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嚶!」金剛吐出舌頭。

然後,兩個傢伙的腦門上都挨了一拳…… 一束光照進鐵塔,骯髒顯現,這束光便有了罪,那當這束光照進人間呢?

……

似乎是金剛的出現刺激到了龍丟丟,金魚有了危機感,它開始在茶多魚面前不斷的表功。指著眼前的金色宮殿說,這東西是它弄出來的,然後還說自己看到了吳所謂,本來是要去救他的,可是沒趕上就被宮殿拽了進去……

茶多魚的經歷很離奇,龍丟丟的經歷更離奇,甚至是有些妖孽,萬幸,一魚一貓,安然無恙。

現在也不是訓斥自己寵物的時候,怎麼出去才是當務之急。

幾百號人圍在金色宮殿的門口,誰都沒辦法打開門,誰也不敢走遠,萬一又遇到那些幽冥之蛇呢!

一次能僥倖,不會次次都僥倖的。

所有人都無計可施。

唯有等待。

茶多魚也嘗試著去看了看宮殿的大門,嚴絲合縫,非人力可開。

俯瞰金色宮殿,會發現它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大殿,並且擁有四扇大門,每扇大門的模樣都相同。

茶多魚幾個人站的位置是東大門,而在反方向的西大門位置,這時候走過來三個人,如果茶多魚在這裡,一定會很驚訝,因為這三個人,她都認識。

走在最前面的是千代初雪,後面是楚東南,楚東南身後是山鬼。

很奇怪的組合。

楚東南在陰山中被羅剎附身,山鬼被羅剎擄走,可千代初雪分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扶桑小姑娘啊,唯一特殊的可能就是她跟什麼『天照大神』做過交易!

現在看來,茶多魚應該是被騙了。

還是太天真了,被一個小姑娘騙,好丟人!

安安靜靜的穿過人群走到金色宮殿,也就是八岐大蛇殿的門口,三個『人』直接就開始默誦一段古怪的咒文。

咒文的發音很詭異,不像人間的語言,晦澀枯寂,隨著咒文的默誦,整座八岐大蛇殿似乎接收到了某種信號。四方大門吱吱扭扭的開始打開,所有人的注意力直接就被吸引過去,歷經磨難到此,難道是寶藏開啟?

想想就興奮。

圍著蛇殿的人之中,很多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誰不希望一夜暴富。

劇烈的心跳聲,清晰可聞,大家都開始緊張起來,似乎下一刻就是見證奇迹的誕生。

門,很快就開了。

進不進?

誰先進?

看電視或者電影,這種時候,肯定會有陷阱,第一個進去並不一定佔便宜。一抹閃耀的金光從大殿內照射出來,近在咫尺的誘惑啊!

一分鐘過去了,大家都在觀望,十分鐘過去了,有人開始蠢蠢欲動,二十分鐘過去了,終於有人邁出了第一步。

千代初雪雙手負於身後,漫步走進大殿,安然無事,楚東南跟山鬼跟在她身後。

有人帶頭,自然大家就會緊隨其後,反正槍打出頭鳥,天塌下來自然有個子高的頂住。

其他人敢進去,茶多魚肯定也敢進去,沒有道理不敢,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根本沒有與李紅葉打招呼,也沒有看李紅葉的表情,茶多魚背著李紅繩也進去了,想走出這個未知的空間,這座蛇殿現在看來是最大的可能。

一隻腳輕鬆的邁過門檻。

茶多魚發現自己的整個身子在一剎那好像發生了輕微的扭曲變形,彷彿是穿過了一層水面,整個過程玄妙虛幻。

陣法還是禁制?

過程太快,無法分辨,但有一點可以確認,此處與方才的地方又發生了位移,可能近在咫尺,也可能遠隔天涯。

茶多魚走進大殿之上,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座黃金色的巨大模型,逼真無比:「明月、遠山、萬馬、魚群、朝聖的人……」

只看一眼,茶多魚就能確認,這東西八成是黃金做的,幾十米長的模型,各種各樣的景色,不談藝術價值,單論重量,估計都要用噸來計算。

無價之寶!

價值連城!

茶多魚能看出其價值,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到,很快就有幾十人圍在黃金模型前觀望,甚至有人還用牙齒測試了一番,確認是不是真的黃金。

「寶藏!」

「這裡難道是富士山的寶藏?」

「瞧瞧這氣魄,黃金做的模擬模型,如果把這東西運出去,一定會震驚世界,這將會是又一大奇迹!還有這座八岐大蛇殿,這絕對能代表我古扶桑人民的智慧結晶。」

扶桑人嘰里呱啦的討論,眼眸中已經開始閃爍慾望的光芒。

在金錢與財富面前,沒多少人能把持得住,捫心自問,茶多魚都有些眼饞,這東西確實是很值錢啊!可是她畢竟是鬼神,靈海一直都綳著一根弦,此處不會這麼簡單,就是一座單純的藏寶之地!

開什麼玩笑。

醫道花途 蛇群、饕餮、禁制、鬼怪……難道就是為了守護一堆冷冰冰的黃金?沒有道理的,殺雞焉用宰牛刀:「還有,出口在哪裡?這才是最重要的!」

從黃金模型前拔出眼神,茶多魚開始掃視大殿。

八岐大蛇殿,非常寬闊,放眼望去,足足有好幾個足球場的大小,在殿堂的正中央矗立著一座雕像,距離有些遠,看不出來是什麼!

雕像前跪著一大群『人』。

五體投地。

一動不動。

茶多魚聽龍丟丟說,先前看到吳所謂被拽進殿內,會不會在其中?心情有些焦急,茶多魚直接將李紅繩交給李紅葉,自己快步前行,準備去察看。

此行來扶桑,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尋找求救的吳所謂,這是重點,茶多魚一刻都沒有忘記。

大殿之中遍布金銀珠寶,甚至還有一座由金錠堆成的假山。

幸好茶多魚定力足夠。

用茶多魚爺爺的話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金銀從來迷人眼,撿來容易帶走難啊。」

這種地方,找到財富很簡單,你能不能帶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然就是空歡喜一場,竹籃打水一場空。

而就在茶多魚靠近跪倒在地的人群時,另一個方向的千代初雪三人,也一步一步走向了雕像,每走一步,千代初雪的樣貌都會發生一點點的變化。

從一個扶桑小姑娘,慢慢變成了黑身、朱發、綠眼的羅剎。

她哪裡是跟什麼神明做了交易,這位小姑娘分明是將自己祭獻給了黃泉,祭獻給了羅剎啊!

美貌與智慧,單單用笑跟哭是換不來的…… 抗拒慾望的最佳方式就是屈服,只有純潔才值得被褻瀆。

……

千代初雪在茶多魚的注視下一點一點變成了羅剎,真真正正的羅剎,黑身、朱發、綠眼。

茶多魚差點驚呼出聲,然後這個之前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朝著她詭異的一笑,直接化為一團綠火砸向了大殿中央的雕像。

緊接著。

楚東南也祭獻了自己的身體。

山鬼也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幽冥之力,消失在中央。

很詭異,周圍的活人全都下意識的朝遠處退開十幾米,而那些跪倒在地上的人,則是一排一排的開始起身,咬破手指,虔誠的點在雕像之上。

血,從指尖流進雕像中,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萎縮,化成一堆腐朽的枯骨。

雕像中的幽冥之力越發旺盛。

一扇透明的門開始出現在雕像身後。

無上神帝 這門?

難道是通往黃泉的門?

這一切的陰謀竟然是羅剎想要打通一條鏈接黃泉與人間的通道!

黃泉住的是羅剎,三界至陰至寒至邪至魔的存在,一心想要顛覆地府的魔鬼,凶靈中的凶靈。如若羅剎可以自由的穿梭黃泉與人間,自由的將滯留人間的鬼怪虜獲到黃泉,訓練成羅剎,那麼地府的統治將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地府掌管生死。

如果地府受到波及,那人間的秩序必然會大亂,人死不能入輪迴,百鬼夜行人間……

門,開始變得越來越大,普通人自然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可茶多魚跟李紅葉,還有那些僅存的陰陽師,肯定都感應到門后的氣息。

不應該出現在人間的氣息。

但是,大家的反應各有不同。

茶多魚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先把吳所謂找到,救出來,這些跪倒在地上的人全都被控制了心神,如果不救,只會自尋死路。門,很重要,可一時半會兒她也想不出解決的辦法啊!

名門寵妻之劭爺的小妻子 而且下意識的,茶多魚會想到,反正李紅葉也在,她不是鬼神聯盟的希望嗎!她不是代表著李家的未來嗎!她不是天才嗎!

天才先來,我們這種吊車尾個子矮,輪不到出頭。

很現實很真實的想法,茶多魚這樣想了,她也這樣做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衝進人群中,開始逐個尋找吳所謂的身影。誰擋了她的道,直接就是一腳踹開,反正踹誰,誰也別有意見。

姑奶奶是在救你們,被踹暈了,總比自殺強,你就祈禱被我看上,給一腳吧。

這可是救命的腳,幸運的暈倒。

茶多魚不是聖母,自然不會一個一個的救扶桑人,犯不上,她也沒那麼大的能力。她是華夏的鬼神,救華夏人是應該的,你們扶桑人就應該期盼自己的陰陽師伸出援助之手。

大家護照不同,守護的職責也不同,都別有意見。

遠處的陰陽師自然是看到了中央的異狀,嘰里呱啦討論之後,直接衝過來就開始攻擊雕像,各種各樣的攻擊手段,單單式神就召喚出來好幾隻。

李紅葉很奇怪。

不說話,也不動,只是聚精會神的看著,眉頭都不皺一下。神情中似乎並不感到驚奇,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這不應該出現在一個鬼神的臉上,更不應該出現在她李紅葉的臉上。可,就是出現了。

其實,認真算起來,李紅葉出現在富士山,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茶多魚跟范小猴他們過來,那是為了尋找失蹤的吳所謂,你李紅葉是為什麼而來呢?旅遊?別開玩笑了,一個鬼神,旅遊旅到扶桑的富士山?李家不需要斬鬼除靈了?

當然,此時此刻,再去討論這些,已經無關痛癢。

該發生的與不該發生的。

都發生了。

三分鐘之後,茶多魚如願找到了吳所謂,一掌就將其打暈,決不能讓自己表弟死在這裡。背起吳所謂,將他放到遠離雕像的地方。

很尷尬。

茶多魚一行人,這時候已經出現了兩位拖油瓶,吳所謂昏迷,李紅繩重傷,李紅葉不知所謂的發獃。范小猴? 漁人傳說 好吧,他如果能算戰鬥力的話!只要不添亂就是勝利!

雕像身後的門,越開越大。

茶多魚的神情也越發緊張,這裡好像並不是出口啊!這裡分明就是絕死之地!

「不能在這裡待下去了,我們必須離開這裡。」茶多魚咽了一口唾沫說道。

「啊?」范小猴愣了愣。

「跟著我走,你背上紅繩,我背吳所謂。喂,周桐,你走不走?」茶多魚喊了周桐一聲,根本沒有任何回復,直愣愣的盯著雕像。

一腳踹過去,直接把周桐踹了一個跟頭:「走不走,不走就是死!沒看到那些人的下場嗎!」

「啊?」周桐也跟丟了魂兒一樣,「找到吳所謂了?他沒事兒吧?要不要我背他?其他人呢?我們宿舍老大呢?」

茶多魚一撇嘴:「我不認識其他人,如果你不怕死,可以過去找找,興許還能找到,但是我勸你最好快點,不然那些人很快就會死光!」

周桐表情陰晴不定,本來茶多魚以為,這孩子肯定會跟著他逃跑。可沒想到,深吸了幾口氣之後,周桐竟然撒丫子就跑進了那些準備自殺的人群當中,快速的開始搜索自己宿舍的另外兩個人。

周桐有些懦弱,但不代表他不善良,不仗義。

富士山中,周桐『拋棄』了舍友一次,那種煎熬他嘗試過了,很痛苦,現在第二次機會擺在眼前,無論如何他都不允許自己再退縮。

死,不可怕,背負愧疚的活著才可怕,噩夢會讓人生不如死。

人各有志,茶多魚不會強求,她轉過身喊了李紅葉一聲,又是沒有回應,嘟囔了一句什麼,直接就朝大門口的位置跑。

在茶多魚的身後,現在只剩下范小猴,兩個人,一人背著一個人。之前跟隨他們的三個華夏人,在黃金寶藏面前徹底迷失了自我,估計正在想辦法搬運金山呢。

大門近在眼前。

「砰!」

一聲撞擊,差點讓茶多魚把吳所謂給甩出去,門,明明開著,可人如果走過去,就會撞在一層透明的牆上。

茶多魚抬起頭感受了一下:「禁制!這座宮殿已經被禁制徹底封鎖!」

再次轉過身的時候。

大殿中央的門,一隻綠色的爪子慢悠悠的伸了出來…… 我們可以輕易躲開大象,卻總是避不開蒼蠅。

……

綠色的爪子,黑色的身體,血紅的毛髮,門后爬出來的是羅剎,一隻從黃泉那頭爬出來的羅剎!

這確實是一扇通往黃泉的門,並非通往人間的路!

此時此刻。

茶多魚內心深處都感到了一絲絲的無力感,可能那些普通人還想象不到這意味著什麼,還對逃出去抱有一種幻想。如果只是幽冥之蛇,確實有可能逃出生天,可如果是一群羅剎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