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小叔,你可要為侄兒做主啊!討一個公道啊!」

王天看了看失了一隻手臂的王劍,原本是想要將他帶來歷練歷練,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是這事情沒處理好,別說在擎天山就是在王家,自己也是顏面盡失。

「小叔自然會為你討一個公道!這擎天山不適合養傷,你還是先回家族裡,好好養傷吧!」

王天這麼一說,王劍心中更是大恨,原本想要在外做一些功績,再衣錦返鄉好讓家族中的高層,能夠大力栽培自己,現在看來是前程無望了。

「慕雲霆,這一筆賬我記下了!」

王天儒雅模樣中露出一絲狠色,隨即傳下話,要黑風山王前來商討聯盟一事,其用心自然是路人皆知。

……

王天這一開口,整個雁雲山脈各家山頭,都開始關注起新晉的黑風山王,到底會如何應付實力強大的老牌山王。

衛然臉色有些擔憂,開口詢問道「小哥,莫非你真要去擎天山?」

慕雲霆打完一套拳,整個人精氣神十足擦了擦汗水,笑道「既然是擎天山王誠摯邀請,我自然要去,不然豈不是不給人家面子,這樣怎麼好了。」

「可是?」衛然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擎天山可是有六家聯盟的大勢力。

「放心好了!那擎天山我去去也無妨。」

慕雲霆心中清楚,若是現在拒絕王天之約,恐怕擎天山會大軍壓境,現在三鬼的道陣還未完成,自己必須盡量拖延時間。

「既然如此,那我就陪小哥一起走一趟。」

「不行,你要坐鎮黑風山,這樣我才會放心!」

擎天山

高聳入雲,孤峰挺立,直入蒼穹,山勢如有大龍盤卧,隨時有飛騰上天之態,雲捲雲舒之間浩然滂沱,如是上位者俯視整個雁雲山脈。

當踏入擎天山地界,慕雲霆彷佛進入修羅場,沿路而走無論是在灌木草叢,還是在山丘小坡上,入目所見遍地屍骸。

或是已經風化多年,或是腐爛多日,又或者才剛剛斷氣,由此可見這擎天山之兇殘本色。

與黑風山崎嶇小道不同,擎天山道路平坦寬大,地面上鮮血都鍥入土壤當中。沿路總是可以看見不少惡狼禿鷲,而這些生物看見慕雲霆一身可怕氣勢,就慌忙逃竄離去。

「我現在對擎天山充滿興趣,越來越想知道,到底是怎樣一個人物,坐鎮擎天山!」

還有數步就要越過山路盡頭,只是此時慕雲霆見到,數十名一身勁裝虎背熊腰的壯漢,都是凶神惡煞氣勢逼人,好似頃刻之間就要將慕雲霆生吞活剝。

數十名壯漢手中兇器早已經是磨刀霍霍,要斬頭要飲血,見此情況慕雲霆則完全是血性大起,男兒今日要殺人,鬼神也要退三里。

「來人止步!擎天山可不是,你可以隨便亂闖之地,也不怕掉了腦袋!」

一聲喝斥一眾攔路虎匪氣大發,只不過慕雲霆完全不將其放在眼裡,氣定神閑的繼續向前行進。

「一群狗腿子,在下黑風山王誠意前來拜山,你等敢攔路不怕你家山王責罰。」

「黑風山王!」

這些壯漢一聽更是咬牙切齒,就是眼前這人,殺了不少自己的兄弟,更要了王建一隻手臂,讓擎天山在雁雲山脈顏面盡失。

可一眾山匪壯漢,看這聲名在外的黑風山王,不過是雙十青年模樣,自然認為對方沒有多大威脅,一切都是他人誇大其詞。

無上 「黑風山王嗎?我倒是沒有看得出來,有多大的本事,兄弟你看出來了嗎?」

「小弟眼力不行,還真沒看出來。」

數十名山匪壯漢,哈哈大笑完全無視慕雲霆,笑意里隱藏著濃烈的殺意。

「小子!此處路途兩端屍骸最多,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愣頭青死在這裡。」一名山匪壯漢笑說道。

慕雲霆也是笑著說道「或者今天會有些不一樣,可能會死一些不開眼的草寇!」

「小子,最好不要逼我們動屠刀,不然你會後悔出生在這世上。」

在這些山匪壯漢看來,就算這所謂的黑風山王,就算是真的來拜山,身邊不帶上精銳親信,更無大禮傍身,當真是無視擎天山威嚴。

慕雲霆的鎮定神情,讓擎天山匪都大為不滿,一時之間眾人全數握緊手中大刀。

為首的山匪壯漢大聲道「好小子,居然敢單槍匹馬上擎天山,莫不是以為自己本事通天,完全不把我擎天山放在眼裡!」

「本事不高!夠殺你就可以!」

囂張又狂妄,自然讓這名為首的山匪,怒火爆發,大刀振臂高舉,怒喝道「兄弟幾個動手,送這小子去見閻王爺!」

屠刀成片砍來寒光四起,慕雲霆不動如山,動則如脫兔,腳踏玄妙步法,似移形換位,縱然刀光一片還是不能傷其分毫。

慕雲霆冷笑道「只有這點本事?也敢攔路殺人?」

「小子,莫要囂張,大爺們這就要了你的腦袋!」

慕雲霆遊走刀鋒之間輕鬆自如,反觀一眾山匪則是越殺越著急。只見慕雲霆雙目一凜,大拳崩打堪比猛虎下山,力道十足一拳就是一條人命。

原本一名山匪還想擋下,卻不想這拳居然有如此之大力量,直接震碎五臟六腑,應聲倒下。

鮮血亂流屍體倒地的那一刻,也是讓之前囂張的擎天山匪,膽戰心驚,沒想到眼前這看似乳臭未乾的少年人,居然有如此強悍的手段,可這一切僅僅只是開始。

慕雲霆見血就是癲狂,虎拳兇悍狼爪更是陰毒,五指成爪快如驚鴻閃電,慘叫一聲就是血肉四飛鮮血模糊,慘叫聲不斷回蕩在山頭之上。

「饒命!饒命!」

起先的囂張高傲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自然要全數折服下來,數名山匪已經無法緊握手中的大刀,慕雲霆在此刻就是死神代名詞。

「要我饒命?晚了!若是今日我不敵爾等,爾等可會放過我!」

鐵血不留情,勁力再出又是萬獸嘶鳴之聲,回蕩在山頭久久不去,讓擎天山的血腥味道又是增添了幾分。

殺人不眨眼的慕雲霆,身後多了數具屍骸,往日拜山者慘死之地,又多了一堆屍骸,從此任憑風吹雨打歲月磨。

「看來上山還是帶一點禮物好!不然都有點不好意思!」

慕雲霆提著擎天山匪的首級邁步而去,原本擎天山匪,還想要給他人下馬威,只是沒有想到遇見慕雲霆被還之顏色。 擎天山寨的輪廓已經越來越清晰,磚石瓦礫堆砌出一道高牆盡顯粗狂,高牆上黑旗迎面招展獵獵作響,彷佛吹奏著死亡的旋律,如此大陣仗自然讓常人心生緊張。

「這就是擎天山寨?」慕雲霆並沒有在乎山寨的規模,深邃的眼神緊盯前方,那鑲滿刀斧痕迹的石門,石門半敞著,彷佛在引誘迷路的人踏入其中。

淡然一笑提步就走,洒脫,不羈,慕雲霆龍驤虎步一路行進。

穿過大石門擎天大寨盡在眼底,只見偌大廣場上,上千名山匪枕戈以待,面露凶光,聲勢浩大。

才一現身,上百把鐵弓直接對上慕雲霆「看來還真是,來到了龍潭虎穴啊!」

前方山寨大殿近在眼前,距離不足百米,蟠龍石階盡顯氣派,而朱紅大門大開更像吃人的猛獸。

慕雲霆氣定神閑很是鎮定,踏著台階一步步走向大殿,沿路上不少山匪躍躍欲試,想要給這不開眼的黑風山王難看。

只是慕雲霆行走中,萬獸氣勢不斷張開,彷佛周身都是利爪獠牙,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大殿內

早已經是人山人海,能夠立身此處之人,自然是一身匪氣雙手鮮血,見慕雲霆自信滿滿的走來,好奇。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不但佔了黑風山,還殺了擎天山的人!」

「誰知道了,這黑風山咱家老大,先前還惦念著了,沒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

「等下就知道這小子到底是龍還是蟲!」

才剛剛露面人群里,就已經竊竊私語起來,對慕雲霆開始各種猜測,每一個不同的眼神都落在慕雲霆身上,可當事人完全是視若無睹。

五家山王高坐上頭,神色不一可都是頗有手段的狠角色,慕雲霆一笑又心道「看來這擎天山王還是好面子之人,到現在居然還沒有出場!」

一名擎天山管事大聲道「來者何人,為何一身鮮血前來我擎天山寨大殿。」

「明知故問!」慕雲霆見那管事不善,神情也是一冷「我乃黑風山王,應邀前來!」

「黑風山王?」

一句話就是哄堂大笑,不過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居然敢自稱山王,這傳出去恐怕會成為整個雁雲山脈的笑話。

「還真是夠膽色,居然敢自立山王,你當這雁雲山脈是什麼地方!」又是一名山匪喝聲道。

自慕雲霆入后,就有不少想要立功表現的山匪,蠢蠢欲動,數名大匪寇虎目環伺,緩緩向向慕雲霆靠近。

一手拋出之將之前,攔路山匪首級陳堂亮相。這一舉動在告訴殿上中人,自己不是好惹的主。

滿堂山匪一愣也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囂張。五柳山王張猛見這一幕,自然是怒目圓睜破口喝道「豎子,好生囂張!居然敢屢次殘殺擎天山的人,還不束手就擒,如此才可留你全屍!」

「留我全屍?」慕雲霆猙獰一笑,雙眼看向張猛,眼神深處如有嗜血惡魔「留我全屍?恐怕到時候我不會留你全屍!」

是狂妄還是自信?

慕雲霆所言讓大殿眾人吃驚不已,沒想到這新晉山王居然敢如此說話。張猛可是擎天山聯盟一員,在不少山匪看來,這新晉山王現在是自掘墳墓。

「好小子,當真是有膽色!」張猛怒氣勃發砰然起身,恨不得將眼前人碎屍萬段。

「好戲這才剛剛開始,我倒是先看看這一位黑風山王,到底有何過人之處。」聯盟之中的石庭山王開口道。

慕雲霆已經做好動手的準備,寒聲道「我來拜山是給你們面子!不過看樣子你們也是無臉無皮之人!」

五位山王當眾被慕雲霆羞辱,這種場面可是前所未有,幾家山王眼神交換片刻,山王座下的精兵強將,都向慕雲霆大步靠攏過來。

「小子,禍從口出你這舌頭還是交出來吧!」

山匪兇殘畢露慕雲霆好似要羊入虎口,可他們又那裡知道,下一刻將會發生何等事情。

「吼!」

氣旋周身就是一聲咆哮,回蕩在整個山寨大殿內,如怒雷轟隆一般。

振聾發聵,讓一眾山匪心神震蕩,萬獸之王雄獅一怒,其中威力自然是不可小覷。

「小子!當真了得!可惜你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眾山匪馳騁江湖,殺戮多年心性也是堅韌,雖是慕雲霆先聲奪人,可還是抹不去山匪手中屠刀的殺意。

狂刀狠辣霍霍而來,都是取命要腦袋,片刻就讓慕雲霆陷入殺戮包圍圈。

上頭高坐的石庭山王,一臉興奮道「這黑風山王倒是有不凡之處,真是讓人眼前一亮,不知道這山王的骨頭夠不夠硬啊。」

就在張永嘀咕時候,一聲慘叫人頭落地,慕雲霆殺性再起,雙掌一張一合如大雕擺翅,勁風陣陣數人難以靠近其中,手中兇器盡數掉落。

「你們的首級,我要了!」

萬獸大威在此刻完全爆發開來,如聽虎嘯獅吼,惡狼在低吟。慕雲霆縱身而起若是仙鶴上青天,俯身落地時候又如黑翼禿鷲,啃食著所有血肉。

這一切不過都是轉瞬之間,卻是歷歷在目,慕雲霆的一舉一動,眾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無疑擎天山寨大殿內又多了幾顆頭顱,人血鋪路慕雲霆步伐緩慢,讓五家山王臉色為之一變。

而殿中山匪面對慕雲霆,猶如面對史前凶獸。整個大殿內都寂靜無聲,再也沒有人敢小覷這位黑風山王的存在。

石庭山王心中不禁疑惑起來「這黑風山王應該是淬骨境界,為何他表現出來的實力,遠在淬骨之上,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慕雲霆乃是萬中無一的極品帝屍,肉身原本異常,修鍊武道之後,更有力拔山河之神姿。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