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哦?什麼請求,你說來聽聽,但是我可不保證一定會答應你。」楊一凡對青眼的請求也有些好奇了,能讓這人如此請求的到底會是什麼呢?

「我想請老大教我內功!引我入內家門派!!」

本章完

PS:好久沒看見收藏漲了,最近一個勁兒掉啊掉,是怎麼回事呢?大家有什麼問題,對本書有什麼意見或者建議可以直接加群跟我說嘛,或者在評論區留言。我很樂意虛心接受你們的指教的,但是請你們不要隨意棄書行嗎,要知道這樣很傷我的心的。你們每一個讀者都是我難得的朋友,我都很珍惜你們,希望你們能陪我走到這本書的最後,一起見證本書的大結局。

最後,請你們無論是什麼原因,都能夠和我一樣堅持下去。你們、我、書———同在。 額。。。聽到青眼這個請求楊一凡一下子愣在了那裡。特么我自己還不會內功嘞,怎麼教給你啊。難不成我去網上百度一本武功秘籍給你練練?到時候你走火入魔了可不要找我啊!

至於內家門派嘛,自己倒是知道在哪。桃花公子的門派不就在LN省鳳凰市嗎,我倒是可以告訴你。什麼,你問我具體位置?我特么自己都不知道,到時候我和你一起到鳳凰市找去。

楊一凡沉吟了一下,忽然覺得有些不好辦了。沒想到這個青眼居然提這個請求,自己答應教他是不可能的,拒絕他的話又擔心這個剛剛歸順的小弟生出二心。哎,真是難辦啊!

「咳咳,那啥。青眼啊,你為什麼要學內功啊?你怎麼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內功的?」

「老大!你果然是武林中人,我果然沒有看錯!哈哈哈。。。」青眼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臉上縱橫交錯的傷疤在他的笑容下,一顫一顫的,讓他顯得更加的猙獰了。

楊一凡看見他的樣子心裡忽然有些擔心,自己才收的這個小弟,不會是得了失心瘋吧。怎麼這個瘋瘋癲癲的樣子,自己以後怎麼帶他出去混?

青眼笑了好一陣才停了下來,看著楊一凡和四周小弟們古怪的表情,青眼忍不住老臉一紅。不過幸好他臉上遍布疤痕,所以他臉紅還真看不出來。

「老大你別誤會,我不是瘋了。老大你是不知道啊,這麼多年來,我為了自己的武學夢想吃了多少的苦啊!」說著說著青眼這樣一個猙獰青年眼圈居然都紅了。

「小的時候我就愛看武打片,特別羨慕電視里那些能夠飛檐走壁,摘葉殺人的武林高手。所以我九歲就離家出走,一個人流浪千里。期間被拐賣五次,三次被販賣人體器官的抓住,八次警察要將我送回家,我都逃了出來。我一路上風餐露宿,乞討為生受盡了白眼,只為到達傳說中的武學聖地——嵩山少林寺!」

青眼陷入了深深地回憶中,青色的眼睛中都透露著迷離,似乎對他那個偉大的夢想有著無論倫比堅定地決心一般。

「用了二年多的時間,我終於來到了嵩山少林寺下,我憧憬著我的武學夢,想著自己能夠進入少林寺學武,我的心就激動了起來。懷揣著朝聖的心情,我來到了少林寺的門口。」

說到這裡的時候,青眼迷離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憤慨了起來。臉上透露著一股憎恨與憤怒的表情,顯然他的少林寺之行另有波折。

「當我來到少林寺的門口,居然有人攔住了我。我問他為什麼攔住我,那人說乞丐不能進去。我當時就迷茫了,電視上不是說佛家慈悲為懷?不是說佛家一視同仁的嗎?為什麼看不起我是個乞丐?」

青眼憤怒的把身邊的桌子一腳踢飛,顯然現在還對當年的事耿耿於懷。

楊一凡聽著他的故事也來興趣了,這是多麼一個感人的故事啊,這是一個多麼堅定的少年追尋夢想的故事啊。看現在青眼的表情,楊一凡就知道這一定是個悲傷地故事,他不由得對故事的結局更感興趣了。。。

周圍的小弟也全都是一副好奇寶寶的表情,他們只知道青眼老大人狠、能打,似乎還學過武,砍人的時候不要命一般。對於他以前的事情從來沒有提起過,現在能滿足他們的八卦之心,當然是認真聽故事了。

「我對著那個攔住我的人說出了我的疑惑,那個看門的人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又對我說你要一視同仁可以啊,交100塊的門票錢吧!」

說道這裡青眼顯然更加的憤怒了,從自己的褲兜里掏出了個皮夾子,把裡面塞得滿滿的RMB一把扯了出來,手臂一揮漫天的RMB飛舞落下。

「那個時候我只是一個乞丐,乞丐啊!過著吃了上一頓沒有下倆頓的乞丐,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全靠著別人的施捨才走過這一千多公里路來到少林寺。他居然問我要一百塊,我哪來一百塊啊!現在我有錢了,這麼多一百塊你特么的來要啊!哈哈。。。可惜你已經死了,一年前勞資就去少林寺殺了你,還想要一百塊只能要冥幣了!!」

楊一凡看著有些瘋狂的青眼,也是有些無語了。這個。。。貌似那個收門票的人也沒什麼錯吧?各大景點收門票的多了去了,他們只是運氣好沒遇到青眼這個怪胎罷了。

怪只怪少林寺收門票的人運氣差吧,居然在佛門聖地收門票,使得那麼祥和安寧的地方沾染了銅臭的氣息。 爹地媽咪又崩人設了 這樣的人佛主都不會保佑的,所以他們都是死了活該,他們會下十八層地獄的吧。

青眼的故事還在繼續。「我跪在那個人面前苦苦的哀求他,他都沒有半分心軟,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看不起我的樣子。我告訴他我的經歷,告訴他我是來少林寺學武功的,為了來學武我吃盡了苦頭,像我這樣意志堅定的孩子,一定是武學天才,能把少林絕學發揚光大的。」

「誰知道那個人居然一副看白痴的樣子看著我,他鄙夷的用他的蘿蔔手指頭戳著我的頭,一邊罵著我沙比,一邊告訴我。在少林寺學武可以,天下豪傑皆可來之,來者不拒。只要交上88888RMB的學費,傳說中的易筋經都有機會學習。」

「他說完后一腳把我踩在了地上,然後狠狠往我的臉上吐了一口濃痰。用腳踏住我的胸膛對我說,窮比,你有88888嗎?沒有吧!把你賣了都不值這麼多錢吧!還想學武!趕緊滾回家去吧,沙比。」

「我知道把我賣了都不值88888,因為被拐賣的五次中,我最低被賣了3000塊,最高也只賣了28000塊。但是我不甘心啊!我是為了我的夢想來的,我走了這麼遠,吃了這麼多苦,好不容易才到了少林寺,居然連大門都進不去。這樣的結局,我不甘心啊!」

青眼仰天發出一聲不甘的嘶吼,任誰的夢想就這麼破裂,被人無情的踐踏自己的堅持,踐踏自己的身體,都會這樣悲憤交加吧。青眼咆哮了一陣,情緒突然滴落了下來,眼圈顯得更紅了,而且還有什麼別的東西在其中醞釀。

「他把我好一陣羞辱之後就報了警,警察很快就趕了過來。他們訓斥了我一頓,然後小心的給賣門票的賠不是。我當時想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我受了委屈,被人羞辱了,還要被警察強壓著給羞辱我的人賠不是?是因為和尚勢大,還是因為我太過弱小在他們眼中不值一提。。。」

「警察很快就要把我遣返回家,這一次我沒有再逃了,因為夢想破滅的我已經心灰意冷了,只想早點回家,撲進爸爸媽媽的懷裡委委屈屈的哭上一場。」

楊一凡聽的正起勁,青眼的故事他感覺都能拍一部電影了。急於知道青眼為什麼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突然聽見青眼停下了話頭,不由得詫異的向著他看去。卻赫然發現青眼居然在流淚!

「等到我被警察送回家鄉那個小縣城的時候,他們並沒有把我送回家,反而把我送進了孤兒院。雖然我那時候才11歲,也沒上多少學,但是我知道這是不正常的,他們應該把我送回家才對啊,怎麼會把我送到孤兒院啊?!」

青眼說道這裡忽然抱住了自己的頭,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兩行熱淚不斷地從眼眶之中滾落而下。雙膝一軟,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才聽到照顧我們的護工悄聲議論我,說我眼睛青色是命中天煞孤星克父克母。而且:從他們的談論中我才知道,在我離家出走後,我的父母瘋狂的四處尋找我。他們向北出發,走過了500多個縣四處尋找我,他們倆找了我整整一年,一年啊。我的母親終於在路上一個小縣城心力交瘁之下生病了,因為把錢都用來找我了,沒錢治病最後撒手人寰了。。。」

「我的父親還是沒有放棄尋找我,他繼承了母親的遺願,反而更加賣命的尋找我了。但是天不遂人願,他還是沒有找到我,半年後他在北方的一座小縣城裡尋找我的過程中,被一個酒後闖紅燈的富二代撞死了。。。雖然後來我也去殺了那個富二代,但是我的父親再也回不來了啊!」

青眼終於放聲痛哭了起來,這些事也許是壓抑的在他心中太久,他早已把這一切冰封在心底深處。這一次楊一凡的詢問,才把這一切勾了出來。

「知道他們為什麼找不到我嗎?因為他們往北方去尋找我,而少林寺在我家的南方啊啊啊!!!」青眼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笑中帶著飛濺的淚花,笑中透露著癲狂,笑中還有著無盡的凄涼。。。

楊一凡想去安慰一下青眼,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從那以後我就變得沉默寡語,整個人也喜歡上了黑暗。因為我聽說過一句話,每個孩子的父母都在暗中注視著自己的孩子。。。」

「在孤兒院我呆了三年就再也呆不下去了,就又從孤兒院逃了出去開始了流浪。開始的時候我乞討為生,後來我就搶別人吃的,搶別人的錢,再後來就去打黑拳。一個老大看重了我,我就跟了他,和他一起去打架砍人,後來一次火拚中他被人砍死了,我就成了他們新的老大。」

青眼的往事到此為止,楊一凡也明白了他身上臉上無數傷疤的由來。對他的遭遇也非常的同情,看著依舊跪在地上似乎在祭拜自己父母的青眼,楊一凡突然有些後悔聽這個故事了。

聽了這樣一個逐夢少年的勵志故事,楊一凡感覺似乎不教給青眼內功,自己就不是人了一般,就成了罪大惡極、十惡不赦的壞人了。

可是自己也沒有內功啊,要是自己會還可以教給他,關鍵是自己也不會啊,那到底該怎麼辦? 「額,那個青眼啊,我也相信這麼多年以來你也受盡苦痛了。你還想要追求你的夢嗎?」楊一凡看著依然跪在地上流淚的青眼輕聲問道。

青眼沒有一絲的遲疑。「要!正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我更要追尋我的夢了!!因為除了這個夢,現在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在外流浪廝混的這些年,我也找了好多武師拜師學藝。但是他們大多數都是假的,被我打了個鼻青臉腫。只有少部分有點本事,但也只是一些粗淺的外家拳腳,卸力搬氣法門。和我夢想中的武功相去甚遠啊!」

青眼說到這裡眼神有些迷茫,似乎對久尋不到的夢想都不那麼堅定了。

「我曾經一度懷疑過自己的夢想,直到有一天!」

說到這裡青眼的眼光突然一下子變得銳利,迷茫的眼神復又恢復了堅定。

「那次我們去GA市玩,半夜我們七人翻牆進某人故居溜達。我居然看見有倆個高手在裡面為了爭奪什麼東西打鬥!就像是電影電視那樣高來高去的打鬥啊!他們居然一縱就能跳起七八米高,他們的速度都快到我看不清楚,更更讓我對他們身懷武功深信不疑的是,他們居然能揮出一尺來長的劍氣!劍氣啊!!」

青眼的目光一下子變得狂熱起來,看向楊一凡的眼神也變得火熱火熱的。

看見青眼的目光楊一凡心裡有些發虛,我是真沒內功心法給你啊。。。

「咳咳,青眼啊。你在社會上這麼多年,拜了那麼多師傅,應該明白法不輕傳這個道理吧。。。」楊一凡決定忽悠一下他,也許就把他忽忽悠悠的瘸了呢。

青眼聽見楊一凡的話鬱悶了起來,法不輕傳的道理他當然懂了。當年如來就是這麼對唐僧說的,然後唐僧就苦比的取經去了。這新老大莫非是想要坑我?想到這裡青眼頓時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盯住楊一凡。

看得楊一凡都有些尷尬了。「青眼啊,教你內功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說到這裡楊一凡故意停頓了一下。

「老大!師父!師父老大!!不要可是了,只要你肯教我內功,讓我當牛為馬做什麼都可以啊!!」青眼直接就跪著向楊一凡爬了過來,眼中的火熱都要化成火焰一般燒向楊一凡。

楊一凡哪見過這種陣仗,慌忙的擺手道。「你先不要叫我師父,我還沒答應教你內功的!我的意思是說你只要好好幫我統一了池岳地下世界,我就考慮教你內功這件事!」

青眼停在了楊一凡身前一米處,也不從地上起來,就那麼跪在他的面前。聽見楊一凡的話,他心裡豁然開朗,這是師門考驗啊,這是師父老大在考驗自己,相信自己只要能幫他達成那個目的,他一定不會吝嗇教自己內功了吧!

「師父老大,我聽你的。我現在就去砍翻那些龜sun,小弟們跟我沖啊,一切為了內功!」

楊一凡慌忙攔住了他,這讓他這樣衝出去不知道會給自己惹上多大麻煩勒!要知道郭達開隨時可能來到池岳,到時候探查到青眼這些人見過自己,和承諾教他們內功的事。。。

自己有因果箬笠肯定沒什麼問題,但是他們這群人可就慘了。。。郭達開是自己的目標,但是小黃毛自己就不是對手了。面對他只能退避三舍,到時候小黃毛找不到自己,一定會拿他們出氣的。至於他出氣的方式,肯定對青眼他們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這件事我們悄悄的進村,開槍的不要。你們在外面的時候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嘴巴,就算是和馬子滾床單都不能亂說,更不能喝醉酒吹牛B泄露了出來。」

楊一凡有些後悔當著這麼多小弟答應青眼了,人太多了,又全特么不是什麼好人,喝醉酒大嘴巴的大有人在,不泄露的可能小到忽略不計。。。不過盡人事看天命吧。

青眼也突然警覺了起來,他也知道法不傳六耳的規矩。現在這麼多人知道,真是有些難辦了。暫時他只能憑藉自身的威信,強行的鎮壓了。

「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許說!誰要是說出去了我青眼殺他全家!」青眼凶厲的朝著手下三十餘號小弟大吼道。

三十餘人身體齊齊一震,顯然青眼平時凶焰滔天,這些小弟都屈服在他的Y威之下,之前熊二的表現就可以窺出一二。

「不說不說」「打死都不說」「老大叫我不說我就不說」

下面的小弟亂七八糟的表起衷心來,青眼擔憂的看了楊一凡一眼,楊一凡只能無奈的笑一笑,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青眼你現在就帶著人從最弱的組織開始吞併,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願意歸順的就收下,不願意的就全部殺掉。如果遇到你啃不下的硬骨頭,就通知我出手。以後我有空的時候就呆在你們這裡了,記住一旦有硬點子一定要通知我出手!」

楊一凡心裡想的是,硬點子自己親手擊殺的經驗一定不少。

青眼心裡想的是,師父老大真是關心我啊。看來他是真心想要傳授我內功,把我看成徒弟了啊。不然怎麼會親自出手對付這些在他看來不堪一擊的人?不就是關心自己,不想自己受傷害嗎?

想到這裡青眼現在對楊一凡的感激比遇到伯樂的千里馬還要超出很多很多,在他看來,楊一凡簡直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了一般,因為除了他的父母再也沒人這樣關心過他了!心底不由得浮現出一股為楊一凡肝腦塗地,死而後已的決心來。

想到這裡青眼從地上爬了起來,重重的對著楊一凡鞠了一躬。「老大師傅,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的,我就是豁出這條爛命不要,也一定幫你在最短的時間內統一全池岳地下世界!」

雖然不知道青眼怎麼突然間變得這樣有動力了,但是他能這樣想,也深得楊一凡的心意。「恩,孺子可教。只要你完成了這件事,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青眼堅定的對著楊一凡點了點頭,又對著楊一凡鞠了一躬,便毅然決然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他的老巢,身後三十餘名小弟跟隨著他魚貫而出。

青眼在楊一凡的忽悠下這麼一出手,池岳頓時陷入了一場血雨腥風之中。

當日晚上,池岳縣最小一個五十人組織,被人衝進組織駐地。九人身死,三十人降,其餘不在駐地中者皆躲藏無蹤。此役青眼帶頭砍殺,身中三刀,小弟死亡四人。

次日晚上,池岳縣倒數第二、第三組織,青眼前後率眾襲擊。二十人身死,五十八人投降。青眼臉中一刀,小弟死亡二十五人。

。。。。。。

第五日晚上,池岳縣各大組織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督察儘管還沒有直接證據,但是也嚴重懷疑最近幾日發生的數起械鬥事件,上百人死亡皆與青眼有關。遂對他進行嚴密布控,只待找到證據就對他雷霆出擊。

就在這樣緊張的情況下,青眼再一次悍然出手,攻破池岳第五的組織,強殺五十餘人,己方死亡八十人,青眼本人重傷。

第六日晚上,池岳縣僅存的第三、第四倆個組織再也坐不住了。他們聯合了起來,並且收攏了被青眼所滅幾個組織殘存力量。

是夜,他們聚集在池岳最豪華的天逸大酒店頂樓宴會廳,共同商討對付已經喪心病狂的青眼的辦法。

這一夜,青眼因重傷不愈,恭請住在自己大本營的楊一凡出手。

本章完

PS:今天有事去丈母娘家,更新的晚了點,明天倆更補償。(這章九號晚更得,被屏蔽了。並不是我斷更,請大家諒解。不要再掉收藏了,好心疼,好受傷。求推薦求收藏求安慰。) 其實在之前青眼與其他組織大戰的時候,楊一凡數次都想出手了。那可是接近200個小怪啊,就算每個只有200點經驗,加起來也有40000點啊!這麼多經驗都夠楊一凡直飛到20級了啊,眼看著這麼多經驗就這麼從眼前溜走,楊一凡感覺他的心都在滴血了。

不過俗話說的好,自己約的炮含著淚都要打完。楊一凡在青眼和他那麼多小弟面前裝的B,現在就算是滴血也要裝完啊!

不過得自青眼的消息,今晚殘存的所有抵抗分子都聚集在天逸大酒店,正好去給他一勺燴了,這可滿滿的全是經驗啊。而且解決了他們全部人,自己的任務統一池岳地下世界也就完成了。

一旦任務完成,先不說一天500的經驗,超過五天可是有技能書的獎勵啊。所以,逆我者必須死!

池岳最大最豪華的商務酒店——天逸大酒店頂層宴會廳。

平時富麗堂皇的宴會廳此時滿是烏煙瘴氣的煙霧,名貴的紅地毯上胡亂丟棄著許多煙頭,若不是他們還知道往自己丟的煙頭踩上幾腳,想來宴會廳現在都已經著火了,饒是如此地毯上還是被煙頭燙出了許許多多的小洞,不過現在廳內的人都不會在意這些的。

「青眼這小子是怎麼了,突然一下子變得這麼瘋狂了。大家和和氣氣的各賺各的錢不是很好嗎?」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憤怒的拍著桌子怒吼到,臉上的橫肉隨著他的動作一顫一顫,看上去很是滑稽。

「也不知道他是發了什麼失心瘋,這小子八成是電影看多了,想當教FU了啊。」另一個看起來很是精明的瘦子說道。

「當個屁的教FU,咱們華國的情況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怎麼可能允許現在的情況發生?!倆百條人命啊,現在池岳已經捅翻了天,想遮掩都遮掩不住了,青眼他死定了,Z府是不會放過他的!」胖子臉上帶著一絲譏諷的笑意,似乎是在嘲笑青眼的愚蠢一般。

「是啊,他青眼是死定了,可是我們呢!你是第四大組織的老大,我是第三組織的老大,我們這樣組織里的頭面人物,你們覺得我們還能倖存?別存任何僥倖心理了,我們全部都在大清洗名單內!我們全部都要死!都要死啊!!」

瘦子老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瘋狂的大聲吼叫道。遠處的小弟們都詫異的看向這邊,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自己的老大這樣失態。

胖子老大被瘦子老大的話嚇了一跳,著急得抓住瘦子的手急聲問道。「狐狼,你說的真的?那怎麼可能啊,又不是我們那樣做的,我們一直很遵守遊戲規則的啊!」

瘦子譏笑的看著胖子。「規則?什麼是規則!他們就是規則!這個遊戲到底怎麼玩都是他們說了算,他們認為我們破壞了他們的遊戲規則,把我們掃地出局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困難!」

胖子被瘦子的話嚇的呆立在椅子上,汗水瞬間就濕透了整個後背,整個身體像是篩糠一樣的抖了起來。「那我們感緊跑吧!跑出GA市、跑出SC省!我們有那麼多錢,就算以後隱姓埋名不再混跡江湖,走到哪裡也都會過好日子的!」

瘦子聞言仰天長笑了起來,笑聲中滿是悲涼。「走到哪裡去都不行的,只要還在華國,他們想要殺我們比碾死一隻螞蟻還容易。就算是出了國,只要他們想,我們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他們也能派人來殺了我們。。。」

胖子臉色一下子變得灰敗,他絕望的用如同死魚一樣的眼睛瞪著瘦子。「難道就沒有任何辦法了嗎?如果沒有辦法,那你今天把我約來,還叫上我們所有的小弟是什麼意思?」

瘦子忽然把頭低了下去,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胖子感覺有些莫名其妙,正要開口詢問,卻突然聽到瘦子發出一陣低沉的笑聲。那笑聲越來越大,那笑聲中透露著一股瘋狂的意味,那笑聲越來越高昂到最後響徹了整個宴會廳。

「兄弟們,我們今晚共聚一堂大家想必都不明白要做什麼吧!」

整個宴會大廳的人全部把目光聚集到瘦子的身上,等待著他的下文。

「我們是為了報仇!為我們死去的倆百多不屈的冤魂復仇!我們現在成天擔驚受怕的是為什麼?都是因為他青眼!我們要殺了他殺了他!我們不光要殺了他,還要殺光他所有的手下!還有那些平時看不起我們,欺負我們的人,任何人都可殺!一切為了復仇!」

在瘦子的煽動下宴會廳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激烈了起來,廳內的眾小弟眼神中露出了狂熱的情緒,有些人開始沒有跟著這麼激動,但是幾杯水酒下肚后同樣站了起來,振臂高呼著,眼神中同樣露出了狂熱的神采。

「瘋了,狐狼你瘋了,你這樣煽動他們會出大事的!一旦他們出了這個門,就是我們都不能控制他們了。不行,我現在就要制止他們。」

說著胖子就要坐起來,突然胖子身後站著的人,掏出了一把刀抵住了他的后腰。「肥佬老大,我想你還是坐著好。」

「你!」胖子轉身用自己粗粗的手指指著身後的人。「枉我一直這麼信任你,把你當成我的心腹,還想培養你做我的接班人,你居然背叛我!」

胖子身後的人似乎有些羞愧,不敢正視胖子。「肥佬老大。。。並不存在背叛的問題,我。。。其實我一直都是狐狼老大的人,是他讓我接近你,是他支持我成為你的心腹的。謝謝你一直這麼照顧我,但是我還是得聽孤狼老大的,因為他救了我全家的性命。對不起,肥佬老大。」

胖子聽見他說的話,一下子怔在了那裡,呆立了片刻才苦笑了起來。「原來你早就在我的身邊埋下了棋子,虧我還讓你的棋子去你的身邊布置棋子,我真是好蠢啊!」

「是啊,你真的很蠢。你知道這些年為什麼他能數次救你性命嗎?那都是我提前收到消息有人要對付你,然後透露給他讓他去救你的。要不是你笨好控制,你丫早就死了好多回了!」

瘦子停頓了一下,劇烈的喘息了幾口氣,緩解了下因為快速說話而帶來的氣喘。恨恨的看了一眼老天,滿臉都是不甘的神色。

「我早就計劃好了,在合適的時候殺掉你,毫髮無損的吞併你的勢力,然後再一舉滅掉第二第一的組織,那樣我就是池岳的地下教FU了啊。我都計劃的好好地,只要五年,五年啊!我就能達成這個目標。而且還不會弄的青眼這傻B這樣大張旗鼓,一切都在暗中進行。我在他們身邊都布下了棋子,不會造成太大的傷亡,就能取代了他們。沒有誰會注意到我,這是不是很完美?」

「但是!老天不作美,天要亡我啊!這一切的一切現在都毀了,我幾十年的夢想,被青眼這個傻B一朝摧毀啊。我的人生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希望了,現在這些黑暗下的骯髒暴露在陽光之下,我的生命也不會太久了。」

瘦子輕輕把嘴湊到了胖子的耳邊,用一陣低啞而又怨毒的聲音說道。「所以,你們都要給我陪葬!我要池岳所有組織人員全部給我陪葬,我要像秦始皇一樣,下去了之後還要當老大!哈哈哈。。。」

「你瘋了!你真的瘋了!!我不要給你陪葬,放我走!我不去制止他們了,你帶他們去陪葬,只要放過我就行了!我全部的錢都給你,狐狼我給你跪下了,求求你了啊,不要帶我走啊。」

胖子一下子跪倒在狐狼的面前,一個一個不停的磕著響頭,額頭上一會兒就血肉模糊起來。鼻涕眼淚混合著鮮血在他臉上肆意的流淌,一股腥臊的氣味也從他的下面傳了出來。

瘦子的聲音忽然變得飄渺了起來,彷彿是從天上飄下來的一樣。「放你走有什麼用,不過是晚幾天死罷了,又有什麼區別。這麼多年的老朋友老對手了,不如就和我一起走吧,下去還能做個伴,阿彪帶他下去吧。」

瘦子狐狼沖著胖子身後的青年揮了揮手,青年眼神複雜的看了孤狼一眼,終是對他鞠了一個躬,單手把地上的胖子像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

「現在,最後的盛宴正式開始。」瘦子狐狼一個人孤獨的站在大廳里,低聲喃喃自語道。 「啪、啪、啪」宴會廳大門處傳來一陣響亮的鼓掌聲。

「精彩,真是精彩啊。想不到有朝一日我還能親自在現場看一場無間道的大劇啊,背叛老大后的劇情該怎麼發展?對了,應該是槍戰了啊,你們趕緊把槍掏出來打啊。」從關閉的大門處有一個戴著箬笠的人推門而進,一邊走著一邊還在繼續鼓掌。

「你是什麼人?今天整個宴會廳都被我們包了,趕緊給我滾下去。」一個小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不耐煩的朝著楊一凡擺手叫他趕緊離開。

「你給我滾下去!」台上的狐狼高聲呵斥這個小弟,隨後緩緩的從台上走了下來,走到距離楊一凡稍近的距離便不再靠近。狐狼眯著自己眼睛,上下仔細的打量著楊一凡。好半晌之後,才啞著嗓子緩緩開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