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小姐?~小姐~~~小~~姐~」

「?」店員在她面前連續揮了揮手……

思緒從過去回到現在:「不好意思,剛剛有點走神,你剛說…」

「小姐,您已經看完了我們店裡最新款式的所有婚紗,您看有心儀的嗎?」店員禮貌的提醒

「我還有個朋友,他一會兒就到,等他到了看過之後我們再決定」

「好的,那您先坐著休息會兒,我給您倒杯茶.」,說著便將她牽引至休息區.

「您請稍等…」

「好的,謝謝」隨著季末剛坐下沒多久,婚紗店的門從外面被打開

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人走了進來,他穿著得體的西裝,五官立體,英俊的臉孔讓人眼前一亮,只是那一頭白髮徒增了歲月的痕迹,卻也讓他顯得更加的文雅俊美,只見他四處打量了一下店裡,而後便邁開腿向季末所在的位置走去…

「抱歉,我來晚了」…

「還沒到約定的時間,是我來早了..」

「婚紗我都看過了,等你來了再決定要哪件合適.」季末頓了頓,看著男人的白髮說道

「沒關係,我和晨晨都相信你的眼光,你挑的,晨晨肯定會喜歡的..」韓遇面帶微笑的解釋

「既然如此,那就進去試試婚紗禮服吧」季末起身

「先生,這款婚紗是我們這季度的主打款,也是最新款,是由我們最有經驗的巴黎設計師設計出來的,婚紗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禮服,是愛情的象徵,也是愛情永恆的見證者,參與者……」

面對店員的熱情,韓遇沒有出聲,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這款婚紗,腦海里幻想著女孩穿上它的模樣…

「先生,您看合適嗎?」店員結束介紹問他

「就它吧」

「好的,那幫稍後就您包起來,您看現在是否要試穿挑選新郎的禮服呢?」

「嗯,現在就試穿….」

片刻后,「小姐,新郎出來了,您看模樣多帥氣」,店員興奮的向正在前廳發獃的季末說道,她還沒見過這麼帥氣的新郎

季末轉過身看著韓遇此時的樣子,不禁眼含熱淚,只是她靜靜的站立著,並沒有上前

韓遇見狀,來到她的身邊,伸開雙手溫柔的擁抱住她

「謝謝你,季末…」隨著語畢便禮貌的鬆開她

「我很開心,終於可以娶到我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了..」韓遇來到鏡子前,對著鏡子整理衣服輕聲的說

「我們的婚禮在三天後舉行,季末,你可得好好準備準備,不準缺席..」他想起了什麼轉過身對著她嚴肅謹慎的叮囑

「放心,你和晨晨的婚禮我怎麼會缺席….」季末看他嚴肅的樣子笑著回應

得到季末的保證,男人嚴肅的表情柔和了下來,他轉過身對著鏡子,望著鏡子里一頭白髮的自己,他有些許的擔心,擔心會被嫌棄,畢竟他已經四十了,年級不小了,聽說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小鮮肉,韓遇突然急了

「我老了,晨晨會不會嫌棄我,不肯答應我…」

「不會的,晨晨這麼寶貝你,你忘了,你可是她費盡心力才追到手的,怎麼可能會嫌棄你呢…」季末笑著著安慰他

「那就好,那就好…」男人鬆了口氣.轉過身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晨晨,這一天,終於等到了…」韓遇輕聲呢喃,他眉眼溫柔,彷彿是透過鏡子里那時光的長廊,看見了那個朝氣蓬勃的少女開心的正在遠處向他揮著手,開心又猖狂的對著他大喊

「韓遇,你終於被老娘拿下了,哈哈…」

21歲那年的夏天,那個關於少年少女的懵懂約定,在經過久遠的歲月長河后,終於在塵埃落定以後,以另一種方式得以圓滿… 第20章好大的面子

那保安看了一眼他們,冷冰冰的說:「我們這裡是高檔酒店,不接待下賤的人。」

陳敏有些生氣,瞪著那保安說:「你什麼意思,說誰下賤呢?」

那保安輕哼了一聲,根本不和她搭腔。

陳敏著實有些氣憤,她正想說什麼,卻被葉鋒給攔住了。

他笑了笑,說:「這位同志,你放心,很快你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了。」

他剛才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這個酒店,是王氏集團旗下的一個產業。

而今,自己可是掌握王氏集團10%股份的人。

估摸著,現在除了王守福,應該他就是最大的股東了。

那保安掃視了一眼葉鋒,冷冰冰的說:「小子,你這話什麼意思?」

葉鋒看也不看他,冷冰冰的說:「把你們酒店經理叫過來,你這種人不配跟我說話。」

「你說什麼,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叫我們酒店經理。」

那保安似乎有些怒了,瞪著葉鋒威脅道:「立刻給我滾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葉鋒此時再也沒多餘的廢話給他說,反手就是一個耳光。

那保安直接摔到了酒店裡面,他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著。

陳敏見狀,有些不安。她拉了一下葉鋒,小聲說:「葉鋒,你別把事情鬧大了,這萬一……」

「二姐,你放心,不會有任何事情的。」葉鋒咧嘴一笑,淡然的說道。

「可是……」

陳敏還想說什麼,這時卻見大堂經理從裡面走了出來。

他鐵青著臉,走出來,看著葉鋒就喝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知道這什麼地方嗎,敢在這裡鬧事,我看你是不是活膩了。」

葉鋒笑了一笑,看著他說:「看樣子,你就是經理了。」

「是又怎麼樣?」那大堂經理瞥了一眼葉鋒,冷冰冰的叫道。

葉鋒說:「如果你還想保住你的飯碗,現在馬上給你們的老總王守福打電話,就說我葉鋒來吃飯,被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人攔住了。」

「你……」那經理正想發火,但忽然轉念一想,不能發火。

他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他很清楚,這真有不少的大佬是深藏不露的。

之前,他就遇上過一個。穿的其貌不揚,結果竟然是王守福的二叔。

難道,眼前這個人也有什麼淵源。

大堂經理想了一下,說:「好,你給我等著。」隨即就朝裡面走去了。

大約幾分鐘后,他再次出來,已經堆著笑臉,無比恭敬了。

他忙不迭的跑到葉鋒跟前,賠笑著說:「哎喲,葉宗師,是我們下面的人有眼無珠,怠慢了你。這樣,你今天在我們酒店的所有花銷,都由我們酒店負責。」

剛才他聯繫上了上頭,結果得到的只有一個回復,好好接待,如有怠慢,捲鋪蓋滾蛋。

陳敏看到這景象,也有些目瞪口呆,這一切,怎麼像是做夢一般呢。

葉鋒滿意一笑,拉著陳敏就朝裡面走去了。

兩人走到那個保安跟前,葉鋒掃了一眼他,說:「你這樣的人,在哪裡上班,也免不了你那下賤的本性。」

這家酒店是幽州市最高檔的地方,葉鋒帶著陳敏,徑直來到了裡面的餐廳。

葉鋒找了一個位置,隨即和陳敏坐了下來。

陳敏也是頭一次來這種豪華的地方,坐在那裡異常的緊張。

她環顧著周圍,顯得很不安的說:「葉鋒,我坐在這裡渾身不舒服,要不然咱們還是出去吃吧。」

「不行,二姐,咱們就在這裡吃。」葉鋒看了一眼她,笑著說:「今天你想吃什麼隨便點,咱們不差錢。」

陳敏沒有說話,注視著葉鋒,心裡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隨後,葉鋒點了幾個菜。

「葉鋒,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那大堂經理放我們進來了?」這時,陳敏有些好奇的看著葉鋒問道。

葉鋒咧嘴一笑,看著她說:「大姐,你還不知道吧,我今天看病的,可是王守福的女兒。他欠了我這麼大的人情,當然要給我面子了。」

「什麼,王守福的女兒?」陳敏聞言,不免著實吃了一驚。「葉鋒,就是那個省內最大的商業帝國王氏集團的掌門人王守福。」

「應該是的,反正就知道他很有錢的。」葉鋒微微點了點頭。

陳敏一臉驚異,「天啊,這太不可思議了。」

到現在,陳敏都不敢相信。畢竟,連她上班的航空公司,都是王氏集團旗下的。

葉鋒能得到王守福的人情,那以後豈不是……

「誰讓你們倆坐在這裡的,給我起來。」

冷不丁,旁邊有人厲聲喝道。

葉鋒抬眼一看,卻是羅東。

他正陪著佟佳麗走了過來。

葉鋒倒是覺得很好笑,搖搖頭說:「羅東,你哪隻眼睛看到這位置上寫有名字。什麼時候,這裡成你的地方了。」

佟佳麗掃視著葉鋒,一臉鄙夷的說:「葉鋒你這土包子,你根本不知道,這裡的每個餐位,都是由人包下的。你們坐的這個位置,就是我和羅東包下的。」

羅東跟著說:「就是,我們可是這裡的高級會員,常年消費都是十幾萬以上,你算什麼東西。趁早滾蛋,這種高級餐廳,不是你這種土包子來得起的。」

陳敏也根本不想和他們去爭吵,這時看了看葉鋒,說:「葉鋒,要不然咱們還是走吧。」

「二姐,你坐下。」葉鋒看了一眼陳敏,轉眼看著這夫妻倆說:「羅東,佟佳麗,我現在就明確告訴你,這個位置是我的了。」

羅東臉色一沉,說:「葉鋒,你他媽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可知道,這個酒店可是我岳父家開的,我讓你走,有一百種方式。」

「噢,是嗎,那我們試試看啊。」葉鋒倒是不以為然,正眼都沒看他,淡淡的說了一句。

。 魏豹野心勃勃。

他與張良一樣,都不願意放下身段,不願意失去曾經高高在上的地位與享受,對於生活而言,他們是懦夫,沒有從頭再來的勇氣。

對於大秦帝國而言,他們是亂民,是馬上就會死的垃圾。

只不過,兩者唯一的不同,也是最大的不同,便是張良聰明,他已經看出了命運,他以命作為賭注,為嬴政添堵。

他此番北上,早已心存死志!

而魏豹做的是白日夢,想的是王圖霸業,他根本沒有看到大秦帝國最近一段時間的迅猛變化,屬於眼高手低之輩!

只不過,現如今他是魏國的正統,就算是在如何的不堪,身邊也會聚集一大群人出謀劃策。

「王上,老夫親自去一趟趙地,見一見張良,在老夫未到此地之時,王上不可輕易暴露,現如今大秦為了土地改革,只怕是遍地是探子。」

惠清語氣凝重,他心裏清楚,魏豹太莽了,根本就是一個莽夫,而以咸陽那位的恐怖算計,魏豹根本不再一個量級。

只怕是一冒頭,就會被算計的連渣都不剩。

「惠相放心,這一點孤自然清楚,惠相不來,孤不會輕舉妄動!」

魏豹雖然莽,但是他也清楚,以及與大秦帝國之間巨大的差距,在當初魏國還存在的時候,都被兇猛的秦軍平推了。

更何況,他只是在一條山溝里稱王,別說是出動藍田大營的秦軍,就算是河東郡的郡兵,也能夠將他們剿滅。

他們想要做的只是讓大秦帝國亂起來,然後他們就可以渾水摸魚,趁亂壯大了。

……

邯鄲郡,一處深山之中。

「王兄,現如今大秦帝國咄咄逼人,再這樣下去,我們在這深山之中都待不下去了!」

趙歇看着的趙文,神色平靜,但是語氣之中的憤怒,只要是個人就能夠聽的出來。

兄弟二人,一個激進,一個比較苟。

趙文看了一眼趙歇,搖了搖頭:「項氏一族倒戈,現如今六國遺族之中的力量本就弱小,現在王翦坐鎮三川郡,手握三萬大軍,就是為我等準備的,只要我們冒頭,必死無疑。」

「我還想多活兩年——!」

這個時候的趙文很理智,他心裏清楚,陳縣的那些人的勢力遠比自己要強大,但是那有如何,還不是被陳平一網打盡,只剩下了一個張良逃了出來,縱然是繼承了一部分勢力,但是早已經不同往日。

而且在趙文看來,王翦這個殺神,可遠比陳平危險多了。

一個在戰場之上,廝殺出赫赫名聲的老人,王翦在這這個天下的殺名,已經直追白起。

「大兄,現在已經不再是我們要不要動得了,而是趙地的老世族以及其餘的勢力不願意自己的天地被劃分,已經蠢蠢欲動了!」

趙歇目光如炬,深深地看了一眼趙文,道:「同樣的,我趙國社稷,趙國天下,既然大兄不願意肩負,那麼我來!」

「噗!」

話音未落,一柄利劍刺穿了心肺,趙文就這樣死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