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哪裡來的小za種,竟然敢擋三少爺的馬,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一個將士站出來指著凌羽厲聲喝道。

「你說什麼!」凌羽犀利的眸子直視說話那名將士,那將士身體不由得一顫,宛如被一頭惡魔凝視一般。

三少爺亦是感受到了一股滔天的威壓。

「來人,動手!」但是堂堂白帝城大將軍的兒子豈會怕了一個平民草芥?

隨著三少爺話音落下,那些散發著濃郁殺意,曾經征戰沙場的將士們抽刀便湧向凌羽。

凌羽在一瞬間接連轟出數拳,眨眼的功夫十幾名士兵皆是不堪一擊的被凌羽打飛出去,上千斤的力量將他們身上的鎧甲都給打的粉碎。

「作為軍人將士,居然如此草芥人命,在鬧市區快馬賓士,你們還有人性嗎?」凌羽的聲音宛如上蒼的審判。

先前說話那名將士抽出長刀正想出手卻被三少爺擋住了。

「這位兄台,剛才所見你力大無窮,必然乃鍛體強者,敢問尊姓大名,出自何門何派?」三少爺臉上掛著笑容,一步步朝著凌羽走來。

「哼,你們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凌羽說完直接無視三少爺,徑直從他的身前走過。

這一刻三少爺就感覺有些臉上無光了,在白帝城他好歹也有頭有臉,就是白帝城城主都要給他葉家面子。

「兄台,你也太目中無人了吧,我葉林軍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葉林軍一個大跨步衝上前去將凌羽攔了下來。

可是凌羽卻是身形猛地往前撞去,葉林軍只感覺自己的胸膛被千斤頂砸中一般有些生疼。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這一瞬間,葉林軍真的怒了,當即抽出腰間的長刀橫空劈下。

凌羽腳下生風,葉林軍的刀只劈到了一道殘影上,緊接著繞到葉林軍的身後單手將其提了起來。

「想殺我?也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說罷,凌羽一拳打在葉林軍鎧甲上,黃金鎧甲雖然沒有破碎,但是卻陷了進去,葉林軍胸口一熱噗嗤一聲吐出一口黑血。

至於其他的將士見首領被打,上前誓死保衛,可都是不堪一擊,被凌羽一招五行龍訣拳打的滿天飛。

凌羽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土,繼續往街道前面走去,至於要去哪裡他也不知道,要說心裏面最想找到的就是烈風,他斷定烈風知道的信息一定比自己多。

「小子,是你逼我的!」

奈何凌羽剛沒走幾步,身後傳來葉林軍咬牙切齒的憤怒聲。

隨後咆哮著沖向凌羽,途中手腕一翻赫然出現幾枚飛鏢,在靈力的加持下射向凌羽。

與此同時他已經開始嘴裡念叨口訣,使出了他們葉家的軍體拳,拳拳帶著颶風,威力不可小覷。 陰毒狠妃 面對虎虎生威而來的鐵拳,凌羽依舊選擇硬接,當即轉身抬手一拳相對轟出,頓時兩拳相碰,一道強大的能量罡氣朝著兩旁散開,一些平民百姓直接被衝擊出去。

反觀葉林軍眉頭緊鎖,身體往後倒退數步,而凌羽眼中亦是流露出驚詫之色,剛剛葉林軍那一拳的力量足足有三千斤以上,輕敵的他此時手臂生疼,彷彿就要斷裂。

「看來以後不能這麼輕敵了。」凌羽在內心對自己提醒道。

隨後還沒有等葉林軍站穩身形,他已是腳下生風迅速出擊,這一次他用上了七成的力量,勢如破竹一般砸出一拳。

這一拳徑直對準了葉林軍的心臟,倘若擊中能將他的心臟震裂,可以說迅猛而奪命。

葉林軍蒼猝之間只能抬起雙手抵擋在胸前。

奈何凌羽的力量是在太過巨大,將他手臂骨頭擊碎,黃金鎧甲破裂,當即一口鮮血宛如噴泉一般從其嘴裡射出。

緊急時刻葉林軍從儲物袋中掏出一顆散發著璀璨光芒的珠子,熟悉的人都知道,這是保命珠。

葉林軍想都沒想就將保命珠生吞了下去,珠子在他體內迅速融化,化作一股力量順著血脈流淌全身,最後全部凝聚于丹田心臟處,這才使得他保住了性命。

「你我沒有什麼大仇恨,不想取你的性命,滾蛋吧!」凌羽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當即葉林軍被那些士兵手下扶起逃竄,連馬都來不及騎走,不過葉林軍臨走的時候轉頭看了凌羽一眼,眼眸中殺機乍現。

凌羽對此並不在意,他的仇家那麼多,現在不也還是活的好好的,正所謂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

隨後凌羽也不管圍觀群眾的議論,獨自一人往街道另一頭走去,他也不知道應該去哪兒,只是想等著地球人的到來,他最愛的人到來。

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凌羽感覺肚子有些餓了,於是便找了一家客棧走了進去。

點了一大桌子靈食準備大快朵頤。

「轟隆!」

剛吃到一半,便聽見一陣滔天巨響,緊接著整個客棧都在震動,強大的靈力波動讓其搖搖欲墜。

「發生什麼了?」

「老闆,出什麼事了!」

「這動靜,這股靈力波動,估計是有人突破了!」

……

客棧中的顧客們議論紛紛,作為武者他們對這種感覺在再熟悉不過了。

「各位,實在不好意思,我家賓客在後院又突破了,打擾各位進餐了,這一頓咱客棧全包了。」

一個滿面紅光的老者急忙出來打著圓場。

「什麼,龔老闆,那伯通又突破了?這他媽一個月突破兩次,還是不是人啊!」

「是啊,你可是撿到寶了,這麼一個強者居然願意屈尊在你這小小的龔家做賓客。」

……

他們口中所謂的賓客便是古武世界的一種習俗,一般那些遊歷在外的散修沒有去出就會去找一個家族做賓客,家族為他提供衣食住行,在他們做賓客這段時間有什麼麻煩賓客都會出手幫忙解決。

說是臨時工也並不為過,只不過這臨時工是有血性有尊嚴的臨時工罷了,他們想走就走。

賓客還分為上等賓客和下等賓客,上等賓客顧名思義要高等一些,待遇各方面也無比豐厚。

「龔老闆,讓我們去拜見一下伯通上賓吧。」

「是啊,這樣的強者不認識認識實在是可惜了。」

一些顧客紛紛要求道,其實他們哪是真心想要拜訪裡頭的那位,一些大家族的達官貴人分明就是想進去邀請那叫伯通的上賓去自己家做賓客。

一個強大的賓客為家族帶來的利益可不是一星半點,只要他答應為家族完成一件事,就有可能使得這個家族飛黃騰達。

隨著一人起頭,眾人附庸,弄得客棧老闆騎虎難下。

唯獨凌羽在一旁一聲不吭面不改色,不過他已經從剛才的靈力氣息中感受到了一股極道境中期的力量,

也就是說客棧後院那人已經達到了極道境後期的實力了,這確實很強。

客棧老闆龔德興猶豫了片刻後點點頭答應了,隨後一大群人起身湧入客棧後院。

凌羽也跟在眾人身後,他也想看看這極道境的強者是誰,會不會和自己一樣是個年輕的妖孽天才呢?

客棧後院足足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正中央還有一座細水長流的假山,此時院子的空氣中都充斥著一股濃郁的靈力。

很快一大群人將客棧後院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

凌羽進來后將目光放在了院子正中央一位老者身上,此時他衣裳破碎,滿頭大汗。

雖然已是白髮蒼蒼卻擁有著健壯的身材,微鼓的肌肉可見他具有強大的爆發力。

不知道為何,凌羽在看到伯通的那一刻內心驟然涌一股熟悉的感覺,他開始利用記憶極力的回憶眼前這個老者,可是無論怎麼回憶都只能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從滔天巨火中衝出來。

並且還有孩童的哭啼聲在腦海中回蕩,越想到最後凌羽只感覺頭痛欲裂,最後只好放棄回憶。

「白帝城黃家晚輩黃婉兒見過伯通前輩!」

「白帝城宜春院副老闆見過伯通,誠邀伯通上宜春院做客!」

「白帝城陳家家主陳浩誠邀伯通前輩做上門賓客,承諾每月提供一百上品靈石,十珠中品靈草!」

「白帝城通靈館少主王昆見過伯通,誠邀伯通前輩入駐我館!月供兩百上品靈石,二十珠中品靈草!」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

頓時有幾個衣著華貴的中年男人走上前去,雙手抱拳相繼說道。

不得不說他們說出的這些條件完全超過了普通上等賓客的待遇了,可是伯通卻依舊面無表情,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老夫謝謝各位的好意,不過我在這兒挺好的,暫時不打算去別的地方。」

「伯通前輩,您擁有如此神通,屈尊在這裡……」

伯通擺擺手,說道:「我來這裡是等一個人,他如果出現我就會離去。」

等人?眾人聞言紛紛流露出驚詫的神情,都在猜測如此強者會是在等誰呢?

「敢問前輩是在等何人,我通靈館在白帝城可謂是耳目通明,想要找一個人還是很簡單的。」通靈館少主王昆急忙上前恭敬的說道。

霎時伯通深邃的眸子閃過一抹憂傷,微微嘆了一口氣道:「等一個年輕人……」

至於是哪個年輕人,長什麼樣的年輕人伯通並沒有說,因為他不願意想起那段慘烈的時光。

儘管伯通沒有答應那些人的邀請,他們還是紛紛拿出身上價值不菲的東西贈送給伯通,能夠結交如此強者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

就在這時,伯通發現人群中一道熟悉的身影,那就是他要找的人。

「凌羽!是你嗎?」

聞言,凌羽宛如被電擊一般打了一個冷顫,這個地方怎麼會有人認識他? 聽到伯通在叫人,周圍的武者紛紛四處張望,都迫切的想要知道他叫的是誰。

「你認識我?」凌羽眉頭微皺,沉聲問道。

凌羽這一開口,所有人都自覺點讓出一條道路來,他們不斷的打量著凌羽,怎麼也想不到伯通會認識他,這個面孔他們很是陌生,斷定不是白帝城的富家子弟,倒像是一介草民。

「凌少爺,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伯通啊,你們凌家的管家!」伯通激動的走過去握住凌羽的手。

凌少爺?哪個凌家大少爺,現場沒有一個人聽說過白帝城有凌家。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知道我叫凌羽,但是我確實不是什麼凌家大少爺。」凌羽用力掙脫伯通的手,也是一臉懵逼。

凌家的一個管家就修鍊至極道境,看來這凌家的確不簡單啊。

「凌少爺,你體內是不是隱藏著一個仙尊的魂魄?」伯通通過傳音對凌羽說道。

凌羽大驚,自己體內的仙尊魂魄除了他自己並沒有人知道,如此說來眼前這個老頭兒說不定真與他有什麼密切關係。

「伯通前輩,咱們白帝城何曾有凌家,你是不是記錯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51497/ 王昆上前一步狐疑的問道。

伯通長嘆一口氣,搖搖頭沉聲道:「老夫怎麼可能會弄錯,年紀雖然大了,但是我不糊塗,一百年前凌家可是古世家!」

古世家!現場的人年輕人還好,對這個詞並無多少了解,但是那些上了年紀的武者們無不倒吸一口冷氣。

能夠在天玄大陸被稱為古世家的家中必定有一位仙尊,仙尊的地位不言而喻,可以在天玄大陸橫行霸道,就連天玄大陸第一大宗的天玄宗宗主也不過是仙尊罷了。

「前輩可別糊弄我,咱們白帝城已經上百年沒有出現過古世家了,這種家族真的存在?」王昆是通靈館的少主,通靈館知曉天下百事,可是這凌家他並未聽說過啊。

伯通苦笑了三聲:「當年凌家家主逆天而行,遭到了天譴,被帝釋天無情擊殺,失去仙尊鎮壓的凌家一夜之間被仇家合夥滅門,將凌家的武功秘籍寶藏全都掠奪乾淨了。」

「伯通前輩,你給我們講講當年的事情吧!」

「對對,前輩說來聽聽,讓我們開開眼界吧。」

……

面對眾人的要求伯通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回去問問你們各自的老祖吧,當年那件事白帝城上了兩百歲的人應該沒有人不知道的。」

「凌少爺,如果你真不記得你的身世了我可以告訴你,進來吧。」伯通說完朝著院子北面的一個房間走去。

眾人正猶豫跟不跟上去,卻聽到伯通厲聲喝道:「其他人回去吧,誰敢偷聽別怪老夫不客氣。」

伯通將極道境的氣息毫不隱藏的釋放了出來。

那些武者們紛紛懼而退之。

凌羽出於好奇,跟進了屋裡,當凌羽進入房間之後伯通手掌一震,一股罡氣將房門砰一聲關上。

「前輩,您剛才所言都是真的?」凌羽眉頭微皺,對伯通先前的話半信半疑。

「凌少爺,你是不是去過另一個界面?」伯通神色凝重的看著凌羽,語氣之中充滿了沉重。

凌羽點點頭,心想伯通大概說的就是他去的地球。

「去到那個界面後腦海中還有一個前世仙尊的記憶?」伯通接著問道。

凌羽還是點點頭,這種事情若非知道事實的人是不可能如此了解的。

伯通露出一抹苦笑,沉聲道:「這就對了,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既然回來了我就應該將事實告訴你了。」

凌羽正了正身形,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伯通走到房間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去,頓了頓開口道:「你的父親凌宮狼是天玄大陸第一個踏入仙尊境界的人,可以說是曠世奇才,一身的修為橫行天玄大陸九州十郡,可以說傲世群雄。」

伯通的眸子中冒著精光,身子也在不由得顫抖,彷彿此時就置身於凌羽父親在世的那個時代。

「也許是天妒英才吧,你的父親在一次準備突破仙尊瓶頸進入聖人時彷彿是有逆天而行的行為,被天劫雷霆擊殺,不過他的靈魂卻保留了下來,最後進入到你的體內,所以你才會有仙尊的記憶,坦白說那其實是你父親的記憶。」

聽到這兒凌羽臉上的神情變得越來越沉重,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身世原來如此離奇。

「那我為什麼穿越到地球了?」凌羽問道。

「因為你們凌家的長老知道你父親死後各生異心,你們凌家一夜之間被掠奪的一乾二淨,甚至還有一些長老想要斬草除根殺了你,是你母親將你託付給我讓我帶你走,我利用寒冰門的傳送門將你送了過去,而你擁有你父親的記憶時就是你預感到你是仙尊轉世之時。」

經過伯通這麼一解釋凌羽倒是覺得合情合理,邏輯相當縝密,找不出任何的破綻。

「最重要的是你父親留下來《天輪da訣》和《武神體》兩部上古秘籍在天玄大陸江湖上引起了血雨腥風,你的母親就是被當時就是帶著這兩本功法引來敵人對你的追殺的,後來我才知道她慘死華家人之手。」

聞言,一股怒火從凌羽心頭湧起,雙目不知何時變得有些猩紅。

因為他記憶中自己確實曾被一個女人從火光衝天的房屋中抱出,那個女人極有可能就是他的母親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