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天地之力,縛束!」感覺到血玲瓏在血柱山中的實力提升不少,而自己的實力卻受到血柱山影響,鈞天王爺立即調動天地之力縛束血玲瓏,延緩她的速度。

「血魔爪,撕裂!」血玲瓏身體受到滾滾天地之力縛束,一道鋒利的血爪出現了,抓碎了縛束她身體的天地之力,快速的向血柱山巔飛去。

血玲瓏再次逃跑,鈞天王爺立即施展瞬移進行追擊,不過就在鈞天王爺追擊血玲瓏出現在血柱山巔時,他突然感覺自己眼前出現了大量的幻象,緊接著,一道道巨大的爆破力量在他身體周圍炸開,炸碎了他身體防禦,傷到了他的本體,一縷縷鮮血染紅了他的衣服。

「好,很好,本王已經盡百年沒有受過傷了,沒想到會傷到你們之手!你們有什麼手段一併使出來吧,本王倒要看看你們有多少底牌可以動用。」身體被炸傷,鈞天王爺眼眸中立即投射出道道白光,洞穿了侵擾自己的幻象,看到了虛立在半空中的血玲瓏。

「你很自信嗎?怕就怕我動用最後的底牌,你會屍骨無存。」虛立在血柱山巔的血玲瓏冷笑一聲道。

而在血玲瓏頭頂,當初被雲天羽等人封印的血痕再現,只不過這道血痕若隱若現十分模糊,除了在血柱山,其他地方根本看不見。

「屍骨無存!那本王就領教一下,你怎麼讓本王屍骨無存。」鈞天王爺氣極反笑,身體微微一閃出現在了半空中,手持黑色長劍向血玲瓏發動了致命攻擊。

當黑色長劍中交織的黑色劍影籠罩住血玲瓏時,血玲瓏不斷地拔高身體閃避,將鈞天王爺一點點引到了若隱若現的血痕處。

就在鈞天王爺一點點靠近妖異的血痕時,血玲瓏身體中突然映射出一道血光湧進了血痕中。

緊接著,血痕中同樣降下了一道血光,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攻擊向了瞬移出現的鈞天王爺。

「天地之力縛束。」血痕降落下血光,早有準備的血玲瓏立即調動天地之力縛束鈞天王爺,使他短時間無法施展瞬移閃避,硬生生被血光擊中,整個身體好似斷了線的風箏砸落到地面上。

一縷縷好似跗骨之蛆的侵蝕血絲鑽進了他的身體中。

「唰!」身體被血痕擊傷,體內又鑽進了不少侵蝕血絲,倒在地上,受到創傷的鈞天王爺沒有繼續留在詭異的血柱山,身體微微一閃消失不見。 「王爺,您受傷了。」摧毀了血影本部,正在血柱山外等待的影殺會高手看到鈞天王爺身上沾滿了血漬,心中一驚,立即出現在了鈞天王爺身體周圍,一名戴著暗金色鬼臉面罩的中年男子關心的問道。

「一點小傷,不礙事。」鈞天王爺眼眸中透出了一抹戾色,冷冷的說道。

「天影,速速傳我命令,讓我影殺會高手全面攻擊血影分舵,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連根拔起。這裡我來坐鎮,只要他們敢離開血柱山,我定讓他們血濺五步。」感覺到血柱山詭異,被血柱山巔血痕所傷的鈞天王爺低沉的命令道。

「是王爺,我這就傳達您的指示。」影殺會地位極高,達到一級道仙境界的天影從命道。

「白髮魔女,你的實力不錯,這些年又為我影殺會立功不少,這次如果你可以殺死十名血影王級殺手,我可以答應你一個願望。」天影離開后,鈞天王爺目光一轉,看向了一名白髮飄飄,臉上布滿滄桑皺紋,但身體皮膚白皙,擁有一雙靈動眼睛的老嫗,許諾道。

「多謝王爺,白髮儘可能完成王爺交代的任務。」身材高挑的白髮魔女點了點頭,聲音嘶啞著說道。

「好,你們去吧!」說完,鈞天王爺盤膝坐在血柱山邊緣,召喚來十名黑衣男子,封鎖了整座血柱山。

由於天殘地缺擒獲的血影王級殺手暴露了血影分舵位置,使得血影分舵遭到了影殺會血腥攻擊,十座分舵先後遭到了影殺會攻擊。

好在血影建立分舵時,考慮過可能被攻擊的事情,所以血影分舵建立的位置,要麼是易守難攻之地,要麼是人多繁華之地,大大阻礙了影殺會的報復攻擊。

再加上血影提前接到消息,早有準備,影殺會血腥報復並沒有傷到血影筋骨,大量的血影高手早早的逃走了。

「吼吼,公子,前面就是你的故鄉嗎?那片大陸好大啊,比天海大陸還要遼闊。」站在船頭上,原來一直生活在東海的龍龜遠遠看著前方若隱若現的大陸,興奮地大叫起來。

「龍龜,你鬼叫什麼,真沒見過世面。」曾經生活在天域的青牛白了一眼興奮大叫的龍龜,毫不客氣的警告道。

「好了,等到了大金王朝,你們全部給我遮掩氣息,不要讓人知道你們的實力,更不要輕易惹事。」雲天羽緩緩走到了船頭上,看著自己帶回來,足以威懾大金皇族的三大高手,叮囑道。

「為什麼?難道公子你在那片大陸有仇人?」青牛不解的問道。

「那片大陸是人界空間的西大陸,被大金皇族所控制,而我的仇家正是大金皇族,當初我在道尊境界時曾經遭到過他們追殺,要不是如雪姐釋手搭救,也許我早就被他們殺死了。」雲天羽深吸一口氣,陷入到了深深地回憶中。

「媽的,什麼鳥大金皇族,公子,這次回去,我們幫你將那大金皇族連根拔起,讓他們知道你的厲害。」氣憤的龍龜罵罵咧咧的說道。

「大金皇族一定要報復,不過將大金皇族連根拔起,可能有難度。大金皇族一直掌控大金王朝,掌握的底牌絕對不簡單。而且大金皇族背後還與天域大乾王朝有關係,如果我們摧毀大金皇族,很可能會引來天域高手。」站在船頭的雲天羽目光深邃的看著越來越近的大金王朝,聲音低沉的說道。

天晶海輪在大金王朝海域行駛了大約半個多時辰時,突然六艘巨大的戰艦出現了,呈包圍狀包圍向了雲天羽等人所在的天晶海輪。

「大金皇族的艦隊!龍龜,給我將那些戰艦的船底鑿穿,不要讓他們打擾我們航行。」雲天羽冷冷的看著六艘迫近的戰艦,而在六艘戰艦的旗杆上,懸挂著一面金燦燦的旗幟,旗幟上雕刻著大金字樣。

「交給我了公子。」龍龜點了點頭,身體微微一閃,瞬移消失不見。

「天晶海輪速速停下,不要再繼續行駛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六艘戰艦逼近天晶海輪時,一名身穿銀色盔甲,披著大紅斗篷,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站在戰艦船頭上,發出強大的聲波喊話。

「轟!」的一聲巨響,披著紅色斗篷的中年男子話音剛剛落下,一道巨大的爆破聲在海底傳出,緊接著,喊話男子所在的戰艦混亂了起來,不少在船底作業的船員紛紛跑到了甲板上。

「艦,艦長,戰艦底部被不明力量鑿穿了一個大洞,大量的海水灌了進來。」一名穿著水手服的男子焦急的大喊道。

「什麼,戰艦底部遭到不明力量攻擊,被鑿穿了一個大洞。這到底是什麼力量,竟然連戰艦底部都能鑿穿。」戰艦艦長深知海輪的防禦力,就是遭到上品天器攻擊,一時間也不可能被鑿穿。

「轟轟轟轟!」就在戰艦艦長心中充滿驚駭,想要穩住混亂的場面時,呈包圍狀包圍天晶海輪的剩下五艘戰艦同樣遭到攻擊,船底被鑿穿,大量的海水灌進了船身中,龐大的戰艦快速的下沉。

六艘戰艦相繼被龍龜鑿穿時,速度極快的天晶海輪在六艘不斷下沉的戰艦中間疾馳而過,一點點接近大金王朝大陸。

「諸位,前面就是大金王朝了,我們飛過去吧。」天晶海輪太顯眼,雲天羽並不想將天晶海輪停靠在海港,準備將天晶海輪沉落到海底,以備日後使用。

好!芊如雪等人點了點頭,虛空飛起,等天晶海輪沉落到海底后,跟著雲天羽飛向了大金王朝。

「五年了,我雲天羽又回來了!金蒼雲,這次回來我必殺你。」在飛向大金王朝時,大金太子金蒼雲的影子浮現在了雲天羽腦海中,想到當初強勢想要擊殺自己的金蒼雲,雲天羽眼眸中不由得透出了一抹殺意。

由於雲天羽等人飛行速度太快,眨眼之間就飛越了停靠著大量海輪的海港,出現在了繁華、富饒的東海城。

「這東海城是大金王朝東海邊緣最大的城池,我們乘坐的天晶海輪就是當初我和如雪姐搶奪東海城主的。」走進繁華的東海城,當初從東海城逃亡到海外的一幕幕不時浮現在雲天羽腦海中。

「走,我們找個酒樓歇歇腳,打聽一下消息,看看大金王朝這五年的變化。」雲天羽輕聲提議道,與芊如雪等人走到了坐落在小片花園中的望海酒樓。

「這人身上好濃得殺氣。」當雲天羽一行人走到望海酒樓三層,挑選了一處靠近窗戶的位置坐下時,雲天羽等人敏銳的感知力同時感覺到坐在相鄰桌子上,正慢慢喝酒的三名灰衣男子身體中殘留著濃濃的殺意。

雖然三人極力的遮掩身體中殘留的殺意,但云天羽一行人的靈魂境界太高,還是被他們輕易捕捉到了。

「估計他們三個可能是殺手。好了,我們不要理他們了,點菜吧。」雲天羽傳音交代了一句后,就喊來身穿藍衣小褂的店夥計點菜。

由於影殺會與血影之間的廝殺十分隱蔽,再加上時間尚短,消息並沒有傳到東海城,雲天羽等人一邊品味美食,一邊傾聽酒樓中食客之間的交談,但卻沒有獲得有價值的信息。

「蹬蹬蹬!」就在雲天羽耐心傾聽時,一道道低沉的腳步聲在木質階梯上傳出,五名身穿黑色長袍,雙眸陰冷的男子出現在瞭望海酒樓第三層。

不過這五人出現,並沒有找桌子坐下,而是將冰冷的目光投向了三名身穿灰衣男子。

「沒想到你們來的這麼快,影殺會的殺手果然名不虛傳。」看著突然出現的五名黑衣男子,左臉頰有一道明顯疤痕的灰衣男子輕輕放下手中的酒杯,冷冷的說道。

「影殺會殺手!」聽到灰衣男子所說,雲天羽眉頭不由的緊皺了一下,在心中揣測三名灰衣男子的身份。

「你們逃亡海外的機會破滅了,你們乖乖認命吧。」身材魁梧,走在最前端的黑衣男子釋放強大的氣息鎖定了三人,一臉森然的說道。

「三級道尊!」感覺到魁梧男子散發的氣息,三名只有七級道聖境界的灰衣男子臉色大變。

「嘭!」的一聲,感覺到五名黑衣男子的實力遠勝自己三人,疤痕男子一掌震飛了木桌,想要跳窗逃跑。

不過當他們跳窗的一瞬間,他們三人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牢牢地吸住了他們雙腿,讓他們無法移動一步。

「外面有埋伏,你們只要跳出去就會沒命的。」就在動彈不得的三人內心慌亂時,雲天羽的聲音傳進了他們五人耳中。

雲天羽話音剛落,五道劍光攻擊向了三名灰衣男子,攻擊向了他們要害之處。

眼看三名灰衣男子的身體就要被五道劍光刺穿,雲天羽輕輕揮動了一下手臂,釋放出一道白光粉碎了襲來的五道劍光,擊中了五名黑衣男子的身體,直接將他們的粉碎了。

「我們走吧!」出手擊殺五人後,雲天羽釋放虛仙之力纏繞住滿臉驚駭的灰衣男子,一個瞬移首先離開了。

雲天羽離開后,芊如雪四人先後瞬移離開,看到雲天羽五人瞬移消失,望海酒樓內的所有食客被震懾住了。

『道仙』兩字浮現在他們腦海中。 「你,你們是什麼人。」雲天羽瞬移出東海城后,驅散了釋放的虛仙之力,恢復自由的三名灰衣男子震驚的看著雲天羽,大聲問道。

「我想你們應該是血影殺手吧。」面色冷峻的雲天羽淡淡的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三名灰衣男子面色不變的說道,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

「不知道鶴天涯、葯火、影蒼心他們還好嗎?」雖然三名灰衣男子不承認自己身份,但云天羽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眼前三人絕對是血影殺手,故意說出了鶴天涯等人名字。

「你說的這三個人我們不認識!廢話少說,想殺想剮隨便你們。」想到雲天羽的實力,三名灰衣男子知道自己沒有逃跑的機會,說話的語氣也硬氣了起來。

「既然這樣,那我只好對你們進行搜魂了。」看到三人不認識鶴天涯等人,雲天羽無奈的在心中嘆息一聲,釋放強大的靈魂之力注入到三人靈魂之中。

由於雲天羽靈魂境界十分強大,在雲天羽精確地控制下,三名灰衣男子除了感覺腦袋劇痛外,靈魂卻沒有受到損傷。

「果然,血影出事了。」當雲天羽獲知了三名灰衣男子靈魂記憶時,得知血影分舵遭到了影殺會攻擊,血影分舵舵主前幾日被影殺會殺手擒獲的信息。

不過由於三人在血影中地位並不高,所以並不知道血影本部出事的消息。

「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腦袋劇痛消失,恢復意識的三名灰衣男子發現自己丟失了小部分記憶,心中一慌,沖著雲天羽大聲咆哮道。

「媽的,你們三個敢對公子大呼小叫,信不信我扭斷你們的脖子。」脾氣暴躁的龍龜大聲警告道。

「好了龍龜,不要嚇唬他們了。」

「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我們,等我將你們舵主救出來,我想你們就會知道我們對你們沒有惡意。」

「好了,我們現在去影殺會臨時據點,救你們被擒獲的舵主以及同伴。」說完,雲天羽釋放虛仙之力纏繞住三名血影殺手,連續施展瞬移向影殺會臨時據點方向移動。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雲天羽等人出現在了一座安靜的鄉鎮外,而這座鄉鎮正是影殺會佔據的臨時據點。

「嗡嗡嗡!」雲天羽一行人剛剛走進安靜,街道上沒有任何人煙的鄉鎮,雲天羽等人敏銳的感知力立即感覺到一間間緊閉的建築中傳出了道道殺意,鎖定了自己一行人。

不過如今雲天羽的實力達到了三級道仙境界,又身穿中品仙器真元甲,就算五級道仙想要擊殺他都不可能,所以雲天羽對一道道鎖定自己的殺意,直接忽視了,閑庭信步的向安靜的鄉鎮中走去。

「唰唰!」就在雲天羽一行人走到鄉鎮中部時,一道道刺耳的空間摩擦聲傳進了他們耳中,六名隱藏在木屋中的影殺會殺手抓住機會,向雲天羽等人發動了突然偷襲。

「嘭嘭嘭!」就在這時,龍龜化作的殘影在六名影殺會殺手眼前晃動了一下,六人的身體直接被龍龜釋放的強大能量震碎了。

「咕!」看到龍龜輕鬆擊殺六名影殺會殺手的一幕,走在最前端,一向自認為鎮定的三名血影殺手喉嚨不由得滾動了一下,心中掀起了滔天巨Lang。

「不要停下腳步,我們繼續走!」就在內心驚駭的三人停下腳步時,雲天羽的聲音傳進了他們耳中,催促道。

「大哥,你說他們到底什麼來頭?真的與我血影高手有關係?」年紀最小的灰衣男子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內心深處的震驚,傳音詢問身邊的疤痕男子。

「我也猜不出他們的來頭,不過他們幾個應該都是道仙高手。」完全被雲天羽等人實力震懾住的疤痕男子傳音回應道。

就在雲天羽一行人順著筆直的大路,走到鄉鎮中心區域時,發現在一處噴泉旁站著一名沒有雙耳的男子。

「地缺,是影殺會頂級殺手地缺。」當三名灰衣男子看到站在噴泉旁的中年男子時,立即認出了他的身份,心中畏懼起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當眾擊殺我影殺會殺手,你說我該如何懲罰你們呢?」由於雲天羽等人收斂了氣息,七級道尊境界的地缺沒有感覺出雲天羽等人真實實力,目光冰冷的看著他們,充滿殺意的說道。

「我告訴你怎麼懲罰。」芊如雪冷笑一聲,站在原地的身體突然消失,瞬移出現在了地缺前面。

「芊如雪。」當芊如雪瞬移出現時,剛剛就感覺芊如雪眼熟的地缺認出了她的身份,本能的想要閃避。

不過地缺只是七級道尊高手,與芊如雪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不等他閃避,芊如雪釋放的虛仙之力好似一根根長針,刺進了他的身體中,將地缺的身體洞穿的千瘡百孔,大量的鮮血流淌了出來。

「咔嚓咔嚓!」釋放虛仙之力重創了地缺的身體,芊如雪繼續出手,將地缺的四肢殘忍的捏碎了,一道道凄慘的聲音在地缺口中傳出。

「芊大姐這是怎麼了,下手這麼狠?」看到芊如雪捏碎地缺四肢的一幕,龍龜等人紛紛露出了吃驚之色。

「金蛟龍,將小鎮中所有影殺會殺手殺死,將血影舵主他們救出來。」雲天羽命令道。

「交給我們了公子。」金蛟龍三人點了點頭,身體微微一閃,瞬移消失了。

「地缺,當年鈞天王爺擊殺魔雷子的時候,你和天殘也參加了吧。」捏碎地缺的四肢,芊如雪聲音冰冷,一副女魔頭的摸樣質問道。

「芊如雪,有種你殺了我,王爺會為我報仇的。」雖然四肢被芊如雪捏碎,身體遭到重創,但地缺說話口氣依然很硬,毫無懼意的說道。

「哼!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王爺下地獄陪你們的。」說完,芊如雪修長的十指中迸射出一道道迴旋指芒,射進了地缺腦袋中,直接將他的腦袋擊爆了,將他當場擊殺。

「如雪姐,你冷靜一下,我會幫你擊殺鈞天王爺的。」芊如雪擊殺了地缺后,雲天羽緩緩走到了她的身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放心吧天羽,我沒事。」芊如雪深吸一口氣,平穩了一下內心說道。

「地缺死了,就這麼被殺了,而且他們還要殺鈞天王爺。」三名灰衣男子被眼前的一幕驚呆,耳中不斷環繞雲天羽剛剛的話。

就在三名灰衣男子感覺眼前的一幕如此不真實時,一道道慘叫聲在寂靜的鄉鎮中傳出,隱藏在鄉鎮建築中的影殺會殺手不斷被金蛟龍三人殺死。

很快,三十二名影殺會高手命喪黃泉,金蛟龍三人帶著傷痕纍纍,身體致殘的血影舵主等八人回來了。

「舵主。」看到自己舵主耳朵被人硬生生削掉,雙臂、雙腿全部被打斷,三名灰衣男子立即跑到了他的身邊。

「許森,是你們,他們是你們請來的?」當神色萎靡的血影舵主看到灰衣男子三人時,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虛弱的問道。

「他們不是我們請來的,而是自己願來的。」疤痕男子許森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是他們願來的。」聽到許森所說,血影舵主艱難的抬起頭,看向了雲天羽等人。

「你不用緊張,我和鶴天涯、影蒼心他們是朋友。你能成為血影舵主,應該聽過他們幾個名字吧。」雲天羽淡淡的說道。

「影蒼心!」雖然血影舵主沒有聽過鶴天涯,但卻聽過影蒼心的名字,知道他是創立血影幾人之一。

「你真的是影大人的朋友?」血影舵主依然有些不信任的說道。

「影蒼心是創立血影幾人之一這個秘密,我想大金王朝知道的人應該不多吧。而且我們殺死了地缺,還不能讓你相信我們幾個嗎?」雲天羽神色平淡的看著血影舵主,緩緩地說道。

「什麼,你們殺死了地缺!」得知地缺身死的消息,血影舵主等人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並向許森三人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舵主,地缺確實被他們殺死了,而且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許森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你,你們到底是誰?你們是道仙高手?」血影舵主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期待的問道。

「我們確實是道仙高手,與血影有莫大的關係。」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我問你,血影分舵遭到影殺會攻擊,建立在血柱山的本部有沒有遭到攻擊。」看到血影舵主漸漸相信了自己,雲天羽繼續問道。

「你竟然知道我血影本部的位置,看來你確實與我血影有關係。好吧,我就賭一次,將我血影的處境告訴你。」得知雲天羽擊殺地缺的消息,被救的血影舵主就已經相信雲天羽等人對血影沒有惡意,再加上雲天羽幾人是道仙,血影舵主沉思了一下,將血影本部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雲天羽等人。

「鈞天王爺親自出面攻擊血影本部,已經將血影本部摧毀!不知道血影本部傷亡情況怎麼樣?」雲天羽眉頭緊鎖的問道。

「傷亡情況我不清楚,不過我血影的處境很不樂觀,那鈞天王爺的實力太可怕了。」血影舵主輕輕搖了搖頭,擔憂的說道。 「如雪姐,你們在這裡守護他們療傷,我去弄一艘飛輪過來,然後我們立即前往血柱山。」雲天羽叮囑一聲后,瞬移離開了。

大約一個多時辰過後,一艘巨大的飛輪出現在了充斥著濃鬱血腥味的鄉鎮上空,接上了芊如雪等人,快速的向血柱山方向飛去。

「老鶴,你一定要堅持住。」血柱後山一處僻靜的山谷中,損傷嚴重,渡劫失敗的鶴天涯倒在地上,神智越來越模糊,感覺到鶴天涯身體中的生機越來越微弱,葯山等人心急如焚。

「不行,以老鶴如今的身體狀態,不能繼續留在血柱山了,如果在待下去,老鶴一定會沒命的。」雖然葯火等人接連幫鶴天涯驅散血柱山中侵蝕血氣,但傷勢嚴重的鶴天涯體內依然鑽入了大量的血氣,感覺到鶴天涯身體情況十分危險,影蒼心腦海中萌生了突圍的念頭。

「突圍!玲瓏姑娘,如果我們強行突圍,帶老鶴去外面療傷,你能拖延住鈞天王爺嗎?」面色凝重的葯火輕聲問道。

「那鈞天王爺的速度、實力、武器都遠勝我,如果不是藉助血痕的力量將他擊傷,在血柱山中我依然不是他的對手。」血玲瓏輕輕搖了搖頭,無力的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老鶴死去吧。」與鶴天涯關係很親的影蒼心苦惱的說道。

「不行,在公子沒有歸來前,誰都不能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