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啊?難道吳莉的那隻手臂也是負重的。」

「怎麼可能,現在還有這種七龍珠的訓練設定啊!」

「話說。為什麼她們都有這種負重訓練啊?」

任曉棗也不能再繼續沉默了,不斷的將一罐又一罐的麥芽糖扔向了所有人。她朝著自己的同伴們喊道:「我用麥芽糖封住她們的行動,你們快點將薯片搶回來!」

然而。因為麥芽糖扔的數量有點多,一個不小心。所有人都被麥芽糖給封住了行動。

帝國總裁霸道寵 「任曉棗,你有病是不是啊?連我們也中招了。」

「眼神不行這個設定可是我師姐白紗湯的。怎麼就變成了你了啊任曉棗。」

「對啊對啊,話說白姐姐最近怎麼都沒有出場啊?」

總裁的囂張緋聞妻 此話一出,只見舒小小的身子忽的一怔,就是這麼一個遲疑。她也中了任曉棗的麥芽糖攻擊。

所有人的薯片,都在掙扎之中掉落到了地面上。集合在了一塊。

而這七個女胖子們都被麥芽糖限制住了行動,呈現出一個圓形。七片薯片就這麼在圓圈的中心處,等待著它們的主人來拿。

「這種情況還真的是糟糕透了。」

舒小小渾身都被麥芽糖給黏住了。誰也沒有想到這麥芽糖會這麼的黏人,簡直比強力膠還要黏上幾十倍。

「所有薯片都集中在了一起。」朱小嫦看著近在咫尺的薯片,卻是連伸只手向前前進一步都是萬分艱難的事情,這黏住她們的麥芽糖是實在是黏性強的逆天。

「明明就在眼前卻是拿不到。」吳莉那隻機械手臂都被麥芽糖整隻黏住,無法發動機械手臂的功能。

「混蛋,怎麼可以就這麼輸掉呢?」藍鳳炅氣得快不行了。想要釋放出蠱物去幫忙把薯片拿過來,結果這些蠱物也被麥芽糖給粘住了。簡直就像是掉進了盤絲洞。

「薯片可是我的東西!」任曉棗這個罪魁禍首也遭殃了,這個應該就叫做自食其果吧。

「還我纖細優美的身體!」 豪門閃婚之盛寵嬌妻 小師妹思思追上雖然這麼說,可是身體卻是非常誠實的要前進去搶奪薯片。

「讓你見識一下我皇族的意志力!」就連十三郡主也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氣邁向前方的薯片。

所有人,都在為了能夠早一點吃掉對方的薯片將對方淘汰出去而在拼了老命掙脫麥芽糖的束縛。

但是,事實上,這一出爛戲是她們演給對方看的。

沒錯,這就是一個圈套!

她們表演出一個為了得到薯片伸出手,其實只是為了誘使他人向面前的薯片伸手的伎倆。

「因為我的番茄味的薯片可不是普通的番茄味!」朱小嫦一臉猙獰,實則心中卻是激動無比。

「連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真的是越來越爐火純青了,我的變態辣口味薯片可不是普通的變態辣口味。」舒小小一臉猙獰,實則心中卻是興奮無比。

「我的心撲通撲通跳的厲害,該不會露出馬腳了吧,我的烤肉味薯片可不是普通的烤肉味。」十三郡主一臉猙獰,實則心中卻是激昂無比。

「和這群人經歷過的陣仗不同,我可是背負了血海深仇走到現在的,我的青瓜口味薯片可不是普通的青瓜口味。」任曉棗咬牙切齒的,實則內心卻是激悅萬分。

「為了獲得最後的勝利,我的清爽酸奶味薯片也不是普通的清爽酸奶味。」小師妹思思怒目切齒,實則內心卻是激越萬分。

「想吃你們就吃吧,我的軟萌櫻桃味薯片可不是什麼普通的軟萌櫻桃味。」吳莉磨牙鑿齒,實則內心卻是振奮萬分。

「動手吧,抓住前面的薯片吃下去吧,我的藍莓味薯片也不是普通的藍莓味啊!」藍鳳炅掛著一副深惡痛絕的表情,心中狠狠地說道:「我的藍莓味薯片裡面…」

「我的軟萌櫻桃味薯片裡面…」

「我的清爽酸奶味薯片裡面…」

「我的青瓜味薯片裡面…」

「我的烤肉味薯片裡面…」

「我的變態辣薯片裡面…」

「我的番茄味薯片裡面…」

七人在心中異口同聲道:「可是加了強力瀉藥!吃了的話,可是會直接升天的!就讓我的薯片,送你們去死吧!哈哈哈哈!!!」

然後,七個人各自選擇了其他人的薯片,然後一口不剩的吃掉了。

最後….她們都熬過了最終的第七天,一個個也都瘦了下來。

不止身材恢復了,還比以前更加的瘦。

不得不說說一句,有志者事竟成啊!

七個胖妹紙也終於是減肥成功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距離減肥的鬧劇已經過去了三四天,舒小小也繼續呆在蘭姨那裡進行訓練。

而今天,蘭姨讓包正經和尚謙他們過去幫忙收拾。

本來以為是要去進行什麼任務,結果只是幫忙清掃家裡面的垃圾而已。

這種事其實可以讓太歲幫的小弟們來的,不過最近這群小弟們都在其他的區忙活,所以只能叫上在『不幹所』那邊閑到渾身結滿蜘蛛網的施恩和尚謙過來了。

「喂喂喂喂,這些東西是怎麼了?」施恩看著一箱一箱的螃蟹從裡面搬出來,簡直就是看花了眼,抬頭問了一下蘭姨:「蘭姨。你不會是去了一趟龍宮吧?臉上都是皺紋,是被泡皺的么?」

蘭姨豎起了三根手指,用哪個認真的口氣說道:「三天之內殺了你!」

尚謙看著這麼一箱箱的螃蟹。張大了嘴巴,問了一聲:「蘭姨這麼多螃蟹都要拿去扔掉么?」

「這些都是住在海邊的熟人們送的,因為冰箱壞了。沒人來修,放在裡面的東西也全部都壞掉了,太多了,讓你們過來幫忙拿出去扔。」

蘭姨抽著煙,指揮著施恩和尚謙幫忙把這些螃蟹拿出去扔掉。

「可能的話,幫你吃掉還是可以的。」

這麼多的螃蟹,他們這裡是內陸,很少可以吃到這一類的海鮮產品,現在蘭姨居然要他們把這麼多的螃蟹拿出去扔掉,這種行為真的是太浪費了!

蘭姨看到了施恩臉上的表情,便是猜到了對方心中所想。

雖然很想看到對方吃癟,但是作為長輩卻也要出聲提醒一句:「喂,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這些螃蟹可都已經壞掉了,裡面現在可是毒的很,如果吃下去的話可是會中毒的,螃蟹中毒可是很嚴重的,尤其是老吳和老白都出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到時候可沒有人幫你們解毒。」

「蘭姨你放心吧,我們又不是那種傻乎乎的人,這種常識還是有的。」尚謙說著搬起了三箱壞掉了的螃蟹,準備將這些螃蟹都拿出去扔掉。

「是啊,就算我們再窮也是不可能去吃腐爛掉的東西。」施恩練不動氣不喘地搬起了五箱壞掉了的螃蟹就準備往外走。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拜託你們倆了。」蘭姨看著二人,然後低下了頭去,晃晃手讓他們二人趕緊幫她清除掉這幾十箱已經壞掉了的垃圾。

結果…出去不到半柱香時間,就有人過來給蘭姨報告,說是街頭有兩個疑似食物中毒了的人。

這簡直就是光速打臉啊!

蘭姨真的是服了這施恩和尚謙了,這兩人真的是夠了,已經再三說了不可以吃腐爛掉的食物,結果剛出門沒多久,二人就對著要扔掉的螃蟹下嘴。

但是這也沒有辦法,蘭姨只好吩咐下人將他們二人送到這棲霞區的一所醫館就醫。

「都說了不能吃,真是一群笨蛋,『不幹所』都生產笨蛋的嗎?」蘭姨看著被醫館的工作人員送走的二人。一臉無奈地說道,然後沖著身邊也是一臉痛苦,抱著肚子倒在地上不斷掙扎的手下狼狗哥說道:「你也趕緊給我去醫館。笨蛋。」

看來這狼狗哥也是趁機吃了這些壞掉了的螃蟹。

惡魔的女僕 不過因為礙於身份和形象,不得不強忍到施恩和尚謙他們二人離開了,他才再也忍不住抱肚倒地。

然後。也被蘭姨給送到了另一家醫館。

……

……

人生一旦跌落到了谷底,剩下的就只有往上爬了。

雖然這麼說,卻是一直留在了原地。不知道到哪裡去,最近總是在他的身上發生一大堆的倒霉事,既失去了工作。連老婆都跑掉了,虧他還是當代的文學大儒。

方孝孺在深夜回家的路上,被一輛加速行駛的車輛給撞飛了。並被送往了當地的一家醫館裡面。

就算是被送到了醫館,也沒有人來探望過他,想想還真的是心酸啊。

抽著香煙。拄著拐杖站在病房外面,方孝孺欲哭無淚,寒窗苦讀數十載。沒想到老年卻是落得這般的下場。

這時候,負責方孝孺這一病床的醫師小姐,在見到方孝孺居然在住院期間還這麼明目張胆地抽煙。柳眉頓時就是一皺。

「方先生,真是的,不是說了你現在不能抽煙的嗎?」

「哦,對不起啊,一時間忘記了,對不住對不住。」方孝孺立即掐滅了手中的香煙。

「真是的。我不是囑咐過你不要到處亂跑的嗎?傷口可是會裂開的。」醫師小姐忙過來幫忙攙扶住方孝孺,語氣極其溫和地說道:「我送你回去病房休息吧。」

這位醫師小姐真是溫柔,性格非常的好。照顧這醫館的病人真的是非常的周到,是這所醫院最受病人歡迎的醫師小姐。

方孝孺的病情能恢復得這麼快,都要歸功於這位醫師小姐。

「早上好啊。楊清小姐。」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楊清小姐。」

「楊清小姐昨晚今天那也是元氣滿滿的啊!」

這位名為楊清的醫師小姐,在醫館的病人之中簡直就是偶像一般的存在。

能和這麼一位元氣滿滿的姑娘相處。真的是如同做了一場美夢。

但是,這一場美夢真的不能持續太長時間。

因為…

自大昨天,他的病房裡面多了兩位病人!

「我說了那些螃蟹不能吃,施恩哥你就是不聽話,現在我們都中毒,小嫦知道了肯定要過來罵死我的。」

尚謙躺在病床上一臉的懊悔,『不幹所』的兩大主力都在這裡,現在就算來了任務也只能讓朱小嫦和吳莉幫忙先處理了。

「哎呀,我這不是不想浪費食物嗎。反正爭取在食物全部腐爛掉之前全吃進肚子裡面,真是奇了怪了,之前我明明中過不少的毒。結果現在才吃進去兩箱子螃蟹就要入院接受治療。」

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不服老不行啊。

「怎麼辦啊?施恩哥,小嫦剛剛發信息過來說『不幹所』那邊接了很多單子,忙不過來了,不能過來探望我們了,讓我們自己自生自滅。」尚謙一臉絕望地看著包正經,並將他的手機信息拿給了施恩看。

「哎呀,放心啦,我們只是食物中毒,住院休息了兩三天就能出去了。」

施恩躺在病床上一臉的無奈,「這要是老白和老吳在的話,我們肯定一天就能治療好。」

忽然的,他有點懷念老吳和老白了。

其實尚謙也可以的,不過因為他出門在外,沒有裝備在身。

加上他自己也中招了,體內的毒素又多了一種,不得不真的靜下心來休息一段時間。 沒錯,美夢裡面通常都會伴隨著噩夢。

方孝孺的病房裡面,入住了這麼兩位因為食物中毒,還煩死人不償命,羅里吧嗦個沒玩沒了的,吵得他都不能好好休息了,這不才來到了外面抽根煙冷靜冷靜。

「混蛋,你們兩個在幹什麼?」負責照顧施恩和尚謙兩位病人的老婦醫師氣勢洶洶地衝進了病房,「你們倆怎麼還呆在床上。不是說了不要呆在床上,要經常起來運動運動。」

被這位老婦醫師臭罵了一頓后,施恩和尚謙不得不從病床上起來。跑到外面去曬太陽去了。

而剛剛被送回來的方孝孺也被老婦人給趕了出去運動。

三人就這麼在外面找了一張長凳坐著,忽的,施恩發覺坐在身邊的這位同病房的病友似乎有點眼熟:「欸。這位老先生好眼熟啊,我們是不是見過面的啊?」

方孝孺扭過臉去,語氣冷漠道:「老夫才沒見過你這種奸臣!」

施恩心中一下子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這位老傢伙,絕對是清流一派的。

沒想到他如今身份在表面上都已經脫離了錦衣衛,是遠離朝堂的普通百姓了,這群清流一派的文臣還把自己視為眼中釘。

「喂,別這樣啊,我現在可是已經被停職了哦,你這麼仇視我是不是有點不人道啊!還有,我之前好像也沒有對你怎樣過的吧,有必要這麼仇視么?」

「唉,老夫也只是一時口快而已,你也用不著這麼斤斤計較的吧。」方孝孺也長長的吁出了一口氣,他現在的情況也沒必要那麼針對施恩這個過去的大奸臣。

「怎麼了?看你的樣子好像有點不大好的樣子,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施恩看著方孝孺那臉上的表情,有點失落和頹廢的樣子,一時間有點好奇,便是開口詢問了一下。

方孝孺卻是不想說太多自己的不快,搖搖頭說:「沒有,就是被幾個同僚奚落了而已。」

這個時候,那個年輕的女醫師楊清發現方孝孺跟施恩聊得挺『愉快』的,便是走了過來,一臉高興地說道:「真是太好了。你們兩位是方先生的朋友吧,這樣方先生住院就不會感到寂寞了。」

「啊,不是這個樣子的,其實我們不是…」方孝孺想忙著解釋一下跟施恩這個大奸臣的關係。

而施恩卻是眉毛一挑,當即插嘴道:「其實我們不是好友,我們只是臭味相投的損友而已。」

施恩這個自來熟直接拉過了方孝孺,一副老友的口氣關心道:「話說,老方啊,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看你傷的這麼重,不會是被人給車撞了吧?」

女醫師楊清捂嘴笑道:「還真的被你說中了,方先生就是被車給撞傷的。」

「的確啊,在這個大明朝的法治社會。真的是很難遇到開車逃逸的人,這對方一定不是大明朝子民。」

然後,施恩若無其事地拿起了女醫師楊清送給他的一串香蕉。剝了皮就準備吃下去,卻是被一隻大手給攔了下來。

方孝孺當場拿過了施恩手中的香蕉,瞪了一眼說:「喂喂喂。我跟你很熟么?你為什麼可以若無其事的拿別人送我的東西啊?」

「大家都是一場相識,你就送我一串香蕉吃不行嗎?」

施恩手速快的驚人,一眨眼就將對方的手中的香蕉給奪了回來。然後扔了一根給尚謙,自己也立即剝了香蕉皮,幾口就吃掉了一根。

尚謙也不客氣。他們兩人都是食物中毒,胃口不大好,有這麼一根香蕉來清清腸胃。也是一件大好的事情。

一邊吃著香蕉,一邊向方孝孺表達感謝:「真的是謝謝你的香蕉了,倒霉方大叔。」

方孝孺也不是仔啊可惜這區區一兩根香蕉。只是不大喜歡跟施恩這個大奸臣扯上關係,對於尚謙這個孩子,他倒是沒有什麼意見。

一臉頹廢地搖搖頭。開口說道:「什麼倒霉,我並不倒霉,我就是最近不走運而已。」

女醫師楊清也是安慰著方孝孺。卻是也是傻傻的拿了一根香蕉,剝了皮就吃了起來,「方先生你也多吃點水果,這樣才能好得快。」

「承你貴言了,楊清醫師。」

「那麼我回去工作了,大家要好好相處哦。」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