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如果你們就此散去的話,我可以考慮饒過他們的性命。」厲無極聲音平靜。

一千多人,雖然他們是山賊,但是厲無極不想造這麼多的殺孽。只誅首惡,不誅脅從,這裡面肯定也有罪不至死的小嘍羅。

「嗯?饒過他們?那我們呢?」左邊的築基修士愕然問道。

「你們?哈哈,既然三位這麼熱情好客,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三位的人頭,雷某代天收下了。」 赤龍武神 厲無極朗聲笑道,聲音中儘是寒意。

「臭小子,真是給臉不要臉,伍寨主、熊寨主,我們一起上?」右邊的築基修士勃然大怒,這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敢口出狂言。不過看他如此鎮靜,搞不好真的有點本事,還是一起上穩妥點。

聞言,三人對望了一眼,隨即點了點頭,

「血狼突,殺,」

「撒豆成……」

「飛沙……」

三道聲音剛響起,然後就像被人突然捏住了嗓子一般,旋即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在三人使用密技的時候,厲無極揮動「一泓秋水」發出了三道凌厲的劍氣,一劍攻心,三人瞬間斃命。

「他殺了伍寨主、胡寨主和熊寨主,大家快逃啊!」見到三個山寨的大寨主聯手、竟然連此人的一招都擋不住,眾賊人駭得是魂飛魄散,紛紛作鳥獸散,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厲無極揮動長劍,斬殺了不少看起來像頭領模樣的山賊,其他的就放他們逃生去了。

「想不到這個叫雷遠山的前輩這麼威猛!」鮑雄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只覺得一陣口乾舌燥,原以為把他想的夠厲害的了,原來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好了,山賊應該不會再來了,我們趕緊走吧。」厲無極沉聲道。

「雷前輩真是雷霆手段,在下深感佩服。」鮑雄非常惶恐。這次如果不是中途巧遇了厲無極,不但袁將軍的侄女會被擄走,自己等人肯定也難逃性命。

「鮑隊長過譽了,是他們的修為太弱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厲無極催促道。他心中暗想:「我的時間緊迫,等護送他們出了一線天,還是趕緊返回宗門去吧。」

眾人加快腳步,半個時辰后,終於看不到兩側那令人無比壓抑的山崖了,所有的護衛面上都露出了喜色,互相慶賀起來。

「諸位,先不要慶祝,還有半天的路,大家抓緊時間趕回平涼城吧。」鮑雄打斷了眾人的慶祝行為,催促他們趕路。

「鮑隊長,既然你們已經安全了,那在下也要告辭了。」厲無極向鮑雄告辭。

「雷前輩,請和我們一道返回平涼城,我們將軍必有重謝!」鮑雄熱情挽留了起來。厲無極的大恩還沒有報答,怎麼能就這樣讓人家走呢?

「鮑隊長,不必了,舉手之勞而已,後會有期!」厲無極一抱拳,在鮑雄和眾人驚愕的目光中瀟洒轉身,向著平涼城快速奔去。

這些人十分的疲憊,馬車速度又慢,厲無極可沒有時間陪他們在路上慢慢走,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他覺得可以放心的離開。

厲無極速度很快,半個時辰后就上到了一條寬闊的大路上,平涼城似乎已經隱隱在望。

厲無極決定,到了平涼城后,去四海商行的櫃檯問問,有沒有練制特殊歸元丹的六味靈藥。

腳下步伐飛快,前方道路的左手邊,突然出現一道拐彎的山壁。厲無極剛想拐過去,山壁遮擋的對面道路上奔出兩名修士來,見到厲無極,年長的修士取出了一張藤紙,片刻后口中驀然叫道:「小輩,原來你在這裡啊!」 這兩名修士年輕的是結丹八重後期的境界,年長的身上的氣息波動已經超出了結丹修士的範疇,但也不是很強,厲無極估計,這應該是一名元嬰一重或者二重境界的修士。他心中自忖,面對這個境界的元嬰修士,即使不敵,也不一定就會丟了性命。

自從學了《九脈心經》后,厲無極不但打通了全身的所有經脈,而且修為也提升到了築基九重後期的境界,可是現在的戰鬥力到底如何,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如果這個元嬰修士要找麻煩的話,那就讓他來檢驗一下我的真正實力。」

「道友,飯可以隨便吃,話可不要亂說哦,什麼小輩小輩的。」厲無極冷笑道。

「哈哈,你這個小輩,牙尖嘴利的,我就是要叫你小輩,你怎麼著吧?」元嬰修士哈哈笑道。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厲無極聲音微寒。

「哎喲,吳老七,聽到沒有,他還要對我們不客氣,哈哈。」元嬰修士彷彿聽見了這個世界上最有意思的笑話,臉上露齣戲謔的表情來。

「嘿嘿,這個小子,口出狂言,目中無人,他能活到現在,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結丹八重境界的修士嘿嘿一笑。

「兩位,我可不是來聽你們說廢話的。」厲無極有些無語,他心中暗道:「這兩個都是什麼人啊,怎麼自我感覺如此之好。我現在的樣子是喬裝改扮過的,什麼時候得罪過這樣兩個人呢,怎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哈哈,小輩,你還挺有意思的。我來問你,你是不是在北安城聖天閣拍賣會上拍到了一本《太玄真經》?」元嬰修士笑問道。

厲無極瞬間明白過來,這兩人要麼就是在拍賣會上眼紅自己錢財的人,要麼就是喬不群派來找自己的人。從他們對著藤紙比照圖象來看,應該是喬不群派來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此時,厲無極已經把他們劃為了必殺之人,為虎作倀,罪無可赦。

沒錯,這兩個人是「天心樓」組織的成員,正是喬不群派他們出來尋找厲無極的。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那天派出一個結丹九重境界的成員追殺厲無極后,可是事後那名成員就失去了蹤影,喬不群萬分奇怪,所以又派了幾撥人來尋找厲無極。

「不錯,《太玄真經》正在我手裡,怎麼,你想要?」厲無極裝出一付疑惑的樣子。

「小輩,這就對了,你把《太玄真經》和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部交出來,也許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喬不群知道厲無極身上應該有很多財富,所以他只是交代眾人拿到厲無極的儲物戒和《太玄真經》,沒有說一定要取他的性命。

「此話當真?」厲無極裝出一付驚喜的樣子來。

「小輩,我還會騙你不成?」元嬰修士沉穩如山。厲無極只不過是築基境界的修士,自己不怕他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好,那你叫這位道友過來拿,就讓他當中間人,我把東西交到他的手上。」厲無極指了指結丹八重境界的修士,臉上露出一付不信任的表情來。

相識恰如遲暮 「小輩,沒有問題。吳老七,你過去!」元嬰修士吩咐道。吳老七是結丹八重後期的境界,厲無極對上他根本沒有一絲機會,自己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吳老七略帶戒備的走上前去,右手布滿玄元,伸手向厲無極討要起經書和儲物戒來。

「一泓秋水」倏忽出現在了厲無極的手中。

「滋」,劍身猛然斜斬,與空氣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哧」劍刃直接斬中了吳老七的右手,沒有任何的停頓,齊腕切了下來。

「啪」右掌瞬間掉落下來,發出了令人驚悚的落地聲。

「啊!」吳老七大叫了一聲;「呼!」元嬰修士疾速沖了過來;「噗!」長劍刺中了吳老七的心口,瞬間透胸而過。

「呯!」厲無極和元嬰修士交了一掌。

「蹬蹬蹬!」厲無極往後退了三四步,元嬰修士身形穩穩定在了原地,一把扶住了吳老七的屍身。

「小輩,想不到你如此心機狡詐,心腸歹毒,今天不將你大卸八塊,難消我心頭之恨。」元嬰修士咬牙切齒,語氣陰森。

「老狗,我忍你很久了,有本事就放馬過來!」厲無極聲音極度冰冷。

「好好好!小輩,我會讓你後悔生到了這個世界上!」元嬰修士的手中閃現一把金黃的鋼鞭。

厲無極展開七星凌雲步,不讓元嬰修士鎖定自己的身形。修士到了元嬰境界,御使天氣靈力的能力極強,如果境界相差太大,甚至能夠禁錮低境界的修士吸收天地靈力。

厲無極的身體化成一道殘影,衝上了道路左邊的山壁,元嬰修士緊追不捨,兩人片刻就來到了山頂。

這裡的天地靈力充沛,是理想的對戰之所。厲無極沒有任何停滯,搶先出了手……

山頂上空的天地靈力陡然劇烈的翻滾起來,大部分的靈力向著元嬰修士的周身傾瀉而去,一小部分的靈力疾速旋轉,形成了一個靈力漩渦,在厲無極的身前盤旋。

一道渾厚而精純的玄元自厲無極體內噴涌而出,他怒聲嘯道:「裂天三擊!」

裂天三擊,一劍山河斷!

「轟隆隆!」前方的空間陡然被撕裂而開,長劍發出的凌厲劍氣轉眼就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數千丈龐大的劍氣漩渦,遠遠看去,漩渦橫貫蒼穹,幾乎籠罩了整片天空。

漩渦內,玄元激蕩縱橫,劍氣凌厲交錯,元嬰修士心中驚駭莫名,這是什麼劍招,竟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他不敢怠慢,鋼鞭朝前一掃,一道磅礴無比的玄元暴沖體外,口中厲聲大喝道:「鞭山移石!」

山峰上空陡然颳起陣陣狂風,四周無數的石頭突然旋轉起來,匯合在了一起,最後形成了一隻巨大的人形石獸,狠狠的和空中的劍氣漩渦碰撞在了一起。

「嘭……」

一種可怕無比的能量波動猛然爆炸開來,狂暴的力量鋪天蓋地,散發出一圈圈驚人的勁風,空氣中火星四濺,下方的數百丈山峰瞬間崩塌。

灼熱的氣浪一直輻射到了地面,身邊的空氣彷彿都已經被點燃,兩人縱身後退,目光死死的注視著對方。

「小輩,沒想到你還有點本事,哼,不管你如何逆天,今天我都要你伏屍在我的鞭下。」元嬰修士心中震撼萬分,眼前這個只不過是築基九重境界的螻蟻,竟然能夠與自己正面硬撼,若是放任他成長下去,將來恐怕會有無窮的後患。

「老狗,廢話少說,要戰便戰!」厲無極聲音冰冷,早已經把他當成了一個死人。

「啊!氣死我了!小輩,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元嬰修士怒氣衝天。

「嘭嘭嘭……」

一圈圈驚人的勁風肆虐而過,如同秋風掃落葉,轉眼就把這方天地掀得是一片狼籍。

兩人之間的交手,極端的兇狠,異常的火爆,沒有任何的取巧可言,只不過片刻時間,就過了上百招。

厲無極體內氣血翻滾,嘴角溢出幾縷血絲來,元嬰修士也絕不好受,頭髮披散,衣衫凌亂,站在那兒,不停地喘著粗氣。

「小輩,想不到你如此棘手,今天我就要替天收了你!」元嬰修士眼角跳了幾跳,手中拿出一個黑色的橢圓形物品來。

厲無極隱隱能夠感覺到,這個東西的裡面蘊藏著極為恐怖的力量,如果讓元嬰修士爆發出來的話,自己恐怕將死無全屍。他沒有絲毫的猶豫,玄元瞬間暴沖體外,神識展開,口中冷冷吐出兩個字:「剝奪!」

聲音彷彿帶著某種魔力,元嬰修士猝然定在了原地,厲無極展開七星凌雲步,身體化成一道殘影,長劍橫斬,一顆碩大的頭顱衝天而起,橫飛了出去,無頭的屍體噴洒出無數的鮮血,倒在了塵土當中。

「好險啊!」厲無極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心中后怕不已:「本來是為了檢驗一下真實的戰鬥力,沒想到這隻老狗還有其他的手段,今天只差一點,自己就要飲恨身亡。」 「這是什麼東西?」厲無極拿著那個黑色的橢圓形物品,看了半天也沒弄明白,「不管他,先收好再說。」橢圓形物品被他收進了須彌戒中。

厲無極估計,他現在面對元嬰一重境界的修士應該能夠不落下風,這名死去的元嬰修士很可能是元嬰二重的境界。

他這次還真猜對了,被他殺死的這名元嬰修士是元嬰二重初期的境界,是天心樓的一名狠角色,沒想到大意死在了厲無極的手下。

厲無極把元嬰修士的屍體處理了乾淨,又下到山壁旁的大路上來,打算把那名結丹修士的屍身也來個毀屍滅跡。

此時,鮑雄等人的車隊剛好來到了這裡。見到厲無極,鮑雄非常驚喜,「雷前輩,沒想到你還在這裡,這真是太好了。」

「是你呀!在下中途有點事耽擱了,所以……」口中漫聲說道,手上卻拖動著那名結丹修士的屍體。

「雷前輩,這,這是?」鮑雄非常驚訝,打斷了厲無極的話。

「一個攔路的蟊賊,被我給殺了。」厲無極一付隨意的口吻。

「哦,雷前輩,前面就是平涼城了,你和我們一道進城吧。」鮑雄熱情地邀請厲無極。

「這名死去的修士明顯修為極高,怎麼可能是蟊賊?這個雷前輩殺伐果斷,是一位奇人。」他心中暗道。

「我就不和你們一道了,你們還是趕緊走吧。」厲無極搖頭拒絕了,隨後使用南明離火迅速的把屍體給燒毀了。

處理好這一切,厲無極很快就越過了車隊,在快步趕了幾十里路后,他終於進入了平涼城。

平涼城的規模和雲夢城差不多大,背後的修仙門派是二流宗門長青幫,厲無極記得,在練丹大賽上認識的魏遠和就是長青幫的執事。

在平涼城的四海商行,厲無極沒有找到他需要的六味靈藥,卻意外的聽到一個消息,蒼瀾大陸上的丹師大比半個月後將在蒼瀾城舉行。

蒼瀾大陸每隔十年都要舉行一次丹師大比,由四海隆和會、聖天聯盟和千機門、百葯門等練丹門派共同發起,不過最近的三十年來,千機門都沒有出現和參與。

練丹士到了三級,就會被稱為丹師,五級以上的練丹士稱為丹王,到了七級練丹士,會被尊稱為丹聖。所以在雲津城的時候,慕容府邸的管家會稱呼厲無極為厲丹師。

不過厲無極對這個丹師大比不感興趣,他現在一是想找個有天雷的地方修鍊混沌境,二是打算湊齊其他的六味靈藥,儘快的練制出特殊的歸元丹。

在四海商行買了一張大陸地圖后,厲無極出了平涼城,他打算去浮雷山把戰神鍛體修鍊到大成境界。

《通天訣》上介紹過,要找天雷修鍊混沌境,可以去浮雷山,那裡經常會有猛烈的雷霆落下。但是厲無極並不知道浮雷山具體在哪裡,《蒼瀾大陸志》上並沒有關於浮雷山的介紹。

對照著大陸地圖,厲無極細細地在上面查找,終於發現浮雷山在大陸中部的偏東北地帶,離平涼城的位置只有數千里,如果自己趕過去后再繞回青城山,應該耽擱不了多長時間。

連續趕了七天路后,前方隱約可以看見一座橫亘千里、高聳入雲的黑色大山,厲無極知道,浮雷山應該快要到了。

前面的道路上出現兩名修士,一人是築基八重顛峰的境界,另一人是結丹二重初期的境界。厲無極沒有在意,快速的越過了他們。

「俞大哥,你看前面那名築基修士的身法好快啊!」築基八重境界的修士道。

「向道友,你這麼一說還真是。走,我們趕上去問問。」結丹修士猛然反應過來,旋即運功發力,朝著厲無極追了上去。他的速度要快一些,那名築基修士落在了他的身後。

「前面的道友,等一等,在下俞建德有禮了。」結丹修士在後面大聲喊道。

厲無極的神識早就感應到後面兩人加快了速度,突然聽見結丹修士喊自己,他一時也沒弄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

「這位道友,你有什麼事嗎?」厲無極停住了身形。

「道友你好,請問你也是去浮雷山的嗎?」結丹修士問道。

「不錯,不知道友你問這個做什麼?」厲無極十分疑惑。

此時,後面的築基修士也趕了上來,可能是聽見了厲無極的最後一句話,有些激動的道:「道友果然是去浮雷山的,不如我們三人結伴一同前行可好?」

「對,這位道友,我也正是這個意思。」結丹修士接話道。

厲無極非常奇怪,去個浮雷山要一同結伴做什麼?「兩位道友,這是為什麼?」他完全搞不清楚這兩個人有什麼目的,但是自己根本不怕他們。

見到厲無極眼中儘是疑惑之色,築基修士拱手施了一禮,正色道:「道友你好,我叫向凱,這位道友名叫俞建德,我們兩人也是中途認識的,這次結伴是打算到浮雷山去抓獲『黑玉雷蠍』,怎麼,道友你不也是去抓黑玉雷蠍的么?」

「對啊,這位道友,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到時候抓獲起來也更容易一些。」結丹修士插話道。

「兩位道友,我去浮雷山並不是為了抓獲黑玉雷蠍,而是另有要事。」厲無極搖頭道。

紅塵盡處嘆飄零 「這位道友,不知你如何稱呼?你去浮雷山不是為了黑玉雷蠍,那是去做什麼?」向凱非常奇怪。

浮雷山天地靈力稀薄,裡面危險重重,山中常年都有可怕的天雷,因此很少有修士進入到裡面去。去浮雷山的人都是為了黑玉雷蠍,眼前的這個修士卻說自己不是為了黑玉雷蠍,這就令人十分奇怪了。

「在下名叫雷遠山,我想請問向道友,這個黑玉雷蠍有什麼用途?」厲無極愈發迷惑了,他心中暗道:「這兩人看到我往浮雷山方向而去,就一口斷定自己是為了黑玉雷蠍,難道說這個黑玉雷蠍有什麼獨特的作用不成?」

「原來是雷道友,幸會了。」向凱與俞建德一齊拱了拱手。

俞建德此時開口道:「原來雷道友不知道黑玉雷蠍有什麼用途啊,這就難怪了。黑玉雷蠍肉質鮮美,對修士的身體有奇效,而且它的外殼是練製法寶的絕佳材料。練製法寶時,如果加入了黑玉雷蠍的外殼,不但能夠增加成功的機率,而且練制出來的法寶品質要更好。」

厲無極這下聽明白了,「想不到這個黑玉雷蠍還有這樣神奇的作用。」他心中讚嘆不已。

原來,向凱與俞建德兩人都是練器師,他們這次主要是為了黑玉雷蠍的外殼而來。

厲無極決定和他們一起,先到浮雷山抓獲一些黑玉雷蠍再說。

「蠍肉對修士練體有奇效,不知道我吃了後會怎麼樣?」他心中有些期待起來。 半個時辰后,三人來到了浮雷山的山腳下。

「兩位道友,要小心了,前面就是浮雷山,這個山方圓數千里,裡面十分危險,天雷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落下來,因此我們一定要隨時注意。」向凱鄭重的道。

原來,向凱以前跟隨其他的人來過,知道一些山中的情況。俞建德和厲無極一樣,都是第一次來浮雷山。

見到兩人全神貫注,向凱接著道:「兩位道友,我還要特別提醒一下,黑玉雷蠍蠍尾帶有劇毒,千萬不可被它扎到,否則會有性命之憂。」

兩人答應了一聲,表示已經知道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