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好!玉不琢不成器,犬子這一塊兒傲天你就多費費心了,現在你跟我說說他剛才是怎麼跟你聊的,我看看他這半年多有沒有什麼成長。」

「嗯!」接下來龍傲天便在電話中把劉伯陽剛才與他說的那些話都重複了一便,對方聽罷,又是一聲帶著欣慰的笑聲:「好小子!果然沒讓我失望,我抽空還會親自回去看看他的,傲天,那邊的事兒就先交給你了,有事再及時通知我。」

「是!頭兒,有事您先忙!」

掛斷電話之後,龍傲天深深吸了一口氣,來到了窗前,外面的公路上,那輛送劉伯陽回去的黑色轎車剛剛上路,龍傲天看著它那黑漆漆的後車玻璃,神色複雜,沒說什麼。 市西中海花園,劉伯陽的別墅里,此時正充斥在一種「陰雲壓頂」的氛圍中,氣氛異常的沉悶壓抑,四個人低著頭忐忑的站在門口,大氣不敢喘,胸口彷彿有數塊兒大石壓著,而在他們面前正冷冷站著幾座瀕臨零界點的火山,隨時都有可能洶湧爆發!

「跟丟了?!」老貓聽完這四個人的彙報,勃然大怒,大步流星的走過來咆哮道,「你們他媽的把陽哥跟丟了還好意思回來?在什麼地方跟丟的?你們是第一次追蹤嗎?幾個大活人竟然能把人跟丟?!」

這四個人正是當時劉伯陽被龍傲天的人押走之後,任嘯天派出去追蹤的,可他們終究不如安全組的人狡猾,半道上就被甩了。

這四個人沒有一個人敢抬起頭來看老貓,因為他們心裡都很明白,誰敢反駁誰就是找死!只有一個人支支吾吾道:「他們是一直向西,朝著出市的方向而去的,貓哥,那幾個人反追蹤的能力真的很狡猾,把車開的神出鬼沒一樣,我們實在是沒能跟上……」

「我不聽你們解釋!什麼叫神出鬼沒?大白天的你還能看見鬼不成?!你們把人跟丟了,沒分頭去找嗎?」老貓喝問。

「找了!我們在第一時間喊了幾伙兄弟兵分好幾路去找,可是一直追出好遠都沒能再找到陽哥的蹤跡!貓哥,我們知道這次犯下的錯罪無可恕,請您責罰!」那四個小弟一起低頭道。

老貓剛想怒罵一聲,可忽然聽到楊林發出了一聲咳嗽,老貓轉頭看看楊林,只見楊林略微瞄了任嘯天一眼,然後淡淡道:「行了!這也怪不得他們,對方都是專業人士,反跟蹤能力超出預料也是正常,你現在罵他們有什麼用?先想辦法把陽哥的蹤跡重新找到才是真的!」

老貓看看任嘯天,馬上明白楊林的意思,自己確實罵的有些過頭了,只見任嘯天的臉都青了,這四個人可都是任嘯天暗隱堂的人!老貓情急之下喝罵他們,那就等於間接的罵到了任嘯天臉上,在這種時候傷害兄弟感情是很不明智的,所以老貓沒再往下罵,只是冷哼了一聲,虎著臉走開了。

「你們四個人還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給我滾出去找陽哥!!你們貓哥罵的不對嗎?你們是幹什麼吃的?老子的臉都讓你們丟盡了!」任嘯天終於忍不住爆發道。

那四個人聞風喪膽,趕緊灰溜溜的往外跑,虎子耐不住了,大步走向門口道:「不行,我不能在這裡乾等著,我也要去找陽哥!」

「你給我站住!你往哪裡找?老任暗隱堂的人派出去那麼多都沒找到,你出去就能頂事啊?別再添亂,老老實實呆著!」楊林喝道。

「可是……」虎子猶豫了一下,恨恨的出了口氣,最終還是聽從了楊林的話,可嘴裡還是有些不情願道:「如果讓我知道那幾個人真敢動陽哥,我他媽挖地三尺也要把他們找出來!」

楊林看著眾兄弟們這群情激動的樣子,又看看那邊坐在沙發上一排哭的眼睛通紅的嫂子們,心裡很是唏噓,劉伯陽這才「出事」連一個小時都不到,這麼多人都快瘋了,如果陽哥真失蹤了,這幫人非發瘋不可!到時候連自己也鎮不住場子!

而這只是表面上的危機,楊林還有更深層次的擔憂,如果讓市外那二十多個幫派聽說了劉伯陽被捕的消息,絕對會趁機「攻城」!眾兄弟們現在陣腳大亂,一定抵擋不住,如果情況真演變成了那樣,戰魂堂就徹底完了!

正當他愁苦間,忽然剛剛跑出去的那四個人又跑了回來,滿臉興奮道:「諸位大哥!陽哥回來了!!」

眾兄弟們嘩然一驚,什麼?陽哥回來了??

他們還沒等往外迎接,忽然只見劉伯陽已經面帶微笑的進了門,眾兄弟們蒙蒙的,與他大眼對小眼,傻了!

「都用這種眼神看我幹嗎?才分開連一個小時都不到,就不認識我了?」劉伯陽笑問。

老貓崔國棟虎子三人剛揉揉眼睛,還不等說話,忽然身旁幾縷香風撲了出去,最先跑上去的是小柔,她直接撲進劉伯陽的懷裡,給了劉伯陽一個滿滿的擁抱,然後縮在劉伯陽的懷裡痛哭出聲,其他的女孩兒們落了后,只能腫著紅紅的大眼睛立在原地獃獃瞅著劉伯陽,又想哭又想笑,不知道說什麼好。

「嘿,傻丫頭們,哭啥啊?我不是回來了嗎?別哭了!」劉伯陽微笑著替小柔擦去眼淚,看著她和眾媳婦們說道。

小柔貪婪的賴著劉伯陽的懷抱,哽咽問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還以為……」

「你還以為我留在人家那兒過年啊?呵呵,傻媳婦,有你們這麼多人等著我,我不回來能上哪去啊?別哭啦,哭花了臉就不好看了!」劉伯陽笑道。

小柔鼓著腮幫推他一把:「去你的,現在開有心情開玩笑!我問你,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把你帶走啊?現在你為什麼又能完好無恙的回來?」

「完好無恙?呵呵,難道你還希望老公我傷痕纍纍的回來啊?」劉伯陽壞壞的眨眨眼睛笑道。

小柔急忙氣鼓鼓道:「不、不是啊!人家……我只是擔心你而已嘛!快說啊,他們為什麼要把你帶走?他們是警察么?剛才把你帶去了哪?」

「呵呵,這可說來話長了,不著急,我等會兒慢慢跟你們說,」劉伯陽捏捏小柔雪白的下巴,「媳婦,我才剛進門呢,口渴死了,先讓我喝杯水!」

小柔等一群女孩兒們這才恍然大悟,趕緊閃開身子,簇擁著劉伯陽走去裡面喝水,眾兄弟們看著劉伯陽能平安歸來,終於舒了口氣,老貓心裡的大石頭落地,臉色也好看許多,扭頭對著門口的四個小弟道:「沒你們的事兒了,你們先回去吧,你們貓哥我就這脾氣,其實我知道你們已經儘力了!」

四個小弟受寵若驚,趕緊向老貓投去感激的眼神,然後看了任嘯天一眼,心潮澎湃的離開了。

任嘯天心裡也舒服很多,老貓這等於間接的向他賠不是了,讓他有台階下,因此一場險些發生在兄弟們當中的不愉快,就這樣被化解。

劉伯陽喝完了水,左看看又看看,感覺有些哭笑不得,兩邊的媳婦們簡直像古時候侍奉帝王一樣將他圍繞起來,生怕他再次離開。

「陽哥,說說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吧,我們也很好奇啊。大家都快急瘋了,你再不回來,估計虎子老貓就要上房揭瓦刨地三尺了。」楊林苦笑道。

劉伯陽目光掃視過一群真誠看著他的兄弟們,心裡感慨萬千,其實他也是虛驚一場,當時被帶走的一剎那,劉伯陽真的以為再也見不到這群兄弟們了。

對待這群生死兄弟,劉伯陽沒必要隱瞞什麼,所以把剛才的遭遇全都告訴了他們,把楊林等人㊣(6)聽的是心潮起伏,蔚為震驚!

「陽哥,你是說那幾個人是安全組的人?」楊林有些不敢置信。安全組在國家系統中實在太機密了,就連當初老爺子們跟他們打交道都是在混大混強之後,可劉伯陽現在還年紀輕輕,而戰魂堂也只是初現崢嶸,安全組竟然這麼早就找上門來?

「怪不得我看那幾個人的身手都很乾練,原來如此啊!」崔國棟道。

「陽哥,他們找你的目的真的只是想跟咱們『合作』?可我怎麼覺得這事兒有點不靠譜啊!」楊林擔憂道。 當然,蘇聯的問題不僅僅是吃健胃消食片的問題,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一個巴掌拍不響的事兒,很多時候,你不找事,事兒也會主動來找你。

很簡單的道理,蘇聯已經加入了世界大流氓團體撕逼大戲,這個遊戲一旦開始就沒有存檔和通關的機會,要麼一直玩下去,要麼GAMEOVER,尤其是像蘇聯這種基本盤十分龐大潛力無限的大國,加入到這個遊戲中后,斷然沒有說打醬油或者裝路人甲的機會。

很簡單的道理,你丫北極熊這身板,這身手,這埡口,愣說自己是吃素的,誰信啊!反正其他大流氓是斷然不會相信的,正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站在美國和英國的立場,眼瞧著北極熊在四面出擊圈了這麼大的地盤,你說你不是爭霸,鬼才信你。

更何況蘇聯在********上還跟主流世界格格不入,搞什麼共產,這不是要挖資本家的祖墳么。對他們來說,怎麼也要防著你不是么。當然,話說回來,哪怕蘇聯在********上跟帝國主義大流氓完全一致,蘇聯也一樣受歧視。恐怕那時候攻擊蘇聯的就不是什麼共產的問題了,很可能是「狼子野心」、「侵略者」、「劊子手」或者「人權」問題了。

當然,這一切問題其實根本都不是問題。其他大流氓真正擔心的是你丫的北極熊體量這麼大實力這麼強,跟俺們搶飯碗怎麼辦?

說到底,什麼********、什麼過往的恩怨都是扯淡,一切都是利益問題。世界只有這麼大,財富只有這麼多,混口飯吃已經很不容易了,少一個競爭者就少一分壓力啊!

所以,李曉峰很清楚,就算蘇聯採取戰略守勢,也不太可能真正讓其他大流氓高抬貴手。這幫貨一樣會給蘇聯製造障礙給蘇聯找麻煩,這是赤果果的利益問題,沒人會跟利益過不去,尤其是喪盡天良的資本家。

可以想象。就算蘇聯老老實實安分守己的在自家的一畝三分地里折騰,那幫流氓一樣會變相找茬,指望靠退讓讓那幫敲骨吸髓的魔鬼滿足,等同於去當新時代的東郭先生。

更何況,李曉峰並不打算放棄老一輩的世界大革命理論。革命還是要搞的,但是要慢慢來,太急躁和太遲鈍都是不行的。他認為蘇聯就算要採取戰略防守態勢,也不是消極的被動挨打,而是積極的給對手製造麻煩。

說白了這就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過程,一方蘇聯要儘快的加強自身實力消化掉戰爭勝利的果實,另一方面也要想方設法的給敵人製造麻煩,削弱敵人的實力。

當然,如何實現這一點也是有講究的。首先,蘇聯不能全面介入。至少不能正面介入,必須躲在幕後挖坑打埋伏。大大咧咧的衝出去,那不是給自己拉仇恨么。其次,介入的地點也是有講究,比如不能在西歐那疙瘩胡亂放大招,這個一個弄不好就屬於作死了。最好是付出的代價低廉,但卻能最大限度削弱敵人。最後,挖坑打埋伏也要講究技巧,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勢力,從最大程度上孤立和瓦解英美所組建的那個邪惡軸心。

綜上所述。這樣的地點還真不好找。歷史上符合這些條件的地方也勉強只有越南和阿富汗。前者坑了美帝,後者給大蘇聯帝國帶坑裡去了。

而李曉峰現在就打算在中東製造這麼一個絞肉機,當然,這很不容易。因為中東這疙瘩當時並不亂。十九世紀以前,這一塊屬於奧斯曼土耳其的勢力範圍。不過眾所周知土雞當年是一日不如一日,原本屬於他們的勢力範圍被蠶食得七七八八了。反倒是英國和法國在這一塊吃撐了。比如說科威特、伊拉克、卡達、阿聯酋就是英國的地盤,敘利亞則是法國的勢力範圍。

不過那個年代,中東還一點兒都補壕,黑色黃金還沒有讓駱駝們一夜暴富。所以那時候中東的經濟和政治意義也就是那麼回事。英國人和法國人在那一塊上下其手,主要是還是噁心土耳其人。

真正中東的油霸們壕起來還是二十世紀中葉的事情,是石油徹底地改變了這些土鱉的命運。不過是事物都有兩面性,石油收益確實讓駱駝們一夜暴富,但問題也接踵而至。這幫傻駱駝真心是人傻錢多,也就是二戰勝利之後大流氓們行事得注意影響,不能像幾百年前那麼明搶,否則,這幫二貨能躺在油田能設施腐敗?做夢去吧!

不過大流氓是不能明搶了,但不妨礙他們用別的手段讓傻駱駝們大出血不是,比如說猶太人建國,這就是典型的給駱駝們找麻煩。別以為大流氓是真被猶太人二戰中悲慘的遭遇感動了,前面近一千年,猶太人也不比那一段時間強多少,隔三差五就遭遇大屠殺,為啥那時候沒人可憐他們?還不是因為駱駝們發財了。

為了不讓駱駝們忘乎所以,也為了從駱駝身上多搞點錢,以色列的存在就很有必要了。駱駝們幫助巴勒斯坦兄弟需要消滅以色列吧?消滅以色列需要軍火吧?誰家軍火好?那自然是大流氓家裡的貨色頂呱呱,並且也只有大流氓才有資格在中東銷售軍火。

為什麼?你以為沙特、阿聯酋、科威特和卡達油霸一出手幾百億買的是軍火?那是買路和安身立命的支出!不買大流氓家的軍火,人家憑什麼罩著你?駱駝不買大流氓的軍火,大流氓就會通過軍援的方式武裝以色列,不買是吧,那就讓猶太人好好教育教育你們這些傻駱駝。

看看後世,為什麼沙特一出手就是幾百億在美帝家壕購,還只買貴的不買對的?真以為沙特都是土豪和逗比?人家清醒著呢,買你華夏的軍火你能幫他們抵擋美帝使壞?既然不能,憑什麼給你們做小綠紙。

正是因為有石油,李曉峰認為中東有資格成為像越南和阿富汗那樣的巨坑。而他要坑的對象自然是英美。怎麼坑呢?自然是先挖個大坑。這個坑就是石油。

此時,英國人也就是在伊拉克進行像樣石油開採,其他的沙特、阿聯酋、卡特爾和科威特石油產量真心不算多。根本沒有後世歐派克的豪氣。而李曉峰要做的就是提前告訴英國人,中東的石油儲量究竟有多驚人。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不惜親自出動前往中東走一遭。為的就是將軍情六處的注意力吸引過來。不得不說,李曉峰真心是太狡猾了,因為他就像是熊熊的火炬,而軍情六處則是撲火的飛蛾。 輾轉又念 當李爾文忽然發現某仙人出現在了中東地區。下意識的就跟了過去。

「一定要給我盯緊了,搞清楚安德烈.彼得洛維奇見了哪些人,以及來的目的!」

還別說,作為經營了幾十年的地盤,英國人在軍情六處的網路還是十分發達的。哪怕某仙人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出色」,依然沒能躲過英國人的賊眼。

「安德烈.彼得洛維奇會見了大量的本地部落領袖,還言談甚歡?」這個消息讓李爾文皺起了眉頭,因為她實在猜不透某人的來意。

中東地區雖然有不少所謂的「獨立國家」(比如伊拉克)但是控制著這些國家的依然是宗族勢力。本地的地頭蛇連英國人都得讓他三分,否則這群宗教狂熱份子鬧將起來牛牛不說吃不消,但還是比較麻煩而且划不來的。

反正李爾文獲知某仙人的行蹤之後,首先想到的就是某人準備拉攏當地的阿訇給大英帝國製造麻煩。這種付出小見效快的手段他們英國人也是經常玩。

但是讓李爾文有些想不通的是,她覺得中東地區的駱駝們並不能給大英帝國製造太多的麻煩。這些傢伙別看一個個逞兇鬥狠,但是智商急需充值,除了傻橫之外戰鬥力還不到五。靠他們給大英帝國製造麻煩簡直就是笑話。

一度。李爾文有些幸災樂禍,以為某仙人不太了解中東的實際情況,這一回定要被中東的土鱉們忽悠瘸了。所以一開始,她並沒有直接干涉李曉峰的行動,反而是在一旁看戲,直到李曉峰帶來的代表團的一個小動作引起了她的重視。

「地質勘探?你確定俄國人是在進行地質勘探?」李爾文的嗓音都有點變調了,可見她多麼重視這個情報。

中東地區有石油她是非常清楚的,此時伊拉克是供應了大量的原油給大英帝國,除了伊拉克之外,如果中東其他國家也有豐沛的石油資源。那某人的來意就值得警惕了。

「詳細的偵察,一定要搞清楚俄國人的來意!」

李爾文的命令被徹底的貫徹了下去,哪怕之後俄國人的秘密地質勘測工作進行了十分隱蔽,也無法瞞過軍情六處的眼睛。

「科威特擁有儲量豐富的油田?」

這個消息讓李爾文再也坐不住了。這一段時間她不光是盯著俄國的地質勘測隊,還全程關注李曉峰的中東之行,這一趟俄國人可是太大方,完全不像某人以前那個雞賊樣,簡直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拉攏中東的土鱉。這樣的行為太不合理了,但是如果結合中東有豐沛的石油資源。這一切就能解釋得通了。

立刻,李爾文就給丘吉爾拍了加急電報,詳細的通報了她的發現以及分析。而這個情報立刻就引起了丘吉爾的重視。要知道北海油田的發現是1969年的事兒了,在此之前英國是實打實的貧油國。幾乎全部的石油都靠殖民地供應或者外國進口。尤其是二戰爆發之後,爪哇被鬼子給佔了,英國的石油供應渠道偏窄的危機是全面暴露了。的虧是美帝是盟友,而且石油儲量和產量都足夠給力,否則大英帝國早就垮了。

不過丘吉爾也知道,如果大英帝國還想保住日不落的輝煌,就必須考慮對工業最重要的石油來源,爪哇畢竟太遠了,石油質量也一般,如果就近在中東就有儲量豐沛的油田,那何必捨近求遠呢?

可以說丘吉爾立刻就被石油吸引住了,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派出了自己的地質勘測隊前往中東,他需要馬上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以便儘早的採取對策。

沒用多少時間,英國的地質勘測隊伍給丘吉爾帶來了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中東就是個油庫,不管是現在就在供應石油給帝國的伊拉克還是之前被認為是不毛之地的科威特和卡達都有驚人的石油儲量,用地質勘測隊的說法足夠帝國放肆的用一個世紀了!

好吧,丘吉爾樂得都要抽抽過去了。不過馬上他又驚醒過來了,這個消息可不是只有大英帝國直到,該死的俄國佬也知道了,而且俄國佬還先知道。可以想象,俄國佬就是帝國未來。不,應該是從現在開始就是帝國在中東利益的最大競爭對手。

丘吉爾很快就下定了決心:必須搶在俄國佬之前搞定中東的那些土鱉!

我真不想努力了 在老煙鬼看來,在這場競爭中,大英帝國雖然後知后覺讓俄國搶了先手,但是在過去一兩百年中大英帝國就開始經營中東,這個老底子讓他得以反超俄國佬。

很快,英國人就在丘吉爾的帶領下改變了中東政策,開始想盡辦法的維持自己在中東地區的特殊權益,總而言之是無所不用其極。

「您怎麼一點兒都不著急?」莫瑞根看著一副遊客打扮的李曉峰,實在想不通在獲知這個壞消息之後某仙人怎麼還能笑出來。要知道他們這一個多月的努力幾乎就被英國人給攪黃了。

一想到中東地區海量的石油儲量。哪怕莫瑞根是個「方外」之人都不免動心——這是多大一筆財富啊!

李曉峰依然是無動於衷,他站在聖墓大教堂前遠眺著整個耶路撒冷的景色,似乎是在想象當年耶穌受難的經過。這種沒心沒肺的表現讓莫瑞根急了:「一旦英國人控制了中東,那搖搖欲墜的大英帝國恐怕又要站穩腳跟了!您怎麼還這麼……」

這麼後面的話莫瑞根並沒有說出來,但意思是明確的,大概在她看來自己的師傅這些年好不容易才給英國人從神壇上踢下來,那麼能放任他們東山再起呢?

對此李曉峰先是笑了笑,然後問道:「你以為中東是英國人中興的福地?」

「難道不是嗎?」

李曉峰哈哈大笑道:「當然不是,中東對英國人來說是毒藥,是最致命的毒藥。英國佬不對中東下手還好。真這麼做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莫瑞根臉上寫滿了問好,缺乏政治智慧的她實在搞不清這其中的彎彎繞繞,為什麼中東對英國人來說是毒藥呢?

很簡單。正是因為中東的石油資源太豐富了,而這裡的駱駝們又手無縛雞之力,這真心是足夠要命。你想想,駱駝們能守住自家的財富嗎?對任何人來說,中東就是光溜溜的美女,誰不想來一炮。以前英國人實力夠強。能鎮得住場子,大家就算不服氣也沒有太多辦法。

而現在呢?大英帝國已經是病貓一隻,誰還怕它?至少美國人、俄國人都不怕牛牛,中東這塊肥肉牛牛是別想獨吞。尤其是對這次世界大戰中站起來的美國人來說,是肯定不允許英國在中東這塊寶地休養生息的。而且對於當年的油老大來說,向歐洲出口石油及其衍生的工業產品可是美帝的進項大頭。一旦英國有了中東,就能擺脫石油依賴,甚至反過來搶他們的生意,這如何能忍?

可以想象,未來英國人在中東不貪心還好,一旦貪心,那真心會被美國人撕掉一層皮。更何況李曉峰也不會客氣,肯定是要推波助瀾打悶棍,再加上一乾眼紅的法國和西歐國家,那時候英國人能好受得了?反正他一定是會讓英國人栽一個大跟斗的。當然,他也不會便宜美國人,如果美國人想控制中東,他一樣也會用合縱連橫的手段讓帝國主義內部反目,反正對於蘇聯來說,本國的石油資源就足夠揮霍了,對中東的石油沒啥需求。也就是說蘇聯就是去中東當攪屎棍的。

當然,李曉峰也清楚,蘇聯要攪和也不能傻逼一樣的沖在最前面,得多找幾個小弟幫著搖旗吶喊,比如說猶太人就很有這方面的天賦,而且從民族感情和宗教信仰出發,他們也願意回到中東這個是非之地。

對於猶太人來說,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就是一切。哪怕是他們已經在東普魯士站住了腳跟,但是他們永遠也忘不了自己的祖籍,忘不了是怎麼被趕出耶路撒冷趕出巴勒斯坦的。

就李曉峰的了解,哪怕是在東普魯士生活得不錯,但依然有許許多多尊重傳統的猶太人對耶路撒冷念念不忘,他們期盼著返回耶路撒冷,期盼著重建聖殿。而這一切是暫時準備拉攏駱駝獨霸中東石油利益的英國人給不了他們的……(未完待續。)

PS:最近事太多,狀態一塌糊塗,大家將就看吧。

鞠躬感謝瓜地里的地瓜、阿庫拉級核潛艇觀察員、zmcyhh、巨人中的巨人、閑讀天下書、補刀王、皇l藍華、貝貝殼殼和尤文圖斯同志! 劉伯陽笑道:「我也覺得有些不靠譜,但我問他為什麼找上我,他卻不肯跟我說理由。兄弟們,不管怎麼說,從今往後咱們有了安全組做後盾,這就是天大的好事,咱們以後誰都不用怕了!雖然龍傲天口口聲聲說不允許我藉助他們的勢力混黑社會,可現在合作已經達成,他說什麼都晚了。我怎麼做事,難道還需要他來教?三國諸葛亮燒赤壁還要借東風呢,以後就看我怎麼藉助安全組這座靠山,先在這s省點燃把燎原大火!」

眾兄弟們一看劉伯陽這胸有成竹的樣子,頓時都不再過多的擔心什麼,一個個俱是心潮澎湃道:「陽哥,反正大事兒有你和林哥參謀,我們這些弟兄只管打前鋒和跑腿,你要是覺得咱們跟安全組合作沒有問題,那就沒問題了!我們都相信你!」

劉伯陽擺擺手笑道:「不能說完全沒問題,我也不敢誇這個海口。就拿最讓我反感的一點來說,他們總是躲在暗中監視咱們,這就很讓人頭疼!老任,別的不說了,以後務必強化你們暗隱堂的實力,我不管你採取什麼樣的方法,反正你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給我訓練出一批反監視能力很強的精英!我們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擺脫安全組的暗中監視,以免被他們玩弄於鼓掌之中!」

「沒問題陽哥,我明白了!」任嘯天點頭道!

「還有老二,你在幫派的任務也早點著手進行吧,我已經答應龍傲天在三年的時間內讓幫派漂白,雖然所謂的『漂白』只是一個幌子,但說出去的話總要兌現,等咱們這一陣危機過去,你就立馬開始在g市興辦一些公司,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把堂下的弟兄們都偽裝上公司合法員工的身份。」劉伯陽道。

楊林毫不猶豫道:「行,交給我吧。」

劉伯陽點了點頭,把杯子往桌上一放,舒展筋骨站了起來,今天跟龍傲天的「會晤」,實在是減輕了他心裡的很多負擔,原本以為高楓翻船了,市長趙霜梅也急著與自己這幫人劃清界限,自己在白道上的兩大靠山一下子全沒了,可沒想到忽然間又跳出來一個更加牛逼的安全組跟自己合作,自己以後終於又可以有恃無恐、無法無天了!

「對於安全組,要說的就是這些了,未來怎麼樣,走一步看一步。現在說說第二件事,昨天我讓你們辦的事,都辦妥了沒?」

眾兄弟們都知道劉伯陽指的是讓他們從各自的幫派中選出十位精英,組成「遠征軍」跟隨他一起冒著極大風險突圍的事兒。剛才眾兄弟們一直沉浸在劉伯陽完好歸來的興奮中,險些忘了這茬,此刻一聽他提起來,頓時一個個心中一沉,臉上的慶幸之情全都消失不見了。

「陽哥,我們……辦妥了!」眾兄弟們猶豫著說了一句,然後滿臉複雜的看了看孫小柔那群仍舊蒙在鼓裡的女孩兒們,心裡非常不是滋味兒。

「那就好,現在就帶我去看看吧。」劉伯陽道。

楊林猶豫了一下,實在有些不忍心,勸阻道:「陽哥,你才剛回來,休息一下再過去不行嗎?」

「休息什麼,我又不累,快走吧!」

小柔千夏等女孩兒們不樂意了,紛紛嘟著嘴跑上來拉住劉伯陽:「你又要去哪啊?稍微休息一下不行嗎?你連一杯水都沒喝完呢,你就算再忙也要愛惜身體嘛!」

「老公,安全組的人剛剛找上你,這段時間不許再做壞事了哦!我們真的經不起接二連三的折騰了,你如果心裡真有我們,就多為我們想想啊!」孫小柔彷彿預感到了什麼,看著劉伯陽一臉認真道。

這句話說的劉伯陽非常尷尬,他掩飾似的摸摸鼻子道:「呵呵,放心吧,不會的,你們不用為我擔心,我做什麼都是有分寸的……」

「你到底要去哪啊?我們跟你去行嘛?」

「不行!你們都老老實實呆在家裡,等我……回來。」劉伯陽不太敢看她們的眼睛,有些心虛道。

霸寵小悍妻 其實說實話,這一走到底能不能回來,或者什麼時候回來,真的是個未知數。

可小柔她們根本不知道劉伯陽要去哪,還以為他只是出去辦點事,晚上就會回家的,所以馬可兒最後還非常天真的說了一句:「老公,今晚回來我還給你們煲粥喝哦,要早點回來……」

劉伯陽沒忍心答應,強笑敷衍了一下,轉身大步走出門,楊林老貓以及所有的兄弟們都感覺心裡酸酸的,但他們強忍住發澀的眼睛,也低頭沒吭聲的跟著劉伯陽出了門。

——

「陽哥,嫂子們實在太可憐了,你不該這樣欺騙她們的,恕兄弟我再多句嘴,冒險的事還是讓我來干吧,你在家裡陪陪她們,比什麼都強!」楊林道。

劉伯陽輕輕嘆了口氣,其實在剛才小柔她們口口聲聲關心自己說要等自己回來的那一刻,劉伯陽又何嘗沒有心動過,他比誰都想動搖自己的決定,留下來好好陪伴著這群痴痴愛著自己女孩兒,可是他終究不能那麼自私,說好的事兒豈能輕易改變?而且把九死一生的「遠征軍」交給別人,劉伯陽也實在是不放心。

「老二,別說了,我決定的事就是板上釘釘了,放心吧,就算為了她們,我也不會有事的,區區一群烏合之眾,還奈何不了我!」

楊林欲言又止,心裡那個不得勁兒啊,陽哥你怎麼就這麼固執呢……

——

眾兄弟們分乘幾輛車來到㊣了「不見不散」夜總會,由於劉伯陽總喜歡在這裡開會,所以現在這裡已經成了類似戰魂堂總部一類的存在。

進了門,直接來到了地下迪廳,此刻那個空曠的舞池裡沒有一個跳舞的人,周圍也沒響著嘈雜的dj音樂,但是擠滿了一群黑壓壓的陰翳身影,他們全都穿著緊身的黑西裝,或蹲或站,或喝酒或抽煙,每個人的臉上全都充斥著冷峻,那一眼望去數不清的密密麻麻人頭,沒有一個人說話,使得整個地下迪廳里充滿了陰沉詭異,氣氛格外的冷森肅殺! 這群密密麻麻的身影看到劉伯陽帶人走下來,頓時都把精神提了起來,坐著的歪著的瞬間全都站直了身子,抽煙的也都把煙頭按滅在玻璃煙灰缸里,所有人都抬頭齊聲大叫了一聲:「陽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