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喔,對哦,你還有那個誰……」

「誰?」

「弟弟呀,你的鄰居,叫什麼來著?」

「別瞎說。你忘了,人家有女朋友了。」葉靈無奈的提醒道。

「啊?什麼時候的事?」風晴張大嘴巴吃驚道。

「去年就跟你說過了。」

「說過了?」風晴皺眉回想。「有嗎?長得怎樣?哪裡人?哪個班的?……」

「不知道。」葉靈揉揉腦筋,話聽多了也不舒服,唉。

「你沒打聽?」風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我沒見過。」

「你還沒去見?」

「嗯。」她起身想走,風晴卻攔住她一起。

「你不會吧?爭都不爭取就放棄啊?」風晴又不忿了。

「我說風晴大小姐,你能理一理頭緒么?當初是你說我跟他走得太近,怕引起誤會,讓我注意保持距離的,免得有女生接近他會因為我而退縮了。現在有女生跟他好了,你說我不爭取,我爭取個啥呀我?」

這自相矛盾的事為什麼還要拿來說?

頭暈。

風晴自己捋了一下,「可是我覺得你那個弟弟還不錯呀,長得也蠻帥的,又高,打籃球也不錯……」

「你知道得挺多的?」葉靈停下來看她。

「咦?哦,就表面印象,有次看見他在球場打球~」風晴解釋道。

「嗯。」

「你真的就這麼放手啊?」

「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樣。」

「可是,還是覺得可惜呀。人家近水樓台先得月,你反而拱手相讓?」

葉靈瞄了人一眼,「那也是聽了你的意見。呵嗯。」

「呃,菱菱呀,這不能怪我呀,我那不是,替你著急嗎?我不是有心的,呃,我也不知道實情,我也就,說說而已,嗚嗚……」

風晴跟在一邊求原諒。

葉靈也沒真跟她計較:「沒怪你。只是真的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我們頂多算是朋友,你以後別再亂點鴛鴦譜了,不是是個男的就要跟我配對的好嗎?」

「那你放心,過不了我這關的,我絕對不給你點。」風晴嘿嘿的笑著。

「你那麼喜歡,為什麼不自己找一個談戀愛去?」葉靈也真心服了她了。

「我……才不要,哪有,看得上眼的~」風晴閃爍著目光,看向別處。

「要不要我幫幫你?」葉靈笑著問道。

「別~」風晴口快,隨即瞪了葉靈。

葉靈表示自己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風晴看上的,是學校里的名人,高富帥,葉靈覺得,遠觀就好。

風晴也蔫蔫的表示自己不敢有想法。

普通女孩還是不要做些不切實際的夢比較好。

因為風晴的轉向,倒是時不時的給她帶點夜路塵的消息過來。

很多時候都面帶疑惑:「沒看見他跟哪個女孩子在一起呀?難道是校外的?他周末不是去兼職么?難道順便約會?」

葉靈自然不會幫她解答問題。

但是風晴側面了解,聽說他親口承認自己是有喜歡的女生的。

這樣一直到了學期中段過後,風晴才稍等不再熱衷此事。

然而這一天,葉靈還是被風晴拉去看他的籃球比賽。

總感覺一段時間不變,他像是又成長了一樣。

有女生為他尖叫,有朋友與他擊掌,雖然言語不多,但是與人相處自然。

他已經適應了。

以後的路,順著走,就可以平安的畢業,完成他的大學生活。

真好。

葉靈只是當了一回觀眾,並沒有上前去做些什麼。

即使風晴一直在旁邊慫恿。

她曾經想過,如果這是她的真實世界,如果她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如果……沒有如果,所以一切都不會發生。

她喜歡的人在遙遠他鄉。

轉身,離去。

場上的夜路塵望著她的方向出神。

風晴拚命的要拉她去逛街。

葉靈無奈,教授突然換了課,空出來的一下午讓學生們歡喜又有些不知所措,很多人都選擇浪費掉。

葉靈真不想逛,風晴就拉著她去做頭髮。

葉靈想想自己洗頭時的勞累,便想剪成短髮,但風晴拚命的阻止。

建議她波浪卷的,染燙的,說個不停。

葉靈受不了,最終放棄短髮,前了個披肩的。

風晴還是一直的不滿意,但葉靈表示再說就回去直接剃個男生髮型,她才罷了休。

原主很喜歡她的及腰長發,但是打理起來真的很費事,現在原主不回來了,她說了算應該可以的吧?

回來的路上,遇見了夜路塵。

竟然第一眼沒認出她來。

葉靈笑了笑。

只見他愣在她面前。

風晴給她使了個鬼臉就丟句話跑開了,喊都來不及。

但夜路塵還在怔愣中。

真的變化那麼大嗎?

不過她看不見自己,應該不會難看吧?她是覺得可以接受的。

「你剪了?」夜路塵低沉的聲音似乎還帶著不敢置信。

「嗯。」剪個頭髮,很正常的事吧?

「為什麼要剪?」

「頭髮長,洗得累。」

累?夜路塵看著她,彷彿在說以前為什麼不覺得累?

他眼裡的譴責很清楚。

葉靈皺眉,自己剪個頭髮,關他的事嗎?需要問過他?是不是有點奇怪?

不管怎樣,剪都剪了,就算他不喜歡也沒辦法。

「我先回去了。」

葉靈越過他,走遠。

夜路塵在她背後伸了伸手。

再也沒有那飄逸的長發了,連同那熟悉的感覺,都被模糊了一般!

為什麼要剪掉!

夜路塵啊了一聲,然後獨自跑掉,拚命的一直跑,不知跑了多少圈才停了下來。

她大概從來不知道,自己對那長發的喜愛,她也不會知道,當她背對著自己,披散長發的時候,像極了自己夢中的身影。

那個每次追著追著就會丟的身影,從不回頭看他的身影。

她嫌麻煩,剪掉了啊?

夜路塵的心墜落,他一點也不否認,最初對她有感覺,就是因為那個背影,然後一步步吸引著她,每次看見她,就覺得夢中的身影是她一樣。

有時候他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喜歡那個身影,還是喜歡她。

現在她把長發剪了。

不像了。

那自己還會喜歡她嗎?

一一一

葉靈鬆了一口氣,再洗頭的時候,終於不至於彎到腰都酸痛酸痛的才洗完,她甚至問自己,為什麼早沒有想到要剪掉呢?要不是風晴拉她去,她怕是真沒去想這件事。

但完成了真的感覺不錯。

只是想到夜路塵的表情?

難道還跟這長發有什麼故事嗎?

葉靈使勁想了想,都沒有想到什麼關於小時候都提過長發的事情。

所以,為什麼不能剪掉?

夜路塵一個禮拜沒有理她。

即使是在路上遇到,也是錯身而過。

像路人一樣。

剛開始葉靈還錯愕了一下,但後來就習慣了。

葉靈獨自回家,周末總是人多,但是葉靈還是找到位置。

旁邊站著的人總是往她這邊靠,她又往裡讓了讓。

人多不太舒服,但是還是得坐車。

葉靈回到家的時候,臉色有些蒼白,只是她低著頭,先進了洗手間。

整理好再出來的時候,還是若無其事。

「姐,你怎麼了?」

唐紫欣的問話讓葉靈一愣,還是被發現了嗎?

「沒什麼,就是有點暈車。」葉靈微微抿開唇。

「是吧?那先喝點水吧。」

唐紫欣給她倒了杯暖水。

「乖。」

葉靈笑道。

「切,別得了便宜賣乖哈,我只是看你專門趕回來……」

「也不是專門,就是回來看看你們。」

「不說實話會死啊,難得人家誇你一句!」唐紫欣鬧了個紅臉。

「沒有呀,我挺開心的,你以後也這麼乖的話,我就放心了。」

「乖什麼乖,又不是三歲小孩,什麼你就放心了?你還想把爸媽留給我,自己偷溜去玩啊?」

「嗯,我相信你會照顧好爸媽的。」

「你可別想歪主意哈,爸媽你我都有份的,要一起養的哈,別想著一走了之,你走我也走啊~」

「所以你要好好學習,讀好書出來,找份好工作,爸媽就靠你了。」

「說什麼呢?你不會真有什麼打算吧?幹嘛?想到外地去工作?哪個地?遠不?」唐紫欣看著人越說越認真的表情,有點懷疑。

「沒有想去外地。」葉靈笑笑,問她:「怎麼樣?打算考姐的學校么?」

又到她們決定志願的時候了。

「嗯~在考慮。以這幾次模擬的成績來看,上你們學校是沒什麼問題。老師建議我還可以往首都的學校想一想……」

「你要去那麼遠?」葉靈愣了愣,區域跨度有點大,但學校的確是更好的學校。

「你自己拿主意吧。」葉靈並沒有攔阻,這是唐紫欣人生的選擇,一間更好的學校意味著什麼大家都知道。也許一開始的目標只是原主這間,但有能力上更好的,也是可以的。

只是…… 唐紫欣並沒有作出決定,時間也還有,並不需要焦急。 重生青梅逆襲記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