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唐庸,你這麼好,真的什麼也不欠我的,反而是我欠你的。」

「我只是有點擔心,如果到時候你回不去自己的本體該怎麼辦?」

「我在自己的本體也沒有辦法醒來呀,我都,我已經……」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醒來就在她的身體里。」

「你自己的本體要怎麼樣才能醒來呢?而你現在的靈魂,居然在另一個人的身上。」

這是何等的「卧,操!」

「……」

「趙芷琪,你可不要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你的圈套。」

「再說一遍,我真的是田心陽!」

「好了,不逗你了,只是想緩解一下你剛才的情緒。」

「唐庸,我這輩子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感謝你。」

「用你的真心。」

「它只有一顆。」

「好啦好啦,不逗你玩了,言歸正傳,接下來我要開始給你進行魔鬼式的訓練。當初我在我的老師是怎麼教我的,我就這麼教你。」

「什麼魔鬼訓練?我,我這輩子最怕的就是鬼了。」

「你的靈魂都跑到別人身上了,你還怕鬼!電影裡面的鬼不都是可以這樣的嗎?」

「什麼呀,我這是靈魂,靈魂出竅,懂不懂!只是不小心而已穿錯了身體。」

「最好是能穿回來。」

「唐庸,起后我們請護工照顧我的身體吧,你一個大男人真的不方便。」

「有什麼不方便?一個多月了,該看的我都看了。」

「你……」

漲紅的臉,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我走到床邊,假裝去整理整理被子的一角。

唐勇一把抓住我的手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未婚妻趙芷琪了。」

「啊,這就開始魔鬼訓練了。」

唐庸臉上閃過一絲,我看不懂的情緒。

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突然明白,那是憂傷…… 「你很強,看來我還是太小看你了。」

靈力凝聚而成的巨掌消散,石武看向瑤溫倩平靜地說道,他不知道為什麼瑤溫倩不肯將自己的實力施展出來,哪怕是一丁點也不肯,在他人看來或許瑤溫倩是不屑於和他交手,可石武卻是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因為瑤溫倩並沒有對他的攻擊產生過任何的不屑,這是他在交手的過程中看出來的。

不過瑤溫倩的玄妙而強大的身法武技卻是令他意識到眼前這位看起來平靜的女子來歷定然不會簡單。

「你通過考核了。」

見瑤溫倩不說話,石武也是無奈的聳了聳肩,笑著說道。

「你很強。」

就在石武轉身之際,瑤溫倩輕紗底下的紅唇微啟,輕聲說道。

石武步伐微頓,轉過頭去看了眼瑤溫倩,而後笑著開口說道。

「多謝誇獎,希望以後有機會真正與你過招。」

說著,一股熊熊的戰意自其雙目中迅速騰起,鄭重而道。

雖然如今的瑤溫倩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有種預感,眼前的女子絕對會追趕上他的,甚至超越他。

瑤溫倩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以示答應了他的邀請。

「哈哈哈,多謝!」

石武也不再多說,揮了揮手手大笑而道,隨後大步走向其餘的被測試者而去。

「這武瘋子。」

之前那個考核官見石武如此不禁搖了搖頭,倒沒有責怪之意,反而有著濃濃的讚賞之色,對於石武這人他還是很了解的,天賦不錯,也很勤奮,只要遇見與他同等級或者實力比他強的,他都想與其交手,以此來磨練自身。

而另一邊,謝傲雲聽到方怡琳的話后,面容僵硬,嘴角抽了抽,他真想狠狠地給自己一巴掌,這他娘的是在找死的節奏啊,自己還得她來考核呢,若是在考核中多上那麼一點點的實力,那自己還不得苦逼了?

面容僵硬,謝傲雲艱難的轉過頭來,看見方怡琳一臉冷清模樣,明顯是已經生氣了的節奏啊,一雙猶如殺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謝傲雲心裡不停地發毛著。

「那個,導師,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抽動著嘴角,謝傲雲面露苦笑,心裡極為後悔地說道。

「考核期間沒有什麼玩笑可開的,要不然就直接棄權。」

方怡琳面容依舊冷清,沒有任何波動,毫無波瀾的語氣令得謝傲雲心裡的苦楚愈加的濃上幾分。

他知道方怡琳已經是在氣頭上了,若是自己再解釋的話,那麼還真會被她消除測試的資格,到那時謝傲雲就真的連哭的地方都沒有了。

「還請導師手下留情。」

方怡琳的火氣謝傲雲是消不了了,只能在態度上挽回一絲了,希望方怡琳對自己的印象不會太差,畢竟對方是玄武境強者,即便將實力壓制在了兩層,可對謝傲雲來說還是一個不小的麻煩,尤其是方怡琳還在氣頭上呢,若是一不小心將實力稍稍提上一層,那麼謝傲雲就有的苦受了。

哎!都怪自己一時嘴快,根本沒有考慮到這一層,謝傲雲可是一肚子苦水呢,滿臉懊悔之色。

可是謝傲雲總覺得一點底都沒有,微微看了眼方怡琳,謝傲雲都能感受到對到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

「開始!」

方怡琳聲音冷淡,旋即湛藍色的靈力環繞周身,一股猶如先天之境的靈力波動逐漸瀰漫開來。

和之前一樣,方怡琳伸出右臂,右手手掌之上一縷湛藍色靈力裊裊而起,不過謝傲雲看到這縷靈力之後瞳孔微微一縮,因為他感應到方怡琳手心處的靈力明顯比之前兩個人的都要強上幾分。

靠!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謝傲雲心裡嘀咕道,一臉警惕的看著方怡琳手中的湛藍色靈力,深怕一不留神著了她的道。

咻!

就在謝傲雲剛剛提起警惕不久,方怡琳似乎不想給謝傲雲準備的時間,手指連續迅速彈動,只見四道藍色的流光猶如流星爆射而出。

四道藍色流光並沒有正面朝謝傲雲而去,而是分散開來,分別從謝傲雲的四周疾速飛去。

大姐,不帶這樣玩的啊?怎麼一上來就是四道冰梭呢?

在四道流光爆射而出之際謝傲雲猛然瞪大雙目,一臉難以自信的神情對著那四道流光愣了愣,感應到那四道流光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謝傲雲立即一個哆嗦,回神過來。

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得罪一個女人的下場是怎樣的了,尤其是一個修為比自己還要高出好多的女人。

緊盯著那四道藍色流光,謝傲雲不敢怠慢,體內的靈力頃刻間涌動周身,那金黃色的靈力湧出體外的瞬間,一股炙熱在謝傲雲的周身迅速騰升而起,旋即,謝傲雲雙手緊握成拳,不再停留,只見其身形猛然爆出,右臂高抬,而後朝著那前方的一道流光狠狠砸去。

他要在四道流光還沒有縮到最小的時刻將它們一一摧毀,不然待到它們縮小時想逃出來就難了。

砰!

一道冰碎聲響起,那朝謝傲雲正前方衝過來的冰梭瞬間化作冰屑傾灑在空中,散發出點點的精光。

突破正前方的冰梭,謝傲雲朝左一個轉身,右拳再次發力,又是一個冰梭被其轟碎。

謝傲雲速度極快,似乎不想讓方怡琳有任何的反應時間,左臂驟然收壓,左拳發力,朝著右邊的冰梭狠狠砸去。

似乎沒有任何的遲滯在砸碎第三塊冰梭之後,謝傲雲一扭身,右拳化掌,對著那疾速飛來的最後一塊冰梭,就在冰梭距離手掌不到一米之遠時,一股渾厚的靈力迅速彙集在謝傲雲的右手手掌之上,旋即在其手掌之處溫度急劇上升,一股炙熱的氣息自手掌處瀰漫開來。

呼!

而後一陣呼嘯響起,只見謝傲雲手掌上一抹金黃色的焰光呼嘯而出,金色的光芒大放,周邊的溫度再次驟升,金色的焰光與冰梭碰撞在一起,冰梭被金光淹沒,幾個呼吸后謝傲雲收起右掌,那碰撞之處再無冰梭的蹤影。

謝傲雲看似簡單粗暴的阻攔不僅不會令人乏味,反而引起了眾人的側目,就連方怡琳自己都一時呆立在原地,手勢都還保持在操控冰梭時的樣子,可見方怡琳本想操縱冰梭的,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謝傲雲的速度比她還要快。

而且謝傲雲那簡單粗暴得攔截方式也徹徹底底的將方怡琳給震撼住了。

豪門暖愛:總裁獨寵萌甜妻 她知道謝傲雲很強,這在他和何天翼交手的那一天就能看得出來,可是當時謝傲雲是藉助這陣法才將何天翼給鎮壓下來的,而她剛才的一擊絕對已經臨近先天初期了,就算謝傲雲再強也不應該這麼輕鬆就將她的攻擊給攔截下來了啊。

「靠,這也可以?天才就是天才,對於一般人來說很難的事,在他們眼裡都不算事兒。」

廣場之外有人爆粗口,而後又搖了搖頭,無奈而道。

「而且可以看得出來剛才那位導師招式威能比前兩人的還要強上幾分。」

也有眼光凌厲者,眯著雙目,微微說道。

「什麼?若是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年輕人到底有多強呢?」

聽到此人的話,之前那個開口之人雙目震驚,看了看旁邊之人,然後又看了看廣場上的謝傲雲期待而道。

「這傢伙是妖孽嗎?」

謝傲雲這邊的動靜自然也引起了廣場內被測試者的注意,看到謝傲雲那粗暴的手段,個個震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金色等級天賦的人就是不一樣,竟然還可以如此粗暴的將導師的一擊給徹底粉碎。」

方怡琳這一招的威能他們可是親眼見識過了,而且還是作為最後一招來測試被測試者的,可這一上來就是最後一招來測試謝傲雲,而謝傲雲竟然還把它給粉碎掉了,這不令這些被測試者震驚都不行。

「這小子還真行。」

那個考核官也被謝傲雲這一方所吸引,而當其看到謝傲雲那精準、凌厲和迅猛的攻勢之後,就連他都忍不住在心裡暗暗稱讚。

能夠以一個雷劫巔峰的修為強橫地將一個連先天初期都不敢硬接的一擊給攔截了下來,這等實力足以他通關第二關的測試了。

不過正當他好奇為什麼方怡琳一上來就是如此威力的一招時,在看到方怡琳那冷清的面容之後,他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謝傲雲惹到方怡琳了,這讓他即便想要幫謝傲雲一把的,如今也只能愛莫能助了。

「小子,祝你運氣好些,不要被怡琳這妮子整得太慘嘍。」

雖然知道方怡琳在氣頭上,但考核官也知道方怡琳只是想要教訓謝傲雲而已,所以也不會太擔心謝傲雲的生命安全,不過對於謝傲雲他倒是好奇起來。

「霍林。」

考核官看向另一旁的一個年輕人開口喊道。

「宋老有什麼吩咐?」

年輕人快速跑過來恭敬地說道。

「去查查這三個年輕人的身份來歷,尤其是這個小子的越清楚越好。」

被喚做宋老的考核官指了指謝傲雲、瑤溫倩和鳳舞三人,最後還特意讓霍林多留意謝傲雲。

「是!」

隨後霍林抱拳告退而去,走之前還特意看了眼謝傲雲。

………………………………………………………………! 不一會,唐庸找來紙筆認認真真在桌子上寫著什麼。

我趁著這會功夫,趕緊把病床上的「自己」收拾收拾。

一具軀殼而已。

「仔細看看,這是趙芷琪的個人資料及家庭人際關係。」

「哇!這麼神速!果然是未婚夫。」

「田心陽,不要再貧嘴了,趕緊好好看仔細。」

我沉悶的「哦」了一聲。

姓名:趙芷琪。

性別:女

「有沒有搞錯啊,性別也寫上。唐勇,你要不要這麼無厘頭?」

「繼續往下看。」

專業:服裝設計。

語言:漢語、英語、法語。

學歷:A大常青服裝設計學院。

家庭背景:趙威武(父)吳英(母)趙辰碩(哥)

其父辰碩集團總裁,其母辰盛集團副總裁,其兄辰碩集團總經理。

看來這個哥哥也不是親生的,居然是自己家集團的區區總經理而已。

明顯的富二代,妥妥的人生贏家,有一個疼愛自己的哥哥。有著強大勢力的父母。

田心陽這輩子,還假扮一回富二代千金大小姐。

人生還真是有千萬種可能。

「別想了,這是基本的資料,下面我說的話你可要仔仔細細記住。」

「嗯!我會好好記牢。」

順手就拿起了紙和筆。

「說吧!」

「趙芷琪有所有千金大小姐的毛病,喜歡買包,任性,野蠻,反正富二代的千金大小姐的毛病,她通通都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