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小子,你出手吧,在我面前,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葉青出聲了,冷眸盯著林寒,滿是蔑視。

他比余樂,要強大許多,自然不懼林寒。

「九劍葬!」

「青龍變,第二變!

「青龍指,一指破蒼穹!」

轟隆!

不過,回應著葉青的,卻是一道道恐怖到極點的攻擊。

這一次,林寒根本沒有任何保留。

體內本命丹田,加上三個虛無丹田,一起噴薄強大力量,瞬間攻殺。

葉青根本都來不及慘嚎一聲,整個人直接被轟殺,成為一片血霧。

「什麼?」

「葉青師兄就這麼被殺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這林寒,到底還有多少殺招手段?」

周圍,一個個弟子已經震撼到獃滯。

葉青剛才所說,林寒在其面前,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這並沒有說錯。

因為,林寒一招,就將他擊殺,根本不需要出第二招。

整個場上,第三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林寒,你太大膽了!」

葉辰一直躲在人群中,此時看到情形不對,立馬站出來,猛地吼道:「這林寒太放肆了,連續殺我青帝盟三個弟子,我們絕對不能讓他活著走下生死台,還請哪位修為高強的師兄能夠出手,擊殺此獠!」

「不用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林寒卻是突然出聲了,他環顧一周,嘴角突然劃過一絲邪魅的笑意,道:「所有青帝盟的人,不如,你們…一起上吧。」

嘩!

幾乎就在林寒話落的瞬間,整個場上,陷入了一片嘩然。

所有人眼神,都是帶著一份難以置信,死死盯著生死台上那道青衫身影。

一人,邀戰所有青帝盟弟子?

狂!

不可思議的狂! 「你們…一起上吧。」

幾乎就在林寒話音落下的瞬間,無數人嘩然。

他們死死盯著生死台上那道張狂不羈的青衫少年身影,一時間竟然腦袋有些轉不過路來。

什麼?

林寒,竟然要一人邀戰此時在場的所有青帝盟弟子?

要知道,雖然今日沒有什麼青帝盟強者到來,但在場的青帝盟弟子們,大部分可都是洞天境六重天、七重天的存在。

一共有著將近二十多個青帝盟弟子。

但此時,這林寒,卻是依舊說出了讓他們一起上的霸道話語。

這是何等的強大自信!

「狂妄!」

「這小子,竟然要一人邀戰我們所有人,這簡直是我們青帝盟的恥辱。」

「大家不如就如了他的願,一起上,殺了這小子,讓他血染生死台,看誰以後還敢如此對待我青帝盟弟子。」

周圍,一眾青帝盟弟子都是義憤填膺。

雖然他們現在已經知曉了林寒的恐怖實力,輪單挑,他們卻是打不過林寒。

但林寒讓他們一起上,這讓所有青帝盟弟子覺得,這是對於他們極大的蔑視和恥辱。

「好,大家一起上,殺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葉辰神色帶著一份陰謀得逞的奸笑。

他本來還擔心沒有人上生死台。

沒想到,林寒卻是親口出聲,讓所有人一起上。

這正好符合了葉辰的心思。

在他看來,林寒雖然強大,但不可能強到這種地步。

一個人,戰二十幾個人?

這,怎麼可能。

葉辰嘴角劃過一絲冷笑,「林寒,你這是在自己找死啊…」

唰!

唰!

唰!

……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場的二十幾個青帝盟弟子,紛紛踏步,臨空來到了生死台上。

所有人都是冷眼看著對面獨身一人的林寒,神色帶著一種冷笑。

他們和葉辰一樣,都是覺得林寒太過膨脹,今日必死。

「殺!」

「驚雷劍術!」

「孤峰十三劍!」

「排雲掌!破蒼穹!」

「……」

一道道怒喝聲響起。

一股股無比恐怖的攻擊,瞬間朝著林寒席捲而去。

「太弱了!」

幾乎就在這瞬間,林寒陡然爆喝一聲。

嗡!

一條黑暗龍魂,瞬間沖入他的體內,林寒的氣息,一瞬間變得冰冷森然。

他的眸子,一瞬間消失了所有感情,剩下的,是絕對冷靜和理智。

七道黃色魂環在林寒周身環繞,讓他的感知力和洞察力,一瞬間提升了將近七倍。

要知道,這是感知力和洞察力。

而不是單純的戰力。

在一場戰鬥中,什麼最重要?

是對於戰勢的洞察和感知。

因此,黑暗龍魂雖然沒有給林寒帶來實質的力量,但帶給他的洞察力和感知力,卻是無與倫比。

「一劍敗你們!」

驀地,林寒出聲了,語氣帶著一種強大自信。

黑暗武魂附身,讓他擁有著一種無比自信的掌控感。

沒錯!

就是掌控感!

仿若一切,整個天地,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轟!」

這一瞬間,一種無匹的劍意,鋒芒沖霄,從林寒的身上轟然射出。

他一劍斬下,瞬間,一道百丈劍芒,橫貫虛空,以一個不可思議的切入點,將對面二十多個弟子的所有攻擊,全部抵擋住。

隨即。

「嘭!」

邪獵花都 「嘭!」

「嘭!」

一個個弟子神色大變,他們只覺得一種巨大的力道,將他們整個身軀直接轟飛。

「噗……」

一個個老弟子甚至是都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擊敗,大口吐血,神色滿是驚駭。

一劍!

僅僅一劍!

「一劍,我們就都敗了嗎…」

「這林寒,到底有多強?」

「剛才那一劍,斬中我們攻擊的位置很奇妙,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此刻,二十幾個青帝盟弟子,全部都被林寒一劍轟飛,跌落生死台。

甚至是有幾個弱一點的青帝盟弟子,直接被那四溢的劍氣給刺穿身軀,瞬間斃命。

而看著這一幕,整個場上,又一次陷入了死寂之中。

所有人看著那傲立生死台上的青衫身影,都是已經震驚到麻木了。

「七道黃色魂環?怎麼可能!」

不過這個時候,人群中,葉辰卻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他呢喃著,眼神滿是難以置信。

當時在新人考核的時候,葉辰可是清楚記得林寒的武魂,是最低級的黃級一階武魂。

但現在,林寒周身,明明環繞著的是七道黃色魂環。

「縱然武魂可以進化,但也不能這麼快啊……」

葉辰徹底陷入了獃滯之中。

林寒身上的一切,讓葉辰越接觸,越感到一種膽戰心驚。

「一群廢物,也敢擋我。」

而此時,林寒則是冷冷一笑,直接踏下生死台,準備離去。

「拖住這小子,我們青帝盟中真正的強者就要到來了。」

一個青帝盟弟子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立馬出聲喝道。

「噗!」

但下一刻,一道劍氣撕裂長空,瞬間洞穿了他的頭顱。

「你…你……」

這弟子身軀猛地變得僵硬,他神色滿是不甘,但最終倒在地上,瞬間斃命。

「林寒,在生死台外,你也敢殺人?」

又一個青帝盟弟子猛地怒斥道。

「他要擋我,我手中劍,自然不會饒他性命。」

林寒只是淡漠出聲,隨即踏步朝著遠處走去,無人敢阻。

「站住!」

但就在眾多青帝盟弟子神色不甘,看著林寒就要離去的時候,一道威嚴的冷喝聲陡然在不遠處響起。

話音落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