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小仙長這是合意,還請小仙長言明的好。」

花文正聽出黎天話裡有話,有些擔心。

「花千骨的劫難太大,如果想要化解,必須嫁給我,才可能真正化解,當然,也請花大叔放心,只要花大叔讓花千骨與我立下婚約,待到花千骨成年,我再娶她為妻,便可以保她一世無憂。」

結果可想而知,花文正很是直接了當的拒絕了黎天的要求,相對於黎天,他更加相信長眉老道。

不過黎天可不擔心,他的計劃,這才剛剛開始。

所以在花文正拒絕後,黎天也豪不在意,只是要求在這借宿一晚。

可是還沒到晚上,天邊一道劍光已經劃破天際,直接落在小木屋前,一身白衣的白子畫從飛劍上走了下來。

「東方彧卿,你叫我來此,所謂何事。」

如果不是心中的愧疚,白子畫不會來,但是他今天既然來了,黎天的計劃就可以執行了。

「我叫你來,自然不是沒有原因的,你隨我來。」

黎天一邊走,一邊拿出一塊驗生石,來到熟睡的小花千骨旁邊。

當驗生事靠近花千骨后,整個驗生石便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彷彿成為一個光球一般!

「生死劫?」白子畫驚叫一聲,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生死劫,竟然是這個剛剛出生的孩子。

「不錯,白子畫,這個孩子就是你的生死劫,生死劫下,不死不滅便成魔,現在你只要殺了他,你就可以破了生死劫,成為這六界第一仙,也不是不可能,怎麼樣,你動手吧。」

白子畫沒有動彈,反而看向黎天問道。

「這就是你讓東華師兄引我來這裡的目的吧,原來竟然是發現了我的生死劫,可惜要讓你失望了,我白子畫一生,問心無愧,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我的生死劫,又如何能為難一個無知孩童,幫我好好照顧她吧!」

白子畫說完,便要轉身離開,可是這時,夏紫薰卻突然出現,就要對花千骨動手。

「既然子畫你下不去手,就由我來親自為你解決了這生死劫,以後你要恨我便恨我吧。」

「住手!」白子畫一聲大喊,卻來不及阻止,眼看小花千骨就要傷命當場,卻又是一人出現,黎天憑藉記憶,也知道,這人就是一直喜歡夏紫薰的檀梵!

「檀梵,你給我讓開,讓我殺了這個孩子,她是子畫的生死劫。」

夏紫薰和檀梵形成對峙,檀梵寸步不讓,擋在花千骨身前,

「紫薰,你這樣做,只會讓子畫更加恨你,你退後,今日就由我出手解決了子畫的生死劫,一切報應,我自己承擔。」

兩人這一對峙,倒是給了白子畫機會,他連忙想要接近花千骨,卻在這時夏紫薰突然放棄檀梵,攔在白子畫面前。

「子畫,今日你別想救她,我知你心中沒我,只有這個天下,但是現在東華已經代替你守護這個天下,只要你隨我一起離開,永世不見這個孩子,我便放過她,你看如何。」

既然無法相愛,那便長久的陪伴就好。

「紫薰,你讓開,既然她是我的生死劫,那就讓我帶她離開,既然長留有師兄守護,我就帶著她前往蠻荒之地,哪怕是生死劫,也影響不到這個世界的安寧。」

沒有回答,意思卻很明顯,夏紫薰慘笑一聲,頭也不回的說道。

「檀梵,幫我殺了她,今後我與你一起踏遍六界山河。」

檀梵沒有開心,也沒有其他的反應,只是手上的動作,卻已經說明了他的選擇。

也許漫長的時間,會給你我一個機會,何況是解決子畫的生死劫,沒的選擇。

正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才發現這花千骨的面前,這是多了一個瘦小的身影,正是一直沒有說話的東方彧卿。

剛剛可是把黎天嚇了一跳,要是真讓白子畫吧花千骨帶到蠻荒之地,自己這輩子都很難完成任務了!

現在一切如他所料,自然到了該他出場的時候了,所以他在解除了花文正的束縛后,直接站到花千骨的面前,大聲質問道。

「五大上仙,就是這樣維護世間正義的嗎,之前殺我父親,你們可以說是怕我父親暴露神器的下落,現在呢,又要殺我未婚妻,就是因為白子畫一個虛無縹緲的生死劫嗎?」

他說道這裡,看向花文正。

「花大叔,你告訴他們,花千骨是不是我的未婚妻,你放心,有我在,誰也別想動她一絲一毫。」 方理想瞅了一眼:「蘇嬋啊,這個電影的女二號。」

周徐紡盯著看:「她長得真好看。」

蘇嬋是少數民族,眼窩深,鼻樑高,美得很有辨識度。

是很美,不過呢,她說句公道話:「沒你家江織好看。」

那當然。

這一點,周徐紡無比苟同。

正好,江織的電話打過來。

「徐紡。」

周徐紡嘴裡還有牛肉乾:「嗯。」

江織說:「過來我這裡。」

她牛肉乾還沒完,酸奶也沒喝,掙扎了一下,撒了個小謊:「我在衛生間。」

「你在偷吃。」

「……」

真是一逮一個準!

周徐紡把帽子里的酸奶拿出來,喝光了才去找江織,在門口碰到了阿晚,把吃了剩一半的牛肉乾給他了。

阿晚左右看看,偷偷摸摸地對周徐紡說:「福利要不要?」

周徐紡眼睛亮晶晶:「嗯嗯!」

「提取碼2356。」

周徐紡最近在追一個耽美大大的書,大大開車很穩,她本來也在福利群里,後來被江織逮到了……

懂吧?

門突然開了:「你們在幹什麼?」

周徐紡摸摸鼻子,心虛。

還是阿晚穩,撣撣周徐紡的帽子,面不改色:「周小姐的衣服上有根毛。」繼續面不改色,「這衣服質量不行,跑毛。」

周徐紡:「你說得太對了!」

江織:「……」

他把周徐紡帶進去,關上門,親她:「一股酸奶味兒。」

周徐紡張著嘴,舌尖紅紅的:「藍莓味兒的。」

休息室是臨時搭建的,很簡陋,就是江織這兒乾淨點,鋪了地毯,放了沙發,有一張午睡的床、一把躺椅。

江織讓她坐沙發上,把外賣盒拆了:「你早飯只吃了幾口,我給你點了粥。」

周徐紡看看粥,摸摸肚子:「吃不下了,很飽。」她剛喝了一大盒酸奶。

江織把勺子給她:「就吃十口。」

她說好。

十口又十口,江織的嘴,騙人的鬼。

休息室是集裝箱房屋,江織的隔壁就是蘇嬋,她正站門口,在看旁邊的房門。

「看什麼呢?」

是她經紀人,鄭多容。

蘇嬋搖頭,進了休息室。

這休息室搭建得急,線路還沒有拉好,後勤組的工作人員在裡面安裝燈泡,蘇嬋問了兩句好,坐到一邊去看劇本。

鄭多容三十多歲,微胖:「今天第一場就是打戲,狀態怎麼樣?」

「還行。」

蘇嬋穿了件紅色的牛角扣大衣,很顯膚色與氣質,低著頭,側臉的輪廓分明,手上翻閱劇本的速度很快。

「你看這麼快,記得住?」

她氣質偏冷,一笑,添兩分風情嫵媚:「我過目不忘啊。」

鄭多容只當她開玩笑:「我去問問梁影帝有沒有空,你先跟他對個戲,提前適應一下。」

蘇嬋嗯了一聲,垂眸,繼續研讀劇本。

鄭多容正要出去,被地上的線絆住腳,她趔趄了幾步,電線扯到旁邊的梯子,梯子晃晃悠悠了兩下,往後倒。

隨後咣的一聲,梯子砸在了椅子上。

鄭多容心一提,忙朝後看。

後勤組的人在道歉:「對不起啊蘇小姐。」

她站在牆邊,神色從容:「沒事兒,小心點。」

對方又道了幾句歉,把梯子搬開。

鄭多容跳到嗓子眼的那顆心還沒放回肚子里,看了看椅子上的劇本,又瞧了瞧蘇嬋站的那處。

她眼花了嗎?怎麼一眨眼人就換了個地兒? 花文正也看出來了,這些人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可是那個東方彧卿,好像可以限制這些人。

所以在東方彧卿開口后,他直接跑過來,和東方彧卿一起,現在花千骨的面前,大聲說道。

「他說的沒錯,他就是女婿,我已經為他和千古立下婚約,等到千古成年,兩人就完婚。」

「叮,根據本系統的推演,花千骨將遵從父母之命,此生不會在喜歡上白子畫,並且會嫁給東方彧卿為妻,恭喜宿主成功完成反派逆襲任務百分之八十完成度,目前完成度百分之九十,請宿主再接再厲。」

百分之九十!!

黎天頓時樂了,一下就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只要再完成百分之十,自己就可以離開花千骨的世界了。

這真是太好了。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黎天沒想到,竟然可以這麼容易的就完成百分之九十。

那麼,剩下的這百分之十,要如何完成呢,黎天一下子也沒有了頭緒,不過現在要先保住花千骨才行,於是他接著說道。

「幾位上仙已經看到了,現在花千骨是我的未婚妻,你們殺了我父親,難道還想殺了我未來的妻子嗎?」

「東方彧卿,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嗎?」

夏紫薰怒視黎天,隨時有動手的意思,可是這次檀梵卻擋在了夏紫薰面前。

「紫薰,錯了一次,難道還想再錯一次嗎。」

他說著又看向白子畫。

「子畫,這麼多年了,我一直不明白,你總是這麼模稜兩可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既然你堅定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那你能不能也一樣,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這麼多年了,紫薰為了你,付出了多少,你看不到嗎,我有時候真覺得我們如果沒有這漫長的生命更好,如果我們和凡人一樣,人生百年,也許紫薰和我,都不用在這漫長的歲月中堅持了。」

這一下,黎天樂了,以前看電視時,就對這三個人的三角戀感覺十分佩服!

修行者無盡的歲月,都在這種你愛我我卻愛著他的事情中度過,也是沒誰了。

在黎天感慨的時候,夏紫薰也開口了。

「檀梵,你知道的,我這一生,不為善惡,不意正邪,他人死活與我無關,天下蒼生福祉不論,生命已經足夠漫長,如果我們連執著都沒了,那還活的什麼意思。」

黎天聽到這裡,也不知道是應該感慨,還是應該悲哀。

對於他們來說,這六界便是整個世界,而他們基本都站在了這個世界的巔峰。

正如夏紫薰所說,漫長的歲月之中,如果連執著的事情都沒有了,他們還有什麼。

想到這裡,他突然想到了殺阡陌,為了神奇,失去了妹妹,幡然悔悟后才發現,他已經天下無敵了,既然離不開這個世界,再強大的實力,再龐大的勢力,和他那不朽的生命相比,又算的了什麼!

什麼是正,什麼又是邪,什麼是善,什麼又是惡,和他還有關係嗎,隨心所欲,才能找到自己還活著的證據吧!

夏紫薰的話黎天明白了,不就是我這輩子的執著只有白子畫,而註定不可能是檀梵。

自然而然的,檀梵也明白了,不過他卻慘笑一聲,沒有對夏紫薰說什麼,而是對著白子畫說道。

「長留已經不需要你守護,這天下自有東華照看,你我修為都已經是天地人和九重天,這世間能殺死我們的人,已經不存在了,而我們還有無盡的歲月,既然紫薰依舊製作於你,而你也不願狠心拒絕,我就給你們時間,自今日起,我檀梵化身凡人,踏遍六界,不再影響你二人。」

白子畫依舊一句話不說,但是檀梵卻不再看他,而是最後看向夏紫薰。

「踏遍六界之日,若你依舊未能如願,我會回來找你的,希望那時,我愛的還是你。」

說著,檀梵化作一道流光,離開了。

踏遍六界,哪怕是一個修行者,也不知道要多少年,黎天明白,今日之事,算是把檀梵傷到了。

為了白子畫,夏紫薰可以不顧一切,人活著除了執著和堅持,還有一分底限。

而檀梵愛不愛,答案是肯定的,他深愛夏紫薰,可是他的底線,是不能讓這份愛,愛的太卑微。

化為凡人?踏遍六界?那將是漫長的時間,誰能知道,在這漫長的時間中,會不會愛上其他人,或者忘了過去的一切呢。

「叮,根據本系統的推演,劇情時間中,將缺少檀梵,恭喜宿主成功完成反派逆襲任務百分之二完成度,目前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二,請宿主再接再厲。」

咦!黎天一驚!缺檀梵竟然能完成百分之二,這花千骨世界,自己這反派逆襲,為什麼會這麼讓人摸不到頭腦。

將剛剛的任務完成提示看了一遍,黎天突然心中一動,開口說道。

「白子畫,你如果想要讓六界長久的安寧,我有一個方法,就是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