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多少?」簡艾來了興緻,挑眉問。

「稅後八千五!」饒是夏氏千金此時說出這個數,都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簡艾更是暗暗心驚,雖然後世影視業發展迅速,可是在眼下2002年,電視劇劇集都在二三十集,八千五百萬一部劇,合一集高達四百萬,可謂是天價。

原本還在考慮澳門之行之後有了錢,就要在東海地產的基礎上在成立一個子公司涉足其他領域,眼下簡艾心思一動,似是已經有了方向。

娛樂業,未來年輕市場的大風向,不論是歌手還是演員,一旦成功走紅,都會給娛樂公司帶來極其豐厚的回報。

而且娛樂公司只要對市場夠敏感,能夠掌握市場的走向,只需捧紅幾個人,就能快速的為公司盈利。

「我一直都想演戲。」夏清歡突然又開口說到:「我家那個夏氏娛樂公司,一年要拍好幾十部電視劇和電影,可我爸不想我當演員,這次要不是為了能和偶像一起進組,我苦苦求了他半個月,再加上王一鳴導演的堅持,我爸才不會同意呢!」

說著,夏清歡無奈的撅了噘嘴,簡艾見狀無奈的笑了笑,心下倒是能理解。

像夏氏這樣的大集團,作為集團千金,肯定是萬千寵愛於一身。做演員表面風光,實則非常辛苦,估計也是捨不得自己的女兒吃這碗辛苦飯。

教室里正喧鬧著,卻突然靜了下來。

夏清歡怕別人聽見也連忙停了嘴,簡艾抬頭一看,瞬間瞭然。

林逸和簡依依一起進了教室。

這對兒流言鴛鴦成雙入對的出現,讓原本縹緲的緋聞填了鐵證,眾人的目光瞬間曖昧起來。

林逸早知會如此,一時間心煩意亂,低著頭快步走到座位上坐下。

倒是簡依依,面露淺笑,臉頰緋紅,一副嬌羞狀的蹭到位置上。

「這是知道了?」夏清歡見林逸表情不對,便猜出三分,當下看簡艾眨了眨眼。

簡艾輕輕點了點頭:「我告訴他的。」

林逸一言不發,從書包里拿出筆袋和書本,拉開筆袋,一隻銀灰色的鋼筆映入眼中。

目光一柔,林逸小心翼翼的將鋼筆拿在手中,心情一瞬間好了許多。

而這一幕正巧落入簡依依的眼中,她看著林逸手中的鋼筆,一時間有些納悶。

她之前送林逸鋼筆時特意觀察過,林逸筆袋裡的鋼筆都是同一個國際品牌,所以她才會買那個牌子。

可是眼下林逸手裡拿的是國產的國友鋼筆,雖然是國內一線文具品牌,可和她送的那個國際品牌相比,根本不足入眼。

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林逸開著的筆袋裡,卻不見自己送的那隻。

「林逸,我送你的那隻鋼筆你記得用,雖然是限定款,也不用捨不得。」簡依依沒忍住開了口。

「你送的那隻被我忘在溫泉別墅了。」林逸面無表情的開口,語氣之中毫無歉意。

簡依依:「……」 第一千五十三章世界囚籠

整個大殿,都被這股光芒,照耀的一片雪白。

秦南心中一寒,頓時抬頭看去。

只見到一股股天地之力,不知從何而來,匯聚在了他的頭頂,演化成為了一頭頭的修羅、殭屍、惡魔、骷髏等等,猙獰陰森,帶著無邊殺機,朝著秦南直接殺來。

怎麼會這樣?

寫一個仙字,居然惹來了蒼天?

秦南腦海中閃過了一道念頭,二話不說,體內崩滅武樹,釋放而出,鎮壓在這天地之間,凡是惡魔修羅等等靠近,全部都鎮成粉碎。

「不必再有所保留,你的九顆武樹,我都知道,施展你的全部修為,寫下這個仙字吧,如果完成的話,那天大的造化,絕對少不了你的!」站在後方的黃布屍體低聲喝道。

秦南眼中光芒一閃,沒想到連荒之靈,知道九顆武樹的事情。

如此看來,連荒戰場發生的一切事情,想必連荒之靈都非常清楚。

不過秦南沒有察覺到危機,畢竟連荒之靈要是真想殺他,對他出手的話,憑他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抗衡。

「好!」

僅僅是猶豫了一下,秦南就點頭答應了。

他今天到也要看看,這仙字到底有何玄妙之處!

「武樹釋放!」

秦南長嘯一聲,在他背後,剩下的八顆戰神之樹,同時一飛衝天,散發出來了驚人的戰意,撼動整座大殿。

他身後的連荒之靈,微微點了點頭。

雖然它早就看到過九顆武樹,但是親眼看到時,那種衝擊感,還是有所不同。

這讓他的內心,隱隱有點振奮,這個年輕人,是否能寫出仙字?

「破!」

秦南將那九顆武樹的力量,全部匯入了刀中,朝著下方狠狠划動。

縱然速度非常緩慢,但是他的刀尖,仍在前進。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秦南刀尖每前進絲毫,他頭頂上方的天地之力,就會變的更加恐怖,好在這九顆武樹,威能滔天,全部都抵擋了下來。

「還差最後一點!」

「只差這最後一點了!」

秦南心中都開始咆哮起來,意志擰成了一根弦。

然而,無論如何,他手中的斷天刀,這最後一點,始終無法前進。

連荒之靈看到這一幕,知道到了最為關鍵的地步,一雙拳頭,忍不住攥緊起來。

終於,一柱香之後。

轟隆!

從這漆黑石碑上,爆發出來了一股驚人的反震之力,將秦南手中的斷天刀,硬生生震飛而出,秦南瞳孔一縮,迅速抬起左臂,橫檔胸前,緊接著砰的一聲巨響,他的身形就被擊飛。

剛才刻下的,還差最後一絲完成的「仙」字,迅速消散,那凝聚而來的天地之力,也如同清風一樣,吹向了四周,歸於了平靜。

仍然,無法寫出這個仙字!

「還是沒寫出來了么……」連荒之靈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前輩,實在抱歉了,這個仙字我寫不出來。」秦南從地上躍起,收回九顆武樹,苦笑的搖了搖頭。

他沒有想到,這個仙字,居然這麼難寫。

「這不怪你。」連荒之靈搖搖頭道:「你有九顆武樹,超越武道規則,而且還具備了神刀一把,體內還有著諸多秘密,是我見過最為不凡的天才了。只是這個仙字,太難寫啊,太難寫了啊!」

「前輩,能否問一下,寫出這個仙字,代表著什麼?」秦南試探道。

「呵呵,也沒什麼,當寫下這個仙字的時候,代表機會就來了!當這個仙字寫不下來的時候,那就代表著,機會沒有到來,世界無仙,世界仍舊無仙啊!」

連荒之靈的聲音,帶著濃濃的不甘。

只見他抬起頭來,一雙猩紅的眼睛,彷彿穿過了大殿,落在那蒼穹之上。

「小子,你知道嗎,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囚籠,它將我們,全部都囚在了裡面!可惜,可惜,哪怕是八千年前的那個女人,也無法破這囚籠啊!」

秦南身軀微震,心中泛起了一道道波動。

他再一次聽到了八千年前的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究竟是誰?

而且,當秦南聽到「世界無仙」「世界就是一個囚籠」的時候,他的心中,好像被某種東西給觸動了。

世界無仙是何意?

世界囚籠,又是何意?

連荒之靈轉過身來,情緒已經平靜下來,淡淡笑道:「龍帝院峰主秦南是吧?能夠見到你這等天才,我也頗為高興,但願今後,待我大道證成時,你還未隕落。」

秦南一愣,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這東西你拿過去吧,就算是我賣你和那塊石頭的一個人情,或許有朝一日,我還要找你幫忙。」連荒之靈大手一揮,一個玉瓶,落在了秦南手中,在那玉瓶之中,懸浮著一滴月光色的水珠。

秦南掃了一眼,倒是沒有看出什麼奇妙。

「你走吧。」連荒之靈道,還未等秦南說話,一股奇特的力量,就包裹著秦南,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秦南沒有注意到,他在被傳送離開之時,他左臂上的紅繩手鏈,泛起了一道微弱的光華。

秦南走後,大殿又寂靜了下來。

連荒之靈雙目之中的血光,緩緩消散,他的身軀,就像是一具傀儡一樣,朝著青銅水晶棺走去。

「你為何要讓他寫仙字?」就在這時,一道冷冰冰的女聲,響徹起來。

連荒之靈腳步一頓,神色上露出了抹錯愕,隨即才恢復正常,笑道:「看來我沒有猜錯,你的三生劫,真的在這個小子身上。」

「回答我的問題。」女聲一如既往的霸道。

「難得看見和你當年一樣,超越了武道規則的天才,所以我想讓她試試。」連荒之靈說道。

「你的大計,你的圖謀,我一併知曉,現在不要寫仙字,機會還未到,而且你大道未成,寫下了也是徒勞。」女聲冷冷道:「在等十年,我便重臨蒼嵐,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

「十年?」

連荒之靈眼中的血光,劇烈抖動起來。

「哈哈,只有十年了么?放心吧,十年時間,我必然證成大道!八千年前我看錯了一切,選錯了一切,這一次絕對不會再錯了!飛越,你放心……」

連荒之靈說著,聲音逐漸小了下去。

然而,那冰冷的女聲,再也沒有響起。

連荒之靈站了半響,最後才無奈的搖了搖頭,踏入青銅水晶棺中,閉上了雙眼。 他不是特意回去找了嗎?

難道是因為當日煙霧太大,所以沒找到?

如此一想,簡依依便心下釋然,隨即露出一抹理解的笑容:「也是,當時火勢那麼凶,別墅里都是煙,沒找到也能理解。」

「沒關係,那隻丟了就丟了吧,回頭我在送你一隻好了。」簡依依說著,目光落在林逸手中的銀灰色鋼筆上:「你還喜歡國友的鋼筆嗎?」

簡依依聲音溫柔輕緩,只是此時林逸心中煩亂,便覺得簡依依有些聒噪。

俊眉不自覺的擰起,林逸語氣不耐的道:「能安靜一會兒嗎?」

簡依依:「……」

就算在不想承認,此時也不難看出林逸隱忍的怒意。簡依依薄唇緊抿,眼底漫上一絲委屈,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望著林逸。

無奈林逸根本不看她,簡依依獨自委屈了半晌,末了還是硬生生憋了回去。

林逸不是傻子,這一周的時間他人不在學校,學校里卻傳出了他和簡依依的緋聞,且還傳的有聲有色、人盡皆知。

他因為人不在而被蒙在鼓裡,可簡依依作為另一個當事人難道就不去解釋澄清一下嗎?

任由事態發展到如此地步,簡依依若有意避嫌就該對他避之不及、冷漠相待。

可眼下看來,簡依依根本絲毫未受影響,甚至對自己表現出異常的關心和熱絡。

在林逸的心裡,簡依依充其量是個剛轉學而來的同學,兩人接觸時間之短根本連朋友都算不上。 唐時月 那她對自己這般殷勤示好,何故來哉?

誰也不是幾歲的孩子,十四五歲的年紀正是荷爾蒙分泌的時期,大家對感情都十分的敏感。

簡依依對他的心思,已全然寫在了臉上。

只是林逸此時無暇顧及簡依依所做所想,他的心思全部都在簡艾的身上,且這份心思頗為矛盾。

他既希望簡艾會因為這件事難過傷心,又怕簡艾因為這件事難過傷心。

可看到簡艾並沒有難過傷心,他自己反而有些難過傷心。

第二節課課間,趁著簡依依去上廁所,閆天湊到林逸身邊:「你怎麼了?一上午都垮著個臉!」

林逸形象陽光帥氣,笑容更是迷人,所以才會被一眾少女追捧暗戀。鮮少有不苟言笑的時候。

林逸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閆天,沒理他。

閆天:???

什麼情況,我招他了?

「還不是因為學校那些流言。」高陽走上前來,扶了扶鏡框,面無表情的開口。

「嘁。」閆天無奈的撇了撇嘴,聞言看著林逸,道:「兄弟,這事可真的怨不著我們。你是不知道,簡依依那姑娘有多厲害,看似是幫你請假,全然一副和你關係親密的語氣,不讓人多想都不行,一上午的時間,幾十個版本的流言,我們一人就一張嘴,總不能挨個幫你去解釋吧?」

高陽也適時開口:「而且這事解鈴還須繫鈴人,簡依依不鬆口,我們就算在幫你解釋也未必有人會相信。可這簡依依任憑事情發酵,雖說沒有正面承認過,但也沒有否認。」 第一千五十四章南天神幕

此時此刻,月光洞內,秦南的身形,緩緩浮現出來。

「你……你居然沒……居然出來了?」混元九光石之靈,本想說沒死,話到嘴邊覺得不吉利,連忙改了口,仍舊充滿了震驚。

原本他看到秦南沒有出來,就以為秦南在裡面,遭遇了不測。

「連荒之靈沒有殺我,放我出來了。」

秦南回答道,眉頭則是緊緊皺著。

雖然這次沒有寫出仙字,也沒有獲得連荒之靈口中天大的造化,但是他心裡沒有一丁點失落,因為這種級別的強者,不會無緣無故給他好處,若是好處給的越大,恐怕圖謀的也就越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