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太爺爺!」回到家中,看到鶴髮童顏的葉浩,葉珂嬌笑一聲,撲到其懷中,撒嬌道。

「好,好,哈哈,太爺爺的乖寶貝,幾年不見,都長成大姑娘了!」葉浩異常高興,撫摸著葉珂的一頭秀髮開懷大笑道,「可以嫁人了!」

葉珂莫名的心中伊通,隨即嬌羞不依道:「太爺爺欺負小珂,小珂不想嫁人,小珂留在家裡陪太爺爺!」

「女孩子大了,怎麼能不嫁人呢?」葉浩寵溺的捏了葉珂粉嫩的鼻子道,「只要你日後多來看看太爺爺就行了,不用天天陪著太爺爺嘛!」

「父親大人,您這一次出關?」葉弘有些詫異,老祖宗這一次出關似乎並非修為突破,好似關心起葉珂的婚事來,這其中不免有些奇怪。

「我這一次出關並非修為突破,而是為了另外一件事。」葉浩心情很好,臉上掛著笑容道,「我接到歐陽家魔法訊息,歐陽家那小子已經突破神級,是時候履行當年我與歐陽家老祖宗的約定了!」

「父親,什麼約定?」葉弘驚訝的問道。顯然他對這個約定也不知情,倒是葉珂的父親葉煥看出一點端倪,有意無意的朝女兒看了一眼。

「當年歐陽家地老祖宗歐陽勝救過我一命,這份恩情我一直無以為報,直到葉珂出世。歐陽勝欲與我葉家結親,我一想。這門親事門當戶對,所以就同意了,並約定,等到歐陽家那小子突破神級之時,便是迎娶我家小珂之時!」當年受傷。@君@@子@@堂@@首@@發@葉浩虛榮心作祟,因此對家中隱瞞了,如今葉家以他為尊。說出來也不會有人恥笑,況今天能夠進入葉家議事堂的都是他這一脈的嫡系,須臾不會把自己老祖宗的醜事說出去!

說白了。這就是一樁政治婚姻,葉浩為了報恩,歐陽家也算是門當戶對,親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葉珂聞言,頓時如遭雷擊,驚的呆立當場,腦海中一片混亂。

「丫頭,太爺爺給你選地這個夫婿可是人品萬中無一,歐陽家可是大路上有數與我葉家門當戶對的世家。而且歐陽家地小子已經是神級修為。天下間能與之匹敵的也就是太爺爺等幾個老傢伙了,能嫁的如此夫婿。也是你福氣!」葉浩滿面紅光,見葉珂呆傻的模樣,便以為她咋問這個消息,有些吃驚而已。

拋卻其他因素,歐陽家確實是諸多女人奮不顧身都想嫁入的豪門之一,哪怕就是一個沒有名分地侍妾都有人爭的搶破了頭皮。

「父親,您此次出關就是為了珂兒的婚事?」葉弘問道。

「不錯,不久前我接到歐陽家地魔法訊息,歐陽家當代家主繼承人歐陽春已經突破神級,不日便前來上京城。」葉浩笑道。

在多的葉家嫡系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那歐陽春年紀還不到而立之年,便已經是神級高手,這得是多麼高的天賦了,葉鈞和葉珂兄妹已經是天才中地天才了,葉鈞的年齡跟那歐陽春差不多,卻堪堪進入聖階中級,人家都已經進入神級了,果然是人比人得氣死人呀!

「爺爺,婚姻大事關係到小珂一生的幸福,我們是不是聽一下小珂自己的想法?」葉煥低矮的聲音響起,說這話時他有些底氣不足,甚至不敢抬頭,不過為了女兒的幸福,避免重蹈自己的覆轍,少不得鼓起勇氣抗爭一下!

葉浩雖然不喜葉煥,可對葉珂的疼愛確是真的,若是葉珂嫁過去不幸福地話,卻也是讓他心疼,可轉念一想,這兒女婚姻,自有父母做主,天底下能配得上葉家小公主地能有幾個,那歐陽家的歐陽春好歹也是一個神級高手,家世與葉家也旗鼓相當,葉珂嫁過去也不會受委屈地,像葉珂這樣的女子,他歐陽家娶回去,那是他歐陽家的福氣才是!

「是呀,父親,還是先問一問珂兒的想法吧。@君@@子@@堂@@首@@發@」葉弘也跟著附和一聲道。

葉浩一想,覺得還有些道理,於是將仍在驚訝中沒能緩過神來的葉珂搖醒,問道:「小珂,太爺爺給你訂下的這門親事,你可滿意?」

葉珂雖然清醒過來,卻是心亂如麻,眼神閃爍間,隱有絲絲痛楚之色,吶吶開口,卻不知如何發言。

眾人一見,都不禁心生疑竇,葉浩更是人老成精,一眼便看出葉珂有問題,而且還可能是大問題,這門親事可是早就訂好了的,他之所以一直沒說出來,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因為這門婚事是建立在歐陽春能夠在三十歲之前突破神級的基礎上的,若是做不到,這門親事便作罷,所以才一直沒有對任何講過!

葉浩極好面子,這門親事他看的很重,如是葉家能跟歐陽家聯姻的話,那好處可是多多,葉家實力也會更上一層樓,儘管他很疼愛這個重孫女,但這件事事關葉家臉面和利益,不管發生什麼,就算葉珂有了心上人,這門親事也要進行下去!

葉珂生是歐陽家的人,死也是歐陽家的鬼!

「珂兒,你倒是說話呀?」葉煥有些焦急,他同樣也在擔心,女兒是什麼德行,他這個做父親的是最清楚不過了,以女兒的脾氣和性格。嫁到歐陽家未必是福,實際他的心愿是不希望一雙兒女有多麼高的本事,只希望他們平平安安過完一輩子就行了!

只可惜,她們出生在葉家。

「父親,我……」失貞地事情絕對不能說出來。可若是不說出來,等到出嫁的那天。要是讓歐陽家知道了自己已非處子之身,必然會遷怒葉家,到時候結親不成,反倒結仇,自己如何對得起從下疼愛自己的太爺爺。尤其是太爺爺那視家族榮譽如性命的性子,必定會令他老人家傷透了心!

「小珂兒,你可是有喜歡的人了?」葉浩一張如同孩童一般地臉頓時有些拉了下來。問道。

「我,我……」葉珂心思紛亂,不知道如何說起。而且婚前失貞,若是傳了出去,葉家的臉面勢必要被自己丟盡,她本來就涉世不深,又遭逢大地變故,若沒有巧逢與歐陽家的親事,或許隨著時間的推移,能將失貞一事隱瞞一段時間,而現在她本來就心力交瘁。心理負擔沉重。加上在龍堂靜室中三夜未眠,精神萎靡。若非她是聖階高手的體質,換做一個孱弱的魔法師,此時早就撐不下去了。

眼看葉珂支支吾吾,臉色蒼白,葉浩心中愈發肯定自己剛才地猜想,葉珂在外面肯定有了喜歡的男子,這下有些棘手了,不過葉珂只能嫁給那歐陽春,這是鐵板上釘釘子的事情,他不能失信與人,而且只有歐陽春才配得上葉家地小公主!

「葉弘,去查一下,小珂兒這幾天都跟什麼人接觸?」葉浩心中已經動了殺機,不管是葉珂喜歡的是什麼人,他都要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為了葉家,也為了葉珂!

「是,父親!」葉弘心中一顫,老爺子幾十年沒有動殺機了,這下不知道又有什麼要倒霉了。

葉煥則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其實葉家長房幾代人早已是貌合神離,若非這個老祖宗強悍地實力,葉家估計早已分崩離析了。

葉煥對自己這位爺爺有的只有恨和恐懼,卻沒有一絲敬意,葉家兄妹其實並非一母所生,葉煥跟他現在的夫人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甚至沒有跟她生過一兒半女,而葉煥喜歡的女人則因為家族不容,確切的說不為葉浩所不容,生下葉珂后神秘的死亡,他一直懷疑是葉浩做的手腳,而葉浩對葉珂的喜愛,在葉煥地眼裡,根本就是葉浩地一件工具而已!

所以葉煥恨葉家,從來未有的恨葉家!

還有葉鈞,並非離開葉家歷練去了,而是了解一定真相之後,不想呆在葉家,主動離開地。

葉家根本就是葉浩的葉家,而非所有葉家人的葉家!

葉珂聞言,驚的眼珠子一翻,霎時便昏了過去,葉浩若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經過,怕是怎麼隱瞞都瞞不住的。

「小珂!」葉煥驚呼一聲,畢竟是父女,葉珂是他唯一的女兒,父女連心,如何不著急?

看到葉珂驚的眩暈了過去,葉浩心中越發堅定自己的猜想,葉珂定然在外面喜歡上什麼人了,這種情形,當年他年輕的時候也有過,只不過當年的那個她根本看不上他,令他情場悔恨,想到自己的經歷,葉浩愈發覺得自己要消除這個隱患,不能讓葉珂重蹈自己的覆轍!

那一次,自己差點死在情敵之手,若非歐陽家的歐陽勝挺身相救,或許就沒有今天的葉浩了!

以葉家的能量,蕭寒的名字很快就進入了葉浩的腦海之中,好在龍五刻意的幫助下,遮掩了不少,至少葉浩還不知道蜂蝶谷和那一夜的事情!

「風魔,一聽這稱號,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葉浩殺機被徹底勾引了出來!

「想不到我葉浩幾十年未出手,一出手就是除魔衛道,正和我心意!」看著父親孩童似的臉龐上隱現猙獰之色,葉弘長嘆一聲,暗道,這個號稱風魔的年輕人完了! 「知道我是誰嗎?」蘇沐問道。!

「不知道!」胖哥搖頭道。

「真的不知道?」蘇沐玩味道。

「怎麼?你很有名嗎?我說不知道那就是真的不知道。你以為是你是誰,我給你說,我今天算是認栽了。你要是真的還想要繼續折磨我的話,那就來吧!

不過你別給我翻過身來,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告訴你們,我在這殷玄縣之內也是有人罩著的。只要你們不走出這裡,我就能夠收拾掉你們。」胖哥大聲道。

「是嗎?有人罩著你?那你就讓罩著你的人過來給我說話吧!」蘇沐平靜著道。

「你真的敢讓我打電話?」胖哥驚聲道。

「打,現在就打!」蘇沐說道。

「那我就真的打了!」胖哥說著就拿起手機,撥出去之後,就大聲的喊叫起來。

「宋隊救命啊,趕緊前來我這裡,你要是再不過來的話,我真的是就要小命都玩完了。沒錯,就在我的飯店裡面,好,我等著你來!」

等到掛掉電話之後,胖哥再次瞧向蘇沐的時候,眼神已經是比剛才要凌然幾分。

「等著吧,我的人很快就到。外鄉人,在這裡欺負我,絕對是沒有好下場的。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你就給我等著吧,我不會放過你們的。還有剛才的兩個美女,我也會收拾的。」

當這樣的話響起來之時,就站在胖哥身邊的慕白,是沒有任何猶豫,一腳踢出,狠狠命中胖哥的膝蓋處,當場就將他掀翻在地。跟隨蘇沐之後,如今的慕白,也真的是變的有時候開始暴力起來。

「真的是有人罩著啊!」

蘇沐嘟囔了一句,「慕白·你留下,現在打電話給武匠,讓他也過來,將這事好好的處理下。我就不留在這裡了·你自己在這裡,不會有事情吧?能應付的來嗎?」

「當然,領導你也太小瞧我了。有著這個傢伙在這裡,我還真的是不相信有誰敢闖進來!」慕白說道。

「那就好!」蘇沐說著就真的離開,圍堵在外面的人,硬是沒有誰敢阻攔,就那樣目送著蘇沐離去。

蘇沐是不想要留下來的·已經是成為縣委書記的他,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樣,任何事情都要親自動手解決的話·未免是給對方臉面,就他還真的是沒有這個資格。

看到蘇沐離開之後,胖哥眼底劃過一抹冷光,瞧著留在這裡的慕白,露出猙獰的面目。

砰!

只是還沒有等到胖哥開口說什麼話,緊接而來的便是慕白的一腳踩下來。沒有任何猶豫,就是那樣果斷的踩下來。說真的像是這樣的動手,慕白以前是做過幾次,但卻真的沒有像是現在這樣利索著。

有著蘇沐的點頭在·慕白踩起人來也會踩的是相當利落。

「你敢動我?你們都是傻子不成,都給我進來!」胖哥怒聲喊道。

「你還真的是精力充沛著,信不信我現在會廢掉你的這根手指!」慕白冷漠著道·說著腳又開始狠狠的踩動著,就在胖哥的失聲慘叫中,慕白掃過去。

「全都給我站到一邊去!」

真的是沒有誰敢再邁進來一步!

就在這樣的等待中·倒是沒有多久,也就是五分鐘的事情,酒店的外面突然響起一陣刺耳的輪胎擦地聲。伴隨著這樣的聲音響起,幾道身影出現在門口。

宋宇是真的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上武匠!

要知道宋宇是誰?那是刑警隊的一個小隊長,說白了就是靠著混資歷才混上來的,為人倒是沒有什麼本事,就是眼力勁比較活。和這個胖哥之所以會如此熟悉·是因為胖哥幫著安排了幾個他的人。

但宋宇站在武匠面前,那還真的是不夠看頭的。武匠是誰?誰不知道現在那可是徐炎徐書記身邊最紅的人·他的一句話,現在已經是能夠改變很多殷玄縣公安系統人的命運。

怎麼回事?武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是胖哥找過來的不成?亦或者是?

宋宇暗暗的留了個心眼,走上前,沖著武匠喊道:「武隊長,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

「你又怎麼會過來?」武匠問道。

「我這不是過來轉轉,沒有別的事情。」宋宇不敢說出來。

「是嗎?」武匠倒是不置可否的一笑,率先走進酒店,就在他的身影出現在包廂中的時候,宋宇已經是跟著進來。而當宋宇看到胖哥是被誰給踩在腳下的瞬間,整個人的身子不由一顫。

尼瑪啊,胖哥,死胖子,你招惹誰不好,竟然敢招惹上慕白。你難道沒有認出來慕白是誰嗎?那可是咱們殷玄縣現在的第一大

你真的是活膩歪了,難怪武匠會過來,原來是慕白在這裡!

如果說讓宋宇知道,慕白只是代替蘇沐處理這事的話,估摸著他會跌破眼球!

「武隊長,你來的正好!」

當慕白看到武匠走進來之後,便果斷的起身,自始至終他的神情都保持著不變,並不意味著慕白心底不會害怕。

要是門外面真的有屬於胖哥的心腹之人,真的不顧胖哥的死活,非要衝進來動手的話,慕白是必然會受傷的。但現在的結果很顯然,慕白是沒事的。

「宋隊,我…」

被踩在腳下的胖哥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宋宇,說著就要喊出聲來的時候,宋宇卻是果斷的向前邁出一步,沒有任何遲疑,一巴掌就狠狠的扇過去,當場就將胖哥想要說出來的話給扇回去。

神級至尊奶爸 胖哥也當場愣住!

這到底是怎麼了?變戲法的嗎?這個宋宇怎麼敢有膽量打自己,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是靠著誰才能夠走到現在這個位置的嗎?尼瑪的宋宇,敢打老子!

「閉嘴,你以為你現在是什麼行為,你竟然敢對慕主任不敬!知道慕主任是誰嗎?那是咱們縣委辦的副主任,是咱們蘇書記的秘書,你小子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宋宇背對著慕白他們,沖著胖哥使著眼色。

而當胖哥聽到這話的時候,當場就如同雷震!

不是吧?要不要這麼玩人?這傢伙竟然是蘇沐的秘書,還是什麼縣委辦的副主任。這樣說的話,難道說剛才那個年輕人就是蘇沐嗎?自己竟然當著縣委書記的面,做出了那樣的據東航。

胖哥頓時心虛起來不說,心弦更是緊繃著,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說什麼話了,渾身冷汗直流著。

慕白站在旁邊,瞧著宋宇的表演,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他和武匠對視著,武匠微微的點了點頭,這意思就很簡單,說的就是這個所謂的宋宇並不是徐炎的人。

既然不是徐炎的人,那慕白動起手來就真的是沒有任何顧忌。反正今天這事,怎麼折騰都不為過。蘇沐將自己留下,為的就是讓自己藉助這事製造出來一個導火索。

這個導火索就是所謂的殷玄縣治安整頓。

你們不是說殷玄縣之內不需要進行治安整頓嗎? 妃常狠毒 看看這個胖哥做出來的這都是什麼混賬事情!如果說這都不算是混賬的話,那還有什麼事情是混賬的?

「你是誰?」慕白淡然道。

「慕主任,我是宋宇。」宋宇趕緊轉身道。

「宋宇?誰讓你在這裡顯擺的?我的身份需要你說出來嗎、怎麼?難道說我是靠著所謂的身份在這裡恃強凌弱的嗎?你知不知道這裡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慕白漠然道。

能夠有什麼事情,還不就是你來這裡吃飯,製造出來的一點不愉快嗎?怎麼? 奪愛盛寵:老公低調點 難道你還真的準備給上升到什麼政治高度不成?

如果說不是武匠就站在這裡的話,宋宇的態度絕對不會像是現在這麼的恭維。怎麼說宋宇如今都是一個小隊長,該有的骨氣還是有的。哪怕你慕白是所謂的縣委辦副主任,也得講道理吧?

「不知道,不過想必應該會調查清楚的。慕主任,這件事情你就交給我來辦吧!」宋宇說道。

武匠眼底猛地劃過一抹冷光,這個宋宇還真的是夠大膽的,自己都在這裡,自己都還沒有發話,他卻是敢說出來這樣的話,真的是沒有將自己這個主管領導放在眼裡。

宋宇啊宋宇,知道你是馬文雋當政的時候提拔起來的,但你以為現在這殷玄縣的天是誰說了算的,都這樣了,你還敢在這裡給我擺譜,你擺的起來譜嗎?

「是嗎?不知道宋隊長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事那?」慕白問道。

「胖子,你到底是怎麼得罪了慕主任的,還不趕緊給慕主任賠禮道歉,難道你真的想要慕主任和你一般見識嗎?」宋宇大聲道。

「不敢,不敢!慕主任,我是有眼不識泰山,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在這裡給你道歉!」胖哥趕緊道。

慕白看著兩人的表演,眼睛中露出濃烈的不屑之意,真的是將自己當作傻子來戲弄了。

「武隊長,這件事情蘇書記是涉案的當事人,這個所謂的胖哥涉嫌猥褻幼童罪,抓起來好好的審下吧。蘇書記等著這件事情的結果,記著這事歸你們刑警隊了!」慕白平靜道。

「好!」武匠點點頭。

宋宇卻是臉色當場煞白起來! 前妻不乖,老公太霸道 離蕭太后的壽誕不足三日了,寧馨兒也進入了緊張的排練當中,基本上無暇兼顧其他,修鍊時間也被迫縮短了一半,蕭寒倒是無所事事,整日呆在鳳來閣中,璃兒不肯離去,一直陪伴蕭寒左右,到了晚上更是雙嬌入懷,被浪翻紅!

雖然左擁右抱,依紅偎翠,享受艷福之後,但蕭寒總感覺到一絲不安,甚至有時候還有心驚肉跳之感!

這是他來到蒼茫大陸上從未有過的感覺!

謀定而後動,此時的葉浩也早就不是百年前那個衝動火爆脾氣的葉浩了,經過一些調查后,葉浩也放下心來,原來不過是一個有些狗屎運的小子,仗著有點修為,擊敗了幾個實力低下的劍聖而已,便號稱「風魔」而不可一世,特別是好色這一點,與諸多女子有苟合,還敢招惹葉珂,簡直不可饒恕!

像這等邪魔外道,除之比而後快!

先入為主,加上蕭寒在大陸上層名聲不太好,甚至是淫邪魔頭的化身,葉浩自認葉家是世家大門,又怎麼回相信那些普通百姓所言,更何況蕭寒的好名聲多在西大陸,東大陸反而都是一些對他不要的傳言,葉浩自然將葉浩歸到那些為禍蒼茫大陸的邪魔一類中了!

至於蕭寒的另一個身份,更是令葉家老爺子惱火之處,葉浩當年喜歡的女人便是光明聖教在外歷練的一名候補聖女,光明聖教的候補聖女即便是不能通過聖女的選拔,也只能在光明聖教內部選擇配偶,不能外嫁。這其中也有為了保住聖女修鍊功法地秘密。同時也為了吸引更多人才進入光明聖教!

通過這一條,光明聖教不知道誘惑了多少年輕高手加入光明聖教,這也是光明聖教不斷壯大實力地原因之一!

葉家家主的繼承人自然是不可能加入光明聖教的,別說葉家不允許,便是光明聖教想吸收也不敢,所以當年的那位候補聖女最終選擇了別人。而葉浩衝冠一怒為紅顏。被情敵打成重傷,若非歐陽家的歐陽勝相救,葉浩早已成為一杯黃土了。不過也幸而葉浩沒有死,不然葉家與光明聖教衝突起來,必將釀成大戰!

而葉浩的那位情敵依然活得好好地。更是在光明聖教內部地位崇高,早已不問世事地十二神聖騎士之首的慕容清明,據說一直在聖殿潛修,而那位光明候補聖女早已過世,化作一捧黃土了!

但是兩個人的恩怨似乎還沒有終結,除了修鍊突破之外,葉浩唯一地目的就是將情敵擊敗,讓他也嘗一嘗被人主宰生死的滋味!

葉家上下對光明聖教都是諱莫如深地,而因為葉家的關係。光明聖教一直在嘯龍帝國不敢太過分的發展教徒。生怕這位葉老爺子一部高興了,把光明聖教在嘯龍帝國的勢力給連根拔起了!

在嘯龍。葉家絕對有這樣的實力!

因為蕭寒同樣是被光明聖教冊封的守護聖騎士,所以這就更加惹的這位葉老爺子心火高漲,一百多年前的恥辱的回憶一下子就被勾引了起來!

光明聖教不但奪走了自己心愛地女人,現在還來勾引自己最疼地重孫女,這叫葉浩如何不怒,如何不火?

「這個風魔蕭寒現在在何處?」葉浩一頭銀髮無風而動,眼中射出一道銳利的光芒,射向站在一旁地兒子葉弘,問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