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孩兒的建議呢,眼下給小鵬一枚,助他衝擊金丹境,父親留下兩枚以備萬全,另外四枚你就安排給家族一個適合的子弟便是。」

秦沖讓秦浩留下兩枚備用,自然是擔心萬一秦鵬和葉菲兒不幸晉級失敗,還能再有一次機會。

「嗯,應該如此。」

此時的秦鵬正在忙著家族的一些事情,此時並沒有在此。

「另外這件事情只有我們父子幾人知道內情即可,萬萬不能泄露消息出去。」

「這一點你放心,我自有分寸,這樣的貴重東西一旦走露了風聲肯定會招來一些人覬覦的。」

「其實我送回來的只有這次煉製出來的一半,另外一半我留在蒼龍谷了。」

聞此秦浩遲疑了片刻之後說道:「這些年我們秦氏家族的發展離不開蒼龍谷照顧,而且我們和蒼龍谷的綁定也日漸緊密,已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還是需要這棵大樹在才好。」

「而且林老祖知道此事之後,也讓曹師兄對外稱,這些凝金丹出自他手,算是幫助孩兒規避了不少風險。」

「林老祖如今可是蒼龍谷的唯一柱石,他這麼做也算合情合理。」

忽然秦浩話鋒一轉繼續說道:「沖兒,你現在還能煉製築基丹吧?」

聽到秦浩這麼一說,秦沖也恍然大悟,自己最近的心思都放在凝金丹的煉製上了,卻是疏忽了築基丹之事。

以秦氏家族現在的實力,自己還是有辦法弄到一些築基丹的,另外也能從蒼龍谷那裡獲得一些配額,但這對於數量龐大的鍊氣期子弟來說仍舊是杯水車薪。

秦氏現在築基期修士也只有數十人之多,而其中築基後期或者後期巔峰的只是寥寥,但鍊氣期子弟卻足有七八百人之多,其中修為達到煉器後期或者圓滿境界的人數已經不少了。

所以說如今的形勢看來,築基丹的作用也是不容忽視的。

想到這些秦沖便說道:「築基丹的材料這段時間我並無準備,我手上倒是還有一些珍惜的主葯,若是材料收集起來的話,應該能再煉製幾爐出來。」

「那就太好了,一般的材料我早就準備好了。」

隨即秦浩便將兩隻裝滿材料的儲物袋交給了秦沖。

「那好吧,我最近還需要一段時間鑽研一下煉丹之道,就趁機再煉製一些吧。」

這一次返回秦氏家族,秦沖算是逗留了幾天時間。

這期間秦鵬帶著秦沖四處了解一下秦氏家族現在的具體情況,並且讓秦沖見到了不少家族內的精英弟子,秦氏家族的子弟聽說了秦沖返回駐地的消息,許多普通弟子也都想見見這位秦氏家族的傳奇人物。

因此秦鵬無論帶著秦衝去到那裡,總會引起不少家族子弟的關注,算是在秦氏家族之內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直到幾日之後,秦沖再次離開,秦氏家族這才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離開小蒼山之後,秦沖便直奔平陽城而去。

沖雲閣,這一次秦衝到來卻是沒有看到熟人。

在店鋪之內忙碌的幾名弟子都身著蒼龍谷弟子的服飾,這倒也在秦沖的預料之中,其實這家秦沖最早開設的店鋪,如今的經營權秦沖基本上都交給了宋金鵬。

秦氏家族的佔比權秦沖也將其調到了三成,每年宋金鵬只需向秦氏家族上繳三成的利潤即可,而對於秦沖自己來說,這樣的店鋪對他現在幾乎沒什麼作用了。

秦沖也只會偶爾讓宋金鵬幫他收集一些普通的材料而已,但是隨著秦沖修為的不斷提升,這種事情也是越來越少了。

剛一走進沖雲閣,一名弟子便急忙上前來迎接秦沖。

但是他尚未來得及開口,卻是被坐在櫃檯後面的一名管事弟子叫住了,繼而那名管事弟子親自來迎接秦沖。

此人有著鍊氣八層的修為,看起來越有三十歲出頭,容貌普通身材較矮。

「弟子宋輝拜見秦沖師祖。」

此言一出,店鋪內的四五名弟子也都頓時大驚失色,紛紛對著秦沖行禮拜見。

「弟子拜見秦師祖。」

「都免禮吧,你們忙自己的事情便是。」

聞此一眾弟子這才紛紛起身,各自去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宋輝?宋金鵬和廖雄呢?」

「稟師祖,師尊和師叔都在後院呢。弟子這就去通報。」

「不用了,你也忙自己的事情吧,我自己去便是。」

「是,師祖。」

隨即秦沖便穿過店鋪的後門,直接進入到了後院。

宋金鵬這些年倒是收了幾名弟子,這些秦沖是知道的,但他卻並未見過這些人,只是剛剛聽到那名弟子名叫宋輝,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難道說這宋金鵬並非散修出身?而是身後還有家族的存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聽罷,眾人再次沉默了下來。

有些人就是這樣,口號喊的山響,可一到正事的時候,一點建設性的意見都沒有。

伙頭軍為什麼沒有壯大?

是修鍊資源少,還是修鍊時間太短,或者是沒有遇到好師父?

其實都不是。

說白了,還是這些人的資質不行,基礎擺在那裏,再怎麼修鍊,強又能強到哪裏去呢?

不過,這些對於孟有房來說那不是問題。

一套房能不能解決問題?

如果不能,那就再多蓋上幾套,多加幾個核心!

所以,這個問題很好解決,可孟有房需要的不是這種。

伙頭軍也罷,前鋒營也罷,最核心的要素永遠只有一個:軍功。

聖光戰場,軍功最大!

就算你房子蓋的再好,沒有人給你加軍功那也是白費勁。

可話又說回來,誰說伙頭軍就不能爭軍功了?

孟有房把身份牌捏了捏,他的身上驟然升起一股氣勢向著眾人一擺手:「你們真的想要發展壯大嗎?」

伙頭軍們全都抬起了頭。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新來的氣質好像有些不太一樣啊,他難道真的有辦法讓伙頭軍雄起不成?!

軍頭洪濤更是一把拽住了孟有房:「孟公子,我一眼就看出你骨骼清奇,你必定是有辦法對不對!」

好傢夥,這位軍頭那眼神,彷彿孟有房成了救世主一般。

孟有房輕輕掙脫了軍頭的拉拽,他向後退了兩步,隨即把棍子插在了地上。

嗡!

浩瀚的靈氣向著伙頭軍們灌去,伙頭軍們瞬間震驚。

「這是?」

是靈氣非靈氣,是仙氣非仙氣,最主要的是,這些靈氣,他們可以非常輕鬆的就能吸收,而且還能轉化為仙氣!

洪濤和范鳴兩個人全身都在顫抖。

老天開眼了啊!

本以為這人不會飛是個另類,兩個人也是看他特別這才是收到了伙頭軍之中,可沒想到,這人真的是上天賜給伙頭軍的大機緣!

仙人修鍊看的就是仙氣轉化,只要能轉化仙氣,這修為不用說的就會漲。

天才為什麼是天才,還不是因為他們仙氣的轉化率比別人要高,他們吸收仙氣的速度比別人要快!

可是…

普通人誰又能有辦法提高仙氣的轉化率和吸收速度?

靠着陣宗的陣法嗎?

那可是要收費的,死貴的收費!

那些號稱天才的人都不見得能出的起這種費用,更不用說他們這些普通的仙人。

可現在,眼前這人居然能將靈氣轉化為仙氣,而且,吸收速度還是如此之快,更加讓人震驚的是,那仙氣吸收之後是如此的契合。

這怕是只有大羅金仙才能辦的到吧!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

噗通!

噗通!

洪濤和范鳴當機立斷,他們雙雙跪倒在孟有房的身前:「孟公子,孟上仙,請拯救伙頭軍於水火之中吧!」

他們這麼一跪,旁邊的幾位伙頭軍也是反應飛快。

噗通!

一下子,伙頭軍們全都跪倒在孟有房的身前。

「上仙大人,請拯救一下我們這幫可憐的伙頭軍吧!」

誰不想飛黃騰達,誰不想功成名就,誰不想戰功赫赫衣錦還鄉!

誰,還沒有個夢想呢…

一看插棍子達到了效果,孟有房也是笑着虛抬了一下雙手:「各位不用如此,既然我是伙頭軍的一員,那就不能弱了伙頭軍的威名,都起來吧。」

眾人微微一愣:「上仙的意思是?」

孟有房指了指遠處的駐地:「你們的思想還是太保守了,看到沒,以後我要把這裏改造成一個頂級的CBD商圈!」

「CBD商圈?」

「有炸糕嗎?」

「有油條嗎?」

「有寬頻入戶嗎?」

孟有房很想大聲的喊上一句:「這些全都有!」

只可惜,這是他的心裏活動,周圍的伙頭軍並沒有這麼喊。

他們只是驚喜的問道:「這什麼商圈,也能有這麼強的修鍊加成?」

孟有房老神在在的一晃棍子:「我的房子,沒有最強,只有更強!」

萬年不遇的伙頭軍罷工了,他們美其名曰:改善用餐環境。

只是,那些過來吃飯的兵士們卻是嗤之以鼻。

用餐環境?

在這聖光戰場中還有什麼環境可言,哪裏不是戰火紛飛,哪裏不是血氣刺鼻惡臭遍地。

只不過,兵士們也沒有說什麼。

一個小小的伙頭軍而已,這裏不能吃還有另一處,他們又不是唯一的一波伙頭軍,在這裏吃飯那是看的起他們,軍功都不掙,不慣着這毛病!

一瞬間的功夫,圍過來吃飯的兵士們散了個乾淨,沒有人再搭理這波伙頭軍。

「走了也好,沒有打擾才好蓋房子。」

孟有房臉上笑着,他倒是對這些兵士的離開毫無意見。

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有的時候眼見都不見得是實,所以,這一切還得是讓房子起作用了再說話。

現在么,還是少些人知道的好。

沒有再理會那些閑雜事項,孟有房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房子的改造之中。

聖光戰場中修為再低的仙人那也是仙人,材料不缺,人手不缺,這改造的速度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一晃三天,伙頭軍的第一處房子已然完工。

三層小樓煥然一新,光線透過靈氣形成的窗戶照進去,讓小樓看起來意外的明亮。

伙頭軍們滿眼都是興奮。

如果說三天前他們對這樓還有些質疑,那現在,他們是一點質疑都沒有。

陣法師?陣法宗師?陣法大宗師?

每一個猜測都讓會人燃起無限的希望。

無論是什麼,眼前的這個房子裏有着大量的陣法那是妥妥的,現在就要看這些陣法是不是有着傳說中的效果!

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孟有房。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