,不愧是天下第一神醫。」蘇瑋這貨馬屁張口就來,精神似乎也好了許多。

「我先用真心,幫你護住身體,不讓毒性擴散,然後調製解藥,我受累問一句,蘇有天不會馬上殺了你們吧,不然我這解藥做出來,也沒人用。」

蘇瑋搖了搖頭:「不會,他蘇有天想要接管蘇家,還得過我們蘇家後天的宗門大會,現在把我們殺了,他討不了好,再說我爸手上還有點東西,讓蘇有天那老畜生惦記著,他不會輕易動手。」

「那好,省的我一個個救你們出去。」

「這次還真麻煩你了大哥。」

「扯淡,咱們的關係還用得著說這些么?」張沐陽嘴碎了一句,翻身出了屋子,現在時間緊迫,他要趕緊把解藥做出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